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纳什”构想(1)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没有让皮缅几个人跟着,潘宏进自己一个人上了三楼,警局他很熟悉,不可能找不到隔离室在什么地方。

    所谓的隔离室实际上就是审讯准备室,主要就是用来临时关押候审犯人的地方,有的时候也用来拘留从大街上带回来的闹事醉汉,正是这个警局内的房间配备,后来到俄罗斯时期发展成为一个特殊的部门――醉汉收容所。

    为了防止临时拘押的犯人逃走或是防止醉汉们跑出来耍酒疯,隔离室装的厚重的保险门,必须从外面开启,大门一关,即便是没有警员把守,也不用担心里面的人会跑出来。

    潘宏进在隔离室门外点了一支烟,左右看看,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打开门走进去。

    隔离室的房间并不小,房间中央摆了一副长桌,桌上凌乱的堆放着一些没用的文件,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套咖啡壶、几个杯子以及两牒抹了草莓果酱的面包片和一包香烟――看样子克拉夫季娅在这儿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

    潘宏进走进门的时候,克拉夫季娅正趴在长桌上打盹,听到铁门的响动,她抬头看了一眼,紧接着瞳孔一亮,猛的坐直身子,大声说道:“尤里少尉,这都是你指使的吗?”

    嘴里这么喊着,她还抬起右手用力摇摆着,让潘宏进去看她手腕上戴着的铐子。

    潘宏进不紧不慢的走到她面前,提了一把椅子,“咚”的一声?在她面前,入座的时候,好整以暇的四下看看,一伸手,将指缝间夹着的烟卷在她面前的果酱面包上弹了弹。

    克拉夫季娅眼看着他将烟灰弹在警员为自己准备的面包上,一双睁大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怒火,她强自压抑着,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猜的果然没错,切斯诺耶警局里的人早就被你收买了,你和阿布诺伊、米沙罗那些人混在一起,说不定连内务部敖德萨局里也有人成了你们的走狗。你们这群肮脏的猪,炮制出了一个所谓的爆炸案,目的只是为了清除异己,谋求更大的私利。偏偏这种肮脏的做法还能迎合像鲍罗德那种人的喜好,他对你们的罪行视而不见,甚至是纵容包庇……”

    “对,你说的都没错,”打断她的话,潘宏进微微一笑,说道,“可那又怎么样?你不是一直追随在费奥凡的身后吗?就像他所提倡的,安全委员会也需要更加人性化的工作方式,随意的拘捕、审讯都是违法的,处理任何案件都需要讲求证据。而你,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没有,你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甚至连一份举报的口供都没有。哈,没有证据证实的罪行又怎么能叫做罪行呢?”

    克拉夫季娅终于按耐不住,她一个耳光朝潘宏进的脸上闪过来,却被他反手抓住了手腕。

    单手拧住克拉夫季娅的手腕,把她的胳膊拧到背后,强迫她趴在桌子上,潘宏进欠过身,嘴巴凑到她近乎透明的耳廓边上,冷笑道:“反倒是你,运毒、藏毒,人证、物证一样不缺,只要我高兴,下午就可以让你住进监狱。不过看在你昨天那么‘照顾’我的份上,我是不会让你到监狱里受苦的,我将会跟你安排一个越狱逃亡的短剧,让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克拉夫季娅只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断了,尤其是被手铐铐住的那只手,手腕上的巨痛撕扯着神经,如果不是强忍着,她几乎都要叫出声来了。

    潘宏进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嗜好,这是个疯狂的世界,疯狂的人们,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亦或是孩子,同样都会杀人,就像某部电影里所说的那样,从女人的枪里射出的子弹与从男人枪里射出的子弹同样致命,也许更致命。

    要想在四处危机的环境中更好的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分什么男人女人,只要能认清敌人就足够了。

    “有本事你就直接杀了我!”用力的挣扎着,克拉夫季娅低声嘶吼道。

    潘宏进半趴在她背上,看着她白皙嫩滑的侧脸,感受着她丰臀的柔软,再想着那种复仇所特有的快感,一时间竟然感觉到强烈的兴奋。

    “不要误会,我说的让你消失并不是要杀了你,我要把你关到一个见不到阳光的地方,像狗一样养着。”他微微喘息着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只手伸到下面,顺着她圆润的大腿抚摸上去,一直抚摸到制服的裙子深处。

    克拉夫季娅眼睛暴睁,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她的脑子里经过两三秒的恐怕,而后猛的张开嘴,正想大声咒骂,那只已经摸到她内裤上的手却又突然缩了回去,原本被压在桌子上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

