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章 王对王 100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6章 王对王



    100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七申时,李自成胯下乌龙驹,脚下踏着二龙戏珠的金马蹬,手挽镶嵌绿宝石的黄马缰,腰间悬挂的紫金神龙剑,身着黄袍金甲朱履头戴红毡笠,身后数十面大纛上书“大顺”,在三千余名御营骁骑的护卫下,直奔德胜门而来。路过西直门时,李自成驻马于门西北3里处一座土坡上,以一支千里镜观看西直门战事,御营亲兵们迅速散开警戒,御营奏事官们急忙在坡上摆好三条案几和3只矮凳,看不移时,李自成跳下马,居中坐下。有御营亲兵牵走战马。原大明秦王朱存枢、代王朱传琦也下马,在李自成左右的矮凳上坐下。首总将军刘宗敏、天佑阁大学士牛金星、军师顾君恩、宋献策、副军师李岩,以及喻大猷、宋企郊、巩焴、张璘然、李振声、杨玉林六政府侍郎等重要文官也纷纷下马,排立在李自成身后,将军们举着千里镜看西直门战况,中军吴汝义在周围布置警戒。除了权将军田见秀以及高夫人和六政府中一把手尚书留在西安以外,大顺的重要军政人物尽汇集在此。



    西直门瓮城已两次易手,大将党守素指挥5000兵马发动的第三次攻击势在必得,盖因大顺皇帝方才下了死令:必须在德胜门会崇祯前攻占西直门。



    牛金星和顾君恩作为闯王名列前茅的谋士,对二人商定的“传牌”制度到了西直门下竟然失灵很是愤恨,眼见得首次攻击因为传牌制失误遭致重大损失,二人暗暗希望策划中的德胜门策反大太监王德化献门能够成功,以补救眼前之衍。



    传牌制度自从实行起来可谓硕果累累。每到一地在发兵攻打之前,先遣招降牌至,向守城官民及将士宣布大顺军的政策:不淫妇女,不杀无辜,不掠资财,秋毫无犯。但条件是该城军民不得抵抗,招降牌至城下放铳,第一铳要该城掌印的主要官员出迎,第二铳要全体乡绅夹道拜伏,第三铳要百姓沿街跪拜。如关闭城门,上城拒守,攻破之日,尽情屠戮,寸草不留。



    传牌制度一路来还算行之有效,例如军事重镇平阳、蒲州的不战而获,河曲县、静乐县的胥吏争相抢夺官印献城都是成功招降的例子,若是守城军民抵抗,按传牌制就要毫不犹豫地屠城,这方面可以举出代州和宁武的例子,前锋先在代州遭到镇守三关总兵周遇吉的顽抗阻击,这周遇吉是辽东锦州卫人,他的夫人刘氏也骁勇异常,手下有骑射精捷的20名胡妇,大顺军通过刘氏的哥哥将招降牌和文书送给周遇吉,倒惹得周遇吉大怒,将妻兄杀死后据城顽抗,攻城的大顺军伤亡近万人,积尸几乎与城墙平,后闯王调集大军增援,周遇吉兵少食尽,方才退居宁武关。宁武是三晋门户,是北疆内长城的三关之一,介于左边偏关,右边雁门关之间,在三关中地位尤为重要,是明三关镇守总兵驻节之所。大顺军到达宁武关下即发出招降牌明言五日不降就屠城,宁武守军仅4000人在周遇吉率领下拼死搏斗,并飞章请求大同巡抚卫景瑗发兵增援,卫景瑗命姜瓖率部前往营救,姜瓖怯战,按兵不动,周遇吉只得孤军奋战,大顺军采用穴城、炮轰、梯冲等方法,明攻暗袭,城墙几次被炸开,守军立即用麻袋草囊装土堵实,修补完好,大顺军数员猛将战死,并一度误入明军设下的埋伏,处于进退两难的困境,闯王重新部署兵力后轮番猛攻,士兵们积尸填壕蚁附攻城,最终攻破了周遇吉的城墙防线,周遇吉又骑马挥兵巷战,马蹶摔下,徒步格斗,身负重伤后力竭被俘,被顺军缚悬在高杆上用乱箭射死,他的夫人刘氏率胡妇20人登屋而射,顺军屡攻不得入,最后纵火焚烧她的住宅,刘氏和家属死战不降最后全被烧死。大顺军苦战旬日方才得城,毫不犹豫立即兑现屠城诺言,上至老人下至未满周岁的婴儿无一赦免全城屠尽。极大地震慑了敢于抵抗的明廷军民。自此而后,大顺军在山西所遇再无劲敌,向北京推进如入无人之境,大同总兵姜瓖当即派人送来降表,宣府总兵王承胤和监军杜勋不仅把降表送到军前,还派出100名骑兵前来迎接,



