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魔幻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潘宏进的预估并没有错,切梅诺里等人策划的针对法力诺希耶夫的刺杀行动,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弹,一场海滩上的枪战,导致十二人受伤、十五人死亡,其中还包括两名内务部的警察。最重要的是,这一事件还登上了海外的媒体,被外国人看了笑话。

    不过媒体的臆测以及乌克兰内务部发言人随后针对这起事件的声明,却令潘宏进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按照那些国外媒体的臆测,这起恐怖事件是由阿富汗反zf武装策动的,之后两天,竟然还有一个来自阿富汗的“潘杰希尔游击队”公开宣称对这一事件负责。

    潘宏进了解了一下,知道这个“潘杰希尔游击队”就是活跃在阿富汗北方潘杰希尔地区的规模最大的抗苏游击队。这个游击队的名字潘宏进并不熟悉,但它的领军人物却是赫赫有名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

    发生在乌克兰敖德萨的一场枪战,怎么会与阿富汗的游击队扯上关联?之后竟然还有一个活动在阿富汗的游击队跳出来承认这种“栽赃”。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很容易理解,涉及到政治的问题总是会稀奇古怪、光怪陆离的,国外的媒体如此报道,无非就是为了给苏联zf施加压力,迫使莫斯科加快在阿富汗的撤军步伐。至于有阿富汗的游击队跳出来承认,那不过是他们试图借此提高声望罢了。

    而乌克兰内务部的新闻发言人对此事件的声明,却是将这一事件归罪到了“巴斯玛奇分子”的身上,并且还声称内务部的警员已经掌握到了切实的证据,并且已经锁定了几位主要的嫌疑人。

    所谓的“巴斯玛奇分子”,就是泛突厥主义分子,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与中国致力打击的dong突分子相同,而且两者背后的支持势力也是相同的,那就是野心勃勃的土耳其。土耳其现任总理、大力推动私有化改革的政治人物厄扎尔,他就是最坚定的泛突厥主义支持者,他的那句狂言“土耳其的利益区是从亚得里亚海直到中国长城”便足以表明这一点。

    内务部将这一起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归结到“巴斯玛奇分子”的身上,一方面是为了减轻自身的压力,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一段时间,那些泛突厥主义分子的确活动的很猖獗。当然,潘宏进还从中看到了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日子闹腾的很厉害的“鞑靼人回归克里米亚”问题。

    莫斯科上个月刚刚做出决定,允许在二战期间被强制迁往西伯利亚地区的鞑靼人回归克里米亚半岛,甚至还有消息声称,克里姆林宫将在克里米亚半岛划出一片区域,给予这些鞑靼人自治的权力。

    毫无疑问,这样一个决定已经触及到了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的利益,尤其对那些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来说,这一决定简直就是不可接受的。乌克兰内务部的这项声明,很可能也是受了民族主义的影响,他们在借这次机会给莫斯科,给克里姆林宫制造麻烦。

    原本只是敖德萨新老黑帮势力之间的一场火并,最终却被曲解为牵涉到阿富汗战争的国际问题以及乌克兰民族主义与泛突厥主义之间的暴力对抗。

    这种曲解就如同时变魔术一般,只是某份报纸的一个报道亦或是某个人物的一场发言,就将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问题牵扯到了一起,它充分说明了政治就是一种艺术,一种带着浓厚魔幻色彩的艺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不过是为了既定的某种利益服务。

    这一事件的后续发展令潘宏进受益良多,首先,他了解到了很多前世了解不到的东西,看待问题的目光也变得更加深邃。比如说,前世的时候,一谈到dong突,官方的说法往往就是他们与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势力有关联,却很少看到有人说这些恐怖分子实际是接受的土耳其的援助。这是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国家利益需要有这种说法存在,中国与土耳其不接壤,不存在地缘政治的考量,但却与阿富汗直接相连。国内需要有一个借口或者说是一个契机,在某个关键且合适的时机,借助它插手阿富汗问题,并借机扩大自己的地缘政治影响力――上合组织的成立显然就印证了这个举措的正确性。

    看待政治问题不能像看待一场谋杀案一样。对待一场谋杀案,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找出真正的杀人凶手并将其绳之于法,但对待一个政治事件,首要考虑的并不是如何找出“幕后真凶”,而是要考虑如何将政治利益最大化。

    正是抱着这样一个目的,潘宏进这位“海滩恐怖袭击”事件的真正幕后核心人物,决定筹划着运用这个时机,煽动一场以民族主义为核心的**运动,借此来催发“纳什”青年运动组织的发展。

    ………………………………….

