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9 力挽狂澜(续1)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众人见识了“金刚”级人物的战地发明能力,都洗耳恭听。阎应元神态轻松地扳起一根手指说:</p>

    “第一件事,把铳车拆开,每六枝枪管扎成一捆,火孔前后错开,下设木架,我已从城墙垛口比试过,20管3层的铳车向下射击不仅抬起车子不便,而且垛堞会挡住两边枪管,6支一捆却是正好,还能略微转动有一个扇面射界。6管枪捆仍能容得左右两人拧螺堵换弹,是以换弹速度大大加快,十几二十秒钟足矣,建奴步军每前行三五十米即遭受一次射击,射程内挨上5、6次,一律近程弹,每次36发,让他拿人堆吧!</p>

    我带走20辆铳车,留下30辆,拆成100个枪捆。建议督师的标营和杨帅、虎帅两镇现有的一千多支火铳也拆下枪管绑成枪捆,军中.共有两种口径的火铳,一种与漕工军的一样,另一种稍大,我们的技工三队正在赶制专配弹筒。”</p>

    杨国柱问:“拆下来的枪管加不加后套管?若是不加,打你们那种3倍装药的多弹头弹筒,恐怕是要炸膛。苏家庄阻击战,我的500火铳手打了一轮齐射,还是用的老式散装药量、单弹头的,还有二十几管炸了膛。这个年代没有钢材,炸膛的枪管我看了,破口处金属结晶颗粒很粗,所谓熟铁其实是可锻铸铁,含碳量仍然很高,发脆,强度低。”</p>

    阎应元正色说道:“杨帅说得极是。后套短管在通州仓库有几万管,可惜我只带了几百支。现行火铳改造的枪捆,专配弹筒里火药用量只装三分之一,由于是从上向下射击,三分之一的药量打城墙下的百米以内范围,还是够了。莫如松在北流集摆小车阵时曾临时试过,平射几十米内子弹速度超过弓箭,也可以了。”</p>

    杨国柱问:“减少弹头数目是不是可以增加射程?一定要每筒6个弹丸吗?2个行不行?”</p>

    阎应元:“弹筒是纸裹的,每个弹丸外包一层纸都增加了一道膛内气密密封,多道密封有助于增加射程,平衡下来,6弹丸比2弹丸射程近不了多少,杀伤力却加大不少。”</p>

    杨国柱点点头。心里越发感觉曾南岳前些时候提出的跟解放军要一千多“退转”官兵加强到本陆战旅是对的,此时还觉得,要把这位“阎应元”金刚也要过去一并指导工作,想到得意处,不禁手抚清髯晃了晃脑袋。</p>

    阎应元:“…,苏家庄阻击战的河滩上,捡拾了鞑子一千多两千杆火枪,口径也是那两种,一并拆改了,连同我军的,一共改出500个枪捆,30捆一个排的话,600枪捆20个排,漕工军还是3个排,杨帅虎帅各自差不多——”</p>

    卢象升:“各自8个排,还有一个排只有20捆枪,归督标吧。”</p>

    杨虎二人面带微笑一齐抱拳:“谨遵钧命!”</p>

    阎应元:“炮车我带走2辆,这就下去和三郎商议准备。第二件第三件事,就请我们的装备部长蒲逢春汇报吧。”说完向卢象升讨要给山东巡抚颜继祖的书信,卢象升把一封压了火漆签封的书信拿在手里晃了一下,却不便给,对阎应元笑道:“只听阎大头领的头一件事,便知你不适合去。还是让杨三朗带着你的连长排长去吧。”</p>

    阎应元踌躇一下,孰轻孰重,大家都看得分明。见众人望着他,微叹口气说:“我们那位铳车连揭连长,是个很好的干部苗子。”</p>

    蒲逢春说那两件事可以到北关去看,阎应元说也好,铳车连揭连长也在北关,我们过去交代任务,请督师移步如何,卢象升笑道,从北关开始,咱们绕城一圈检查城防!</p>

    北风猎猎,吹动城楼上明军的一片旌旗。北门外修建有一座护门城关,在北门外围出一个不大的瓮城,城关外门城楼上,一众明军将领举起单筒望远镜,观看城外地势。</p>

    昨天下午众将领已观察过广宗四门地形。</p>

    南门外有不少大小苇荡水洼,虽已结薄冰,清军却未敢便过,应沿着苇荡之间的大小道路穿行,明军在火力配置上有可以取巧之处。东西北三面相对都没什么地形上的便利,其中,从南宫-清河来的主要大道从北门入从西门出奔平乡,城关外大道两旁商铺很多,房屋鳞次栉比,已形成门外村镇,仓促之间来不及拆毁,这些房屋若为虏据之以攻城,却是很大的麻烦。不出意外的话,清虏当以北西二门为攻击重点。</p>

    北面两里地远处房屋尽头,已见清军旗号,看上去是满镶白旗的一名甲喇章京,带着百余骑兵正侦查地形。一名小校报告:东门外已见敌踪,杨游击和揭大人的队伍从南门出城了。</p>

    阎应元笑笑,自己定的连、排长军职,天雄军上下都不明所以,一概以“大人”称呼,礼多人不怪。这也从一个侧面看出卢象升部对漕工军的尊敬。仗打赢了,斩首近2万级,这是明军难得一见的大胜利,军伍中讲究以战功定高下,仗打完蛋了总兵也狗屁不是,大军败亡之际连皇帝也得不到起码的尊重,仗若打到漕工军这等功勋,阎大头领自与杨帅虎帅平起平坐,帐下莫头领、蒲头领恐怕是副将,那么算起来,这位揭连长不是参将至少也是游击将军,大人是一定要称的。阎应元听过军士们类似的议论,心知漕工军一战成名,已建立起不低的威望。</p>

    北门城关,数千工役正在热火朝天地猛干,总指挥是漕工军将领莫如松。工役按原来的自然村镇分队,不强求编制人数一致,一个村的分在一队由其村镇甲长里长或是村长族长带领,有几十人一队的也有数百人一队的,从工役所干的工作上,众将领已看出莫如松北面守城的战术布置。</p>

    北门外房屋没有拆毁,却见一些民工正在临近城门的房屋内屋檐下堆放柴草,有的上面还洒了些灯油,工作已近尾声,民工正从城门撤回城内。可以想见,房屋北端都已部署妥当,北风从北往南吹,大火也将从北往南烧,到时候“北门外大街”装进多少鞑子,都将付之一炬。引火之物呢,虎大威情不自禁看了看城楼上漕工军炮车的6筒炮筒,也将效法苏家庄河滩之战,打燃烧弹引燃?</p>

    城下工役排成行列,沿着马道斜坡如传送带一般把大量守城物资传送上来。虎大威点了点头,出身空军军官,练兵明末是难得的学习步兵作战基本知识的机会。马道狭窄只有2条,若是一队队的各自运送物资上来,必在马道塞住,上面的下不去下面的上不来。仔细观察传送的物资,虎大威向莫如松虚心就教:</p>

    “请教莫头领,我看你准备的东西,却不是什么滚木礌石金汁灰瓶——什么的?”</p>

    </p>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