    大顺军从南门进入宣府后,发现满城结彩,百姓焚香跪接,王承胤“跪之马前称贺”,可见传牌制给了明朝军民正反两方面的深刻教训。



    兵临北京城下之后,闯王曾说:若使所至都像周遇吉那样殚忠尽力拼搏,我们哪能至此?以北京之城高濠深,若出现第二个周遇吉,则吾大顺必殆尽于此坚城之下。.



    为了防止北京出现第二个周遇吉,牛金星和顾君恩详细策划了北京的传牌行动。早在元宵节刚过,趁京城军民仍沉醉于节日欢庆的气氛之中,九门大开不加提防,每天都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出出进进,大顺军装扮成各种人员夹杂在行人中进入城内。入城之后遍布城内大街小巷,深入到官署与士民当中,宣传大顺的迎闯王不纳粮政策,他们奔走于京城街巷,广泛传布大顺军所向披靡的信息,或则混入到守城的军兵当中动员军兵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或则收集城内防守情报掌握城内的防守部署,及时传递给进军途中的闯王中军大营。



    入外城后缴获的一份明朝塘报说: “伪顺到处先用贼党扮作往来客商,四处传布,说贼不杀人,不爱财,不奸淫,不抢掠,平买平卖,蠲免钱粮,且将富家银钱,分赈穷民,颇爱斯文,秀才迎者先赏银币,嗣即考校,一等作府,二等作县,时复见选来府县伪官,多系山陕秀才,益信以为真,于是不通秀才,皆望做官,无知穷民,皆望得钱,拖欠钱粮者,皆望蠲免。真保间民谣,有‘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等语。因此贼计得售,贼胆益张”。可见在攻城前传牌行动已经获得巨大成果。



    今晨攻城前,闯军已派出数十名令旗手分赴各门一遍遍重复大喊:



    “守城军民听清,我大顺国首总将军汝侯刘爷有谕:大顺精兵百万己将北京团团围定,我家闯王有好生之德不愿京城上下生灵涂炭,已委派使臣与皇帝陛下城下订盟,今且前来宣谕尔等不许放铳、不许打炮,若惊了王驾,伤了使臣,必将血洗京城,屠尽军民!” 朝廷要谈和,正是瓦解守军斗志的最有效手段,如果皇帝都不打了,你们还给谁卖命呢?所以杜勋之行无论成败,其获益已先收到了。显见的战果就是今晨未经血战即夺取外城彰义门,而今密使正与内城德胜门的王德化洽商,王德化承诺献门,应该不久即见分晓。



    宋献策那厮见风使舵,想把传牌行动的成果分润到他的囊中,因此装神弄鬼地提出要大王必须从德胜门进城,下了一套说辞:“德胜门在北京城的乾方,乾为人君之象,北京为明之京师,得北京即得天下,故陛下从乾方入城,方是大吉。《易经》上说得明白,‘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尤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此系孔圣人之言,著于《易经》之《彖辞》,皆言人君初得天下之事。所以微臣敬谨建议,请陛下务须绕道走德胜门入城为宜。”



    大王听了很高兴,决意走德胜门,这才有崇祯命人回话要“德胜门召对”,由此一切尽在计算之中,待崇祯到得德胜门时,那门应已先为我夺下,就此尽夺崇祯之势,大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与崇祯的谈判当可一鼓而下。本来事情到此都算顺利,只是谷可成那个笨蛋率部攻击正阳门竟然失手被俘,方才谍报北京城内新组织起一股民军,逆势反扑竟又夺回了先农坛—天坛,刻正猛攻永定门,大王在赴德胜门途中回首停留观看西直门之战,是否打算先攻下西直门夺回气势再去和崇祯谈判?果能攻克西直门,则崇祯佬若去德胜门是腹背受敌退路被断之势,或则心虚不敢去德胜门,或则干脆放弃抵抗全盘接受大王的条件。



