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0章 海上长城(续上3)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三人在客厅坐定,曾南岳介绍周北岳是他的结拜二哥,是大陆的“红顶商人”,常做军方的生意,他的公司在中国工程保安总公司里持股近3成。话点到这里,已经够了。深夜造访,所为何来也不言自明,三人略事寒暄就直奔正题。李之焕和曽南岳都是军人,说话坦率,周北岳说话更是单刀直入:“敝公司已与台湾钓岛作业集团签有保安合约,我们,不会撤。”



    李之焕心里明白,这一仗主要是这家“保安公司”打的,他们算是大陆的民兵,但又不是一般的民兵,战情资料有较为详细的介绍。一仗下来,这家公司展示出令人惊讶的战力,明显超过美国声名素著的黑水保安公司,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李之焕笑笑说:



    “贵公司一战成名,以后的生意会很好做。”



    “好生意哪能不做!李司令介意我们独家做这个生意吗?”周北岳笑问。



    李之焕心中苦笑。局势很明白。这个“生意”,单讲经济的话,钓鱼台海域已打出的几口高产井证明,不用费多大的事情,钓岛3个采油区在一两年内即可达到年产一千多万吨、1亿桶的规模,地下压力高、低硫轻质油,离两岸不过一、二百公里距离,每桶油连采带运成本不过3美元,到岸就卖几十美元,世界经济V形恢复,油价波浪上升的大趋势不改,这么一个近海大油田能让大陆独得吗?台湾花了诺大代价,跟日本人脸也翻了人也打了,巨大利益已到手边,能放弃吗?这个“生意”还不止于经济。大陆不撤,意味着他们接下来会继续建设。民用机场也是军用机场。油码头也是海军舰艇的码头。另外加上,潜艇基地。装上远程雷达,竖起中程飞弹发射架。既可截断日本的南航线动脉,也方便控制和覆盖台湾北、东部,台湾辛苦经营的防御体系将撕开一个大口子,要想织补起这个防御体系的大口子,可就难了。因此,国军必须驻在岛上。要建什么也是两岸合建,对付小日本就是一致对外,万一老共要打台湾主意,这些基地握在国军手里,到时候你也用不成,反而是我用得成。关键是国军一定要在岛上驻有足够的兵力。大关节,不能犹豫。



    李之焕倏地起身,大步走到周北岳沙发的茶几前立定,目光炯炯逼视着周北岳说:“你的保安公司东海分公司重组。我入股,控股51%。价钱你开。保安力量,我投进去海军陆战旅的3个营!改穿保安制服。钓岛作业区的保安生意,我包下了!”



    周北岳舒服地仰靠在主人的真皮沙发上,不动如山。温暖明亮的目光注视着李之焕,说:“岛上的工程我们建。”



    李之焕:“可以!”



    周北岳:“建成后我们管理使用。”



    李之焕:“——可以。”



    周北岳:“你派驻部队的指挥官,我们要能接受。”



    李之焕知道这就进入实质问题了,不过不要紧。部队都是我的,一个指挥官能怎么样?坐回沙发,缓缓地说:“陆战旅的旅长一直是曾南岳兼。”



    周北岳:“以后还是吗?”



    李之焕心中一动。对岸显然知晓国军的高层人事内幕。曾南岳是第三代外省人,国民党深蓝中坚人士,一个中国的铁杆统派,近年来思想不断激进,已从“中华民国一统中华”的国民党传统统派之统,进展到“谁能把大中国的事情办好,就跟谁走!” 这句话出口,看来此人日后难免要跟共产党走了。有鉴于此,陈选举几次要拿掉此人,换上陆战旅的罗参谋长升任旅长,罗参谋长是台湾本土族裔,别说外省,连汉族都不是,他本人回避政治问题,但4个儿子都在国军里,其中至少3个是绿营人马。海军陆战旅是握在深蓝手中的一支精锐力量,陈选举一直如芒刺在背,他是一定要换上绿营人马当旅长才肯罢休的,自己顶了几次,这次未必顶得住了。陈选举已定了曾南岳接任“霍去病行动”的指挥官,这只是个临时职务,借此机会提拔本土的罗参谋长接手陆战旅,以虚换实,把曾南岳的实权剥夺了。这个难题,就丢给老共罢。



    “陈总司令近日会发表陆战旅罗参谋长升任少将旅长,曽将军会另有高就。”



    交换。周北岳说:“既然如此,双方的保安力量就整合一下。”



    李之焕知道这是掺进人来改变部队基层的做法。但是台湾方面占住了部队上层指挥的位置,对岸要掺如下层,也不能一口拒绝。岛子毕竟还在对岸的手里,他要不同意,国军进驻也办不成。陈选举那边也可交代,对方的“公司人员”只是掺入驻岛的保安队,可不是共军掺入了国军。而且,今日一战,中.共展示出的信息战战力比国军高了一个台阶,吸收学习这些先进的东西,这里正是机会。遂答应说:



    “可以。贵方人员装备限于东海分公司现行300人范围,编入我的3个陆战队营。位置没有那么多,可能,一些贵方人员要委屈一下降职使用了。”



    周北岳明白李之焕否定了双方整合这个平等形式,代之以大陆人员“编入”台方3个营的不平等形式,而且还要“降职使用”,就是说各级主官都是台方的,大陆人员放在下面,至多担任副职。这没关系。这些都是形式,不是实质。实质是人心。在国家统一经济纲领的潜移默化之下,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不叫整合,也是整合,不说统一,也会统一,主官也罢,副职也罢,官也罢,兵也罢,每一个中国军人最后都会变成人民军队的一员。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周北岳的预见。分队长老曹果然到了沈湘手下当一名狙击手,但是罗旅长却在东京的夜风中喊出:“升起五星红旗!”



    周北岳说:“我们共产党人争的不是职务高低,而是为人民服务,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服务。”



    李之焕看到对方竟然能作出实质性的让步,心中触动,看来中.共一直是着眼大局,奉国家利益为准则,胸怀是比我们宽阔啊!台湾却被置于陈选举这等人物的领导下,争来争去,是不可能争得过中.共的。



    三人就一系列重要问题商谈许久。事情的具体架构逐渐清晰浮现。具体架构越清晰,它背后的那个大阴影也越浓重。



    “美国人会怎么样?”李之焕一语道出整个策划的阴影所在。



    迟早这个问题是要提出来的。表面上的军事态势很清楚,日本人暂时没有力量反扑。一个中型航母战斗群、两个轻型航母战斗群打光,训练有素的一个海军陆战旅几乎全军覆没,战机损失一百余架,相当于日军南部航空队战力的80%,宫古八重山基地被彻底摧毁,投送力量的手段大部损失,一时无法恢复。三人都明白,只论日本人的话,数个月时间内,仅靠“保安公司”的力量就守得住钓鱼岛,几个月后,岛上初步的军事工程完工,防御系统更难打破。日军要想立即反扑得手,除非美国人大规模帮他。美国人会这样做吗?美方的态度,是当前一段时间内中方能不能站稳的关键。进一步地,大陆如果在钓岛建立军事基地,就在第一岛链封锁线上打开了一个300多千米宽的通向大洋的缺口,美国人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



    周北岳站起身来,走到客厅悬挂的大幅军用地图旁边,手指台湾高雄南、巴士海峡北一处海面说:



    “跟美国人做个生意。”



    客厅的地图上没有标出霍去病舰队,来人却准确指出它此刻的位置,看来,舰队从高雄出发伊始,就在中.共的严密注视之下。李之焕掂量着周北岳的话,凝神问道:



    “以北岳兄的高见,这个‘生意’要怎么做才好?”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