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最后的呐喊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盛夏,烈日当空,这样一个能把人头皮晒出烧烤味的天气,自然是谁也不愿意外出。躲在家里,吹着空调,来块冰镇西瓜,这才叫生活。

    下午14时许,一阵阵尖锐的警笛声扰乱了小村的宁静,蜂拥而出的村民沿着才通车的水泥路跟过去一看,发掘工地上早乱了套,各色制服的人忙成一团,还有新闻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四处逮人。

    一个梳着大背头,戴一副大框眼镜的富态男子面对摄影机镜头,正要开始接受采访,在身边人提醒下,赶紧摘了腕表。

    许多记者围着一个浑身泥土,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女生争相发问。

    “同学,现在里面还埋着多少人?”

    “同学,请问事发时你们戴了安全,帽吗?”

    “请问你此刻有什么感受?”

    一通访问下来,记者们感觉有些失望,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重大事故。传说中埋了一个班的学生,其实是一个姓班,叫学升的……

    不过,接下来的访问,让这些记者敏锐地发现了新闻点。

    “我们三个人一起进去的,事发之前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就塌了。他把我们两个推了出来,自己却没跑掉。”

    见义勇为,舍身救人,而且是一个男生,救了两个女生,英雄救美!这才叫新闻嘛!

    “那你还记得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这是类似新闻中,必须要有一个元素。

    女同学想了想,摇了摇头,后来,在记者一再催问、提醒、引导下,她才有些为难地回答:“艾玛我草……”

    次日,报纸刊出新闻,南少林遗址发生安全事故,研究生为救同学英勇牺牲。当然,英雄最后一句振聋发聩的呼喊,被记者们抹去了。

    实际上,就如你所猜到的那样,这位英雄并没有“死”,就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不知道多久的时间里,时空错乱。

    当他稍微恢复意识时,灵魂已在时空中穿梭千年。

    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个暖洋洋的所在。有什么湿答答的东西在脸上摩擦,不一会儿又转到了手上,他明显感觉到了那一个人的存在,似乎还听到了轻微的啜泣声,没等睁眼,便又沉沉地睡去。

    再醒时,强烈的光线让他很是适应了一段时间。等看清置身所在,英雄又凌乱了。这是在哪?

    努力回忆吧,记忆中最后的片段是,坑道要塌了,可当时两个女同学跑得太慢,自己刚把她们踹出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想到这里,心头一沉,立即试着活动手脚!谢天谢地,一样不缺!还是命硬,这样也死不了!再摸摸胯下,坏了,怎么短这许多?再仔细一摸,这谁的?

    尽管口渴得要死,可他还是使劲吞了一口,这不科学!这不是我的身体!怎么个情况!

    正惊魂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脸,骇得他要死。等看清楚了,才发现这是个女人,只是发型穿着太过诡异,晃眼一瞄还以为见鬼了。

    “阿俗?”

    对方的口音很怪,可他却听明白了,正想问她是谁时,脑里好似有个声音不停地骂街,是你妈!是你妈!

    看着他转动的眼珠子,那女人神情更加诡异,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两行眼泪顺颊而下。

    英雄莫名其妙,看着这个不住流泪的女人,脑子里全是浆糊!以至于不管那女人问他什么,一概不回答,只点头摇头而已。反正喂水就喝,喂饭就吃。在这期间,脑海中不断闪现一些怪异而陌生的第一视角片段。

    大汉、云中、朱家、少主、游侠、群殴、张辽……张辽?

    “你歇着吧,别乱动。”喂完饮食,那妇人替他遮盖整齐,轻声提醒以后,便收拾起东西朝外走去。

    英雄闭上了眼睛,确定如下几件事情。第一,穿越夺舍;第二,汉代云中;第三,这身体的主人叫朱广,方年十二,这也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胯下短一截。方才这个妇人,是朱广的母亲贾氏。

    脑袋开始迷糊,贾氏再进来看时,儿子又睡过去了。看着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这面容憔悴的妇人眼圈又红了。儿子昏迷这么些天,肯定是需要进补的,可自己这边也就一些日常用度,并没有甚么好食材。有心去讨要吧,可想起那张脸……

    睡梦中的儿子似乎有些痛楚,猛地狞了一下眉头,这却好似在妇人心头揪了一把,终究错错牙,转身快步而去。

    这是所虽不算宏伟豪华,却也还轩敞的宅院。若英雄看了,一准会说典型的秦**格,贾氏从西北角出来,穿过一道门,经过一条走廊,最终在一处洞开的门前停下,不知进退。一个三四十岁的粗使仆妇从里头端个盆出来,见她站在门外,略有些意外,随即露出同情的神色,弯腰低头算是行礼,也没旁的话,径直走了。

