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制造麻烦

文 / 斯坦图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切梅诺里所说的“波丽卡”名叫波丽娜·彼德洛夫娜,原来曾经是安全委员会驻民主德国的一名特别工作人员,隶属于十六总局,主要是为外勤人员提供技术及相关支持的。

    与切梅诺里不同的是,波丽娜应该算是内勤的文职人员,她最精擅的技能便是造假,各种各样的造假,像假证件、假护照之类的在她手里只能算小儿科,模仿笔迹、文件佐酒之类的活也不在话下。正是因为有了这门“手艺”,她离开安全委员会这两年日子过的还不错,至少远算不上拮据。

    切梅诺里过去曾经与波丽娜共事过一段时间,两人彼此都很熟悉,这次潘宏进策划了行动的方案之后,也是切梅诺里出面把她从尼古拉耶夫找来的。波丽娜将通过她那双善于造假的手,为潘宏进造出一身的“假伤”来。

    “菲丽达这两天好吗?”跟在切梅诺里的身后进了门,潘宏进轻声问道。

    菲丽达就是切梅诺里的妻子,菲丽达·米哈伊洛芙娜,一位很温婉很娴熟的乌克兰传统妇女,不爱说话,但笑容很能感染人。她六年前被查出患有乳腺癌,虽然当时做了切除手术,可仍旧没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现在她的生命需要靠化疗来维系,最好是把她送到莫斯科亦或是基辅去治疗,但即便是享受公费医疗的福利,切梅诺里现在的收入也没能力把她送到更好的医院去。

    “还是老样子,”切梅诺里不愿意在人前谈论他妻子的事情,相比起满口漫无边际的抱怨,他更喜欢做些实事,哪怕所要做的事情是违法的。

    他领着潘宏进穿过大厅,在通向起居室的走廊前停下来,来开通下地下室的房门,说道:“希望这次的计划能够成功,那我就可以送菲丽达去莫斯科疗养了。”

    “放心吧,”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潘宏进迈步踱下通往地下室的阶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切梅诺里家的地下室原本就是放置杂物的,在朝向西侧的墙壁上开了一道小窗,这小窗隔着一条河,正好能够看到潘宏进居所的后墙。

    两人走进地下室的时候,小窗前面站着一个女人,这女人身材高挑,体态窈窕,留了一头褐色的卷发,瓜子型的脸,下巴很尖,咋一看就像是一头狐狸。不过再细看,这张狐狸型的脸搭配着她的眉眼以及如雪般腻白的肌肤,又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妩媚……应该说是妖魅。

    这女人就是波丽娜·彼得洛夫娜,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过身来,身上的粉红色丝质睡衣被小窗外投入的光线映着,透出内里身体的曲线轮廓——竟是真空的。

    潘宏进对这女人的开放有很深刻的体会,早已见怪不怪。

    “嘿,波丽卡,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从阶梯上走下来,潘宏进径直走到一张沙发前坐下,嘴里同波丽娜打着招呼,眼睛却盯着对面的那台“红宝石”电视机。

    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是基辅地方电视台转播的新闻节目,内容自然是赞颂“民主化”、“新思维”的陈词滥调。

    “还算可以吧,”波丽娜走过来,将手里拿着的一包烟扔在潘宏进身上,笑道,“这两年一个人呆在尼古拉耶夫也挺寂寞的,能有机会见见当年的老伙计总不是一件坏事。”

    嘴里这么说着,她在潘宏进对面的沙发前坐下,转口又问道:“是不是该到了最后行动的时候了?”

    潘宏进笑了笑,拍拍身边沙发上的空位,示意切梅诺里坐过来,道:“不久前我刚刚和尤什科维奇见了面,激怒了他,刚才回来的时候被他的人跟踪了,想必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对我下手。对面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现在就要看你的了。”

    波丽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摇头笑道:“尤里,我实在不明白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做,你的父亲难道还给不了你想要的一切吗?”

    “你并不了解‘老伊万’,他的思想还停留在45年呢,”潘宏进笑道,“他不仅给不了我想要的,而且我还有理由相信,如果他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枪毙了我。”

    “至少不用为了生计发愁,”波丽娜笑道。

    “可我却不能不为将来考虑,”潘宏进紧接着说道,“如今的时局你们都看到了,谁又能保证明天这个国家是付什么样子?‘老伊万’还沉湎在他理想的虚幻空间里,把操守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我却更相信卢布或者是美元的说服力……”伸手在切梅诺里的膝盖上轻轻一拍,“至少操守没办法减轻菲丽达的病痛,而卢布却可以,难道不是吗?”

