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未来之路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潘宏进在心里暗自给科瓦奇算了一笔账,按照他的说法,仅仅是AK突击步枪一项,他从德河这边的军工厂提货是两百美元一支,再加上要支付给托梅达尔斯库的两百五十美元回扣,一支步枪的成本价就是四百五十美元左右。

    这么高的成本价,如果仅仅是送到阿尔及利亚,即便是不算运费和相应的开销,科瓦奇也是在做赔本的生意,这样的买卖恐怕只要是个人就不会做。

    可同样的一批武器,在阿尔及利亚再花上几万美元把它们偷运到安哥拉,转手就能卖到一千美元一支的高价,等于是一支获利五百五十美元。多于两千支,安盟的反zf军还将支付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溢价,那么一批两千支突击步枪的货物,就能得到近一百五十万美元的毛利。这也难怪科瓦奇会为了这笔生意而拼命了。

    不过有趣的是,科瓦奇的政治立场似乎在武器贸易中出现了偏差。

    就潘宏进所知,安哥拉内战的主要交战双方就是“安解阵”组成的临时zf与反zf武装“安盟”,双方的战争从七十年代初开始打,打到现在都十多年了,而潜藏在这场战争背后的,却是美苏之间的争霸斗争。

    苏联在安哥拉设立了诸多的军事基地,为“安解阵”的士兵和那些古巴佣军提供军事援助,而“安盟”的背后却是美国、法国以及南非的支撑。

    科瓦奇拿着从苏联加盟共和国内采购的武器,却运到非洲卖给美国人支持的“安盟”,这一现象除了能说明商人唯利是图的本性之外,似乎也能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苏联现如今的软弱。

    “咚咚……”

    轻微的敲门声从外面传进来,打断了潘宏进的思绪。

    阿尔卡季抢先站起来,走到门口,将门拉开一道缝隙。

    敲门的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准尉,他站在门口与阿尔卡季低声交谈了几句,转身又离开了。

    “尤罗奇卡,伊万将军让你和安东尼奥上校到停机坪去等他。”等到准尉走了,阿尔卡季回过头来说道。

    潘宏进点点头,想必老伊万那边已经和托梅达尔斯库交涉完毕,准备离开这里了。

    科瓦奇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看放在桌上的那份采购批文,又抬头看看潘宏进,两只眼睛里充满了期盼。

    “科瓦奇先生,”潘宏进明白他的心思,却不会那么轻松的让他得偿所愿,更何况今天的交谈只涉及到了一些皮毛,他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向这位地地道道的军火贩子请教呢。

    站起身的时候,顺势将那份采购批文拿到手里,潘宏进笑道:“不知道你去没去过敖德萨,如果有幸的话,我希望能够邀请您到那里去小住一段时间。”

    “哦?”科瓦奇的眼神直勾勾的盯在那份采购批文上,也不知道潘宏进说的话他究竟有没有听在耳朵里。

    “我想到时候咱们可以进一步商谈合作的事情,”潘宏进也不介意他的失神,自顾自的说道,“你放心,我对你的承诺终归是会兑现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话一说完,他朝刚刚站起身的安东尼奥使个眼色,当先转身走出房间。

    ………………

    直升机从德河的雷布尼扎返回敖德萨,走的却不是去时的那趟线,而是绕了一弯,取道蒂拉斯波尔折了回去。

    老伊万显然是与托梅达尔斯库喝了不少酒,布满皱纹的老脸涨得通红,一路上都在闭目养神,什么话都不说。

    直升机降落在博勒采兹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婉拒了安德留先科热情的挽留,潘宏进搀扶着老伊万上了车,父子两才算是有机会正式交谈。

    在返回别墅区的路上,潘宏进向老伊万详细的讲述了一番在雷布尼扎的遭遇,尤其是专门介绍了一下科瓦奇这个人物以及由科瓦奇的那番话所引来的阿尔卡季的异常反应。

    “我与托梅达尔斯库的结识,是在45年3月,解放捷克斯洛伐的时候,”书房内,老伊万背靠在他的座椅上,微微仰着头,回味般的说道,“那时候我还是一名普通士兵,他则是跟随罗马尼亚第四集团军参战的志愿者。卫国战争胜利后,大概是在五几年的时候,他到莫斯科进修,正好和我分到了同一个党校班上。到现在,算起来也有三四十年了。”

    潘宏进站在书桌边上,翻看着手里的武器采购批文,试探着问道:“我听安东尼奥说,你前段时间正在调查他?”

