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偶遇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挂在正当空的太阳火烧火燎的恶毒,鹅卵石铺砌的街道就像是被蒸干了全部的水分,穿着薄地凉鞋走在上面,要不了多久就会觉得一股股热浪从鞋底上升起来,烫的脚底板隐隐做疼。

    拐上树影遮蔽的普希金大街,酷热的感觉总算是稍稍减轻了一点儿,潘宏进放慢脚步,把两只手插进牛仔裤后臀上的口袋里,一面走一面悠闲的观赏着街道两侧充满中世纪风情的建筑。

    八十年代末的苏联什么样的穿着叫做时尚?毫无疑问,对于年轻的帅哥们来说就是一条牛仔裤、一件白色的长袖尖领衬衣。如果牛仔裤的后臀部位上能够在打上一块巴掌大小的牛皮标签,上面印刻上几个英文字母,脸上再多架上一副造型怪异的墨镜,那简直就是时尚中的时尚。在大街上要是有哪个年轻人能有这么一副打扮,就会被人当做是有背景的人物。

    《消息报》曾经在88年做过一期采访,采访的对象是莫斯科的五十位普通年轻人,采访的问题就是苏联人和美国人的富裕对比。结果接受采访的大部分年轻人都认为苏联人生活的富裕程度甚至比不上美国的乞丐,原因是“美国的乞丐都有牛仔裤穿,而我们却没有”。

    “要牛仔裤不要酸奶、”“要牛仔裤不要面包,”等等,诸如这样的口号也曾经一度出现在**乃至街头青年的游行示威队伍中――在高福利体制下不愁三餐、有了存款的人们总会萌生出一些怪诞的想法,这也不足为奇。

    自从两年前戈尔巴乔夫在中央全会上提出加速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和进行改革主张之后,敖德萨的街头巷尾陆续出现了一些私营性质的商店、咖啡馆、餐厅,当然,要说最兴盛的,还要数租赁录像带的小商店。

    前世潘宏进曾经对季莫申科的发家史大感疑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女人如何能凭着租赁录像带捞到人生第一桶金,不过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当一盘非法拷贝不知道多少次的廉价录像带,能拿到两三卢布的日租金的时候,这种生意就必然会成为一块巨大的吸金石。

    与叶菲娜约好见面的咖啡馆旁边就是一家录像带租赁店,崭新的红色门扉上粘贴着“第一滴血”的大幅海报,肌肉男史泰龙那副挂着弹链、脸露狰狞的形象在潘宏进的记忆中仍旧很鲜活。不过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一个跑到别人的国家里疯狂杀人的家伙,又是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为英雄的。

    正站在台阶下打量录像带租赁店门扉上的海报,叶菲娜窈窕的身影从古色古香的咖啡店店门内闪出来,微笑着招呼道:“嘿,尤罗奇卡,为什么不进来?”

    潘宏进朝她笑笑,目光一转,隔着咖啡店的橱窗,看到里面紧挨着窗口的一张桌子边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纱裙的女人,可不正是乌莉特塔。

    他朝橱窗里张望的时候,乌莉特塔也正在看他,别说,这女人不愧是敖德萨颇具名气的节目主持人,身上有一种颇为诱人的气质。

    “来吧,乌莉特图什卡已经等你很久了,”叶菲娜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笑道。

    潘宏进点点头,迈步走上台阶,跟在她身后进了咖啡馆。

    咖啡馆并不是很大,但装修的很奢华,看得出来,老板应该是个极力追求品味可惜却流于恶俗的人。

    “你来过这里的吗?”叶菲娜走在前面,带缠带的高跟鞋踩在橘黄色的地板砖上发出性感“咔哒”声,“这是我在敖德萨见到的最好的一家咖啡馆。”

    潘宏进四处打量着,尽管狭小的前厅装修的很精致,但他却看不出到底有什么地方与众不同,如果让他来布置的话,他都能把这里涉及的更加雅致。

    “还用介绍吗,”说着话,叶菲娜已经走到预订的桌边,她站在乌莉特塔的身后,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微笑道,“我的乌莉特图什卡?”

    “当然不用,”乌莉特塔上下打量着潘宏进,她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年轻男人很有好感。

    她伸出一只手,笑道:“尤里?伊万诺维奇这个名字我早就熟悉了,最近一段时间,在整个敖德萨,还能有谁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可以把这当做是对我的夸赞吗?”潘宏进摘下眼镜,微笑着与她握握手,说道。

    “为什么不呢?那原本就是我的本意。”乌莉特塔盯着潘宏进手中的眼镜,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潘宏进感觉到了她的视线。敖德萨尽管是乌克兰黑海沿岸的重要城市,但纯西方的东西要想进到这里来终归还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像奢侈类的商品。

    潘宏进的这副墨镜是“PRADA”的,去年流行的款式,从票证局淘出来只需要三百卢布,不过戴上之后还是挺打眼的――奢侈品不就是一个牌子嘛。

    “你们点了什么?”随手将眼镜放在桌上,潘宏进也不客气,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乌莉特塔的身边,问道。

    “柚子汁,这里的柠檬柚子汁很不错,推荐你尝尝,”叶菲娜坐在他对面,伸手指指面前的高脚杯,笑道。

    “柚子汁?我就算了,还是要一杯咖啡吧,”潘宏进摇摇头,打了个响指,笑道,“我可喝不惯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

    服务生很快便走过来,她走到潘宏进身边,欠身问道:“先生,您需要什么?”

