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快马利刀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正死命拼杀的官军士卒猛回头!撤退?这是为何?来不及多想,也不该他们去想,鼓声钲声都是命令!奋力推开纠缠之敌,又或是虚晃一戟迫退数人,士卒们掉头就跑!

    黄巾阵中,士卒相顾,从同伴的脸上和眼中,他们看到了惊喜和亢奋!从而验证了自己所看到的景象确是事实!官军溃退了!不止是场中的官军,便连压阵的,都齐齐掉头往南!

    “追!”

    也不知是谁下的令,数万黄巾贼跟开闸一般,咆哮过去!喊杀声震天响,绝对比开战之前还要来得激昂!

    朱广调转马头,看着背后如泄洪般涌来的黄潮,带着他三百轻骑向南奔驰。他们马快,不一阵便将曹操所部抛在了后头。

    眨眼之间,抢出七八里地,背后的喊杀声竟不曾渐远。朱广奔驰之中举目寻找着什么,当他看到一道高梁时,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太陡了,以自己生活那个时代的度量来算,这快接近六十的坡度了!

    刀指前方,他大声喝问道:“敢上去么?”

    张辽没回答他,直接纵马超过他去,迎着陡坡就冲!

    紧随在他们后头的曹仁难以置信,领着骑兵已经跑出好远,还回过头来张望。

    幸好,山梁上很宽,足以容下三百骑。当他们回过头来眺望时,黄巾军已象一地的飞蝗般漫延过来。

    曹操所部将士倒没有丢盔弃甲,奋力向南跑着。

    “弟兄们,成败在此一举!我们若能冲乱黄巾贼,今日之战必胜无疑!”张辽少见地呈现出亢奋的状态。在朱广印象中,他一直是个沉稳的小伙。

    高顺巍然不动,当他这几年不断成长,当他面对的不再是胡人,这位昔日朱府的马童表现得异常冷静。

    而其他云中少年们,无一不是热血沸腾!

    “他在干什么!”奔驰颠簸中的曹操突然向夏侯惇大声吼了起来!

    夏侯元让也惊诧莫名地盯着远处山梁上的并州少年们,步军利险阻,马军利平原,你把马军拉上山去,确实可以俯冲下来,可这么陡的坡,没等你冲下山梁就摔了!

    刹那之间,无论是曹操还是夏侯惇都深深懊悔!完了!现在部队止也止不住,佯败变成了溃退,自古以来的兵家,有谁闹过这样的笑话么?

    竖子不足与谋!

    黄巾贼漫野而来,朱广竖起手中长刀,阳光下,雪亮的锋刃熠熠生辉。祖父,我们冲出并州了。

    他将一口气大力吸进胸肺,屏住呼吸片刻,猛然咆哮:“并州狼!”

    少年们夹紧了大腿,感受着那突然坠落而带来的紧张和刺激!心,仿佛都沉了下去,血,全往头顶上冲!

    朱广想起了他第一次坐过山车的情景,当时,吓尿了。但这回,吓尿的,不会是他!

    在从来没有过的速度中,少年骑士们要保持身体的稳定,以防坠马。还要克制住心脏狂跳所带来的压迫。有人瞬间眩晕,但这些都可以忍受!为杀贼立功的荣誉!为并州狼的名声!

    疯撵官军的黄巾士兵中,已经有人发现了这支不要命的马军。奔跑中,他们诧异地看着那数百骑从陡峭的山坡上冲下来,而后……

    当冲下来的那一刻,似乎没有了喊杀喧闹,灌风的耳朵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声音!眼睛,也只看到了一望无际的黄潮!

    朱广引军,直贯黄巾!

    急速奔腾的战马,挟万钧之势撞向了松散的人潮!如一柄尖锐的铁锥,飞速地撕开了这块遮盖原野的黄巾!

    惊呼声四起!高大的草原马不断撞飞敌人,那可怕的力量足以撞断筋骨,震裂内脏!喷薄而出的鲜血,撕心裂肺的惨叫,瞬间延滞了数以万计黄巾军的追击!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朱广扬起了钢刀,他身后的同伴也拔出了丈量阳寿的铁尺!刀锋和这炙热的空气剧烈摩擦着!眼前好似一片金黄的麦田,并州狼正是那一群辛勤的收割者……

    断马长刀随意挥洒,锋刃划过处,血肉飞溅!

    三百余柄环首大刀在无与伦力的冲击力下威猛绝伦!

    黄巾军前头已经乱成一团!后面的贼众瞠目结舌,自起事以来,不是没有遇到过骑兵,可谁见识过这样的骁骑?当他们望向同伴,没错,是震惊和恐惧!

    船大难调头,更何况是缺乏组织纪律的乌合之众?但求生,是人的本能,眼见剽悍的骑兵撞来,再笨的人也知道,掉头逃命!

