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八 搏击南大门 440-444

文 / 中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440



    周北岳随杨州号运输舰离开太平岛回到高雄,再经香港飞回北京,在一座四合院改造的办公室里,双手捧着一个大瓷缸子,慢慢地喝里面的龙井茶,这茶是对面坐在办公桌后面挂中将衔的局长亲自给他泡的。局长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呵呵,中岳岛的二瓢把子来了”,然后就亲手在这只自用的大茶缸子里泡龙井茶,然后递到他手里。这茶泡得并不讲究,周北岳已经喝到第三遍了,味道如何另说,捧着大茶缸子,温暖从手心传到了心里,脸上笑得憨厚,倾听局长的指示。局长的语言简明扼要,已接近尾声:



    “…中央制订的几点原则就是这样了。你们的中岳岛计划当然会被否决。有一点,今后你要牢牢记住:



    无论我们的武力到达什么程度,中国永远也不会发动侵略战争对外扩张。这是基本的原则。



    收复南沙方案的大原则,中央都批准了。不过有两件事你要知道:



    一是军事行动,开始要先让南海渔民自卫团发起护渔自救行动,先动一下,渔民要求政府提供保护时,舆论配合,时机恰当,国家那时才会派出海空军。



    二是不会给那么多钱。你要的那些追加预算,自己想办法去。这方面,面子里子都是民间行动了。



    嗯?有什么困难没有?”



    说完,局长眼光带出笑意,注视着周北岳。



    “第二点有困难”,周北岳说,“我们只能想办法凑一小部分,大头还是要国家给。”



    局长拿出一张纸,说:“这个给你,去想想办法吧。”



    周北岳接过一看,上面是二十几家大公司和老总们的名字、电话。这些公司,名义资产都不小,但是绝大部分都动弹不得了,部分公司的实际资产负债率接近100%,部分公司的资金被国内股市套牢,部分公司被房地产套牢,还有一部分在境内外分支很多,但绝大部分分支只剩下空壳子了。只有两家,大概还有一点真能动的头寸。



    周北岳苦笑一下收了这张单子,说:“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解决。可是有一个请求:安排一家银行,在我们提供足够抵押物的情形下,借钱给我们”,



    局长目光一闪说:“这个没问题,你能拿出抵押物,事情就好办”。



    441



    从局长那里出来2个小时之后,周北岳到了李中岳这里探监。



    专人带领,验过证件,周北岳进了这间戒备森严的“休养所”。高墙之内,林木葱茏,一座座灰砖小楼隐现,兄弟二人在林木间石子铺就的小径上边走边谈,后面一丈远近,2位看守人员跟着“陪同”,构成“这里是监狱”的唯一提示。



    两个月不见,中岳老大的头发胡子已经蓄得够长,气色精神还都好,两眼依然神采内敛,聚精会神地倾听周北岳长达40分钟的情况综合报告。



    周北岳在高雄一下飞机,就直奔中岳岛,乘快艇上了岛,看到建设工程还是如火如荼,这个号称“南部台湾”和“黄金海岸”的房地产-旅游项目看上去很是怪异,除了原有巨大的圆形建筑外,还有几十座直径30多米的圆台型钢铁“别墅”,数百个游泳池大小的池状体在主跑道两侧凹入甲板。大量弹药正在秘密运入。周北岳心里清楚,中岳岛施工队伍来自国民党统派的铁杆企业——荣工企业,人员都进行了最严格的甄别审查,还有一些关键位子其实是大陆派来的300余名技术人员担任,大陆国安系统也有几位重量级人物在这里,内层保卫是由南岳老弟亲自带的海军特别行动大队担任的,外层守卫则由海军陆战队的一个精锐的旅担任。



    陈选举几次想方设法把手伸进来,都未能如愿,最后强行任命的负责人倒是上了岛,可是手里的磁卡常常过不去一些门,偶然能过去一次,下一道指纹辨识系统的门就过不去了,负责人责问为什么,被技术人员告知是技术调试阶段,时不时的会有故障,有一次负责人对一位工作人员大发雷霆出言不逊,结果被那楞小子从十几米高的舷梯推下来,摔了个鼻青脸肿还一条腿骨折,那次总统府严令防长李之焕派兵包围后登岛“搜检不轨份子”,结果海军司令就势调来了那个精锐的陆战队旅,担任外层守卫,司令自己上岛慰问大家辛苦,然后严令为了强化保卫,任何“其他人”没有他的手令不准登岛,那位摔伤的负责人虽然是海军中将,却连高雄海军医院都不敢住,在车上颠了1个多小时住进了台南一家医院。即使如此,圆形建筑里面的东西还能设法遮盖,可数十万吨弹药的运入无论如何难以遮盖完全,总会被有心人看出蛛丝马迹,看来,中岳岛在高雄海湾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中岳老大说:“中央致力于保障和平发展的环境,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动用中岳岛的。但是,近来局势的发展是山雨欲来,在美日动手逼迫的情况下,中央会以小打一下来制止大打,并且,一旦动手,就不会在美日原来设想的范围内结束。那时一定会使用中岳岛。要收回台湾,又不要打烂台湾,我们建议的突击中绳的计划就很可能被批准。中央如果要对中绳动手,那么直接出面的应该不是解放军,而是——我们。中岳岛计划其实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实施中岳岛计划,现在只剩下两只拦路虎——人和钱。



