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吸血鬼传说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叶菲娜小姐现在在哪儿?”第一时间将脑子里那些恐怖画面赶出去,潘宏进转口问道。

    “楼顶,”波丽娜抬手朝头上指了指,简单明了的回答道,“她已经在上面呆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潘宏进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头顶上是视线无法穿透的一片漆黑,不过印象中似乎有条通往楼顶的阶梯,只是一时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了。

    “找个人带我上去,”扭头四顾,没能找到楼梯的位置,潘宏进转身对波丽娜说道,“你们就不跟着了。”

    通往楼顶的阶梯在二楼,是个露天的楼外阶梯,贴着监狱大楼的墙体攀折而上,直达楼顶。

    别看只是三层的大楼,但苏联式的建筑貌似都很高,潘宏进顺着楼梯爬上去,越往上走就觉得夜风越大。

    楼顶是一个开阔的平台,四周连个遮挡的护栏都没有,潘宏进有恐高症,走上楼顶平台的时候,只觉得心跳加速、脚底发软。

    借着清亮的月光,可以看到朝向市区方向的楼顶平台边上,孤零零的站着一道身影,正是不知道在这儿站了多久的叶菲娜。

    潘宏进朝她站的地方走了十几米,赫然发现这女人竟然就那么笔挺的站在楼台外沿上,她的面前就是笔直的楼体墙壁,夜风从她背后吹过去,荡起她身上黑纱般的裙子,看她摇摇晃晃的,就像是随时都会从楼上跌落下去一般。

    “我很感激你,尤里?伊万诺维奇,”叶菲娜也没有回头,但却好想知道走到她背后的人是谁,她在楼台边上展开双臂,用一种惫懒而空洞的声音说道,“五年了,我几乎出卖了一切,就是为了能够将当年谋害我父亲的那些人一个个送下地狱。可冰冷的现实告诉我,要想实现这样的目的显然并不容易。每一个和我攀交的男人都是懦弱的小人,他们觊觎我的身体,却不想为此付出任何代价。那一张张猥琐的丑恶面孔,真是令人憎恶,却又让人绝望。”

    潘宏进揉揉鼻子,视线越过叶菲娜削直的肩头,眺望夜色下遥远的市区,从这里只能看到城市中依稀的灯火。

    那是一座钢筋混凝土构成的丛林,里面生存着无数混沌的个体,也有按照帕金森定律不断扩张膨胀的权力群体,两者之中后者绝对处于食物链的上层。这个权力群体中的每一个人相比起处在食物链底端的社会个体,都有更开阔的眼界、更深奥的学识、更沉冷的性情以及更加贪婪的**。

    潘宏进也不知道叶菲娜的仇人有多少,现在都在做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一个斯皮里多诺夫,也不是叶菲娜这样一个女人能够轻易对付得了的。毕竟斯皮里多诺夫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还牵连着一个共享利益的群体,这个群体会在他威胁到团体利益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除掉他,但绝不会为了团体中某个人的个人私利而对他下手。

    张着手臂站了一会儿,叶菲娜转过身,拢了拢被风吹散的头发,继续说道:“五年前,我父亲管理着尼古拉耶夫市的十月胜利仪表厂。我记的很清楚,就在他被捕前的一段时间,当时的尼古拉耶夫州物资和技术供应处主任季特?费多洛维奇曾经找过他,希望他能在厂里的生产计划上做些手脚,把零件的次品量、不合格率以及其它的一些生产损耗数值多报一点。父亲虽然不同意他的做法,但最终还是在当月那份虚假的会计申报账单上签了字。就在那一个月,十月胜利仪表厂为基洛夫手表订制的四万份机芯零件多出了两千套,这两千套机芯零件当月就被工业生产监督局的人提走了。而我父亲换回来的,就是一份来自州里的表彰以及一个一千卢布的红包。”

    潘宏进摸索着口袋,掏出来一包烟,他知道叶菲娜现在讲述的就是他父亲被捕前的一段真实记录,而这段记录背后潜藏的,就是一个“官僚影子经济”群体偷盗国家财富的具体流程。

    “这件事之后,我父亲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心惊胆战中度过的,他算了一笔账,当时的基洛夫手表一块价值五百卢布,两千套机芯零件就是一百万卢布,这一笔钱相当于三百名工人一年的薪资,可它就那么无端的蒸发了。”叶菲娜朝后退了两步,在离着潘宏进不远的一块红砖上坐下,继续说道,“这样的事情六个月里先后出现了两次,仪表厂的生产废品率高达百分之五,而我父亲却在当年年终的评审上,获得了尼古拉耶夫州优秀工作者的称号,你说可笑不可笑?”

