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结束了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可这一看,却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朱广独自一人,力搏如潮而进的贼兵。他的身形时而淹没于人潮之中,时而奋起于城头之上。

    泪水迷蒙了双眼,她用仍旧有些嘶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县尉哥哥”。

    “用我的双手,保护我所珍视的人。”

    当时听来只觉感动的一句话语,现在想起,却是那么地振聋发聩!如果,如果自己也在他所珍视的人之列,就算今天就死!就算过奈何桥喝下那孟婆汤!来世也必带着这份回忆投生!皇天厚土,为我作证!

    城上的朱广,并不知道这么多人在关心着他。他只知道自己开始疲惫和喘息了,祖父遗留的宝刀也不再锋利,无法将敌人砍作两断。地上已经堆满了尸体,可眼前,人影却从来不曾有过稍减。

    他不能停,再短的时间也不行。因为哪怕是停住眨眼的一瞬间,两边的群贼也会蜂拥而上,让他没有一丝一豪施展的空间。

    可是,这样的战斗方式,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原来,即便有那“皮骨劲如铁”的法门,也没法作到力大无穷,没法作到原地满血复活。

    “报!”城外黑山军营地中,一个颤抖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飞燕的眼皮禁不住跳动几下,难道出了什么变故?难道,又有援兵来增援范阳?一念至此,他喝问道:“何事!”

    “大从事!东城一将,独力挡住我军去路!已奋战多时!”

    什么!朱广他……

    匆忙抢出帐去,几步窜上马背,打马就往营外奔跑。越过填平的壕沟,越过推倒的矮墙,越过难以计数的尸体,甚至不管撞翻部下,一直抵近护城壕才勒住了缰绳。

    抬看头,东城上那一将,果然身陷于重围之中,仍奋战不止。可惜面黑,看不清容颜,可除了朱广,谁还有这份神勇!

    为何到了此刻,他还负隅顽抗?难道县尉的职责,比性命还重要么?

    作为同样武艺超群的剽将,张燕一眼就看出来,朱广已是强弩之末。他撑不了多久,就会丧生在乱刀之下,死无全尸!

    “朱广!你投降吧!”张燕突然大喊。他明知朱广不可能听到,也不可能投降,可如果不喊这一句,他实在憋得难受。我黑山军若得如此勇将,何愁不成大事啊?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从他身边奔过的贼兵,一见是大从事发了话,那自然就是军令。遂也同样跟着喊,如此口口相传,一直从城下,传到城上。无数个声音都在呼喊着“朱广,投降吧”

    喊声传到城内,就连百姓也忍不住再喊上一声,朱县尉,你已经尽力了,投降吧。

    “朱广,投降吧!”将其重重包围的贼兵们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进攻,声声喊道。

    趁着这个空档,朱广以卷口刀拄地,粗重地喘息着。哪知,这片刻的松懈,竟涣散了残存的力量,他差点站立不稳!

    “嘿嘿,你们,退出范阳城,我,就投降。”

    我们退出范阳,你还会投降?你当我们傻的?

    “他不可能投降!上!”

    朱广奋力起身,作最后一搏!

    城下,张燕见部众一拥而上,心知世间再无朱广。一声长叹,拨转马头,向营地而去。无数的黑山兵从他身边涌过,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兴奋。进了城,钱、粮、女人,都有了。

    张燕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怨毒之色。朱广,你为护这城池百姓,拼却性命不要!我决不让你如愿!

    一念至此,血丝迅速窜满双眼,飞燕猛力吸了一口气,咆哮道:“屠尽全城!鸡犬不留!”

    回应他的,是黑山贼们的狂吼,还有……战鼓的轰鸣。

    战鼓!哪来的战鼓!飞燕举目四望,那战鼓声越发真切,突然惊醒,狠抽两鞭,纵马狂奔!那些本来亢奋无比,冲向范阳的贼兵逐渐减速,最后竟拖着兵器停下来,茫然四顾。哪里来的鼓声?

    遥远北面,烟尘蔽野!

    雄浑的战鼓声便自那尘土中传出!

    虽未见一兵一卒,但黑山贼们开始互相观望着,当从同伴的脸上读出紧张时,这种情绪开始蔓延。难道又有官军来援?怎这么般命苦?小小一个范阳县,急攻数日不下就不说了,眼看城破在即……

    “撤!都他妈回来!结阵!”大小头目来扯着嗓子传递“飞燕”军令。

    大旗下,飞燕凶毒的目光仍旧投向范阳城头。

    朱广还没完。

    他四周,尸体堆得有小腿那么高,此刻,他就踩着一具无头的尸体上,手中握着一长一短两把刀。他已经没有了先前背对一面敌人的从容,而是将背部留给了范阳城,眼角的余光注视着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扑过来的贼兵。

    他很喘,喘得整个人就象一只在吹气的羊皮筏子。他背上的铁甲被砍出了好几道口子,铁叶已经崩飞,翻卷的皮肉清晰可见。

    与他相比,贼兵们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距离他最近的贼兵喘得比他还厉害,当然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深深的恐惧!

