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明白您的意思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敖德萨地方局在滨海林荫道上建有一处秘密培训学校,名义上是基辅女特务特别训练学校的一处分校,规模不是很大,在校的学员也只有不到一百人。从市中心的半圆广场顺着“波将金”纪念石阶一路走向海滨,上了滨海林荫道过波托茨基宫不远就是。

    今天早上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海风清凉。

    清晨接到局长鲍罗德的电话,说好九点钟到这里来会面,潘宏进出门的时候有点早,开车赶到学校才刚刚八点过几分。

    把车停在学校临街的行政楼前,潘宏进钻出车门的时候仰着头看了看眼前这栋高四层的斯大林式建筑。没有任何标注用途和单位的标牌,只是那么一栋死气沉沉的大楼,拱形楼洞处的那两扇黑色大铁门似乎一百年都没有开启过了,门扉上锈迹斑驳。

    楼洞口两侧高不到半米的混凝土柱台上站着两名没有配枪的女兵,白色的无檐军帽、蓝色的及膝军裙、浅棕色的丝袜外加一双无根黑皮鞋,完全是海军女兵学员的着装。

    弯腰从车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手提箱,潘宏进一边摸索着口袋一边走向大楼的门洞。

    “对不起,请您出示证件。”

    即将走到门洞入口处的时候,站在右侧岗台上的女兵打了个手势,拦住他说道。

    潘宏进上前两步,把刚刚从口袋里翻出来的红色证件本递给她。

    “尤里……尤里·伊万诺维奇少尉同志,”女兵翻开证件看了看,而后先给他敬了一个礼,紧接着问道,“请问您是有什么公务吗?”

    “我找鲍罗德上校同志,”潘宏进拿回自己的证件,笑道,“今天早上和他约好了要在这里见面。”

    “哦,”女兵犹豫了一下,指着大楼东侧三层的一个窗口说道,说道,“上校同志在他的休息室,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不用啦,谢谢,”潘宏进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摇头笑道。

    给女兵回了个敬礼,潘宏进提着箱子进了门洞左侧的偏廊,不到十米长的偏廊绕过门洞里的双扉铁门直通楼后,外面就是一个宽阔的操场,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四周被带有铁棘网的围墙环绕着,形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

    操场上并没有用来作训的场地和设备,反倒是凌乱的晾晒着一些衣服,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女式的内衣,其中也不乏色彩各异的胸罩、丁字裤之类的玩意。

    尤里在基辅军事学院学习的时候,曾经去过基辅女特务特别训练学校,那里的情况与这里截然不同。在严格的军事化管理体制下,别说是在作训的操场上,即便是在学员宿舍内也不允许晾晒衣服,脏衣服和被褥之类的,在固定时间都会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清洗、晾晒。

    而这里……潘宏进摇摇头,这所谓的分校恐怕并不是用来培训特工人员的,估摸着这里的学员应该都是从某些特别学校里刷下来的不合格学员。为了保守机密,这些人将被重新培训,然后安排到一些不太重要的文职岗位上去,一般边防军的后勤、政工系统以及地方局的文职机关就是她们的主要去向。当然,像那些思想不过关的,极有可能一辈子哪都去不了了,她们要嘛就在这里呆上一辈子,要嘛就会被送去某所精神病院。

    绕过后楼的花屏,潘宏进走进大楼一层的大厅,从大厅西北角的楼梯爬上去。

    一楼和二楼大概是学员的教室,楼道里空无一人,空气中充斥的脂粉香味异常浓烈,甚至有些刺鼻。

    一路上到三楼,楼梯的拐角上出现一道密封的铁栅栏,两名穿着克格勃蓝色制服、肩背步枪的女兵守在门外。看到潘宏进上来,她们也多问,其中一个替他把门打开,闪身让到了一边。

    潘宏进从仅容一人通过的铁栅栏门处钻过去,感觉就像是进了监狱,一时间竟然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心里正犹豫着是不是先打听一下鲍罗德在哪儿,铺着木地板的走廊里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潘宏进走出楼梯间,探头朝光线昏暗的走廊里看了一眼,正看到只穿着一条灰色大裤衩的鲍罗德从一扇门出来,叼着一支烟卷朝走廊另一侧走。

    “鲍罗德上校,嘿,鲍罗德上校……”

    潘宏进喊了两声,从电梯间快步追出去。

    “尤里?”鲍罗德没想到他回来的这么早,感觉有些意外。

    “鲍罗德上校同志,您要的文件我带来了,”快步赶到鲍罗德近前,潘宏进笑道。

    “不是说好九点见面吗?”鲍罗德显然对他来这么早感觉不是很愉快,他绷着脸说道。

    “哦,我是考虑到有些事情最好私下里和您说,所以就提前过来了。”潘宏进晃晃手里的箱子,笑着说道,心里却想,“要不是这么早过来又怎么能看到你现在的这副丑态。”

