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0 浮桥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

    杨三朗早就注意到150米外那杆鎏金大蠹又给竖了起来,缓缓往寻召村方向移动,旗子下面,灰乎乎的一片百多人扎堆围着的,应该是个鞑子的大头。困兽犹斗,鞑子的卫队应该有弓箭,骑兵直接扑上去会招致不必要的伤亡。</p>

    举起马鞭控制住部队的速度,有马骑的残虏早四散跑远了,剩下一二百徒步的残兵败将正在往大蠹那边一撅一拐地走,这些人没有相互掩护,没有战斗意志,甚至没有人转头射箭,他们往大蠹那边聚拢,只是认为那里安全。</p>

    骑兵不远不近地跟在这些残兵败将后面,大家都大大小小经过许多场战斗了,驱赶敌方败兵常为冲乱尚有组织的敌军阵脚,这时候只是为了挡弓箭。</p>

    残兵败将们在骑兵半圆形森严阵势的威压下慌忙向大蠹靠拢,挡住了断后数十名清军的箭路。伊拜的卫队本来已无心恋战,把伊拜尸身驮在一条龙身上慢慢往回走,刚才漕工军的炮放平了齐射,漏过来几发套罐炮弹,又给炸躺下一批,剩下几十号人,一半围着一条龙往回走,剩下的拿骑弓单腿跪地成个半圆准备断后,给围拢上来的自己人挡了箭路,旗主死了,这些人听命惯了一时不知应该怎么办,只一犹豫,明军骑兵到了。</p>

    跟在溃兵后面接近到十丈距离,杨三朗的三眼铳率先射击,接着手下的枪声砰砰地响成一片,溃兵和骑弓手倒了一地,骑兵一霎时冲到白马周围,三眼铳打马刀砍,很快一条龙周围就一个直立着的也没有了。</p>

    杨三朗命人牵着白马驮着伊拜,上面搭着割下来的织金大蠹旗面,士兵问是回中军献给督师吗?杨三朗稍顿了一下,说:“交给漕工军的阎大头领,听他吩咐”, 留下二十人给阎大头领当护卫,又嘱咐说,请阎大头领转告中军,赶紧派人手割马肉,趁着还没冻住。估计一匹草原马出肉三百斤,这几千匹就解决了全军一个月的口粮。手下军官建议留下一小队人割鞑子脑袋作为请领军功的凭籍,杨三朗一带马缰说让阎大头领的辎重队去干吧,带着大队呼呼隆隆冲向寻召村。</p>

    伊拜在寻召村留下了一个牛录当预备队,不过他还来不及给这个牛录分派任务就一命呜呼了。这个牛录并不隶属于蒙正白旗,原来的任务是攻占并确保老漳河大平台渡口,所以远远望见伊拜兵败如山倒,这位牛录章京掂量一下,自己这三百骑加上去也改变不了什么,可要丢了大平台渡口就要砍自己的脑袋。本来对伊拜的孤军冒进就不以为然,抄后路的何必去冲锋,占住大平台、寻召村、霍流集,就切断了卢象升南撤退路,三千骑兵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守住这几个村子没问题,攻击卢象升的前军就未必够。卢象升的天雄军从未打过败仗,不那么容易对付啊。一番掂量,抱定了坐山观斗的主意,若伊拜打胜了,自然也能分润一份功劳,若伊拜不行了,那就赶紧回保大平台。所以,听到几百门炮响这位牛录章京就知道踢到了铁板上,伊拜的正白旗骑兵恐怕凶多吉少,等到远远望见伊拜的大蠹一倒,这位仁兄立马带队回大平台做他的本职工作去了。</p>

    杨三朗的骑兵大队迅速穿过寻召村,留下一百人控制住村子,置耳后的隆隆炮声于不顾,杨三朗带着大队直奔苏家庄,在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抵达苏家庄后老漳河畔。</p>

    寻召村的百姓已在后面远远跟上,苏家庄的乡亲们一听鞑子要下来了,立时全村炸开了锅,小半个时辰就扛着大包小包赶着牲口出了村子,听说部队要在河面上搭浮桥,村里的工匠立即上去帮忙,其中一位能工巧匠很有威信,指挥村里的年轻后生们先以一根大梁绑上石头篓子插下冰凌间的狭窄河面,河水不到一人深,大梁插下去定住了桩,又以棺木填土沉下去,再扔下个几十个石头篓子,上面搭上树干、门板,木料之间泼上水很快在寒风中冻成了冰,以冰构固连的木结构桥面平整、结实,上面再撒一层秫秸沙土防滑,两边拉起绳索护栏,苏家庄浮桥搭成了。</p>

    苏家庄百姓搭建浮桥的时候,杨三朗留下一名百户带队周遭警戒护卫,自己亲自带着百余骑一路哨探,直抵广宗城下。西门守门军官听明白情况,让杨三朗先在城下稍候,自己跑到县衙报告情况,并捎带上杨三朗的那句话:“督师的大炮连几千鞑子都轰死了,还怕轰不开你寸把厚的城门?”</p>

    不久,县太爷亲自跑到西门城楼迎接,看着卢象升部明军迅速控制了西门守卫,看着英姿勃发的卫指挥佥事、加都司衔游击噔噔噔地拾级走上城楼。</p>

    </p>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