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章 复仇之夜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拉达小轿车在夜幕的掩护下悄然驶上通往西郊的环线,紧随其后的那辆警车在它驶下环线公路的时候停下来,两名警察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提出两个圆柱形的警示标,竖立在直通科尔古耶夫监狱的下道路口上。

    红白相间的萤光警示标以及警车上闪烁的警灯,预示着今天晚上这条狭窄的泥土小路已经被封锁了,当然,它也预示着切斯诺耶市高加索黑帮与警方以及新兴权力阶层的进一步融合。

    车子快要开到科尔古耶夫监狱,狭窄的小路上迎面闪过来两个明亮的车灯,两辆车交错而过的时候,潘宏进隔着车窗看了一眼,只看到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女人。车灯反射的光线投到这女人微微侧着的脸上,朦胧中显现出一道雕刻般完美的轮廓,尽管只是一打眼,但那种几乎达到了极致眩美,仍旧令潘宏进禁不住心头一颤。

    几乎是下意识的,潘宏进伸手就要去拍前面司机的肩膀,想要问问那车上的女人是谁,不过手伸到一半又被他收了回来。那辆车明显是从科尔古耶夫监狱里驶出来的,联想到正呆在那里的叶菲娜和她那个名叫维拉的继母,适才车上那个女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能在基辅那些高官显贵们中间颠倒众生的女人毕竟不凡,尤物之所以能被成为尤物,就是因为她的神韵能在不经意的一瞟中深深的引到男人的心底。潘宏进甚至都有些怀疑叶菲娜的父亲之所以落个凄惨的下场,是不是就因为受了那个女人的牵累。

    夜色中的科尔古耶夫监狱仍旧是一副荒凉古堡的样子,围墙四周荒草丛生,没有一丝灯影,虫鸣娃唱的喧闹,却映衬出荒废建筑群中的凝重死气。

    车子开进道路坑洼不平的监狱大门,道路两旁的荒草丛里有人影晃动,红外线瞄准具特有的红色光斑不时从某一座废弃建筑里闪出来,追着车子滑动一段距离之后又悄无声息的消失。

    过了监狱外层区域,真正进到狱区的时候,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类似工地一般的狱区小广场上零落的竖了几根灯柱,高瓦度的氙灯将狱区四周照的一片通明。在堆砌着各种建筑材料的旧监狱大楼边上,新开辟了一个小型的停车场,十几辆不同功用的汽车静静的停放在那里,旁边有三五个头戴黑色线绒遮脸帽、肩背步枪的人往来巡逻――咋一看,这地方俨然就是一个恐怖分子的藏身窝点。

    年轻的司机把车停在小停车场的入口处,熄火之前按了两下车喇叭。

    车笛的声音在这四周都有废弃建筑的空场上引来回音,很快,监狱大楼幽暗的门扉内闪出来几道人影,走在最前面的却是穿了一件无领吊带衫的波丽娜。

    “嘿,波丽莎,”从车上下来,潘宏进笑容满面的与波丽娜拥抱了一下,目光掠过她身后的几个人,却发现除了畏畏缩缩的帕维尔之外,剩下几个人都是他不认识的。

    “维克多他们呢?”放开波丽娜,潘宏进问道。

    “菲丽娜今晚不太舒服,维克多和切梅诺里去看她了,”波丽娜挽了挽披在鬓角上的头发,说道。

    “怎么,切梅诺里还没有安排菲丽娜到基辅去治疗吗?”潘宏进皱眉问道。

    波丽娜摇摇头,不无担忧的说道:“他打算过了这段时间,等这边的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再去基辅。”

    这段时间切斯诺耶的事情很多,他们这些人才刚刚把握住形式,稳定的局面还没有实现,作为组织头目之一的切梅诺里的确不合适在这个时候离开。

    “对啦,”波丽娜并不打算在切梅诺里的问题上多费唇舌,她转口说道,“把斯皮里多诺夫从警局临时看管所转移出来,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后续的弥补工作?”

