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61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161



    陶政委忍着腹部伤口闷闷的疼痛,看着摄像头传出的松之阁谈判现况,曾司令竟然出手救了石原,他这一下子可是超出原定剧本的临场发挥,不禁悚然动容,失声赞叹道:“妙啊!”



    曾南岳不知道陶政委在表扬他。或许想到过二哥事后会讲评一番,没准会赞一句。此刻耳麦里传来安全岛日叛军突进自行炮群被我卫星信道灌进去东西,一群炮弹打到了他们第11师团师团部的情况,聚精会神,思考后续的连锁反应。 松之阁会谈面临不欢而散,曾南岳作势离去,却如预期,被天皇拽住了,美军中将不好意思拽,看见日方出手拽人,脸上顿时现出喜色。 地上血迹擦干,各方枪口收了起来,大家重新落座,天皇皱着眉头看一森佑元,官房长官故意不看一森,却几番瞥视天皇的神色,美军中将嗫嚅几次,鼓起勇气先开了口:“美军欢迎中国军队暂时进驻横田基地。”



    陶支队有一个大队200人在皇宫西北,该处情况非常复杂。日本政府军只有1万余人,由卫队组成的主力集中在皇宫地区,后半夜曾向西北方向发动攻击力图打开一条通道,把天皇和临时内阁送入横田基地;日本第一陆军一直在猛烈攻击横田基地,同时以主力攻击台湾号和曾集团登陆部队,主力20万人因此被消灭,只剩处于横田基地内侧弧形地带内的残部一万余人,把东京中心区与横田基地隔绝开来,察觉政府军和基地内美军集中力量对进攻击打开一条通道的意图后,集中了6000人在通道地域,摆出即使与政府军刀兵相见也绝不允许天皇落入美军手中的姿态,陶支队的这个通道大队就摆在这个敏感复杂的地域。通道地域的西南面,横田基地南段有一座地上 2层、地下3层的钢骨水泥建筑,驻日美军总司令部就设于此,美军放在这里的兵力也相对较强。美军总部若能够顶住日本叛军东部方面队第11师团主力的攻击,罗旅长设在嗣谷车站的前进指挥所就比较安全,那里只有顾处长的一个分队和旅部少量剩余部队,加在一起不过300余人。



    陶政委那时指示通道大队:“保持中立,三方面谁也别得罪,让老头儿试试。告诉皇宫卫队的部队长,我们乐观其成。”



    政府军的一万多人里,有3000余人是从银座-船桥北缺口地区躲炮弹转移过来的一个反正的叛军联队,立场还不稳定,皇宫卫队长不敢大意,把手下的兵力做了如下分配:最可靠的皇宫卫队编了3个大队,东京警备区和警视厅部队编了6个大队,命令那个反正联队悉数投入通道攻击战,手下卫队留在皇宫看家,其余部队跟在反正联队后面,有支援的意味,也有逼迫督战的意味。



    反正联队本来对打叛军就三心二意的,看到这个阵势更是恼火,攻击动作慢慢腾腾,首次攻击一触即溃。日本内战的第一场战斗是政府军方面输了。第二次攻击,警备区2个大队压在后面,反正联队出动2个大队,被赶鸭子似的赶着成小步兵群在废墟间穿行跃进,另一侧,美军1个营从第一陆军守军的背面展开猛烈攻击,两侧攻击军队相距不过千米,火力相接,只不过看到美军狠命攻击日本军队,反正联队的进攻官兵倒不愿意配合了,火线上一些官兵隔着废墟向守军喊话:“为了天皇的安全,请你们让路!”“日本人不打日本人!”守军听了反而大怒:“原来你们真要把天皇卖给美国人!”“你们这群和奸!” 守军毫不留情火力炽烈,反正联队的兵又要往下退,后面警备区的押送散兵线上来了,两方日军这回爆发了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政府军总算攻进去占了几小块阵地,守军先把反击兵力集中于西北美军一侧,一个大队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挺着武士短刀打反冲锋,美军吃亏在于能用的兵力太少,这一个营也是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加上一贯凭藉的火力优势没有了,看见训练有素的第一陆军的白刃反冲锋,美军大兵们心胆俱寒,顶了没一会儿就呼啦啦溃退下来,一个营只剩下一小半逃了回去。守军打退美军,转用反冲锋兵力于东南侧反击突进阵地的政府军,枪炮声激烈地响了一阵子,到底是第一陆军的战斗力强一些,政府军丢下刚占领的阵地,溃退回进攻出发地。



    叛军方面经过这一回两面夹击,感到事情不妙。虽说两面的攻击都打退了,不过胜得艰难。情况报告给石原莞之后,石原命令第11师团全力攻击美军横田基地总部,调动美军通道部队集中到总部一带。这一招果然见效,政府军的第三次进攻就没有美军另一面的策应了,虽说又投进去2个大队,猛攻了一番还是败退了下来。政府军再连续发动两次猛攻,一再增加兵力,无奈没有美军的夹击,总是堪堪差一点,在第一军的反击下站不住脚。第6次进攻,政府军总指挥――皇宫卫队长看出守军其实已很疲弱了,亲自带着一个卫队大队进入了第一线,调集了总共10个大队的兵力,又联系中方通道大队的指挥官,请求台湾号战列舰炮火支援,得到东京旅一名上校拍着胸脯子的保证后,卫队长拔出他的祖传武士刀,带头发起了这次决定性的冲锋。



