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69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169</p>

    朝鲜人民劳动党主席继续着这个思考。</p>

    有钱花了。不是一次性援助,而是年年月月可以拿的。朝中延吉港口区正式落定,朝方委托中方对该港口区实施行政管理。中国从此在至关重要的中俄朝三角区取得了出海口。划进去几个平方公里而已,不比西柏林通道大,却每年得到十几亿美元的港口物流收入分成,与朝鲜好年度的GDP增长相当。这里将成为东北亚经济圈最大的货物集散地之一,也将成为俄罗斯石油输往日本的唯一装船港口。中国人肯把这个物流利益分出相当一部分给朝鲜,到底是老大哥。有了这笔稳定的收入,政权稳定也就解决了。一个政权不会在外部压力下垮台,有时外部压力越大内部越团结,但是内部造反的话,这个政权一定垮台。内部造不造反,经济是第一位的,体制呢,即使不是最后一位的,排得也很靠后。你们不必指责我们朝鲜的体制如何如何,看看英国和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英联邦国家,体制还是君主立宪制,最大的官是女皇陛下,又该如何。再看看全世界最富裕的阿联酋、沙特、卡塔尔等等,君主立宪都算不上,是酋长说了算的国家,严格地说还是半部族社会,可国内人人饱腹讴歌,老百姓谁也不想造反,对于美国的美式民主颠覆运动和西方文化反而厌恶之极。 是啊,他们有石油,天上掉馅饼。 如今我也有类似石油的收入了,延吉港口区协议将保障朝鲜经济从此欣欣向荣。 我也想搞改革, 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慢慢来。 我不想学俄罗斯的休克疗法,国家崩溃动  乱是对人民利益的最大违背。 有人攻击我这个那个,这些人,要么是年轻人还没把事情看透,要么就是拿了美国经费的败类了。</p>

    延吉港口区也将成为中国海军控制下的北亚的大型海军基地,这不要紧,对朝鲜增加了安全,却没有增加控制。朝鲜依赖中国陆路运输的局面不改变的话,进一步,朝鲜经济依赖中国的局面不改变的话,就已经是最大程度的控制,无以复加了。要摆脱中国控制,就要在南面寻找出路,向海洋寻找出路。这就要南北统一,要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但是,做不到。 以前冒着战争边缘的危险拼命发展核武器都做不到,今天,各国纷纷宣布销毁核武器,却反而做到了。</p>

    中国人在今天突然爆发的新加坡事变中拼死苦战,展示了令人惊讶的实力——离心电磁洲际大炮。打下了眼前的局面。朝鲜没动一兵一卒却得到了全部想要的东西。</p>

    与南方接近的过程不会太快,南方也不想太快,想快也做不到,当然,想慢也未必做得到。政治统合的进度在深层上不得不基于经济统合的进度,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表面现象上,政治关系的远近表面上表现为政治学的豪猪理论,不太远,也不能太近, 保持最佳距离。更表面一点,是南北政治家们做秀给百姓看的工具。我们即使有朝一日实现了南北统一也不是摆脱中国,而是在经济基础上更深厚地与中国结为一体。中、俄、朝、日本的大东北亚经济共同体必然出现。</p>

    蒙古大乌拉尔主席继续着这个思考。</p>

    在奴隶制时代,劳动方式是大量重复叠加的简单集合式,1万人才能拖动金字塔的一块石头,战争成为兼并和加大生产的重复叠加规模的必要手段,军事家英雄辈出,国家规模向集合统一越来越大的方向发展,国家就必然越兼并越大,那种生产方式决定了各地的小国小邦都在走向统一,</p>

    那时,蒙古铁骑东征西杀,统一了大半个欧亚大陆。在生产方式进入农业和手工业分工时代以后,大规模的同种重复劳动已经过时,简单劳动重复叠加的规模集约化越来越不是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反而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楛,不同种的劳动——分工,开始占据主流并越来越成为生产力进步的手段。 于是,大规模重复叠加集约的简单劳动解体,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庞大国家随之解体。欧洲农业经济的城邦小国遍地开花,蒙古帝国无可奈何地解体没落。中国的农业文明出现的最早,这一进程提前到来,诸侯并起,七国春秋,三国演义。到了元朝,蒙古的落后生产力的统一不能持久,元朝文化被同化,同样,落后的女真蛮族进关后也不可避免地被同化。</p>

    仔细想一想,大乌拉尔主席内心觉得当时游牧民族的攻城掠地还算不上简单劳动的重复叠加,其实就是抢掠,踏平一处村庄,就抢光村里的粮食家畜,攻陷一座城市,就掠走一座城市的财富,蒙古铁骑过处,留下一座座废墟,获取财富的方式不是生产而是抢掠,掠净一处地方,这个地方就剩不下什么了,游骑群要吃饭就只好抢掠下一处地方,游牧部落没有留下来生产建设,没有农业种植,把大片农田退化成牧场,又没有真的变成牧场,水草没那么快长出来,牛羊无法放牧,牧人们变成骑兵,有现成财富可抢谁还耐心留下来畜牧,抢掠式游骑的流动实在算不上是一种生产方式,而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抢现成的,不生产。这样看来,先祖们也不是非要全力以赴地开疆辟土,不是立志于让游牧帝国的版图扩大到全世界,而只是——不得不为之,抢干净一个地方,要吃饭,就只好到新的地方去抢,到更远的地方去抢,到帝国版图边缘的地方去抢,抢掠式扩张的背后,实在是隐藏着维持生存的无奈。</p>

    这样看来,游牧部落对狼的崇拜,其实是对抢掠生存方式的崇拜,狼是只掠食不建设的,狼是近亲交配长幼乱轮的,所以那时游牧部落的儿子可以抢他爸爸的妻子当自己的老婆,狼建立在快速流动基础上的掠食方式变成弄不懂现代军事的落伍军事理论求得心灵慰籍的藏身之处,游骑部族的人对狼的崇拜其实只是人类一个很小的部分在一段很短时间里的退化,狼图腾没落了,从高悬于游骑帝国穹顶的图徽,没落成现代文人偶尔猎奇的润笔之物。</p>

    满清的侵入中原,与我们的侵入中原,在性质上都是落后侵入先进,只不过当代赞颂狼的寥若晨星,而歌颂满清贵族的却不绝于耳,这对我们不大公平,当然也可以理解,蒙元过去太久了,在中原社会里已没有后人还有利益瓜葛和出头的需要,满清则不是这样,只不过,从张勋复辟到满洲国昙花一现,再到现代只剩一点文化上的需索,满清回潮的波浪是一浪小于一浪,在振荡中归于了平复。</p>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及其起源》里还是在《自然辩证法》里说过,狼在大自然的位置只在于食物链的自然平衡,吃草的动物太多了,草就没有了,需要食肉的动物出来吃掉一些草食动物,食肉动物太多也不行,吃得食草动物剩不下什么了,它后面还吃什么? 大自然靠这个机制自然地维持着草、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之间的平衡。</p>

    所以,蒙古游骑帝国尽管版图很大,却在吃光了周边的“食草动物”后轰然倒塌。那段历史既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悲哀。蒙古民族要想中兴,就必须融入现代社会的生产方式,这就要求我们,或早或晚地,与经济高度发达、经济纽带密不可分的中原大地,重新走向统一。</p>

    </p>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