    “这个简单,”潘宏进连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道,“让皮缅在看管所安排一个可靠的人出去躲上一段时间,打报告的时候就说是斯皮里多诺夫买通狱警逃跑了。想来敖德萨监察局的那些人也不会过多的追查,他们需要的是安抚安全委员会,而不是真的要将所有涉案人绳之于法。”

    “那皮缅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安排?”波丽娜追问道,“我看他现在两只眼睛就盯着局长的位子了,可这个人又半点原则性,至少并不怎么可靠。”

    “为了金钱和权力随时都能出卖朋友的家伙永远都谈不上可靠,”潘宏进扫了藏在波丽娜身后的帕维尔一眼,冷哼一声说道,“至于皮缅这个人,他盯着局长的位子大概就是为了多捞些好处,你可以告诉他,我给他的承诺不久就会兑现,让他不必担心。不过警局那边你和切梅诺里还是盯紧一些,尤其是那些巡警、科、处的少尉们,争取把他们先拉拢过来。有了这些人,皮缅即便是不安分也闹不出什么大问题来。”

    “那我明天就开始着手安排,”波丽娜歪头想了想,点头认可道。

    “还是费什纳尔那边,”从波丽娜身边绕过去,潘宏进走到帕维尔面前,说道,“你一会儿记得安排人去找他,告诉他明天上午10点,记得到时光酒吧去见我。”

    “好的,”波丽娜跟在他身后,应道。

    “噢,噢,帕维尔,我的帕维尔,这两天你还好吗?”交代完了两项具体的工作,潘宏进才张开双臂,揽着帕维尔笑道。

    “哦……好,好,尤里?伊万诺维奇先生,我很好,”帕维尔打个激灵,诺诺的说道。

    “为什么要称呼我尤里?伊娃诺维奇先生?”潘宏进脸一绷,语气不快的说道,“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称呼会让咱们的关系变的生分吗?你可以称呼我尤里,或者是尤罗奇卡,亦或是……你没有把我当做是你的朋友?”

    “不,不,不,尤里……尤罗奇卡,”帕维尔慌忙摇头,急声辩解道,“您是我最亲近也是最可信任的朋友,我可以对上帝发誓。”

    “这就对了,”潘宏进笑道,“嗯……对于帮会里的事,你觉得处理起来还顺手吗?”

    “顺手,一切都很好,”帕维尔连连点头,惶恐的说道。

    这两天他在维克多和波丽娜的帮助下对原属于尤什科维奇的高加索人黑帮进行了整合,正如他所说的,一切都很顺利。只不过他自己也清楚,那些曾经效忠于尤什科维奇的帮会头目们并不服他,他们那貌似恭顺的面具背后隐藏的是一幅幅狰狞的面孔,只要他帕维尔没有了来自潘宏进的强力支持,这些流窜犯、偷渡客以及卑劣的走私者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撕成碎片。

    一面是来自于潘宏进的威压恐惧,一面是来自于帮会下层组织的仇视,短短两天,帕维尔就觉得自己的神经都要崩溃了,为了消除内心的恐惧,他便反过来用更加血腥的手段控制帮会的下层组织。只是他并不知道,这样的手段并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相反,它只会促成一种恶性的循环,一种潘宏进最希望看到的恶性循环。

    “顺手就好,”潘宏进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表情很是和蔼的笑道,“对啦,我的帕维尔,明天上午我要在时光酒吧招待两位尊贵的朋友,为了让他们高兴,我希望你能精心的安排一些小节目。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吧?”

    “当然不会有问题,尤……尤罗奇卡,我的安排一定会让您满意的。”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对潘宏进心存畏惧的帕维尔,在听到他交办的任务之后,心里的恐惧反倒减轻了许多。那感觉就像是能给人家做事都是上帝对他的恩赐一样。

    潘宏进对这样的答复很是满意,他又在帕维尔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才扭过头对波丽娜说道:“叶菲娜小姐呢?她把咱们的斯皮里多诺夫中尉怎么样了?”

    波丽娜上前一步,双臂抱在胸前,一边抚摸着光洁的脸颊,一边苦笑道:“咱们的斯皮里多诺夫中尉?我想你现在绝对不会再想看到他了。”

    “哦?”潘宏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都说恶毒的女人会用泼硫酸的方式报复那些背叛她的情人,”波丽娜耸耸肩,夸张的比划了一个手势,说道,“如果这是界定一个女人恶毒与否的标准的话,那你的这位叶菲娜小姐,哦,还有和她一起来的那位神秘女士无疑已经为她们自己的恶毒做了最上乘的描述。”

    “怎么,她们朝斯皮里多诺夫身上泼硫酸了?”潘宏进失笑道,这可不是对待仇人的最好方式。

    “那倒没有,”波丽娜摇头苦笑道,“她们只是把斯皮里多诺夫从脚到头,一寸一寸的泼进了硫酸里。”

    潘宏进打个激灵,眼前一瞬间浮现出一副恐怖的画面:两个貌美如花的女人正扯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却悬挂着可怜的斯皮里多诺夫。绳子一点点的放开,斯皮里多诺夫的脚、小腿一点点的浸入一个盛满硫酸的池子里……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