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65、66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杵村嘉次少将阴沉着脸,站在练马变电所楼顶双手举着望远镜看代理联队长组织的总攻。这个吊着三角带的家伙运气好,本来估计这一次冲锋会大大削弱中国军的防守力量,并且拿掉这个瞧不起上司的家伙。攻克安全区的目的是建立一个臣服于杵村司令官的相对独立的政治地盘,因此在作战行动中要考察并剔除那些可能的不满分子。 谁知道这个吊着胳膊的家伙运气真好。西部方面队人还没到,105榴弹炮火力已经接上了,有效压制了练马台大厦楼顶的火力,右前方废墟带守军居然一触即溃,俘虏供称他们只是安全区仓促武装起来的难民。这个信息更坚定了杵村少将攻占安全区的决心。</p>

    眼看着代理联队长指挥着大批步兵潮水般涌进烟雾包裹的大厦,杵村长松了一口气。一千多人冲进去了,2个中队左右包抄大厦后部,几十部迫击炮密集轰击压制住了楼顶,不管怎么样,一个连级兵力防守的大厦再也支撑不住了吧。</p>

    安全区的乌合之众不算的话,真正中国军的防守兵力不可能超过一个连。练马背后宽阔无人区地带渗进去的一些特种兵报告,发现一些民间直升机向练马台大厦飞去,从直升机载重量判断,即便运送的都是兵,也不超过五六十人,后来发现一架三桨的大型机飞去,至多又送去一个排。扣掉作战伤亡,中国守军还是不超过一个连。那么,无论如何他顶不住日军联队级兵力的围攻。</p>

    看看大厦的5楼窗口已不断有人影被爆炸气浪吹了出来,说明争夺战已打上5楼,嗯,6楼的也有了。杵村少将心头一松,另一重阴影就悄然爬了上来。</p>

    为什么西部方面队的105炮群停止射击了呢?他们的解释是受到中国军精确制导火力的压制,如不停止射击迅速转移阵地,必将损失殆尽。</p>

    是这样吗? 已方的观察报告表明,西部方面队的先头105炮群一到射程就快速放列、设定好打击台湾号的射击诸元,及至接获练马指挥部轰击练马台大厦的命令,炮群的动作明显放慢,炮群指挥官更直接了当地意图抗命不尊,打练马台的炮击只持续了几分钟,炮群即分批停止射击向东转移阵地,随后中国军的制导火力才到,因此判断先头105炮群的损失不大。这中间的先后关系很重要。</p>

    杵村心里掂量出这个“先转移”的意味。炮群不听练马指挥部的,还是听从的西部方面队司令部的命令。西部方面队司令部和下属师团里中将还有几个,少将还有一堆,不来夺取主攻总指挥的位置只是按条例尊重已有指挥官熟悉战场情况的因素,因此平级或更高一级军衔的将领也不会在现有指挥官未伤亡的情况下硬性接替。这样取得的战场指挥权很脆弱,西部方面队炮群不听指挥就是例子。</p>

    他们不赞成攻取安全区。还是老一套的方略,攻占台湾号,摧垮中美军队防御的核心支柱,在中国军大举增援到来之前歼灭中美军队,包围皇宫核心区,缴械所谓临时政府的卫队,清君侧,把卖国求和的一森等人送交司法审判,在天皇主持下组成新的合法政府,这样的政府里,日本军队的领导者必然占据中枢位置。</p>

    可惜他们的想法到现在已是幼稚不可行的了。如果石原将军还在位置上,杵村也是该方案的积极赞同者。石原莞一去不回。日本军队没有了主心骨,没有了灵魂,必然先一盘散沙,再走向fen.lie。此后,谁的兵多,谁占据了重要位置,谁能得到民间的更广泛支持,谁就在战后政府中占据要津。</p>

    如果日本军队直接攻击皇宫核心区,中美军队必然和临时政府军队抱成一块铁板全力抵抗,保卫临时政府就成为保卫实现和平的机会,成为日本由乱入治的希望所在,必然获得全日本民众特别是东京地区民众的支持和认同,中美军队占据了这样的道德制高点,他们共同支持的人必然占有日本政权,现在看来,他们在日本能够共同支持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临时政府那帮子和奸政客。日本军队越是攻击临时政府,中-美-和奸集团越是抱成铁板一块,日本民众越是支持他们,天皇也越依赖他们,这不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吗。</p>