    太可怕了,天下居然真的有如此悍不畏死的人!

    怎么办?还上么?敢不敢赌一把,赌他这一次已经无力反击了?

    城下突然传来一片呼喊声,堵住朱广的贼人看到,对面后头的弟兄们正在下城。

    “撤!快撤!向大从事靠拢!”

    贼兵们向城下望去,只见自家弟兄正退潮般涌向了“将兵从事”的大旗。

    “撤!”有头目喝了一声。

    看似盯着地下的朱广注意到,他两旁的敌人正小心翼翼地往后倒退。再远一些,那些被堵在城上,阶梯上下不去的贼兵也开始退却,幸存的壮士正奋力追击。是援兵来了么?方才那战鼓声,是涿郡的郡兵么?他们去而复返?也玩虚虚实实?

    可他不敢动,更谈不上去城边眺望一眼,他知道,自己一动,这口气可能就接不上来。自己一动,已经退走的贼兵就有可能再扑上来。

    我不动,他们就不知道我的虚实。再坚持片刻,只片刻就好!

    当眼角的余光已经看不到贼影时,他再也坚持不住,眼一花,腿一软,跪在了尸体上。若不是短刀撑着,他早就扑倒了。

    啊,上天,你对我还是不错的。这么想着,困意竟上来,他好想躺下去,哪怕都是残尸和血污,好想歇一阵,好想睡一会儿……

    眼角的余兴突然瞥见一双脚,没错,那是一双脚!

    朱广不禁魂飞天外!他已经迟钝得连有人迫近都没有察觉到!或者,对方根本没有走?

    勉力支撑着脖子,艰难地抬起头来,顺着那双脚看下去,他首先看到了雪亮的刀锋。再往上,一个尖下巴,蓄着短须,穿皮甲操砍刀的汉子映入他的眼帘。

    那汉子将左手也搭上了刀把,尽力使自己镇定些,他紧紧咬着牙,全身都绷着。朱广猜测,他这是兴奋,取了自己的项上人头,不说重赏,甚至一跃而成贼首小帅也是有可能的。不,看他穿着皮甲,显然不是普通的喽罗。

    “你在,等什么?你其实知道,我,动不了。”朱广似乎已经没有了斗志。可他说话间,几根手指却细微地探到了地上那柄六尺长刀的柄上。

    那贼首看了一眼,气喘如牛,牙关咬出的声音朱广能清楚地听到。他不能动了吧?杀了他!提了他的人头回去!黑山中谁还敢小觑我?可是……

    突然,他往前踏出了一步!手中的砍刀也扬起了几分!

    但是,片刻之后,他的喘息声不见了。刀头也垂了下来。那只右脚,也收了回去。他整个人,仿佛忽然之间,平静了下来。

    “我叫杨凤,你欠我一条命。”

    朱广万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抬起头,看向他,狞笑着:“我记下你这张脸了。”

    脚下传来急促的脚步,焦急的声音在大喊:“救县尉!快救县尉!”

    杨奉看着朱广,一步步朝后退,当他灵活地翻过城头,跳上云梯时,还停了片刻,朱广依稀看到,他消失在城头时,还冲自己点了一下头。

    结束了……

    油尽灯枯的朱县尉,双手无力地垂下,头一点,扑倒在尸堆上。

    当那范阳的老老小小不顾一切冲上城头时,被眼前景象震惊得无以复加。踩着满地的尸体和血污,每个人都揪心地寻找着。

    突然,一名壮士目眦欲裂!他狂吼一声,飞起一脚踹翻了一名同伴,咆哮道:“你他妈踩在县尉身上!”

    众人一拥而上,慌忙将那具被踩在脚下的尸体翻转过来。这是朱县尉么?

    双眼通红的齐周推开人群,蹲下身来一把抱住,目光落在那张被一层层血污覆盖,而变作暗黑色的脸上。腾出左手,轻轻抚摸着。

    当血污抹去时,不是朱广是谁?

    有人捡来了木牌,并排着把朱广放在上面。许多手伸过来,抬着他,每一步都走得万分小心。刚下城,无数双手伸过来,我们来抬县尉!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