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宣而战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幕下想说的是,主公要取冀州,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就看主公愿与不愿30041>

    关靖虽然点着头,口中却道:“主公所忧,若放在从前自然是对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以他现在的处境,若是兵败,对内无法交待,对外再有没有任何威慑,只怕从此就一蹶不振了。想到这里,公孙瓒似乎明白关靖的想法,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放在短案上的那只拳头紧紧一攥,催促道:“继续说。”

    公孙瓒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长史看了好大一阵,离席踱至堂前。后者追随他这么久,又善于揣摩他的心意,知道主公必是动了心,因此也不催促。

    公孙瓒的纠结都写在脸上:“朱广以刘虞的继承者自居,你也知道刘虞生前在幽州搞的那一套,乌丸人把他当作亲爹一般。我若与朱广相争,辽西的丘力居,上谷的难楼,还有苏仆延,乌延这些乌丸大人的态度……”

    “坦白说,朱广与主公相比,自然还差些意思。但此人也算得一时豪杰,邹丹严纲挡住冀州军应该是没有问题。但他若真是尽起河北之兵而来,想要战胜,非得主公亲自出马不可。”

    首尾都有骑兵前导和断后,全副武装的步兵则手持器械,押着被夹在当中的平民。这些人几乎都是拖家带口,还有不少青壮拉着板车,将妇孺老弱置于其上。想靠畜力是不可能的,牛马已经让军队拉走了。

    别误会,他可不是靠着关系起来的。在涿郡所有军官中,每次往冀州抄略,他的部队总是斩获最大。原因很简单,其他军官出兵,都有一定的套路。先抓来地方上的头面人物,晓以利害,通过他们再去威胁百姓。实在不行,才来硬的。

    “什么?”邹双顺着部下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东南面的原野上出现一片黑点,正迅速向他们靠拢。

    部下已经有些不祥的预感:“司马,这好像不是……”

    这一声吼,不止骇得士卒们心头狂跳,那些平头百姓也吓得惊呼出声。

    哪来的骑兵?是冀州军么?

    那一刻,便是久经战阵的幽州突骑也不禁从心底涌起阵阵寒意!

    而步卒们在象征性,甚至说是敷衍地拦劫之后便放弃了,因为透阵而出的敌骑已经直接向他们撞过来!

    瞬间,步军们比难民还跑得快!而且这些经过正规训练的士兵远比惊慌失措的平民要冷静和狡猾。他们并没有作鸟兽散,而是尽可能地混杂进难民潮中。

    一匹雪白的神驹,负着一名长大的骑将,手中那条丈余长的钢矟挑起、摔落、挑起、摔落……每一次矟杆的挺直,都带起一蓬喷薄的血雾!杀人,竟是如此的简单!

    那索命的钢矟迅速撤回,白马骁将在外围继续冲锋。

    从敌骑手里死里逃生,他和他的同袍们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被走投无路的难民挤得东倒西歪。

    所有还来不及卸掉铠甲的幽州士卒都被揪了出来,纵使有人手快,可也逃不过“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避免不了被“扭送”的命运。

    “常山赵子龙!”

    就在这支从中山返回的幽州部队被赵云摧枯拉朽一般击溃时,数十里外的范阳城里,涿郡太守邹丹正纳闷弟弟怎么还不回来。

    “在路上,下午就能到。”

    邹丹总觉得苗头不太对。昨天出事以后,他立即将消息报到蓟县,并火速召回在外的部队,现在就差弟弟邹双这一股了。

    “兄长!兄长!”邹双焦急的呼声陡然响起在堂外。如果不是他身着戎装,任谁看了也会以为他碰上劫道的歹人了。三并两作窜上堂,什么话都还没说,扑通一下子就跪在地上。邹丹一看,心当时就沉了下去。。.。(..)

    ()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