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该死的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咚咚咚……”

    轻微的敲门声在安静的卧室里回响。潘宏进打个冷颤,从熟睡中惊醒过来,下意识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手伸到松软的枕头下面去摸枪。

    冰冷的马卡洛夫式手枪在枕头下压了一夜,竟然有了暖暖的手感,不过那坚硬的金属却给了潘宏进一份心安的感觉,他吁口气,抹了一把脸从床上坐起来。

    “嗯……”

    睡在旁边的乌莉特塔被惊动,微微张开一道缝隙的性感红唇间发出一声慵懒的低吟,拱着布满红紫淤痕的翻了个身,一条**的大腿撩过来,斜搭在潘宏进的膝盖上。

    尽管有了将近半夜的癫狂,可潘宏进此时看着这个女人的时候还是感觉非常陌生,不过这无关紧要,反正自打重生以来,他床边睡着的女人似乎从来都是很陌生的,好歹他此刻还知道身边这女人姓甚名谁呢。

    “咚咚咚……”

    又是几下轻轻的敲门声。

    潘宏进将女人搭在自己身上的大腿推到一边,翻身下床,从衣架上取了一件睡衣裹在身上,赤足走到门口,将房门拉开一道缝隙。

    门外站着别墅区为老伊万这套房子配备的警卫员,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他看到潘宏进从门内露出半张脸,便迫不及待的说道:“尤里?伊万诺维奇少尉同志,别墅区的警卫队打了电话过来,说是有警察要进来找你。”

    潘宏进的脑子还有点迷糊,他歪头想了想,才猛然记起昨天自己在咖啡馆里伤了人,而且似乎还伤的不轻,警察们大概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他们人呢?”他整理着睡衣的前带,随口问道。

    “被警卫队拦住了,”警卫员说道,“您要是不想见他们……要不要我通知警卫队赶他们走?”

    叶普洛佩斯卡娅别墅区里总共只有24套别墅,现在住了七户人,军阶、职务最低的是安季普?阿尔谢尼耶维奇少将,他是敖德萨军区直属空5集的副司令员。类似这样的住宅区防卫自然严密,配属的警卫队直接隶属于敖德萨军区司令部,人数虽然不多,但装备精良,而且队员都是实打实的军人,久经训练,他们可不管什么警察不警察的,没有通行证、没有别墅区内住户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出入。

    “让他们进来吧,”潘宏进摇摇头,说道,“嗯,先让他们在楼下的客厅等我,我马上下去。”

    “好的,尤里?伊万诺维奇少尉同志,”警卫员点点头,转身朝楼梯的方向走去。

    看着警卫员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潘宏进合上房门,不紧不慢的走回到床边。

    前身尤里的体格着实不错,某些方面的能力甚至令重生而来的潘宏进很是自惭形秽,不过不要紧,这副身体现在已经是属于他的了,否则的话,昨天晚上他也没能力将乌莉特塔折腾的如疯如狂。

    不过这个能言善道的女人也的确很极品,从她身上得到的快感令潘宏进感觉非常满意,他觉得留这么个女人在自己身边也没什么坏处。

    虽然她很虚荣,贪慕享受,但是却头脑简单,神经大条,对权力没有什么**,很容易控制在手里。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潘宏进觉得自己不仅能够得到一种享受,宣泄多余的过剩精力,还能用她来弥补自己全盘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真可谓是一举两得。

    坐在床边,潘宏进脱掉刚刚穿上的睡衣,摆弄着熟睡中的乌莉特塔,将她面朝下摆成一个自己喜欢的姿势,合身扑了上去……

    穿着一身警服的阿布诺伊在两名大头兵的“押解下”走进别墅客厅,引路的警卫员也没有请他入座的意思,更没有询问他是不是想喝点什么,这让他很是恼火。

    自己愤愤的走到一张沙发前坐下,阿布诺伊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想到的馊主意,原本他只是想给潘宏进一个惊喜,为此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可没想到如今却为此遭受了冷遇。

    从局里来的时候,他带来侦查处的四个人,其中还有处长、他的死党阿尔捷米?鲍里索维奇上尉。原本阿布诺伊是想借着这次机会为处长同志介绍一下潘宏进的,可就因为这一个简单的玩笑,别墅区的警卫队说什么都不给他们放行。最后不仅把他们的佩枪给缴收了,而且还只允许一个人进来,其他人都得在外面等着。

    坐在沙发上生了五六分钟的闷气,眼看着潘宏进还没有出现,阿布诺伊忍不住对站在对面的警卫员说道:“尤罗奇卡他人呢?”

