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纯属误会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虚幻的场景也不知道变化了多少次,昏沉中的潘宏进只感觉到身上一冷,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个冷颤,脑海中的所有幻影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翻江倒海般剧烈的头疼。

    “尤里……尤里……嘿,尤里?伊万诺维奇……”

    混沌中有人剧烈摇晃他的身子,紧接着,脑门上又是一阵儿冰凉,像是被人敷了一块冰。

    潘宏进吃力的睁开眼,眼前的视线极其模糊,昏暗中有一道人影在微微晃动,只是这道人影很是怪异,就像是刚从哈哈镜里跳出来的一样。

    “他醒啦,他醒啦……”

    眼前的人影增加了两个,耳边有人用压抑的声音招呼道:“快拿水来……”

    “不能给他喝水,”又一个声音焦急的说道,“要喝酒,伏特加,快把伏特加拿来……托着他的头,托好……”

    是切梅诺里的声音,脑子里的意识在快速的恢复,只是感觉神经的作用只能维系在头部,下巴以下的位置一点感觉都没有,像是高位截瘫,又像是失重,潘宏进觉得自己大概快要死了。

    麻木的后脑勺上被一只手托住,紧接着就感觉像是枕到了一个绵软的东西上,脸腮也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捏住,一口辛辣的液体从被迫张开的嘴里灌进咽喉。

    “咳咳……”高度数的伏特加烈酒顺喉而下,一股热流随即从咽喉蔓延到胸腔,潘宏进剧烈的咳嗽几声,终于发现知觉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感觉像是过了几年般的长久,潘宏进眼前的视线逐渐清晰,还是那个阴暗的囚室,只不过身边已经没了克拉夫季娅的影子,倒是一脸担忧的切梅诺里蹲在一边,他身后站着的是不停吸着烟的马利宁。

    潘宏进动动手指,感觉指尖触摸到了一片光滑细腻的肌肤,他吃力的垂头看看,却发现是卷曲在自己身边的一条光洁大腿,联想到脑后枕着的柔软以及鼻孔里嗅到的清香,他强自笑了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本来要去见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同志了,却比一位诱人的天使抢了回来,呵呵,没想到天使就是咱们的波丽莎小姐……嗯,这皮肤真好……”

    说着,他还用指尖在波丽娜的大腿上猥琐的摸了摸。

    “嘶……”马利宁手一抖,小半截烟头正好掉到切梅诺里的衣领子里,把他烫的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

    “看来他是死不了了,”波丽娜从后面推着潘宏进坐起来,笑道。

    “小心,小心,”切梅诺里抖落了衣领内的烟头,慌急的蹲下来帮忙。

    三个人七手八脚的把潘宏进抬坐到墙角,又给他端过来一杯水,看他喝了两口精神头越来越好,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那个该死的婊子呢?”依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潘宏进喘息着问道。

    “哈,你是说那个克拉夫季娅吗?她现在已经顾不上你了。”马利宁一瘸一拐的走到旁边坐下,阴阴的笑道。

    潘宏进的脑子还有些浑噩,他也没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回想着克拉夫季娅给自己注射的迷幻剂,焦急的追问道:“她从我这儿都问到了些什么?”

    “她什么都没得到,”马利宁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敬佩,“我的人一直在这儿盯着,听他们说你昏迷的时候说的全都是古里古怪的话,那个婊子说你说的是曰本话或者是朝鲜话,还专门找了翻译员,呵呵,可惜她显然猜错了。”

    潘宏进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明白致幻剂对自己终归是起了作用,只不过在昏迷的时候,自己失去了意识,也不懂得掩藏身份了。嘴里说的估计全都是家乡的闽南语。闽南语,别说是在切斯诺耶,即便是在整个敖德萨,估计也找不出一个能进行实时翻译的高人来。

    “尤里,”从身上掏出一支烟,塞到潘宏进的唇间,又给他点上,马利宁才竖起一只大拇指,由衷的说道,“我对上帝发誓,我还从未像佩服你这般的佩服过哪一个人。那个婊子可是给你打了四针,她都被你给逼疯了,可你却连哪怕是最简单的问题,都没有答复她一个。”