    “谁在外头啊?”里面传出一个刻意的腔调。

    贾氏吸了口气,跨进门槛,对坐在里头人说道:“阿俗醒了,身子还虚,要给他弄些……”

    “醒了?”屋子坐着一个妇人,背向她,正对铜镜梳妆。听到朱广醒来时,她动作明显一滞。很快,又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贾氏见她不再言语,显得很是窘迫,可东西没要到,她又不能走,只能在那里杵着。有下人进来,她便深埋了头。

    许久,那梳妆的妇人才道:“这两年家里不比从前了,你是知道的。便是去岁鲜卑人来抄略,我们朱家的损失在云中也是头一份。上头还有姑舅在,不能紧了高堂。下面这些奴仆,若是紧了,便要懈怠。如此一来,倒只能紧我们。”

    语至此处,顿一顿,见贾氏没有接话的意思,她才道:“自然了,阿俗怎么说也是长子嫡孙,年纪又还小……罢了,你且去候着,我使人支些东西与你。”听她说话口气,好似这朱府的当家主母?

    贾氏稍稍抬头,嘴唇动了几动,却到底没有说出话来,默默地退出去。她一走,那梳妆的女人转过头来,倒确有几分姿色,年纪也较她轻些,冲着门冷哼一声,恨得咬牙切齿:“小贼倒是命硬!”

    而那西北角的小屋里,英雄再次苏醒过来,夕阳透过窗户,把个小房间也染红一般。

    又凌乱一次,才想起穿越这事,怎么办?凡穿越几乎没有“回穿”一说,来了就别想

    走,既然走不了,那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可怎么个“安”法?

    朱家算是云中一家豪强,家境倒是殷实,生活不用愁。而且朱广现在才十二岁,半大的孩子,成天就干些架鹰遛狗,打架斗殴的勾当,也没旁的事可作,倒也好混。算了,且混着吧。招兵买马抢地盘?南征北讨夺天下?你见过十二岁的主公么?

    想了一阵,英雄心中坦然了些,也接受了朱广这个新身份。不接受也没办法,难不成再让张辽照着脑袋来三拳?

    “张辽?”朱广被脑子里迸出来的这个名字小震撼了一把。努力梳理记忆,没错,当天那小子出来挡横,报的名号就是张辽。“自己”仗着人多,没把他放在眼里,结果“砰砰砰”三拳,让人打个半死。

    话说这是那个张辽么?同名同姓不是不可能。不过,他年纪跟自己相仿,也只十一二,却能把朱广那群平日里自诩“豪侠”的狐朋狗友打跑,把身强体壮的阿顺打趴,把朱广三拳打成脑震荡,颇有“张辽”风范啊。不行,改天找他说道说道。

    正胡思乱想时,总感觉身上哪里不得劲儿。侧翻了身,才发现是屁股不对,里面有什么东西。手伸进去一摸,朱广登时就尴尬了,感觉软趴趴,粘乎乎,穿越众有失禁的先例么?

    掏出来一看,又不是那么回事,似乎是一团破布?怎么地,给我夹的尿不湿?感觉挺恶心,正想扔下地时,突然想到了什么。

    挣扎着坐了起来,侧着身仔细看手中之物,确实是一团潮湿的烂布,稍一用力,就扯下一块来。

    朱广遂将东西平摊在榻边的小几上,又将油灯移得近了些,小心地翻捡着。拿一根指头一层层地揭开,里面又露出褐色的表皮来,似乎是油纸?再将这几层纸揭开,那东西便出现了。

    巴掌大的一个小本,尽管外头好几层防护,可因为年代久远,水还是浸进去了。小本的四角边缘已经腐烂,尤其朝上这一面几乎已经完全浸坏了,依稀能看到几个繁体字样,应是手秒本,并非印刷品。费了牛劲,最后得到的,只有五页。还剩下些,虽然纸张还算完整,但上面的字已经完全模糊没法看。

    上面的内容,仿佛是一些养生的方法,因为他胡乱瞄到几句,好像是讲饮食的。朱广确定这东西也是穿越过来的。当时他和两个女同学进坑道时,就是发掘的工作人员说是又发现一处建筑,让他们几个学过古建筑的研究生去瞧瞧。

    </p>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