    所以他们也看明白这一层,即便石原将军不在,仍然拼命攻击台湾号。可是台湾号攻得下来吗?杵村没有信心。日本军队已尽最大努力试过了,连第一军都不行,他们这些二流三流的队伍怎么可能行。第一军试的时候,日本还有不少飞机、导弹和大炮可用,现在这些都打光了,只剩下二三流的轻步兵,怎么可能成功。</p>

    杵村暗暗叹了口气。其实还有第三条路走。就是攻占安全区。战后的日本军队如果控制住了人口,也就控制住了经济,控制经济,也就控制了人心。那时中美军队只是保有皇宫附近一小块政治地带的话,如同四不着边没有根子的孤零零的空中楼阁,即不可能拥有真正的控制力,也不可能持久保有。</p>

    一森佑元这家伙显然看到了安全区的重要性,明言支持攻占安全区,并暗示占领后可以向天皇荐任为日本军队首脑。</p>

    一开始,杵村为一森佑元的许诺着实兴奋了一阵子。和“那边”搭上了一条路,由此可进可退。随后接到的情报,又让杵村觉得哪里不对了。情报表明,实力强大的北部方面队始终按兵不动。方才又明确拒绝了第6、第9师团的北线联合司令部要求其迅速举兵南下加入总攻的电文。</p>

    北部方面队的明面理由是“需要防范来自北海道的跨海攻击”。果真如此吗?俄军登陆北海道的只有2个旅,占领了2个县后即停止前进,显然已与中方有了协议,其它地方要等解放军的第27集团军来占。俄军2个旅没有渡海攻击的能力,无需重兵设防,解放军的第27集团军即便有能力渡海,也要在6天之后到达,中国的第26集团军预计登陆本州北端的秋森、青田,但也是4昼夜之后的事,此前数天时间格外珍贵,为什么龟缩于本州北部无所作为?</p>

    他们是想拥兵割据。占住本州北部,坐看日本两大势力的生死搏斗,临时政府胜,则通电拥护临时政府,则临时政府方面也必然不会解除其兵权,反而要拉拢借重,反过来,临时政府方面败了,北部方面队的对策也是一样。他这样拥兵自重,无异于军阀割据,大小军阀——包括自己——皆割据一方的话,难道战后日本又回到现代的幕府时代了?</p>

    果真如此,日本战后的军阀割据情形已隐约可见,大概要划分为6大块:</p>

    临时政府系,占据皇宫--东京政治中心区,拥有兵力约3-5个联队,得到中国的支持,美方也暂时虚情假意地支持;</p>

    西柏林系,占据东京西北-美军横田基地一带,兵力为第10、11师团、中部方面队和东部地方队余部和西部方面队,美方予以实质支持,但目前美军无能为力;</p>

    安全岛系,也就是本司令官的体系,将占领安全区地带并向南扩展到横滨-羽田机场,向北扩展到银坐-港口区,向西扩展到中野-立川一线,也就是囊括东京的大部分人口和经济区域;</p>

    南部派系,将据有贾府-松山一线以南的近半个日本,但缺乏有足够号召力的领袖,内部仍有进一步fen.lie的可能;</p>

    北部方面队系,将占有本州北部,兵力在目前各方中是最为雄厚的,还拥有未受到什么损失的3个师团另3个独立旅团和若干地方部队,总兵力约15万人;</p>

    离岛系统,北海道将悲哀地首次归入离岛,它会被中方占据大部分、俄军占据2个县,西南诸岛包括琉球、中绳已被中国独家占领,中绳本岛维持某种意义上的独立。</p>

    最重要的当然是占据并保有安全区。从这个基本目标出发,其实不应排斥其它派系的形成和生存,反而要借助。地方政权必须互相牵制才能共同生存,而名义上的中央政权只有在存在多个地方割据政权而不是只有一个割据政权的情形下,才不会全力以赴对那个割据政权下手。</p>

    望远镜中,太阳旗已在练马台大厦顶部升起,在阵阵烟雾中时隐时现。这个大钉子终于拔下来了。从这里就打开了直通安全区的坦途。日本军队还是有坚韧不拔的攻击精神,当初攻击旅顺口俄军坚守的201高地要塞时,也是靠着这种精神努力攻击,最终拿下来的。</p>

