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死亡擦身而过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与阿布诺伊厮混了整整一个上午,送走他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其间瓦莲京娜来过电话,告诉潘宏进说是小娜塔莉晕机晕的厉害,所以她和老伊万打算乘车从基辅回来,回到敖德萨差不多要等到晚上了。

    一下午的时间,潘宏进就在别墅里与乌莉特塔商议晚上上栏目时的事情,具体细化的分析每一个可能出现的问题,尤其是乌莉特塔发问时所需要注意的引导方向。

    忙碌起来时总会觉得时间过的飞快,印象中就像是一眨眼的工夫,一个安静的下午已经在悄无声息中流逝。

    乌莉特塔赶在六点之前离开别墅区,潘宏进比她晚走一步,赶到电视台的时候还不到七点,距离节目正式开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敖德萨地方电视台的独立楼距建成已经有些年头了,从外观上看很是破旧,电视二台的演播室设在大楼四层,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地方,出于对“畅谈”栏目的重视,台里还专门给安排了一个专用的演播室,地方很宽敞,并配有五个休息室专门供群众演员和受邀嘉宾临时休息。

    潘宏进在电视台院内的停车场下了车,远远就看到叶菲娜站在独立大楼入口处的台阶上朝他招手――这女人似乎走到哪儿都那么亮眼,她今晚穿了一袭粉红色带有蕾丝下摆的晚装礼裙,脚上是一双亮黑色有长拌带的高跟凉鞋。细长的拌带呈网状缠绕在她光洁的小腿上,看上去性感而妖娆,在楼前进出的人经过她身边,都要下意识的放慢脚步,似乎不用贪婪的眼神在她身上逡巡几遍就不甘心似地。

    “准备的怎么样了?”等着潘宏进走到近前,叶菲娜带着一脸柔和的笑容迎下一级阶梯,亲热的挽著他一只胳膊,轻声笑道,“我刚才看到乌莉特塔,看她一副亢奋的样子,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

    潘宏进今晚的兴致不错,他笑了笑,朝叶菲娜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那我就放心了,”叶菲娜甜甜一笑,挽着他进了楼门,说道,“走吧,台里给你准备了休息室,节目正式开播之前,咱们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完善细节。”

    潘宏进点点头,与她并肩走向楼梯间。

    就在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通往楼梯间的走廊后不久,一辆灰色的拉达轿车缓缓的驶入电视中心大院,车子进了院门,没有进入停车场,而是直接停在了独立楼的楼门前。

    车子还没有停稳,大楼内便闪出来一个身材偏于消瘦的女人,她凑到车前,隔着车窗同里面的人说了两句话,而后便急匆匆的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直到女人在停车场内上了一辆小轿车,拉达车的车门才被人从里面推开,两个中短身材人从车里钻出来。两个人头上都蒙着黑色的线织头套,只露着两只眼睛一只张嘴巴,手上还各自提着一把突击步枪。

    从车上下来,两个蒙面人一步都不停留,直接冲进了独立楼的前门。

    栏目组为潘宏进安排的是2号休息室,几乎是紧挨着演播室的入口,而斜对面的4号休息室就是为柳莆夫安排的。

    潘宏进与叶菲娜在前台领了嘉宾证,进入休息室的时候看到4号休息室的房门敞开着,里面坐了两个人,面对门口坐着的是一个中年人,发型很具有革命性,是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地方包围中央”。

    从门前一过,潘宏进明显感觉到叶菲娜的身子一僵,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却发现她看的正是那个谢顶的中年人。

    “柳莆夫?”凑到她的耳边,潘宏进轻声问了一句。

    叶菲娜默然点点头,眼睛里却充满了令人心惊的厉芒。

    “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潘宏进迎着中年人投过来的目光,耸肩笑了笑,问道。

    “恐怕人家并不欢迎你。”叶菲娜的心理素质好的出奇,她几乎是一瞬间便调整好了心态。

    她背对着潘宏进,悄无声息的抬起胳膊,嫩笋似地一根中指竖起来,偷偷朝柳莆夫比了一个下作的手势。

    负责带路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叶菲娜的美貌与性感一路上都令他脸红心跳的魂不守舍,此刻一眼看到她偷偷比划的手势,小伙子打个哆嗦,下巴险些没脱了臼。

    柳莆夫显然是注意到了叶菲娜的小动作,只是他老成稳重,根本不会将这种挑衅放在眼里。

    坐在椅子上笑了笑,柳莆夫满脸不屑的瞟了一眼潘宏进,他今晚有足够的信心让这个近期蹦出来上窜下跳的年轻人丢尽颜面,说不定还能就此让他成为一名彻头彻尾的罪犯。有这样的信心,他才懒得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为自己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柳莆夫不想在这个时候惹麻烦,潘宏进同样也不想,他避开对方轻蔑的眼神,伸手挽住叶菲娜的芊腰,一边挽着她走进另一侧的休息室,一边轻笑道:“看来你说的没错,人家的确不欢迎我,不过没关系,打招呼的机会总会有的,难道不是吗?”

