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三国 第二百九十四章开颅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恋上你看书网 OM ,最快更新重生三国最新章节!

    那人约莫五十多岁的光景,用“朴素”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

    打着补丁的衣服不算稀奇,补丁摞补丁也可以接受,但一般穿这种衣服的人大多都蓬头垢面。可这人偏生全身上下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哪怕是块补丁也浆洗得泛了白。

    这样的人按说不应该出现在左将军幕府,可不管是贾诩还是田丰,对他却绝无丝毫轻蔑之意。甚至对方还在几步之外,他俩就已经准备着打招呼了。

    “贾中郎,田使君。”老头一揖,声音洪亮,底气十足。细看他,那张脸虽说饱经风霜,却黑中泛红。

    两位上官还了礼,田丰不等对方问脱口就道:“主公受伤了,先生赶紧。”

    你道这老头是谁?莫说是在后世,便是当世也大大有名,乃是沛国谯县人。他的姓名后来成为“良医”的代名词,称赞人家医术高超,谁不说一声“华佗再世”?当初刘虞病重,朱广派了很多人寻访张仲景和华佗两位。张仲景因为“政治原因”未能前来,而华佗显然也来得实在是太晚了。

    这也让这位名医十分遗憾,不过没关系,救不了刘虞,他现在可以救朱广。

    榻前,已然顾不得繁文缛节,甄宓和贾诩田丰一道,正焦急地等待着华元化开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又不希望华佗说什么。因为从这位医者的表情来看,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确实,在仅仅看了几眼之后,华佗就发现了致命的所在。就是那顶头盔。

    黄忠这一箭直接贯穿了铁盔,铁盔!如果这顶铁盔移除不了,就不说华佗了,扁鹊也没辙。当华佗将这些说出来后,甄宓也不知是病急乱投医还是怎地,急道:“一定要摘掉头盔?”

    “夫人,若是不……”华佗的话嘎然而止。

    贾诩也会过意来,问道:“元化先生,能不能只拆掉箭创附近的铁片,然后先生再拔箭?”

    “拆掉铁片可行,但是这箭,是万万不敢拔的。”华佗皱眉道。“人身上,两个部位必须慎之又慎,一是脑,二是心,稍有差池……”估计是怕吓到甄夫人,后头的话他就没说了。

    “若不拔箭?那这如何是好?”田丰道。

    华佗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满屋子的人骇然失色。

    “开颅。”

    田丰还重新确认了一次:“先生是说,把头颅……打开?”

    “没错。”华佗点了点头。“箭头长什么样子各位都清楚,我只怕一拔,朱将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可你要是把将军开了颅。”田丰本想说“只怕他也醒不过来了”,但看甄夫人脸色煞白,生生把话吞了回去。

    “开颅”这件事情,后人并不陌生。《三国演义》里华佗就是因为向曹操建议开颅治“头风”,而被后者认为有不轨之心,遂杀之。这个说法广为流传,不过《三国志》里则有另一说:华佗不愿为曹操效命,几次三番拖延不往,阿瞒哥发现真相以后,遂将其逮捕下狱,拷问至死。

    反正不管如何吧,华神医这笔账记在阿瞒哥身上不冤他。

    华佗似乎早知道众人会有这反应,站直了身子,先向甄宓行了礼,又对贾诩田丰两位上官道:“开颅是在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当然,前提是夫人要同意。如果夫人及中郎使君都认为不可,那,在下就没有必要留在此间了。”说完就要走。

    甄宓一见就急:“先生且慢!”

    “夫人?”贾田二公都吓一跳,你莫不是要同意开颅吧?这脑袋劈开了,还能活么?

    甄宓脸上的神情真难以用笔墨形容,华佗是她现在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可她也觉得开颅是不闹着玩的。回头看着不省人事的丈夫,这位左将军府主母突然切齿道:“先生请外间歇息片刻,容我们商议!”

    “请便。”华佗说罢,略一揖,抬脚就走。临出门槛时,他回头道“将军虽然昏迷,但气息脉搏还在,不过……希望夫人尽快决定。”

    田丰只等他一走,立马就道:“夫人,这医道,无非就是针石汤药,开颅一说前所未闻!”

    “使君所言极是。夫人,想是这华佗另怀心思,故意如此。”贾诩猜测着。

    “先生说什么?”甄宓难以置信。

    贾诩面色不改:“躺在榻上的不是旁人,而是名动天下的冀州之主。这华佗,当初大将军病重,主公遣人四处寻访而不得,偏偏这时候就来了,难道只是巧合?”

    言下之意,实不必多说。

    对于一个年不满二十的女人来说,面对这一切,已经足以把她逼得崩溃。丈夫命在旦夕,而唯一的指望还极有可能是一个陷阱。更不消说,她丈夫的生死还关系着数以万计的性命和冀州九郡的归属……

    可偏偏这时候,甄氏却冷静下来了。

    良久,她道:“贾中郎,田使君,事发突然,城中营中想必都需要两位出面。”

    贾田二人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田丰基本疾声道:“此时还比将军的安危更重要的事么?”

    “这个我来考虑,外头的事,就拜托两位了。”甄宓的语气并不重,但却明白无误地带着她主母该有的威严。

    贾诩田丰都感觉到了,二人对视一眼,虽觉诧异,却也不得不从命。他俩前脚刚一走,朱家的人就到了。

    朱达一看儿子人事不省,也急得没奈何,毕竟是亲生的,而且还是嫡子。从前关系是不好,但你要说没一点感情那也不可能。朱昌也表现得很揪心,反倒是朱盛心里头揣着一股恶意。不过仔细一想,老三要是没了,对朱家对自己都没有丝毫益处……这才开始着急。

    甄宓跟他们把“开颅”的事情一说,爷仨都炸了,那脑袋劈开人就死了!什么狗屁医生?看着他父子三人跟那儿骂娘,甄宓心知靠他们是拿不出主意的。心乱如麻之下,想起两个人来。

    她疾疾步出卧室,问守在外头的仆人:“赵校尉还在么?”

    “方才小人看到校尉还在堂下等候。”“快,让子龙校尉速速出城,请骑都尉进城到府。”并州狼一回来,齐周就知道出事了。他当然担心朱广的伤势,可朱三一旦不能理事,他就是城外最高长官,所以尽管忧心如焚,也只得坐镇营中以防有变。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