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偶像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明天将在谢普琴科中央公园做的演讲,演讲稿是由叶菲娜负责搞的,按照潘宏进的要求,这份演讲稿必须具有强烈的煽动性,它甚至应该被搞成一个民族主义者的战斗檄文。

    叶菲娜花费了两天的时间,找了一些相关方面的“砖家蛟兽”,集思广议,最终才弄出来一份近万字的讲稿,潘宏进拿了演讲稿,从她那里出来出来之后草草的看了一遍,感觉还是不太满意,认为需要进一步的润色。

    不过润色的工作就没必要交给叶菲娜去做了,他的身边现在也有了这方面的人才,而且是很不错的人才,相比起叶菲娜的那些人,他身边这些脱胎于安全委员会的前谍报人员更熟悉西方的民主竞选制度,相比之下,她们弄起这些稿子来也更加的驾轻就熟。

    离开剧团的公寓,再赶到安全委员会敖德萨局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十点钟了,潘宏进把车停在行政楼前的小停车场里,刚从车里出来,就看到一身便装的维肯季正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从楼前台阶上走下来。

    “老东西又病了?还是说他察觉到了什么,准备耍滑头托病避风头?估计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潘宏进手里掂着车钥匙,心里嘀咕一句,快步迎了上去。

    维肯季显然也看到了他,老头在身边年轻人的手上拍了拍,示意他停下来。

    搀扶着他的年轻人大概是他的儿子,脸盘和他长的颇为相似。被维肯季在手上一拍,年轻人诧异的停下脚步,而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当第一眼看到潘宏进的时候,年轻人一愣,但随即便显现出满脸的激动,他凑过去在维肯季的耳边低于两句,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总之是引来了维肯季的不快,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

    “维肯季中校同志,您这是怎么啦?”走到两人近前,潘宏进装出一副关切的表情,抢先问道。

    “噢,是尤里少尉同志啊,”维肯季可以扯着身边年轻人的手,朝自己的腋下紧了紧,用虚弱的语气说道,“我没什么,只是昨天晚上着了凉,身子感觉不太舒服。”

    “哦,那您可要注意修养,”潘宏进在心里将这老滑头狠狠的鄙视一番,嘴上却诚恳的说道,“现在到了夏末了,天气越来越凉了,您的身体一向都不是很好,在这个时候更应该多加注意才行。”

    维肯季自然能听出他这番话里潜藏的讥讽,不过老头对此一点都不介意,处事之道关键一点就在于脸皮厚,脸皮太薄的人总是更容易“着凉”的。

    “那是当然,我已经向局里请了一周的病假……噢,对啦,还没有给你介绍,”维肯季虚应一句,岔开话题,指指身边的年轻人说道,“这是我的儿子,伊里亚?维肯季耶维奇。”

    说着,他又扭过头,对年轻人说道:“伊柳舍奇卡,这位就是尤里……”

    “我知道,”还没等他介绍完,伊利亚便兴奋的说道,“是尤里?伊万诺维奇先生,他可是我的偶像,我们学校的每一个人都认识他。他是‘敖德萨的良心’,是乌克兰的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

    他这么兴奋的说着,又四处翻找口袋,最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绿色纸笺,手忙脚乱的舒展开,送到潘宏进的面前:“看,明天谢普琴科中央公园的集会我也要去参加,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排斥我的人,维肯季是维肯季,伊里亚是伊里亚,我父亲的立场并不能左右我寻找自由的决心!”

    小伙子情绪高昂,说起话来眉飞色舞,潘宏进听的是目瞪口呆――“敖德萨的良心”?他自己的良心都不知道扔到几重天外去了,又怎么去代表敖德萨的良心?至于说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那不就是索尔仁尼琴那个糊涂蛋吗?拿他与索尔仁尼琴相提并论,这就是讽刺还是赞扬?

