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二货青年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齐周形影不离地跟着朱广,从官军骂到府君,再从府君骂到刺史,然后就是朝廷十常侍。朱广不胜其烦,告诉他,你若有这个力气骂人,去找县中的大户,让他们拿出好东西来,让守城的壮丁吃饱吃好。

    齐周听了,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当天下午,壮士们就吃上了肉。

    或许是原本就打算暂停进攻,或许是因为官军搅了一阵,黑山军从早到晚都没有进攻,这一天,范阳人都在咒骂中度过。朱广命令各部壮丁,饱食休整,养精蓄锐。

    随后,他回了一趟家,陪贾氏吃了一顿饭。席间,阿母默默无言,唯有暗自垂泪。朱广看不得她哭,只能好言安慰。

    费了牛劲劝住,这才出得门。

    一弯新月,朦胧地挂在天上,淡淡的月光洒在地表,几乎照不出人影来。空气中的闷热让他感觉喘不过气,拉开领口,袒着胸脯,在街边露宿的百姓中穿行而过。

    没走多远,撞上一个齐家的仆人,言说县丞有请。

    到齐家时,和往常一样,堂上已经摆好了酒菜,齐周独自一人在主位,自斟自饮。朱广脱鞋入内,席地按刀而坐。

    “全无廉耻!”齐周将手中酒盏奋力顿在案上。

    “你不会又叫我来听你骂人吧?要是这样,我还有事。”朱广说话间,就要起身。

    齐周急忙一招手:“贤弟,安坐。”

    听他唤“贤弟”,朱广知道他心情定然坏到了极点。因为这厮通常只在两种情况下这么叫他,一种是欢喜,一种就是郁闷,这个时刻,除了他老婆生个大胖小子,实在找不出还有什么欢喜的点来。

    “我不骂了,吃酒。”

    “酒就免了,喝醉了误事。饭我已经在家里吃过。有事,你就说事。”

    齐周突然拉下脸来,怒道:“我就想找人喝口酒也不成!”

    朱广也怒道:“现在不是你纵酒狂歌的时候!你若闲得慌,可以去帮忙搬运石块,可以去帮忙照料伤员!实在蛋疼,我发你一口刀,上城去值守!”

    齐周拍案而起:“我读诗书,慕圣道,图的是济世安民!我跟你搬运石块?照料伤员?你不如叫我下厨替你做饭!”

    朱广冷笑道:“你此刻,还不如一个搬石头的有用。”

    “你说什么?”齐周的模样,有翻脸的迹象。

    朱广仿佛突然怕了,屁股坐了下去,沉默片刻,换了一种语气道:“你的愤,你的恨,你的悲,你的苦,我都知道。我何尝不想象你一样,痛骂一通。但这于事无益啊?你在这里感慨也好,咒骂也罢,官军不会回来,贼兵也不会退走。”

    齐周颓然地坐了下去,摇头道:“人心,烂成这般模样。时局,坏到如此地步。良民可以抛却所有的畏惧,沦落为盗贼;圣人的弟子,可以枉顾礼义廉耻,行下作之事。庙堂之高,有朽木为官,江湖之远,有禽兽类人。你告诉我,朗朗乾坤,希望何存?”

    “在这。”一阵沉默后,朱广举起自己的右手。

    齐周一皱眉:“你?你是这天下的大救星?”

    “不,希望在我手里,也在你手里。”

    齐周大概了解他的意思,问道:“不是应该在心里?”

    “在心里有何用?知道了不做,做了又做错,错了又不认,认了又不改。还不如在手上!圣人教你君子远庖厨,你就记得。那圣人还教你知行合一,你怎么不去实践?”

    “知行合一?哪个圣人教的?”齐周虽然不是那寻章摘句的腐儒,但也可以确信,不管是哪个圣人,哪家的圣人,都没说过句话。

    “你不用管哪个圣人,只需要知道,知易行难,希望在手上。拿范阳说,如果你我不是坐在这里空谈,而是用这双手去做实事,那就有可能能保住这满城的百姓,护住这一方的乡土。若将来时过境迁,你我境遇与今日大不相同,用这双手尽力去做实事,那么,能保住的百姓更多,能护住的乡土更广。”

    “我也相信,普天之下,对世道人心深深失望的大有人在。但我更愿意相信,天下之大,一定会有英雄怀着坚定的信念,用双手去做实事,去澄清寰宇,去再造乾坤!去践行圣人所教诲的立德、立功、立言之三不朽!”

    齐周突然感觉面前这个人很陌生,他深深埋下头去,好似很痛苦。

    朱广知道,他此刻一定在天人交战,对自己的信仰、信念、信条、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重新作一个审视。当他明白过来,那将会是一种升华!

