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续 14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指着侦制通上的一溜光点,老谭问:



    “直接轰,是能量问题吗?”



    老谭18岁入伍,高中文化程度,没机会上大学,10年来在部队都是用到什么学什么,有些地方钻的很深,例如对C4炸药的研究超过化学系教授,对导航陀螺仪的理解掌握也不亚于航空机械教授,但是,理工基础不行,比如数学,就比正牌工科大本毕业的杨拓差了不少,参加格子团的对日实战,老谭感到格子团的数字化作战中数学对于宏观的大局掌握和微观的作战效果都是个基础的东西,掌握不好的话,自己就始终是一名步兵,而不是一名数字化步兵,传统步兵作战跟杨拓这样的放对的话,一对一不用说,1打10也不在话下,但是杨拓这样的放到格子团的数字化系统里跟自己打,咱老谭就绝不是对手了。刘昌平教官引用过恩格斯在《反杜林论》里的一段话,说某游牧部落骑兵单兵作战能力很是强悍,一对一法国骑兵绝不是对手,10对10,法国骑兵还是不行,300对300,系统组织严密协同能力强的法国骑兵就一定能打败游牧部落骑兵。



    今天的情形恰恰如此,特种兵单兵作战能力强悍,但是无法跟一个格子作战系统对抗。放到格子系统里的每一个凡人都会化平凡为神奇。



    自己也要融入这个现代作战系统,化平凡为神奇。



    听到内部消息,国内几个王牌集团军每个军都要组建一个“格子”团,自己在格子教导团培训1年后回老部队,要担任新建格子团的连级职务,带部队。 也就是说,战后就培训结束放单飞了。



    能带一个格子连吗?



    还有几个重大关节不大有把握。其中之一是对行进中敌军的制导炮击。按说,对于掌握密集强大的远程火力的一方,行军状态的敌军是最容易消灭的。美军就特别注重以精确密集的远程投射火力消灭运动中的敌军,行军状态是集中运动状态,美军打击行军状态敌军一般使用导弹和飞机投放的区域外撒布弹药,几架战斗轰炸机隔着数十公里在对方地面防空火力射程的“区域外”投放制导弹药,例如滑翔制导炸弹-集束炸弹,消灭沿公路行军的一个营是不在话下的。



    空中垂直打击是我们的弱项,几十年的全面差距,不是一朝一夕赶得上的。扬长避短,替代的是离心大炮的远程投送。在承载离心大炮的军舰伸不进去的地方,在车载远程离心炮完全研发成功前,还是要用螺管炮、气压冷发射迫击炮渗透进去打,射程不够,当然就要跟目标近一点。这样就要研究摸索出一整套相应的战术,“格子”是目前为止得到的一套优秀的战术组合。



    这就带出了老谭细心研究的第二个大关节——弹药补给问题。格子团所在的海军陆战队,大量的战术制定都是在远程舰炮的射程之内,因此有许多是如何制导远程舰炮射击。一般的舰炮射程只有几十公里,离心电磁大炮出现后,衡山号大型登陆舰、嵩山号、华山号级别的巡洋舰舰炮射程达150-300公里,这个射程下,陆战队与舰炮配合的意义已远不止是登陆滩头,涉及到了大范围纵深作战,像日本这样的岛国,两条巡洋舰东西一夹,几个岛基本上就打透了。 但是,中国陆军面对的地形却不只是日本这样的岛国。



    例如中亚。欧亚大陆的腹心地带,大部分地区,沿海游动的离心大炮也是够不上的。除非动用中岳岛,不过,中岳岛号超级战列舰是洲际战略打击平台,而且只此一艘,拿来打地面的战术目标是太奢侈了。因此,老谭将来要回去的陆军老部队一般是没有舰炮支援条件的。明确这一层,老谭总是琢磨着脱离舰炮的一整套打法。



    格子团的战术是中岳级海军陆战队里最适合搬到陆军的一套打法。这套战术搬回老部队的话,老谭认为还有一大问题要解决——弹药。



    格子团的炮车是15吨级的,炮车以隐蔽代替装甲,车身用炭纤网基工程尼龙嵌入陶瓷微粒整体注塑成型,炮管因膛压极低而使用特种尼龙材料,整车的雷达金属特征近于零,加上草木伪装覆盖,即使敌方平台逼近到一二百米距离仍难以发现。炮车具有极佳的越野性,即使被发现,也可以一边高速变向行驶一边开炮,敌方炮弹飞行的十几秒钟内,炮车已偏离起始位置150-200米,火炮采用膛压极低的螺管式气压冷发射,压强只有火药热发射的十分之一以下,因此使用了薄壁钢管和碳纤尼龙管,极大地降低了炮身重量。即便做到了所有这些,所减下来的重量也只够炮车携载200发155毫米弹药、80发节50毫米弹药和大量子弹,还有3架“手机”型无人机,加上口粮清水等物资,构成一个格子班基数。班弹药点可以抽本班一名数字化步兵看守,隐蔽条件好的也可以不用人看,只开启一枚50传感器当电子标识器。排弹药储备点一般设2-3处,储备一个排基数。连弹药点不仅储备一个连基数,还有一架大种马往各个班排机动投送弹药,并向后方——营级救护站和团级野战医院——运送伤员。这样的弹药补给设置,本来是足够一个远远伸出的格子连独立作战一周,弹药也足够打掉敌军一个旅级单位的。当然,这样的补给方式也是建立在离军舰不远的基础上的,投放格子部队和建立弹药点,都是具有垂直起降能力的飞机完成的,变轴向地效机、运输直升机和无人直升机,这些垂直起降飞机不利于远距离飞行,所以从军舰上起飞就天然合理,中岳级的大吨位登陆舰和巡洋舰摆在沿海,以舰炮支援纵深2、300千米的登陆作战,以舰载机深入投放登陆部队并实施补给,就成为中岳级陆战队大纵深登陆作战的一整套战法中环环相扣的部分。说到底,这还是海军陆战队的打法,不是正规陆军的打法。