    “既然你父亲与他们合作了,为什么还会发生后来的事情?”潘宏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转口问道。

    “因为他的良心还没有彻底泯灭,”叶菲娜耸耸肩,嘲弄似的笑道,“就在我父亲被捕前的那个月,那些人的贪欲更大了,他们要求我父亲向企业建设局申报设备裁汰,如果这份申报打上去,厂里六条78年的生产线将全部被裁汰,当做废铁转交给企业建设局。而厂里当时的情况是,只有这六条生产线是最新的,剩下的两批一批是64年的,一批是72年的。良心的底线令我父亲在盛怒之下做出了最坏的决定,他准备了两份揭发材料,一份投到了州监察委员会,另一份投到了安全委员会尼古拉耶夫局。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了他这样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揭发材料投出去的第三天,厂里发生了工人暴动,那些我父亲冒着生命危险想要保护的工人们砸了厂办,焚烧了所有的文件,他们在替那些吸血鬼销毁证据的同时,也把我父亲推进了地狱。一部荒诞剧就那么离奇古怪的发生了,忏悔的人没有能够得到救赎,吸血鬼仍旧在高高的殿堂上狞笑,而替这些吸血鬼们欢呼喝彩的,却是吸血鬼豢养的羔羊。”

    “其实,这世上到处都是荒诞剧,每个人都在扮演一个角色,关键是这角色的剧情有悲喜的差别罢了。”潘宏进也没打算安慰这个女人,她的神经远比一般人强韧的多,根本不需要安慰。

    叶菲娜看看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很好奇,除掉了斯皮里多诺夫之后,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回到基辅去?还是去尼古拉耶夫?”潘宏进问道。

    “我还会留在敖德萨,因为那里还有我的一个目标,”叶菲娜毫不犹豫的说道。

    “哦,谁?”潘宏进问道。

    “敖德萨作家联合会主席、《星火》报撰稿人柳莆夫?。”叶菲娜倒是没有隐瞒,她说道,“五年前,他是仪表厂的厂报主编,

    “就是那个柳莆夫?亚罗斯拉维奇?”潘宏进愕然道。

    “是不是觉得他那副高尚的姿态与我说的丑恶面目不相符?”叶菲娜嘲弄似的说道,“呵呵,卑鄙者总不会把标签打在脸上的。”

    潘宏进无语。

    柳莆夫?亚罗斯拉维奇,这个人在敖德萨,甚至是在整个乌克兰都很有名,他年前在星火报上发表的一篇关于苏联三十年代对乌克兰人实行种族迫害的考证论文受到各方重视,在国际上也引起了颇大的反响。他以乌克兰民主斗士自居,发表的文章一篇比一篇犀利,俨然已经成了乌克兰分离主义的官方御用文人,为他喝彩的人着实不少。

    “要不要我帮忙?”犹豫了一会儿,潘宏进试探着问道。

    “当然,不过我想这已经不是你帮不帮我的问题了,而是事实将告诉你,你现在已经和他们那些人站到了对立面上,”叶菲娜瞟了一眼,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后几天,星火报上就会出现针对切斯诺耶事件的批评文章,而你,尤里?伊万诺维奇少尉,将成为受抨击的焦点人物。”

    潘宏进一愣,随即了然,这次的切斯诺耶事件是以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挑起的暴力活动为开端的,而安全委员会的介入,无疑又会令那些真正的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们深恶痛绝,舆论的反扑也就理所当然了。

    “你现在需要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些,”叶菲娜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她说道,“不要忘了,当你和米沙罗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成为了另一批人的对手,他们总能在想不到的地方给你找到一些麻烦。”

    潘宏进笑笑,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想我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仅仅有思想准备是不够的,”叶菲娜欠起身,一边拍打着粘在身上的浮土,一边说道,“你还必须有行动上的准备。就算作是对你这次帮我的回报吧,我可以为吸纳一些人,他们的手上没有权力,但是却有足够耀眼的头衔,你只需要施舍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手上的笔就能成为替你打击对手的最佳武器。”

    潘宏进心头苦笑,莫斯科放开舆论的效果终于显现了,只不过它所带来的似乎并不是底层民众的欢呼,而是另一批特权阶层的出现。

    叶菲娜似乎并不关心他的心里在想什么,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段时间莫斯科国立大学与国立基辅大学正在举办五年一度的专家研讨会,后天就是研讨会闭幕的时间,维拉和研讨会组委会的人有些关系,应该可以邀请他们到敖德萨来疗养一段时间。当然,既然是疗养,就要有更好的条件,食宿、游玩以及必要的纪念品都是需要准备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一咬牙打断她的话,潘宏进吁口气说道,“所有的开销都可以算我的,不过,你又怎么保证我的这份付出能够得到回报?”

    “我不能保证那些人一定会帮你,但却可以保证他们手里的笔不会来找你的麻烦。”叶菲娜笑道。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