    自己看过“四戒大师”那本《官居二品》后,在度娘百科,前后花了五六个小时学的王阳明心学,不是白学的。

    过了许久,齐周抬起头,脸上表情仍然纠结。他心中的困惑好似仍然无从解答,只见他望着朱广,痛苦地问道:“到底是哪个圣人?我们读的是一样的书么?”

    朱广大怒!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齐周急忙冲下来扯住,叹道:“你的意思,我也明白。只是,终究没法象你这样超脱。”

    “那是因为你当局者迷,而我,属于站着说话腰不疼。”

    “往常,我认为我了解你,了解你的心意,了解你的喜好,知道你为何而乐,也知道你为何而悲……”

    朱广戒心陡起:“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我想说,你真是谜一样的汉子。”

    朱广脸一侧,手一挡:“少说恶心话,多做实在事!告辞!”

    “你等着,我换身衣服,跟你一起,也去践行知行合一的圣人教诲。话说,到底哪个圣人?”

    “你怎么尽纠缠这个?有理就是圣人言,无理就是放狗屁,信不信都在你!你妹妹呢?”

    这个节奏跳得太快,齐周根本就没听清,嘱咐他等着,而后飞快地奔入了内堂。

    朱广站在那檐下,抬头望天时,那牙月亮已经不知道钻进了哪片云层。倒是空气中的闷热又加剧了几分。方才堂上正襟危坐实在太热,趁左右无人,袒胸露乳凉快凉快。

    无意中触碰到左胸处的箭创,今天已经不怎么痛了,只是那块厚实的疤摸起来硌手。人都有个习惯,对于那结痂的伤疤总想着去摸去揭。

    这头正摸着,冷不防一个幽幽的声音问道:“还痛么?”

    朱广吓一大跳,寻声望去,只见左边廊上立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容,只觉披头散发,极为可怖!

    等她走出黑暗,借着堂内的光,这才看清,不是齐棠不是谁?

    尴尬!急忙穿好了衣服,朱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晌才道:“这两天不见你。”

    “偶染小疾,不便出门。县尉哥哥的箭创还痛么?”

    听她声音嘶哑,全没了往日的清脆空灵,莫不是热伤风?还是中暑了?

    “小伤,不妨事,拔了箭就一个小孔,没两日就好了。”

    齐棠轻轻咳嗽两声,明显是强压着,又道:“拿烙铁烫也不痛吗?”

    “你看到了?”

    岂止是看到了,齐棠简直是全程目睹,朱广那一声凄厉的惨号至今在她耳朵萦绕。当天回来就病倒了。先前一听朱县尉到,赶紧出来。

    “县尉哥哥为了守土安民,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范阳的百姓,都该感谢你。”

    往日总听她银铃般的笑声,听她清脆悦耳的话语,如今这嘶哑与沉痛,实在让朱广难过。

    摸着良心对灯说,他是多想走过去,靠得她近一些。可这个时代,不比将近两千年后。他不想再重蹈一句玩笑话便惹得她不快的覆辙,只能按捺住这份冲动。

    “守土安民,是我作为县尉的职责,不管愿与不愿,都必须做。我在城上奋战,一是职责所在。二是,用我的双手,保护我所珍视的人。”昏暗的灯光下,朱阿俗目光炯炯,闪动着奇异的光辉。

    齐家妹子完全没有感受到那份铁汉的柔情,而是轻声道:“我见过伯母,慈祥,端庄,她是那么地在乎你,舔犊之情,令人动容。”

    朱县尉眼中的光辉逐渐黯淡,直至消退,轻笑道:“父母之爱子,想必都是一样的。”

    里面传来脚步声,估计是齐周出来了。齐棠看了朱广一眼,低声道:“保重。”语毕,略行个礼,折身返回。

    “妹子。”朱广在背后叫道。

    齐棠停住脚,转过身,又恢复了那披头散发,极为可怖的一面!

    “好好将养。”

    “诺。”

    片刻之后,齐周出来,竟穿了身布衣,也不拿他那羽扇了。朱广见状笑道:“以往看你峨冠博带,羽扇绾巾,说不出的儒雅,道不尽的风流。这布衣一穿,还真是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少说恶心话,多做实在事。对了,我刚才怎么听你跟谁说话?”

    朱广指灯发誓,矢口否认。两人出了门,齐周自去做他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朱广则上城绕了一圈,城外仍旧火光冲天,黑山之盛,竟不稍减。

    巡视毕,下得城来,那些壮士好似已经习惯了他睡在墙根下,还给他预留了一个位置。也不知是谁,在那个位置上,铺了一张草席。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