    杵村慢慢放下望远镜。许久,拿起手机,与临时政府官房长官明语通话。要想让杵村系安全区计划成真,必须首先取得临时政府方面的承认。一森佑元的许诺是靠不住的。一来家族所在派系与一森家族素无私交,在某些方面甚至有所不合,另一方面,一森佑元目前是临时政府的实力最大的主流派系,要想真正取得临时政府方面的合作,还需要联络拥有实力的次一级派系,他们为了谋取中枢位置,比一森佑元更需要地方实力派的支持。而杵村家族正与官房长官的派系素来还有一定交情。</p>

    既然只能以手机通话,说话就既要斟酌说什么,又要斟酌如何说。现代信息化陆战打输了,东京日军处于和上次河内越军同样尴尬的境地。官房长官听完杵村少将语言晦涩但意思还能明白的“六大块”论述,干脆用起了直言相告的表述方法:</p>

    “......</p>

    第一个障碍,要中国军停止进军,你们才能占有那些地方;</p>

    第二个问题,有一个人,他如果出来,就是三大块,而不是六大块。”</p>

    杵村的脑袋里嗡地轰响了一下子。要中国军停止进军,本来不是问题。是中国方面和临时政府方面一再呼吁先行停战、坐下来谈判的,只是日本军队不认为应该停战,从现状上看对我们有利,从时间上看对我们不利,因此日军才一再努力攻击,希望在中国军大举增援到达前歼灭其东京湾的残余部队。现在我们要停战,中国人难道不想停了吗?他们判断我们已不能及时解决战斗了吗?中国军队是应日本临时政府邀请进军的,临时政府已不能够撤销这一邀请了吗?这是基于军事力量对比的判断,临时政府的判断与我们这些专业军人有很大的出入吗?他们还掌握了什么我们看不到的情况?</p>

    “有一个人”,出来以后六大块就整合为三大块?这个人是谁?石原莞将军吗?他还活着吗?他掌握在官房长官手里吗?他如果出来,当然可以制止日本军队的fen.lie。那么,剩下哪三大块呢?</p>

    临时政府方面当然是一块。还有两大块,官房长官认为是谁能够存在下来?包括杵村的安全区吗?</p>

    及时以不便多说的默契结束了和杵村的通话。官房长官默默看着对面三人,俄顷,对右边那位始终没有除去风衣也不肯摘掉墨镜的瘦削中年男子说:</p>

    “杉山君,警视厅的同事们都说只有请出阁下,才能救出石原将军。那么,拜托了!”</p>

    言毕,朝着墨镜男子深深鞠了一躬。</p>

    嗣谷前指的罗旅长在用卫星加密电话与曾南岳通话:</p>

    “......</p>

    这些因素,决定横田地区不可能依赖横田机场的运补成为‘西柏林’。</p>

    除非他们能像当年的西柏林一样构筑一道陆桥通道。否则,只能依赖濒海地区造就。真正在军事上具有西柏林条件的是安全岛地区,可以依赖东京、横滨两大港口和羽田机场的海空运补。这一地区我们绝不能让。</p>

    千叶-房怂半岛也有一点条件,但是效力差很多了。再远的地方,随便他叫西什么什么,就是不能叫西柏林。”</p>

    眼睛盯着地图上的一点,曾南岳问:</p>

    “你认为他们要构筑横田陆桥通道的话,必经的关键节点在哪里?”</p>

    罗旅长略一沉吟,说:</p>

    “如果美军不伸手的话,他们要绕一点远,走西日暮地区。从最近的动向看,美方正全力策划建立‘西柏林’,与临时政府和叛军两方面接触频繁,如果美军伸出一只手的话,他们只要打通文西一点就可以了。”</p>

    “你有没有可能抽出兵力,在文西第一军残部前方打进一个楔子?”</p>

    罗旅长坦率地说:</p>

    “给我1个营的增援就行。现有兵力,做不到。”</p>

    放下与罗旅长的电话,曾南岳与兼任安全区主任的中国驻日军韩政委电话商讨了二十多分钟,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研究美方策动安全区管理层转向‘西柏林’的问题。韩政委还建议,横田陆桥的关键节点都还掌握在第一军残部手里。目前日本陆军各部能够买帐的人物,只有石原莞。</p>

    结束通话后,</p>

    安全区韩主任直接拨通了杵村嘉次少将的手机。</p>

    曾南岳则给高素梅下达了命令:</p>

    “任务就是这样。只有你进去过那里。你们要配合解放军的精锐特战分队,救出石原莞将军!这个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p>

    </p>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