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虚位以第待

文 / 沐海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煜呵呵笑道:“本王又有什么好怕的,若是没有了解过彭将军,本王又怎么会找到这里?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刚才路过将军的府邸却不得门而入,便让本王看看彭将军住的地方!”说罢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付钱的事自然由甄甄武两人解决。

    彭师暠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跟着李煜来到他栖身的小院落,彭师暠赧然打开自己的屋子大门,里面脏乱一片,进了里屋是不堪,看来家里没个女人打理还真是不行啊。

    “殿下,下官都说了这里太乱了……”彭师暠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慌忙将屋内的衣物收起丢到桶。他本来是个大老粗,对于生活料理方面本来就缺乏经验,又加上进京之后一直被闲置,俸禄本来就不多,还要经过上面一些小吏的克扣,也没有心思打理这些东西。

    “无妨!”李煜整理出的一张桌子前面坐好,淡然说道,这里的环境让他想起了前世的学校男生宿舍。

    甄氏兄弟桌上摆好带来的酒菜,彭师暠勉强将屋内整理地可以入眼,这才桌前坐好,两人对饮起来,一个是酒精考验的酒坛老手,一个是功力深厚的年轻后辈,两人旗鼓相当地较量了好几轮,这才开始谈论楚地之事。

    彭师暠好奇地问道:“殿下,下官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找到下官,论身份,下官不过是个降将,论年龄,下官已经年过五旬,可以说是风烛残年,论能力,朝比下官强的将领数不胜数……”

    李煜挥手阻止了彭师暠的言,说道:“彭将军太自谦了,论领军能力,彭将军比之朝大多数将领都要好的多。只不过前楚王马殷死后,彭将军一直没有机会施展罢了,唉,其实本王对于我大唐的敌人马殷还是颇为敬佩的,麾下有如彭将军这类的良将,将楚地经营地有若金汤,数十年间都不落下风,光是这一点,便可见马殷的能力。”

    彭师暠见李煜对他的先主有如此高的评价,感觉同这位吴王殿下的距离加近了许多,连连点头说道:“武穆王雄韬伟略,当年大楚何其强盛!只可惜……”彭师暠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不再往下说,脸上露出一丝缅怀的表情,武穆王便是马殷的谥号。

    李煜微微一笑,接下去说道:“只可惜马殷之后,楚地马槽相争,姓苦不堪言。说实话,要不是马希广同马希萼兄弟相残,我大唐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占领潭州。”

    彭师暠没有跟下去,这等涉及到主的事情,他不方便多加评论。

    李煜忽然问道:“彭将军以前同王奎,周行逢有过交往,不知对这两人评价如何?”

    王奎和周行逢是割据楚地郎州一带的带头将领,南唐出兵楚地的时候趁机占据郎州,勾结当地的土族,同南唐相抗。郎州就是现的湖南湘西一带,多山地,地势复杂,土地贫瘠,又多土族居住,南唐虽然也有心收复郎州,但也知道这里实属鸡肋之地,因此暂时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同郎州交界的益阳,岳阳一带建立城寨以作防御。

    彭师暠对这两人也没有好印象,当下便愤愤地说到:“王奎奸诈,周行逢阴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日若不是这两人固守郎州不派兵援助……”彭师暠忽然想到接下来说的可能会犯忌讳,连忙闭口。

    李煜笑道:“彭将军是想说若不是两人固守郎州不加支援,潭州也不会这么轻易地落入我大唐手。说便说了,本王岂是这等小气之人?况且彭将军说的是实话,王奎周行逢当日有一万五千兵力,加上当地的土著蛮族,总兵力不少于三万。我大唐初入楚地也不过边镐率领的一万精兵加上刘仁瞻将军带领的五千水军而已,若是这两人出援,潭州城墙高大,确实不易攻下。”

    彭师暠说道:“郎州之民不过是受到王奎等人的蒙蔽,以为大唐会杀土族,这才会奋起反抗的。下官以为只要能向当地土族传达陛下的仁爱之心,再降低赋税,王奎的这套说法必将不攻自破!”

    李煜用手拍了拍额头,说道:“本王差点忘了彭将军也曾是当地土族的酋长,自然对当地上有权威。本王也听说楚地土族生活颇为悲惨,生活为贫瘠的地方,赋税还要比别的地方要高,这也难怪他们心怀疑虑了。本王到楚地后定要为土人削减赋税!”

    彭师暠连忙起身,向李煜行了个大礼,感谢道:“殿下能有这种心思,实是楚地姓之福啊!”

    李煜呵呵笑道:“彭将军不必多礼,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本王还是知道的。彭将军,若是本王收复郎州,你愿不愿替本王治理郎州?”

    彭师暠砰然心动,不过他还是装作冷静地问道:“就算师暠愿意,殿下又能信任下官吗?”

    李煜知道他的心动了,只是还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为什么会看上一个降将而已。他放下酒杯,认真地说道:“本王看人虽然比较意这人的能力,但意此人的忠心。说实话,彭将军以往的事情本王知道的不少,当日马希萼将乃弟马希广诛杀,马希广的臣子无一敢收尸,还是彭将军替他建的坟,放着如此忠贞之人不信任,还要去信谁?本王相信彭将军既不是那种愚忠之人,又不是那等反复之人,彭将军不过只是想要一个施展能力的舞台而已,这一点对本王而言并不是件很难提供的事情!”

    彭师暠的心怦怦直跳,尤其是后两句,让他有一种士遇知己的感觉。是啊,他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意的是能否施展自己的才华,当日马殷让他一展所长,他才死心塌地地帮助马殷开疆扩土,马殷死后,彭师暠也心辅佐马家的后人,只不过马殷的几个儿子都不争气,既不听他的建议,也不重用他,这才落的这等下场。正如李煜所说,他既不是愚忠的人,也非反复之辈。自己能为马楚做的努力,除了自杀殉国他都做过了,奈何没有遇上明主,彭师暠投降南唐觉得问心无愧。

    李煜知道事情其实已经差不多水到渠成了,彭师暠眼下可能觉得有些仓促,只要给他几天时间,他定会答应自己的。李煜站起身来,淡然说道:“楚地羁糜,本王不忍楚地姓再陷入战乱纷争之,想必彭将军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族人倒战场之上,希望彭将军能帮助本王!嗯,彭将军也不必早做决定,你可以多考虑几日,本王月初一便启程赶往楚地,希望此之前能听到彭将军的好消息!”

    李煜给了彭师暠几日考虑的时间,他的要求和目标都已经同同彭师暠说过,相信彭师暠能体味到他话的含义。

    谢绝了彭师暠的相送,李煜带着甄氏兄弟离开了平民区,心道终不亏他特地前来一趟。彭师暠不仅楚地为将达二十余年之久,对楚地情况非常熟悉,同时又是当地的土族人,对自己治理楚地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因此这彭师暠他志必得。

    网 bp;

    </p>

    </p> ( 重生南唐之我最风流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