    而从间隙中侥幸逃过一劫的黄巾贼们一时懵了,该往前,还是往后?很快,有人替他们作出解答!

    “杀!”曹子孝引百余骑呼啸而来!他的身后,成群的官军去而复返!

    中计了!官军是佯装撤退,引我们来追,再以铁骑冲阵!完了,逃命吧!

    眼前的黄潮似乎还找不到边际,没关系,骏马有足够的耐力!沉重的断马在千斤神力的催动下,每一挥都嗡嗡作响。人头高高弹起,无头的尸首被后面的战马撞得扑倒出去!杀戮,仍在继续!

    曹操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他想找夏侯惇说话时,却忘了,元让早已挥军掩杀过去。

    “了不得,了不得……”

    终于,朱广透阵而出!人已成血人,马已为血马,只有手中钢刀的刃口,仍在阳光下炫出夺目的光彩。

    并州狼们陆续汇聚到了他的身边,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敌人再次面向了他们。若非眼中的炙热和浑身的血污,朱广看起来倒比先前平静了了些。长刀高高举起,少年们等着它,指引方向。

    “并州狼!杀!”

    此役,曹操大败卜已贼部,当阵斩杀数千人。东边是泰山,西边是黄河,走投无路的黄巾贼,在卜已带领下,向曹操投降。差点命丧骑兵刀下的他,此时已经没有勇气再顽抗下去。

    云中少年的斩获无法统计,但从曹操到普通士卒,都知道他们在此役中分量。就连先前看不起朱广的曹仁曹子孝,也在战后私下里对夏侯惇说,云中的快马利刀,确实厉害。

    并州狼出并州第一战,壮怀激烈!

    东郡,濮阳。

    闻听官军剿灭黄巾卜已部,东郡太守携城中官吏及地方耄老,置酒食出城劳军。曹操也破例,允许官兵饮酒庆贺。夏侯惇遣人请朱广往他营中,设下酒食,一为庆功,二为致谢。

    少不得一些夸奖感谢的话,就着酒食说出来,感觉也热络得多了。

    夏侯惇脱了戎装,裹巾着袍,少了一分英武,多了一分从容,殷勤劝酒之后,问道:“我观兄弟你谈吐举止,似乎是读过书的?”

    这得看怎么说,你若说从前吧,我研究生在读,勉强算是高学历。可放到现在,读书人指的是学习儒家学术,还得兼通黄老等其他学派的士人。我看竹简都勉强,算读书人么?

    “读过几天书,认得几个字。”

    “好,正当如此!不知兄弟家中……”

    “祖父数月前去世,父母健在,有两位兄长。”

    夏侯惇听到这里,越发欣赏眼前这少年。其实他比朱广大十几岁,完全可以长辈自居,却愿和他兄弟相称,就是因为看得起你这个人。

    “你立下大功,曹公自会有嘉奖颁下。但我多问一句,以目前局势看,黄巾贼虽来势汹汹,实则不堪一击。荡平祸乱,只在今年之内。这仗一打完,兄弟是还本郡?”

    “我本是随云中门督张杨南下,若黄巾乱平,自然是还本郡。”朱广答道,随后补上一句“不然呢?”

    夏侯惇喝一口酒,沉默片刻,道出了实情:“你勇武善战,又读过书,此番更立了战功。我待战事一毕,请曹公向朝廷表奏,替你谋个一官半职如何?”

    这就算是在招揽我了?以后跟曹操混?

    朱广初时这样以为,但转念一想。今年才一八四,谁能看到以后会形成群雄割据的局面?曹操这次虽然引数千兵马出征,但却是奉命而来,事罢即归,朝廷让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去。哪里谈得上招兵买马,收揽人才?

    夏侯惇确是好意。

    “将军,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张角、张宝、张梁可都还在。”

    “哈哈。”夏侯元让笑了起来。“朱兄弟,你果真只有十五岁?若不是你容貌,我真以为你与我同岁呢。”

    当下不再提什么官职功名,只说些闲话。例如边塞见闻,胡人习俗之类,夏侯惇又没去过边关,自然感兴趣。

    说一阵,朱广道:“此番投降的黄巾贼数千人,曹公补充了兵力,或下南阳,或上广宗,荡平动乱指日可待。”

    不料,夏侯惇却道:“贼首卜已及所降七千人,已全部处死。”

    朱广盅中酒洒了一手:“全部处死?”

    夏侯惇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有这必要么?那提着脑袋造反的,多是流民,即使是强盗,他从前还是流民。为什么当流民,没有活路才流嘛。站在朝廷的立场上,造反就该杀,这没什么。但问题是人已经解除武装了,古人说祸不过杀已降,七千人!全部处死!是不是过了?

    </p>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