    设置弹药储备点解决了弹药数量问题,但是也有机动性不足的弱点。格子战术强调高度的机动性,打起仗来战局瞬息变化,炮车可能伸出很远,远远脱离班弹药点,特殊情况下,要开回来补充弹药就可能贻误战机,例如早晨本班的情况,139车要回弹药点取无人机,来回要2个小时,而且给鬼子堵住了油库出口,爬后山的话,2个小时也不够。



    格子团的首次实战是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出动了唯一建成的一个营,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无往不利,一直打到河内城下。战后,总参负责陆军作训的首长对格子部队的装备和战术高度重视,亲自下到基层与格子团参战官兵反复座谈调研,头发花白的将军跟着格子部队的小伙子们摸爬滚打一个礼拜,参加了日常训练和2次实弹演习,然后将军不用秘书,自己动手给总参写了一份报告。



    那以后,格子部队从一个营迅速扩展到一个团,另外还有一个蜂巢团在同步建设,大量部队骨干被调了进来参加培训,一般是官降两级,像139车的班长原是老部队的连职干部,老谭则说他不止降2级,特种兵分队是排,但带队军官是按连级配置的。进来培训的人也都明白,培训一年结束后,回老部队组训带领新建的中岳级数字化部队,每人不仅官复原职,大概还能升个一级半级的,班长有一回就笑呵呵地对老谭说,“退两步进三步,划得来么!”



    格子部队培训1年,有心人老谭得出一个结论:若在脱离舰炮的中亚地域,格子部队配备轻型车辆输送弹药补给。汽13拖60,一般次级公路桥梁允许13吨级的轮式车辆通过,格子的155炮车轮胎是可变宽变压的,用到15吨已经到头,挖掘载弹量不能再从炮车载重上提升了,若改成履带式,载弹量虽然可以提升,但是履带车很难使用全尼龙车身和履带,车辆的金属特征一大,格子赖以生存的隐蔽性就大受影响。当初设计时肯定是全盘考虑了这些因素的。不过老谭有自己的想法,可以简单解决问题——把炮车一分为二、一分为三,载重一律降为8吨级的,这样体形还可减小隐蔽性还能增加,8吨炮车自身只携带20-30发弹,另外2辆8吨级的弹药车,车本体都是不到2吨的,一发炮弹的重量平均不到30公斤,因此8吨弹药车可以装载200发弹,一个班配上2辆弹药车,载弹量就翻了一番,班弹药点就省去了。



    这个想法,老谭先跟杨拓念叨过,说你脑子好,帮俺算算,优化一下。杨拓当时一听就跳起来了,说弹药车可以再轻一点小一点,载人,把数字化步兵送到前面去,车本身装上车载传感器当一级节点,效果肯定比一枚50传感器强,多车伸出就成为地面的运动节点局域地网,班级局域地网的效果肯定还能上一个大台阶!



    老谭喊好,杨拓兴冲冲跑回去,熄灯号吹了打手电筒按计算器,熬了一夜,第二天,两眼红红的捧着一摞纸对老谭说,最优方案应该是车重分2档,一挡是8吨炮车配3辆8吨级无人弹药车,带车际半自动输弹机构的,另一档是半吨到1吨的最轻型车辆,电池电动车,运载1至2名数字化单兵,要最大的隐蔽性和机动灵活性,每班至少3辆,把数字化单兵输送到前面去,反正数字化兵要从炮车伸出去5-10千米,为什么不用最轻型吉普这样的小车子带出去,车上装数字化单兵的基本弹药,50毫米枪榴弹和传感器可以多装一些,数字化兵可以下车作战,就是下车以后再徒步往前伸1、2千米,也可以就使用这辆车作战,或者一人下车一人在车上,俺这里弄了几个基本的模式,初步设计了车载传感器/侦制通单元的合理配置和使用,...



    听到这里,老谭就一把抓住杨拓说:“走,找班长去!”当天下午,老谭和杨拓就被带到刘教官也是一营营长面前。 3天后,一份相当完整的方案送到中岳集团装备负责人朱东岳那里,此时距离开战已不足2个月,老大李中岳去北京后一去不回,连先做出一个实验排都来不及了。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