    警卫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也不搭腔,活脱脱就像是个哑巴。

    “我告诉你,我是尤罗奇卡的朋友,”阿布诺伊耐着性子解释道,“你去把我的名字告诉他,要嘛就让我上去找他。”

    他嘴里这么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可还没等开口,就听到后面传来拉动枪栓的声音,扭头看看,两个押送他过来的大兵正将突击步枪持在手里,那意思分明是告诉他“敢动一动,我们就开枪了”。

    无奈的耸耸肩,阿布诺伊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他愤懑的摸摸口袋,掏出来一个皱褶的烟盒,撕开一看,却发现里面仅剩的两支烟卷已经折断了。

    恼火的将烟盒扔在桌上,阿布诺伊伸手就去拿放在一个果盘中的香烟,可还没他够着,斜里伸过来一只手,唰的一下将果盘抽走,抬头一看,却是那个该死的警卫员正将果盘端在手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噢,该死的!”阿布诺伊愤怒的咒骂一句,扯开喉咙喊道,“尤里,尤里?伊万诺维奇?舍普琴科,你这该死的家伙赶紧给我滚出来……”

    潘宏进正好走到楼梯口上,适才一场酣畅淋漓的“晨运”令他倍感愉快,简单的冲了一个冷水澡之后才出来,没想到还没等下楼就听到了阿布诺伊的声音。

    “哈,让我看看这是谁,”从楼梯拐角处探出头,潘宏进一眼就看到两个持枪的大兵正走到阿布诺伊的身后,看样子是要用枪托砸他的后背。

    他这一开口,让阿布诺伊逃过了一劫,不过他本人却对此懵然不知,仍旧愤愤的说道:“你总算舍得出来了吗?该死的家伙!”

    “噢,真的是你,我的阿布诺伊,”潘宏进挠挠鼻子,快步从楼梯上走下来,笑道,“我只听他们说是警局的人来找我,还以为是为了昨天的事,没想到……你来之前怎么不给打个电话?也好让我有个准备。”

    阿布诺伊张张嘴,最终也没说自己只是打算吓唬人来着,这件事要是传到米沙罗的耳朵里去,估计他会被取笑致死的。

    潘宏进一眼就窥破了他心思,走到沙发前的时候,专门凑到他脸前,贴着不到20厘米的距离打量着他,嘿嘿笑道:“哦,你不会是想把我拷回警局里去吧?亦或是……打算吓唬我一下?”

    “滚开,你这张脸真让人恶心!”阿布诺伊满心郁闷,他一把将潘宏进的脸推到一边,愤愤的坐回到沙发上。扭头看到旁边那个兀自端着果盘不动地方的警卫员,忍不住又跳起来,手指着他嚷嚷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说的什么?我和尤罗奇卡是朋友,不是吗?你这家伙是怎么招待客人的……”

    “好啦,好啦,我给你赔礼道歉,”潘宏进朝警卫员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这才拍拍阿布诺伊的肩膀,拉着他在沙发前坐下,笑道,“说吧,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不会真的是打算逮捕我吧?”

    “当然,不然你以为还能为了什么?”阿布诺伊愤愤的瞟了他一眼,伸手从果盘里拿过一包烟,三把两把撕了包装,抽出一支点上,这才说道,“你知道昨天那三个家伙怎么样?不怕告诉你,一个轻微脑震荡,两个重伤,其中还有一个GAO丸严重破裂,现在还在市第一国立医院救治,能不能修不好还说不定。”

    “哦?”潘宏进挠挠鼻子,笑道,“看来我的脚法还算是很不错的。”

    “脚法很不错?或许吧,”阿布诺伊瞪着他冷冷一笑,说道,“不过你以后出门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儿,那些家伙并不好惹,一群亡命之徒,他们可不会在乎你的身份。我听说他们的人现在都在找你,估计不会是要找你付医药费的。”

    “我最喜欢亡命之徒,”潘宏进耸耸肩,也拿了一支烟点上,笑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就算那些家伙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们的,当然,我也没想过要给他们医药费。”

    “那就没办法了,”阿布诺伊自然也不会替他担心,他转转脖子,欠起身,说道,“现在先不和你说这些,你赶紧给那些该死的警卫打电话,让他们把我的人放进来。”

    他的话刚说完,大厅一角的楼梯上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没一会儿,穿着一身白色睡衣、秀发蓬乱的乌莉特塔出现在楼梯上,她站在楼梯拐角处,手扶着栏杆,慵懒的说道:“亲爱的,有什么吃的吗?我饿了。”

    阿布诺伊愕然张着嘴,抬头看看面色绯红的乌莉特塔,又回头看看潘宏进,目光来回调换几次,才猛地凑到潘宏进身边,贴着他的耳朵问道:“尤罗奇卡,你这该死的,你是怎么把这女人弄上床的?!”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