    “这种说法倒是很现实,”波丽娜看看旁边一语不发的切梅诺里,说道,“不过你就那么肯定罗杰茨基上校能够被收买吗?他可是你整个计划中至为关键的一环。”

    罗杰茨基就是鲍罗德·罗杰茨基,目前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敖德萨州地方局的负责人。

    “罗杰茨基上校这些年过得并不愉快,”潘宏进拿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眯缝着眼睛说道,“他是费多尔丘克将军一手提拔起来的,自从五年前费多尔丘克将军调往莫斯科之后,他就再没有得到过基辅的信任。现如今,戈卢什科又来了,有理由相信他的到来绝不会给像上校这样的人带来任何好运。”

    语气沉了沉,潘宏进接着说道:“我已经打听过了,罗杰茨基上校目前正准备把他的女儿送到英国去读书,但是他每月五百卢布的薪水显然不足以支付这样一笔费用。换句话说,他现在的生活很拮据,仕途也没有光明,偏偏手上还有一些权力,你们说这样的人收买起来是不是应该很容易?”

    “看来你早就把一切都考虑清楚了,”波丽娜叹口气,说道,“那还有什么可考虑的,我们开始吧。”

    潘宏进笑笑,正准备问问需要他做什么,眼角的余光里影子一闪,一个手刀毫无征兆的砍在他脖颈上,他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整个人便被当场打昏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潘宏进被一阵儿巨大的轰鸣惊醒,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难忍的剧痛包裹着,就像是掉进了布满钢针的陷阱。

    睁开眼,眼前光线昏暗,四周的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某种烤肉的香味。

    “你醒啦?”波丽娜如同波澜不惊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就有一只手从后面托住他的头,把他从一张临时搭起来的木板床上扶起来。

    身子只是轻轻一动,潘宏进就觉得那笼在身上的剧痛像是活了起来,拼了命的往骨头里钻,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上肌肉都在疼痛中接连不断的收缩、抽搐。

    “感觉怎么样?能坚持吗?”波丽娜在旁边问道。

    潘宏进咬着牙,强迫自己把送到口边的呻吟又咽回去,挣扎着爬下地,站到地上的时候,两条小腿还在不停的发颤。

    “他们……”好不容易用意志力战胜了身上的剧痛,潘宏进开口说道,“他们动手了?”

    这一开口,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那声音沙哑的就像是喉咙都被烤焦了一样。

    “嗯,是的,”波丽娜从木板床的另一边绕过来,伸手搀扶着他的胳膊,说道,“你的计划到这一步还没有出现纰漏,只不过尤什科维奇安排过来的人并不是一个,而是四个,看来他还是蛮看重你的。”

    潘宏进抽了抽嘴角,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因为疼痛而做出的抽搐。

    “刚才进入院子的只有三个人,”波丽娜搀着他走到一边,在一面镜子前站定,“不过你可以放心,切梅诺里会把剩下的问题都解决掉的。”

    听她在旁边说着,潘宏进借着地下室里微弱的光线照了照镜子,眼前的他就像是从爆炸废墟中爬出来的幽魂,原本还算英俊的脸上满是烟熏火燎后留下的黑灰,鬓角上有一道近两寸长的伤口,流淌出的鲜血粘连了泥土,看着有些恶心。

    身上的制服现在也变成乞丐装,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刮破亦或是烧燎出来的口子,胸前一处连内衣都破损的地方,可以看到胸膛上烧焦的胸毛以及一片烧焦的皮肉。

    潘宏进对自己现在这副造型满意之极,波丽娜造价的本事堪称“国手”,当然,如果她能把伤痛也减轻一些,那情况就更加的完美了。

    “好,很不错,”满意的点点头,潘宏进深吸一口气,说道,“只要我这副样子回到敖德萨,相信很多人都会大吃一惊的,从明天开始,切斯诺耶将会变得很热闹。”

    “恐怕变热闹的不仅仅是切斯诺耶吧?”波丽娜在旁边看着他,暗有所指的说道,“大概在基辅,甚至是在莫斯科,也有不少人正盼着发生这种事情呢。安全委员会地方局的少尉险些被有组织犯罪团伙杀掉灭口,这种惊悚的消息传出去,想必会给很多人提供重新掌权的借口。”

    “那就不是咱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了,”潘宏进咧咧嘴,心不在焉的说道,“至少现在还不是。”

    <center>

    </p> ( 红场枭雄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