    “一杯咖啡,两块方糖,谢谢,”潘宏进头也不回的说道。

    “请问您愿意为这两位漂亮的女士点一支曲子吗?”服务生也不走,仍旧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站在那儿,轻声问道,“我们这里有一位很不错的琴师,点一支曲子只要20卢布。”

    点一支曲子20卢布?!

    潘宏进真想端过对面的柚子汁一股脑泼在服务生的脸上,到歌剧院看一场经典的芭蕾舞剧,门票也不过是5卢布,真不知道这是咖啡馆还是屠宰场。

    不过这个服务生显然更可恶,她开口就把两位女士抬出来,让人拒绝都没法开口。

    “随便吧,”懒得跟这狡猾的小丫头置气,潘宏进摆摆手,随口说道。

    没想到听了他这话的服务生还不走,她甜甜一笑,将手中的托盘送到了潘宏进的面前,那副架势,显然是等着他往里面放钱呢。

    “感谢市场经济,愿上帝诅咒它。”心里暗骂一句,潘宏进掏出钱夹,抽出一张百元卢布的钞票放在盘子里。

    叶菲娜一直在对面看着他,笑而不语,反倒是乌莉特塔对这些完全不关心,她正拿着那副墨镜翻过来调过去的观看,闪着光的眼睛里充满了艳羡。

    打发走了服务生,潘宏进看了一眼叶菲娜,摇摇头,对她挑了这么个地方见面颇感不满。

    “嘿,尤罗奇卡,”乌莉特塔总算是将注意力从眼镜上挪开了,她把眼镜放在桌上,用一根手指头拨弄着,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这款太阳镜是从哪里搞到的?是真正的PRADA吗?”

    她的外语发音很有问题,“p”音上带了明显的俄语弹舌味,而且嗓音娇滴滴的,让人感觉像是在发嗲。

    “当然,”潘宏进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过这是一款过时的款式,我不是很喜欢,最近正准备托人搞一副‘Oakley’,虽说名气没有‘PRADA’大,但既时尚又实用,我很喜欢。”

    “哦,”乌莉特塔显然并不认同他的审美观,她迟疑了一下,抬头看看对面的叶菲娜,这才说道,“我更喜欢‘DIOR’的品牌,还有‘CHANEL’也不错,只是敖德萨实在是太落后了,在这里很难买到这些高档货。”

    “为什么你不到票证局去看一下呢?”潘宏进扭过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现在那里你也许能到找到一些合意的东西。”

    “我怎么能去那种象征着特权的地方,”乌莉特塔稍一沉吟,撇撇嘴,像是不屑,又像是不甘的说道,“更何况我即便是去了也没什么用,要知道我叔叔每月在那里也只有300卢布的消费额度,300卢布又能买的到什么?”

    “亲爱的乌莉特图什卡,为什么你不让尤罗奇卡帮你呢?”叶菲娜端着柚子汁,目光看着窗外的街道,轻声笑道,“他可是认识很多人,我想即便是不通过票证局,他应该也能帮你弄到很多新奇的东西。”

    乌莉特塔没有说话,不过她看向潘宏进的目光里,却是充满了期盼。

    “我非常愿意满足乌莉特图什卡小姐的一些小愿望,”潘宏进瞟了叶菲娜一眼,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我也希望小姐能帮我一点小忙。”

    乌莉特塔目光一亮,近乎迫切的问道:“是叶菲娜说的那件事吗?这可不算什么,对柳莆夫那个人,我也没有什么好感,我很愿意配合你的,尤罗奇卡。不过,与那些穿戴的东西比起来,我现在更希望你能帮我把……”

    她的话刚说到这儿,端着托盘的服务生已经快步走过来。

    “先生,您的咖啡,”狡猾的服务生将一杯咖啡放到潘宏进面前,怀抱着托盘笑道,“琴师已经来了,请问您想听什么曲子?”

    潘宏进没理会她,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个刚刚从吧台后转出来的年轻姑娘。一身白裙胜雪,黝黑的长发披肩,白皙俊秀的脸上带着淡漠的表情,紧紧抿成一条细线的嘴唇搭配着性感的佩德罗娜式下巴,总能给人一种坚韧不屈的感觉……不是达西娅还能是谁?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