    叶菲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任由他揽着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有一张沙发和一副梳妆台。潘宏进顺手把房门带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取了一支点上,还没抽上两口,就听到门外传来女人恐惧的尖叫声,紧接着,急促而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像是有人在走廊里奔跑。

    “怎么回事?”叶菲娜也察觉到了异常,她双手抱在胸前,惊慌的问道。

    “嘘……”右手食指掩在嘴唇边,潘宏进示意她噤声。

    自从重生以来,因为时刻都要面对各式各样的危机,潘宏进的神经系统中似乎有了某种对危机的感应,他的直觉告诉他,外面有一些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而且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似乎就在门口的位置上停了下来,紧接着“咚”的一声门响,“哒哒哒”的枪声与嘈杂的惊呼、惨叫声紧随而至。

    叶菲娜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她甚至能够听到子弹壳跌落在水磨石地板上所发出的清脆“叮当”声,那一声声的脆响就像是一记记的重锤,结结实实的砸在她的心尖上,令她感觉呼吸困难,血流不畅。

    与她相比,潘宏进现在倒是冷静的出奇,他能听出枪手就在门外,而他们袭击的目标却在柳莆夫的那个休息室里,从震耳的枪声里听,可以出判断枪手至少有两个,而且都很冷静,因为他们开枪并不是一顿狂扫,而是采用的点射。

    枪声响了大约几秒钟,门外走廊里的脚步声再次响起,隐隐约约的像是有人在小声交谈,但很快便没了动静。就在潘宏进转念猜测柳莆夫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门外压抑的惊呼道:“没有,该死的,那个家伙不在这里!”

    “不可能,你再仔细看看,”又一个声音急促的说道。

    “自己看,这里就没有一个留着银发的,”沙哑的声音恼怒的说道。

    潘宏进心头一跳,他原本还以为这些枪手就是冲着柳莆夫去的,心里还在考虑是不是与叶菲娜有关,可现如今看来人家压根就是冲着他来的,流年不利的柳莆夫只是给他做了替死鬼。

    “不要管他了,”急促的声音显然出现了慌乱,走廊里又响起错乱的脚步声,嘈杂中像是有人踢翻了凳子,紧接着就听这声音说道,“快走,快走,警察就要来了!”

    走廊里奔跑的脚步声迅速远去,只是女人恐慌惊呼的声音还在此起彼伏的响个不停,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再次跑进了走廊,还高声呼喊着:“噢,上帝啊,快报警,快报警……”

    知道两个枪手已经走了,潘宏进长出一口气,这才感觉到双腿无力,后背上的冷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刚换上T恤衫浸透了。在刚刚的那一刻,死亡距他是何等的临近,仅仅只有几步之遥、一墙之隔,如果不是两个枪手找错了房间,而且离开的仓促,没带着佩枪的他近乎是难逃劫数了。

    “他们……他们都走了吗?”叶菲娜瑟缩在角落里,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点点头,潘宏进站直身子,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拉开一道缝隙,朝走廊里窥探一眼。

    只是这么会工夫,原本整洁的走廊内已经变成了垃圾场,蓝色的地毯上洒满了纸片和木屑,在4号休息室的门前,还躺着一把折断了一条腿的木制椅子。两个脸色刷白的中年男人正站在椅子边上,手足无措的来回踱步。

    潘宏进悬着心总算是落了地,他整整衣衫,干咳一声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不紧不慢的踱到4号休息室门前,朝里面张望一眼。

    休息室内俨然已经变成了屠宰场,门边左手的位置上,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人面朝下仆倒在地上,后背上有数个令人眼皮发跳的弹孔。离着他不到一米远的墙边,一个年轻人背靠着墙壁半坐在地上,脖子被子弹炸开了一大片,消瘦的脑袋无力的垂靠在肩膀上,随着胸腔里那种怪异的“咕咕”声,不时的晃动两下,就像是在抽搐一样。

    不久前还很是嚣张的柳莆夫,此时估计已经没人能认出他来了,他仰坐在朝门的椅子上,半扇脑壳却糊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红、白、黄、黑四色的液体溅了一墙,怎么看怎么恶心。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