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子龙不要啊

文 / 宋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朱广一时沉默,稍后答道:“我个人对你师兄没意见32467>

    朱广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兄长,我们做个假设。如果由伯珪公来主持幽州局面,你觉得,会比刘太尉好么?”

    朱广点头:“我听过这个故事。”

    “如果说,让他主持幽州局面。他一定会集中力量,跟鲜卑人乌丸人开战。哪怕就是拼光了,也在所不惜。你我都清楚,朝廷对地方的控制越来越弱,群雄并起已经为时不远。到那时,他那一头跟胡人仇深似海,这一头,还得应付强邻。就算他是我师兄,我也得说一句,最终,难免败亡。”

    朱广叹道:“德高望重,用在太尉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朱广面上虽然波澜不惊,但对这位大舅哥,又有了新的认识。

    “但是,我师兄做得太过了。他太痴迷于武力,以为武力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又不顾眼下幽州的实际情况,甚至不顾自己的处境。也幸好是遇到刘太尉,若换个州牧,谁容得下他?我真替他担心啊。”

    朱广还没回答,他已经笑了起来:“你不说我也知道,玄德兄可比伯珪兄城府深得多。”

    “嗯?”

    “你。”

    。虽然这很对我的胃口,却又常常使我不安。因为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什么?证明你来过?什么意思?哦,是不是就跟狗一样?一路过去,总要对着树尿上一泡,证明它来过?”

    朱广沉默了一阵,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一声。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不是,你听我说。苏秦身佩六国相印,臣做到这个地步,算是极致了?可又怎么样?秦国不是照样灭了六国?还有武安君白起,战功可谓彪炳,可又怎样?秦照样被汉取代。这两人都是一时英杰,可除了留下些传说典故,还有什么?”

    就在他做好准备,打算做一回忠实的听众,让大舅哥倾诉个够时。齐周,却止住了。一仰脖,咕咕灌了好大一阵,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点着头,拍着朱广的肩膀:“贤弟,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奸恶之人,或许,是愚兄想多了。”

    齐周转过头来,深深地看着他,从朱广的眼中,除了恳切,他再没发现其他。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许久,许久,终于,两人都感觉胃里不太舒服……

    此话一出,两人大笑不止。

    朱广很“不幸”,被委任巡察代郡、上谷、涿郡这三郡的军事。没奈何,婚期只能往后推,齐周虽然有些不爽,可这是公事,他也没奈何。

    朱广听了暗笑,到时候齐棠真进了门,你老人家就可乐了。那是个啥也不会的,你指望她给你一日断几匹?

    赵云身着便装,也没有佩带器械,一股忧郁凝结在眉心,怎么也散不开。朱广看在眼里,隐隐觉着哪里不对。

    赵云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后退一步,冲着他长揖到底。这一揖,看得朱三公子变了神色,心中暗道,子龙,不要啊……

    。”

    朱广虽然痛惜,却也称赞道:“人生天地间,以忠孝为安身立命之本,子龙,真乃孝顺之人。”

    赵云双眼虽然通红,却还是笑道:“多谢从事体谅。”

    “吃顿饭也不行?”

    赵云谢过,临走前,又对着他长揖到底,这才转身离去。

    嗟叹一阵,虽然知道这世上离了谁,还是照样过。可那,毕竟是常山赵子龙。

    “怎么?你要用?那些黄金是你父亲给你娶妻用的,可不能乱动。”贾氏警惕起来。

    “朋友,救急。”

    一念至此,跟母亲打了个招呼,从马厩里牵出了大青马,装上鞍具,风驰而去。

    他心里记挂着家人,策马如飞,奔不到十余里,便眺见远处路口,一人一马。人负手而立,马侧首望来。

    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赵云没有伸手去接。朱广索性扯了他手塞过去,随即后退两步,示意他可以走了。

    赵云将手中物紧紧握住,一时说不出话来。抬头再看朱从事时,似乎还想说什么,咂巴两下嘴,却一个字没吐出。两人沉默好大一阵,朱广叹了口气:“走。”

    朱广点点头,面上的落寞隐藏不住,方催动马,又一把扯回。“子龙,一定记住我的话,将来不管你在哪里,你早晚会是坐在中军帐的人。真的。”说完这句,再不迟疑,打马便朝县城方向跑。赵云回过头看了好久,直到他身影变作一个小点消失不见,这才收起繁杂的思绪,催马南归。。.。(..)

    () ( 重生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