    潘宏进无所谓的耸耸肩,心里却是一番苦笑。他相信克拉夫季娅问的那些问题,自己估计是毫无保留的全都招了,但是很可惜,那娘们一句话都听不懂。

    他这个耸肩的动作,看在切梅诺里与波丽娜的眼里却有另一番意味,相比起外行的马利宁,他们更清楚要想扛过致幻剂的作用效果需要多么强韧的神经。过去,潘宏进在他们的眼里充其量只能说是有头脑、有背景的、待人还算不错的“东家”,可是现在,他的身上无疑是多了一层耀眼的光环,至少他们自问无法在四支致幻剂的作用下还能保持该有的神智。

    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会儿,潘宏进背靠着墙,挣扎着站起身。过量注射致幻剂的后遗症在这个时候开始显现,眼前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晕眩感,但大脑的思路却异常的清晰,且极为亢奋,恨不得能找个地方跑它几千米才好。

    幸好切梅诺里和波丽娜都有应付这种状况的经验,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他出了囚牢,顺着地牢的走廊一直走出去,最后进了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

    一路上马利宁向他详细的讲述了一番他昏迷后发生的事情,这瘸子显然从中嗅到了某种不寻常的气息,因此情绪上显得很是兴奋。其实兴奋也不仅仅是他,包括切梅诺里和波丽娜,还有潘宏进本人,都感觉到眼前是个绝佳的机会。

    房间是马利宁的值班室,不算是很宽敞,摆设也远算不上奢华,但该有的东西也是一样不缺,卧室、会客室,甚至还有一个小浴室。

    “鲍罗德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由波丽娜搀扶着在沙发里坐下,潘宏进喘了口气,迫不及待的从桌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啃了一口,咀嚼着说道,“不过按照我的猜测,凭他那种小心谨慎的性格,也不太可能将费奥凡置于死地……有没有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切梅诺里笑了笑,转身走出门去,不一会儿就端了一个银亮的餐盘回来。食物不算很丰盛,一盘五分熟的肉排、几片果酱吐司,还有一盆清香的红菜汤。

    “可据我所知,鲍罗德与费奥凡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恐怕早就无法调和了,”波丽娜站在沙发后面,替潘宏进揉捏着肩膀,说道。

    尽管情绪很亢奋,但潘宏进的思路却清晰的很,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他切割着盘子里的肉排,摇头说道:“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我才能肯定鲍罗德不敢下手太狠。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会与费奥凡背后的人达成妥协,借机清除掉升迁的障碍,顺便再把费奥凡从敖德萨踢出去。”

    这样的解释很容易理解,只是难免让人心有不甘。马利宁皱皱眉,问道:“那咱们应该做什么?”

    “咱们要做的,就是在鲍罗德与费奥凡两人的妥协中插一脚,”潘宏进拿着汤匙,给面前的小碗里添了两勺红菜汤,若有所思的说道,“必须让鲍罗德清楚,没有咱们的妥协,他与费奥凡也做不成任何交易。”

    切梅诺里和波丽娜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问道:“怎么做?”

    潘宏进想了想,说道:“第一件事,先想个办法把克拉夫季娅和费奥凡隔开。”

    “这个不难,”切梅诺里随口说道,“可以交给皮缅和维克多去做。”

    潘宏进点点头,具体的办法他不会过问,他要做的就是提出大致的计划方案。

    “第二件事,”目光落在马利宁的身上,潘宏进继续说道,“马利宁,你想办法让今天看守牢房的一位兄弟出去躲一段时间,然后用他的名义整理一份揭发材料,争取今天晚上就送到敖德萨去,嗯,材料要针对费奥凡中校,不要提及克拉夫季娅。”

    “送到敖德萨,交给谁?”马利宁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件事就交给波丽娜去办吧,”潘宏进扭头看着波丽娜,笑道,“你安排人把材料连夜送给叶菲娜,她现在住在敖德萨师范学院教授公寓2号楼,电话我一会写给你。记得告诉她,最晚后天早上,我希望这份材料的内容,能够出现在《敖德萨共青团真理报》和《敖德萨新闻》两份报纸的头版上。只要能办到,不管花多少钱都可以。”

    《敖德萨共青团员报》是敖德萨共青团的机关报,而《敖德萨新闻》则是敖德萨的地方zf报,过去,这两份敖德萨的地方报刊发行量并不大。但是这两年,随着两份报刊上登载的内容趋于低俗化,尤其是对SQ内容的大量涉及,两份报刊的发行量反倒有了激增的趋势,在整个敖德萨州很受年轻人的青睐。

    两份导向性的舆论报刊几乎沦为“低俗小报”的确是一种悲哀,但这并不是潘宏进能够去关心的事,他只是需要借助这两份报刊的力量,令事态的发展超出鲍罗德的控制范围。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