    台湾号战列舰到皇宫西北的距离还在离心大炮的初速射程之内,不用电磁加速,因此8英寸大炮弹落如雨,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对着长2500米、宽500米的矩形地带砸下3000发炮弹,政府军冲锋部队这回没费事就攻占了一线阵地,正要往纵深发展钻透了,守军凌厉的反击开始了。这回就看出皇宫卫队的战斗力了,日本第一军的素质虽说高于其它各部,但比起特种部队中的佼佼者皇宫卫队来说,还是差了一筹,反击步兵群如浪潮一波波拍在政府军阵地上,又如撞上礁石一般四散粉碎,第一军的反冲击步兵攻不进去也不退回,胶着在阵地50米前废墟间建立架上机枪、自动榴弹发射器,在百多米处架上轻型迫击炮,形成一个个小型的火力支撑点,附近两三个火力支撑点的火力交叉打一处地方,小步兵群就攻击这个地方,每次攻击兵力不大,攻进去了立即后续的小步兵群跟进去,攻不上去就退回阵前支撑点,临近火力点组成新的火力交叉组合,小步兵群攻击临近的新的一处地方,此时敌方部队已被刚才的攻击集中到上一次的阵地上,新攻击点相对空虚,若是调集部队过来增援,短途运动中就会遭到近在数十米内的枪榴弹自动发射器的打击,30毫米枪榴机射速180发/分,近距集中打击让废墟间运动中的步兵伤亡惨重,第一军的反冲击部队往往趁势就一举攻占了新阵地。



    血腥激烈的对攻战在一线阵地前胶着,政府军卫队长看到战况渐渐向不利倾倒,一咬牙,命令第二个皇宫卫队大队投入战斗,这支生力军一上来,守军吃不住劲了,皇宫卫队集中攻击一点,突破口迅速扩大、深入,守军指挥官眼看阵地要被打透,狠狠心命令防御美军一侧的机动兵力集中到突破口反击,第一军残部置美军于不顾,集中全力向政府军突破口发起疯狂的反突击,一时间在狭窄的突破口地带集中了双方数千人马,爆发了残酷的白刃战,对肉搏战训练有素的第一军对上了皇宫特种部队,突破口寒光闪闪杀声震天,政府军卫队长心知只要再加上一点力量,对方就会轰然倒下,可就是不敢动用最后一个皇宫大队,眼看战况胶着杀红眼的士兵疯狂狠干,晨曦之下,废墟间血水如小溪般蔓延流淌,咬了咬牙,抄起卫星电话请求美军无论如何也要从对面来上一下子,然后接通了中方联络官,请求台湾号战列舰炮火阻断对方的反冲击部队!



    “好咧,您就擎好吧!” 京腔的国军上校痛快答应一声。



    数千发203毫米重型炮弹落了下来,把废墟间攻击前进的一个个小步兵群炸得粉碎,炮击如疾风骤雨一刻不停,通道地带烟尘腾起,渐渐汇聚成数百米高的烟雾之墙,烟雾内火光崩裂建筑碎块和残肢一起密集飞舞,阵地内山摇地动对面不见人影轰隆声震耳欲聋,地面上人无法直立,像站在定音鼓的鼓面上一样被大地弹得乱蹦,钻进各种隐蔽体内的人像摇煤球一样被废墟四壁撞来撞去,



    卫队长声嘶力竭地高喊“够了!”“停了!”无奈轰隆声充塞天地压倒一切,一个人的喊声如同雷雨中的蚊鸣,到后来卫队长自己的耳膜震破,耳机里中方一再的询问他是一点也听不见了。



    这场炮击足足打了3分钟才渐渐停了下来,3万余发8英寸炮弹砸了进去。中方联络不上卫队长,电话打到临时内阁的官房长官那里,嗣谷指挥所的罗旅长语声平静地问:“够了吧?我们以前从没对一块小地方打这么多的,差不多2个停车位大小的地方就摊上一颗重型炮弹,应该是一只老鼠也剩不下了。”



    官房长官不懂军事。不过3分钟内地面的震撼让桌子上的水杯纷纷翻倒,他自己本人也钻到桌子底下,看着几线水流从桌面如瀑布挂了下来,这时听罗旅长说一只老鼠都剩不下了,那么人呢?我们的人呢? 官房长官急急答道:“够了!肯定够了!谢谢谢谢!多么!多么!”



    卫队长带着不到一千人的残兵回到攻击出发地。愤怒之中抄起电话质问中方,无奈左耳朵一片轰响右耳什么也听不见,摔了电话让参谋军官联系中方,许久,参谋军官写满了2张16开纸,终于让卫队长明白这次通话的要点:步炮协同不好。 两支从未合作的军队根本无法实现狭窄地域作战所要求的精确的步炮协同。 耳朵聋了,军事素养还在的。卫队长仔细地反复地思考了一遍,抓起笔在纸上写:请求批准与中国军建立密切的步炮协同。双方应建立一个联合指挥所。



    这份请示被一森佑元坚决拒绝了:政府军绝不能和中国人建立联合指挥关系。



    一森佑元赶过来安慰卫队长。不是空口安慰。铅笔在纸上疾书:“不用打通通道了。石原君刚才亲赴皇宫请罪,说明已决定安排第11师团易帜反正,美军方面也已谈妥,同意让出一条路,第11师团将迅速通过美军横田基地总部地带,打中国人一个措手不及,一举攻克他们的嗣谷车站指挥所,从那里炮击摧毁台湾号战列舰,就此彻底全歼中国军!”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