    在基辅停留了近两周,直到八月末的最后一天,疲惫的鲍罗德才拖着沉重的脑袋回到敖德萨――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那位长了一头银发的下属究竟想要干什么,但他知道的是,这小子已经给自己制造了太多的麻烦。

    一期“畅谈”栏目让尤里?伊万诺维奇?舍普琴科这个名字响彻整个国家安全委员会,身在莫斯科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维克托?米哈伊洛维奇?切布里科夫同志专门打电话到基辅,责问这个“不安分的年轻人”究竟是怎么混入安全委员会的。

    同样不安分的戈卢什科同志现在正躲在一边看笑话,他要看身为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的扎基耶夫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又如何让尤里?伊万诺维奇这个年轻的少尉闭上他那张“臭嘴”。

    怎么让尤里?伊万诺维奇闭嘴?这个问题扎基耶夫想不到答案,毕竟这个年轻人现在抓不得、捕不得,一期“畅谈”节目似乎将他塑造成了一个“标杆”,虽然这个标杆还不是很高,但总有不少人会看到他。如果这个时候把他抓捕了,不管找的是什么理由,想必都会有不少人跳出来借机攻讦安全委员会――更何况身为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戈卢什科并不允许别人这么做。

    扎基耶夫解决不了的麻烦问题,自然就要由鲍罗德来处理,谁让那个不安分的年轻人是他的下属,而且之前他还对这个年轻人赞誉有加。

    头疼啊,真是很头疼。

    伏尔加小轿车迎着即将落幕的夕阳驶进敖德萨市区,鲍罗德双手揉按着两侧的太阳穴,不无苦恼的暗自叹息。

    对“尤里?伊万诺维奇”这个年轻人他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曾经从人家那里收过好处,而且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快挤掉费奥凡那个讨厌的家伙,也是得益于那个年轻人搞出的一场风波。但是这一次,这个年轻人搞出来的动静却是太大了,而且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主要是扎基耶夫同志对他很不满。

    小轿车驶过莫伊谢延科大街中段,在经过列宁共青团文化休憩公园的时候停了下来,道路前方严重堵车。

    心情极为不好的鲍罗德朝前面张望一眼,只看见有很多穿着白衬衣外套绿色马坎、下身穿着崭新牛仔裤的年轻人手拉着手堵在大街上,期间还有不少同样穿扮的女孩子来回奔跑,向一辆辆被堵住的车里发放传单。

    “怎么回事?”鲍罗德不明所以,探着头朝前面的司机问道。

    司机哪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幸好,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打着大辫子的漂亮女孩跑过来,隔着车窗朝里面塞了一张传单,临走还朝车里大喊一声:“为了乌克兰的未来,请支持我们的‘纳什运动’”。

    “是国立经济学院的学生在搞活动,”司机接过传单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嗯,还有服装发放,呵呵,倒是很有意思。”

    他说着,将传单折叠起来塞进上衣口袋,也没拿给鲍罗德看看。

    传单上的确有提到发放服装,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子穿的那种,白衬衣、绿马坎外加一条牛仔裤,发放时间是在后天上午十点,地点为谢普琴科中央公园。不过服装不是免费发放的,需要交纳十五卢布的费用,而且数量只有一万套,参加集会的人可以凭着这些传单获得抽奖购买的机会。

    鲍罗德的司机很年轻,二十岁出头,正好处在好奇心比较重的年岁里,他收起那份传单只是为了到时候去参加这场活动,可他却没有注意到传单上除了服装之外,还提到了这次集会的真正目的。

    鲍罗德正在考虑如何安排潘宏进的麻烦问题,听司机说得简单,也没往心里去。就在车子开动起来的那一瞬间,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即能妥善安排潘宏进,又不会触扎基耶夫眉头的好主意――可惜的是,他没有看到那份传单,不然的话,他就会明白如今的潘宏进,已经不再是他能够随意安排处置的人了。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