    她一屁股瘫坐在身后的椅子上,嘴里急剧的喘息着,惊魂未定的抬起头,才发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女人。

    “什么事?”被突然闯进来的帕瑟琳娜打断了“雅兴”,潘宏进心里有点不痛快。他站直身子,整了整身上凌乱的制服,皱眉问道。

    “马利宁来电话说他那里去了很多记者,还有敖德萨电视新闻台的人,”帕瑟琳娜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她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位叶菲娜小姐也来了,他们正等着见你。”

    “记者?”潘宏进愕然。

    “是的,马利宁正带着叶菲娜小姐来警局,”帕瑟琳娜点头说道,“您是不是下去准备一下?”

    潘宏进犹豫了一下,他真想不出叶菲娜究竟在搞什么,又为什么要把记者带到切斯诺耶来。他只想要利用舆论的影响与鲍罗德讨价还价,却从未想过要把这件事搞成一场风波。

    这时候犹豫似乎也没什么用了,潘宏进定定神,朝帕瑟琳娜使了个眼色,转身走出隔离室。

    马利宁和叶菲娜很快便感到了警局,潘宏进选择在警局二楼的行动准备室与叶菲娜见面,这个房间是隔音的,不用担心他们的对话会被别人偷听。

    “亲爱的尤罗奇卡,”跟在潘宏进的身后走进准备室,叶菲娜掩上房门,兴奋的说道,“你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别样的惊喜,噢,上帝,这真是太令人无法置信了。”

    “你的惊喜指的是什么?”潘宏进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她说道,“如果是昨天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情,那么很遗憾,这对我来说恐怕远远算不上是惊喜。如果指的是那些拥挤在应急部队指挥中心的记者,那么,很好,我正要问问你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生气了?”叶菲娜上前两步,站在潘宏进面前,仔细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笑道,“噢,是的,我看到了你眼睛里的愤怒。当然,没有提前和你商议的确是我的错,不过……难道你没有看到这件事里潜藏的巨大机遇吗?”

    “什么机遇?造成一场风波的机遇吗?”潘宏进冷哼一声,说道。

    “风波?”叶菲娜一愣,随即又笑道,“当然,是会有一场风波,不过这一场风波却能为你带来巨大的荣誉,你将成为一个英雄,一个对抗暴政、追求民主的英雄,你将成为乌克兰甚至是全联盟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你的坚强意志令你在安全委员会制造的酷刑面前毫不畏惧,你……”

    “停停停,你在说什么?”潘宏进有些头晕,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在眼前这个女人的口中变成了英雄,而且还是什么对抗暴政、追求民主的英雄――民主?他追求过吗?

    “噢,对不起,我太兴奋了,”叶菲娜拍拍鼓胀的胸脯,嫣然一笑道,“亲爱的尤罗奇卡,难道你就不能表现的绅士一些,替漂亮的小姐送上一杯水吗?”

    潘宏进看看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演讲台的前面,替她倒了一杯水。

    “谢谢,”叶菲娜随意找了一个座位坐下,端着杯子笑道,“下面让我来告诉你国立莫斯科大学社会关系学院阿?安季波维奇院士对时下青年一代看法吧。”

    “这与我有关系吗?”潘宏进皱眉问道。

    叶菲娜妩媚的瞟了他一眼,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阿列克谢院士长期以来都在研究意识形态斗争与社会青年运动之间的密切关系,他上个月在《十月》杂志发表的那篇论文上,谈到了现在国内青年一代信仰缺失的问题。”

    潘宏进耐着性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听她侃谈所谓的青年运动问题。

    “按照阿列克谢院士的说法,如今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已经完全败退,布尔什维克的意识形态专家们与那些攻讦布尔什维克的人们就像是在只有一个球门的足球场上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比赛,他们比赛的结果就是迅速摧垮了**的信仰,摧垮了旧有的那些英雄主义形象。”叶菲娜语调激昂,白皙的面庞也焕发出一种罕见的红润,“而对于年轻人来说,茫然是致命的,没有多少社会生活经历的他们,并不愿意考虑太多生活的实际问题,却更愿意追求一种精神上的富足。他们年轻,精力充沛,热血澎湃,富有战斗性,喜欢崇拜偶像,面对社会的压抑和不公,他们不愿意保持沉默,而是喜欢通过追随某个公众人物的形式来表露他们的心声。”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