    不过这小伙子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没有那种“官二代”的趾高气昂与腐化堕落,他的确够纯真,够热血,也够……傻。

    维肯季一脸的尴尬,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儿子这段时间在学校里过的很郁闷,而郁闷的根本原因,就是潘宏进对安全委员会的炮轰。老子是安全委员会的高层干部,儿子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那些青年院校学生在高呼民主诉求的同时,却将“老子英雄儿好汉”的理论贯彻了个透顶,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维肯季可没有想笑的意思,作为一个干了一辈子反敌特工作的老安全委员会成员,他很敏感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如果说伊里亚是在敖德萨就学,那么这种危险还不是那么大,可问题在于,伊里亚就读的学校是尼古拉耶夫国立农业大学,这就说明这种危险已经超出了敖德萨一地,蔓延到了尼古拉耶夫甚至是更多、更广阔的地方。

    青年学生运动向来难以预料,它的发展幅度快、蔓延性高,最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名校的认同效应。如果一个知名度高的院校发起一场运动,很快就会被那些二流、三流的院校拿过去效仿,如果其中再加上有意识的“串联”,那么用不了多长时间,这种运动就会形成燎原之势,不采取极端手段已经无法扑灭了。

    维肯季察觉到了危险,也预感到了潘宏进的野心,可他并不打算有所作为,他现在首先考虑的是“乱世之下,独善其身”,而后再寻找良机,在某个人的背后偷偷的捅上一刀,喝两口鲜血润润喉咙。

    “尤里?伊万诺维奇先生,”兴奋的伊里亚压根就没有关心他父亲脸上的表情,他说得高兴,又上前凑了一步,将手中的传单递到潘宏进面前,说道,“能不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字,就在这里,我想这能令我的立场在面对别人的时候更加具有说服力。”

    潘宏进看看维肯季,老头显得很无奈,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很娇惯的。

    “其实相比起我,你更应该崇拜你的父亲,维肯季中校同志,他是一位值得我尊敬的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钢笔,潘宏进小心的在那张传单上签了名字,同时笑道。

    “是吗?”伊里亚显然没有听出这话中隐藏的真实意思,他看了维肯季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可他却没有你那种说真话的勇气。”

    潘宏进笑了笑,将传单交还给眼前这个充满正义感但是却幼稚到极点的年轻人――他很想告诉这小伙子,这世上说真话的不一定就是好人,好人也不一定总是说真话。

    “好啦,我的伊柳舍奇卡,不要方案尤里少尉的工作了,”维肯季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再诋毁自己了,他掐掐额头攒起的皱纹,强笑道。“局里还有很多工作在等着他,更何况你的父亲正在生病,你需要送他去医院……”

    伊里亚当然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有没有病,他蠕蠕嘴唇,好歹没有当着潘宏进的面揭穿他装病的事实,只是心里对老头的不满却是更加的严重了。

    “维肯季中校同志,要不要我送您过去?”潘宏进错开身子,微笑着问道。

    “啊,不用了,你去忙吧,鲍罗德上校还在等着你,他为你安排了一个全新的工作,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满意。”维肯季趁机握住儿子的手腕,一边拖着他走下台阶,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您觉得我会满意吗?”潘宏进扭着脸,朝他的背影问了一句。

    维肯季也不答复他,反倒是伊里亚朝他挥挥手,握拳喊道:“尤里?伊万诺维奇先生,加油!我们全都支持你!”

    “全都?”

    潘宏进也不明白他那个“全都”是什么意思,不过这小伙子的确不错,是个做“炮灰”的好苗子。

    目送维肯季父子两走进停车场,潘宏进心头暗自一笑,转身步上楼前阶梯。

    鲍罗德的办公室在行政三楼,是走廊最东侧那个配备了小会议室的房间,与一般的办公室不同,他的门上没有挂局长办公室的牌子,而是在门上写了“鲍罗德上校”的字样,显得很特殊。

    潘宏进一路爬到三楼,站在门前的时候先将帽子摘下来夹在腋下,又叉开五指梳拢了一下头发,这才伸手在门扉上叩了叩。

    “进来!”

    鲍罗德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疲惫。

    潘宏进推开门,闪身走进去,迎面就看到鲍罗德正坐在他那张宽大的多功能办公桌后面,对面的椅子上还做了一个戴着船形帽的女人,从背影上看,这女人肥肥胖胖的,身躯很是臃肿。

    “啊,尤里少尉同志,你来得正好,”看到潘宏进走进来,鲍罗德笑容满面的站起身,双手撑在书桌上,说道,“我刚刚才同普利赫莉娅中尉同志谈到你。”

    潘宏进朝回过头来的胖女人点点头,他知道这位普利赫莉娅中尉就是此前人事处保障科的科长,一个典型的同性恋外加虐待症患者,正是在她的管理下,女特务训练分校那边才竖起了一道道的铁栅栏,里面的一百几十号人被当成了圈养的宠物,几乎是完全丧失了人身自由――尽管她们原本能够享受到的自由也不是很多。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