    老伊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说道:“总政治部从今年年初开始,就一直在调查军工企业、军事研究院所内部存在的**现象,如果没有深入的调查,谁都不会明白其中的问题究竟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大批像托梅达尔斯库这样的家伙,就如同是跗骨的蛆虫,潜藏在军队的体系内贪婪的吸食国家的鲜血。”

    他说着,弯腰从书桌下的保险柜里搬出来一摞文件,嘭的一声摔在桌面上。

    这一摞文件足有半尺厚,一份一份的,都用不同颜色的纸条密封着。潘宏进扫了一眼,赫然发现最上面那一份标注的名字非常眼熟。

    “康斯坦丁?伊万诺维奇?科别茨,”这家伙的名字潘宏进前世就知道。此人是叶利钦的死党,最初向叶利钦效忠的部队就是这个人负责拉拢组建起来的,为此,他还被国fang部长亚佐夫亲自开除了军籍、党籍。在“8.19”事件发生时,他亲自为叶利钦接通华盛顿热线,又亲自把叶利钦扶上白宫大楼前的坦克,是当时帮助叶利钦扭转颓势的关键人物之一。为了报答他,苏联解体之后,叶利钦给了他一个俄罗斯国fang部部长的职务,还给他颁授了大将的军衔。可就是这么一号人,却在普京刚刚就任俄罗斯监察局局长的第二个月,便被爆出贪污14亿巨款的丑闻,震动了整个俄罗斯。

    潘宏进倒是没有想到,在现如今的87年,这位民主派巨贪的身上就已经存在问题了。

    “原本,总政治部是打算将这些案子逐个深挖下去的,”老伊万伸手在那一摞文件上拍了拍,忽而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不过……现在想必已经没有人去管了,也许到明年的这个时候,陆海军总政治部都不一定能够继续存在了吧?这样也好,尤罗奇卡,你可以把这些东西留着,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用得上了。”

    潘宏进心里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的确,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很重要,有这些文件在手,他不仅是得到了一个攻击性的武器,同时也等于是得到了一份讨价还价的筹码。

    从托梅达尔斯库的身上,潘宏进看到了自己要走的一条路。前世,他曾经对国际军火商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但科瓦奇的出现以及他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令这种向往破碎一地。什么国际军火商,说的好听了,他们不过就是经纪人,若是说的难听了,他们和跑单帮的“拎包客”也没什么区别。真正有实力的军火玩家永远都不会是那种全世界到处飞的人,他们都是一些像托梅达尔斯库那样的军火供应商,他们的手里掌握着军火武器的供应源,也就等于是掌握着众多军火商的生死。

    潘宏进不想做科瓦奇那样的军火商,他只想做托梅达尔斯库那样的真正有实力、掌握着军火供应源的军火供应商,这样的人往往能够从军火贸易中拿到最多的利润,却不用承担军火商所必须承担的风险。

    还有比这样的差事更让人感觉舒心的吗?

    “把这些东西都拿走吧,”抚摸着桌上的文件沉默了一会儿,老伊万摆摆手,说道,“能够为你做到的事情,我已经都做了,至于今后的路要怎么走,你是否能最终获得成功……尤罗奇卡,那就都要看你自己的了。”

    “父亲……”潘宏进说道。

    “好啦,我明白你的意思,”老伊万坐回到椅子上,看上去是一副非常疲累的样子,“再等几个月吧,等过了谢肉节,我会想办法让托梅达尔斯库消失的。”

    潘宏进脸上一红,他很想说自己没有那个意思,毕竟让老伊万对他几十年的老朋友下手实在是说不过去。可转念一想,横在德河的托梅达尔斯库的确是他未来路上的一大障碍,如果不把他除掉,终归不太稳妥。有了这种想法,到了嘴边的解释便又被他咽了回去。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