    大将李过带着部将李友、白鸠鹤和所部6000军马也停留在西直门西北。本来受领的任务是一旦德胜门打开,即从那里蜂拥而入直捣皇城,现在闯王有令要在此驻留观望一下,看样子,若党守素第三次攻击还拿不下来,就换本部人马上。一只虎李过素有胆大心细之称,亲自登上二丈高的望车用千里镜观察许久,下来对李友说:“宋军师说今日必有雨,有雨必破城,现外城已破,天上阴云密布,正是下雨破城之兆?”



    李友却是年轻气盛不以为然,说:“党守素是太把细了,第一次是吃了传牌的亏,第二次已破了门却不敢合军突入,不多几个明军竟能两夺瓮城。那三大营不过徒有虚名,昨天咱们一个冲锋就打垮了他们,李斛本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昨天逃得比兔子还快,看这门前石桥都未及拆掉,换做末将,只一个猛冲定能斩将夺门,用不着看别人在这里啰嗦!”



    李过说:“军师定的传牌之计总是不错的。明军只是仗着火药充足,不然即便有诈也顶不得事。要少死伤,还是下雨最好。”



    原来李友说的“吃了传牌的亏”,是指第一次攻门时,传牌的令旗手几遍喊完,城楼上就叫道我们开门献城了,不久果然城门大开,党守素大喜过望急忙派先锋官带队进城,没想到这几百人马过了瓮城城门却过不去里面的正门,被堵在瓮城天井里,周围雨点般扔下万人敌之类爆炸之物,连炸带烧,600余人没跑回来几个。



    第二次攻击,闯军使用攻城撞车从石桥上直冲过去,城楼上射下来鸟铳和弓箭都打不透撞车的厚板护盾,攻城车巨木在数十人合起发力下连撞数十下,城上扔下来成捆的柴草和硝磺火药包想烧毁撞车,无奈闯军已事先在盾板上堆放了浸水土砖和湿泥,火药无法引燃,最终被撞车撞开瓮城城门,再撞第二道正门时,护盾挡得了前面挡不住后面,瓮城城楼上守军从背后射击推车的闯兵,瓮城里撞车旁死伤惨重,带队军官喝令拉回撞车卡在瓮城城门洞里让吊门放不下来,里面闯军与城墙上对射渐渐死伤殆尽,外面闯军趁明军火力被吸引于背面在城墙外架起十几架云梯,其中一架竟然直架到探出城墙的悬楼上,一名勇武小校口咬着大刀攀梯直上砍翻了悬楼上几个明军,后面闯军源源跟进登城,在城楼前混战成一片,借着城上明军火力减弱,党守素下令再攻正门,第二波数百人挤到瓮城城门,卡住吊门的撞车已被守军缒下的敢死队士兵以整桶的灯油点燃,熊熊大火吞没了瓮城城门,浓烟上卷,城楼上混战的士兵目不视物咳呛连连,明军敢死队趁机发动反突击,先扔下火药包烧毁了十几架云梯,总兵李斛亲率二百余名家丁组成突击队高呼酣战,一刀一刀把失去增援滞留城头的闯军悉数剁了下去。这档口,党守素看着浓烟包裹的城楼心里犹疑了一下,以为又是守军的诱敌之计,未能立即下决心让后续部队再架云梯跟进,战机一瞬,等到李斛用出手头所有的兵力重新夺回城楼时,党守素也看出了守军兵力薄弱,再想发动第三次攻击,被闯王派人喝止。



    李自成调来了10门红衣大将军炮,架设完毕,后面把两架5丈高的攻城塔推了上来,党守素整顿兵马,横下心准备一次投入全部5000人和数十部云梯,守军兵力只剩不足300人,无论如何也应付不了5千人的蚁附攻城。



    .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