    鲍罗德的目光在那黑色的手提箱上转了转,原本紧绷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他转过身,朝刚刚走出来的那个房间指了指,说道:“跟我来吧。”

    潘宏进跟在他身后,挂着笑意的唇角不经意的撇了撇,流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轻蔑。

    鲍罗德是个官迷,他对权力的**几乎是流于言表的,可这并不妨碍他拥有做财迷和色鬼的资格。

    切斯诺耶的案子是作为侦办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暴力活动来侦察的,这是鲍罗德给定的性,他的目的是为了以这个案子获得一次升迁的机会。由于案子的定性,潘宏进从尤什科维奇那里截获的大笔赃款自然也就无需上缴了。

    不过潘宏进也无意把那些赃款私吞,说到底他看中的也不是卢布,而是和鲍罗德一样的权力,所以,他今天带来的也不仅仅是鲍罗德需要的那些案卷卷宗,另外还一笔六万卢布的赃款,他相信这些赃款的出现,会让鲍罗德对他这一阶段的工作更加满意。

    鲍罗德在这里的房间显然不可能是局里分配给他的,而应该是他为了自己的**利用手中的职权私自开设的。房间一共两晋,是由两个相邻的房间打通之后整修出来的,外面一间是会客室,里面一间应该是卧室。

    跟在鲍罗德身后进了门,潘宏进生出的第一个冲动就是捂鼻子。这该死的房间里不仅凌乱不堪,而且空气中充斥着一种薄荷清香与狐臭气息混合在一起的刺鼻味道。

    鲍罗德有狐臭的毛病潘宏进是知道的,只是平时接触的时候没感觉到他的狐臭有这么严重,上帝,难怪他近五十的人了还没结婚,有如此强烈的体臭,天知道还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嫁给他。

    “坐吧,”鲍罗德自己当然不知道他的房间里味道有多么古怪,他走到房间正中央的沙发前坐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道,“先把你们整理的材料拿给我看看。”

    潘宏进强忍着想要掩鼻子的冲动,走到沙发前坐下,把手提箱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打开箱盖,而后用两根手指推着它转了半圈,箱口朝向鲍罗德,说道:“一切都按照您的要求准备妥当了,只要上级的领导同志批准逮捕申请,相信我们不需要一周时间就能把整个案子侦办结束。”

    鲍罗德伸手翻了翻箱子中的文件,翻到最后,看到了铺在箱底上的一沓沓卢布现金。

    “很好,”他曲折手指在那些卢布现金上点了点,估了一下数,而后拿起那些文件,简单的翻阅一遍,笑道,“尤里·伊万诺维奇少尉同志,你的工作很出色,我会向上级打报告申请表彰你的。”

    “谢谢,鲍罗德上校同志。”潘宏进很含蓄的笑了笑,说道。

    “哦,关于切斯诺耶案件的后续处理,”鲍罗德把文件重新放回到箱子里,又从里面拿出来两沓现金,一只手按在桌上,轻轻的推到潘宏进面前,同时笑道,“敖德萨局会安排一位同志下去接替你继续侦办,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信不过你的办事能力,主要是时间紧迫。你也许还不知道,那些该死的内务部官僚们并不希望这件案子能够继续深入下去,他们已经在着手为局里设置障碍了,再加上尼古拉·米哈伊洛维奇同志的软弱态度,使我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利,所以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搁了。”

    尼古拉·米哈伊洛维奇·戈卢什科,这是现在的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他才调到基辅任职不到半年,此前,他还是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处第一副主任兼值班局局长。

    潘宏进知道,现在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对这个履历上标着乌克兰血统但却是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软弱主席极为不满,因为他不仅主张取消安全委员会作为联盟一级委员会的地位,甚至还鼓吹应该将原属于安全委员会的大量职能划归到内务部。

    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内务部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因而戈卢什科的这种主张被看作是对安全委员会的背叛。

    当然,潘宏进也很清楚,鲍罗德跟他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安抚他,而是为了告诉他尽快将切斯诺耶那边不该遗留的问题解决掉,尤其是那些钱的问题。这也恰恰说明那位即将下去接替他侦办案件的人,很可能是鲍罗德都控制不了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鲍罗德上校同志,”不动声色将那两沓钱重新推回到鲍罗德面前,潘宏进笑道,“我会配合上级领导同志把后续的侦办工作做好的……切斯诺耶绝不会再出现任何问题。”

    鲍罗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简单的说了一句:“这样就好。”桌上的两沓现金又被他重新放回到箱子里……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