    船上现在只有2000多人,这是必不可少的基本人员。还需要2000人的海军人员,至少1个陆战师的兵力1万人,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也要2000多人,加起来还要上船1.5万人。可是手里还能动的有曾南岳手下的那个海军陆战旅,海军人员可以凑集1000多人,空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也只能凑集一半。总之,至少还差8000人。台湾还有些人,可是要上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够铁,二是要有需要的技能,也就是大陆说的又红又专。满足这两条的人已经搜罗得差不多了,还有1万多人不能都上船,事发之后岛上必须有这些骨干力量,就是留下这一万多人,负责作战行动的曾南岳还是大呼不够用。



    钱的方面,主船体和动力系统、辅舰、主炮和副炮的造价已经付了,可是还有几大项尚未支付:订购的舰载机是大头,还有子潜艇、电子装备光学装备激光设施和大量精确制导弹药,不支付就无法提货,也就无法出航,加上太平岛的军费和预备上船的人员经费,粗算一下还有差不多200亿美元的帐单要付。可是远没有那么多钱。



    442



    哥两个商量着怎么把份子凑出来。



    中岳老大说:“原则上,人的事以你为主解决,钱的事,我多想想办法。”



    周北岳说:“人的事,用大陆的话说要依靠群众依靠党,依靠党就是我再去找上头,我已尽了最大努力在上面“钻营”,一切顺利的话有可能跟着我们领导进去下周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上我要破釜沉舟合盘托出,只要政治局点头了,要人有人要钱有钱,200亿美元也是小菜一碟。依靠群众就是找我在部队里的一批铁哥们,有在位的也有转业的,他们要动的话至少人不成问题。可万一要是哪里不顺利,钱可能解决不了,那就全靠大哥您了。”



    李中岳走了几十米之后,扳起手指,开始一笔一笔计算:



    “10年前弄下来的老底子还剩6亿多。中岳岛风轮机-飞轮电池发电站平均发电功率达到30万千瓦,8年来供电净收入有15亿美元,2年前中岳岛公司股票上市,在台湾常规能源紧张、民进党政府又全力杯葛核电,股票本益比拉到30倍,公司市值达56亿美元。我们手里的60帕持股转手得体的话,能扣住30亿出头。”



    周北岳紧走一步说:“还差163”。



    李中岳笑笑说:“不能走两个极端。钱这东西,也不是顺利了国家都出不顺利我们都出,要具体分析。舰载机是个大头,就要具体分析。



    空优战机这一项,中岳岛是用不着飞机来保障制空权的,空优机是给登陆部队用的,登陆时舰炮发射破片子母弹和柳絮弹保证120千米以内的制空权,支援陆战队拿下滩头不成问题。登陆部队深入后要建立野战机场,然后制空战机才上去,到那时,大陆的飞机就直接发过去,不用我们操心。所以空优战机这一项可以先不算。”



    周北岳:“那——还有127”。



    李中岳:“船上的大型运输机是用来补充物资的,开始阶段我们物资足够,不过几个月后的远洋作战行动物资可能不够了,要能补充,那时最坏的情况是没人给我们运输机,这12架运输机不能少。这飞机是我们和国内订的,钱也不能亏了航总。



    24架多功能反潜直升机和6架电子战机也是要的,特别是随机的两套密码必须要。这是向美国斯诺普洛公司订的,已经交了一半定金,还一半10亿美元,防长说可以设法担保晚3个月给。美国佬死皮赖脸要兜军售,晚3个月总比不买强。那时估计第一仗已经打完,谁赔偿谁?!谁给谁钱?!哼哼。”



    周北岳低声说:“还有117”。



    李中岳:“60架变轴地效机也不能少。海军用,陆战队也用。这批飞机是和航空二集团订的,我们保证他们3个月后用战争赔偿还,这里要发挥一下人的因素。”说着,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北岳。



    周北岳想了一下说:“可以办到,不过涡轴发动机是从俄罗斯进口的,国产的还不行,进口的本钱还是先给他们吧?”看见老大点点头,周北岳说:“114”。



    李中岳:“子潜艇是向德国人订的,按时支付。电子装备和6套自由电子激光共振腔都是从欧洲国家订的,国家用了关系和钱,这个也要按时支付。2台近紫外大型望远镜系统是从日本订的,这个比照斯诺普洛的办法处理。”



    周北岳大声说:“还有108!”



    李中岳:“这一百单八将我们自己想法子。”



    443



    李中岳说:“要把公司拉出去打仗,不发电了,大炮一响,不仅没有黄金万两,还可能把中岳岛公司的股份打成了废纸。不能坑了广大股民和工商界的朋友。还要考虑补偿股东。首战打完,我们主舰的风力电厂要远洋航行,高雄能够快速再建的电厂只能是海浪能形式。中岳岛现在的辅舰有2条50万吨的战列舰,4条12万吨的巡洋舰和12艘1万吨的驱逐舰,这些辅舰都是泡塑钢构主体的,排水量看着大,其实甲板下东西不多,可以看成一大块流线型浮动浪板,平时以铰链挂在主舰周围作为浮动浪板,也是外层装甲,铰链处的机械能经过升速液压转换机构驱动发电机,电力输入主飞轮电池和辅舰上的副飞轮电池-四相限电机系统。第一仗打完,小的辅舰不够发电功率,大的可能有打坏的,还有随同主舰远征的,还有单独执行任务的,这样,回到高雄的可以按一条打坏的战列舰和2条巡洋舰来估计,相互铰接在一起,放到七星岩南礁盘水道去,那里的海流很急,我们已经用两条巡洋舰去测试过,可以保证10万吨级的浪板年平均浪幅高至少0.5米,平均周期5秒。战列舰是4段铰接的,巡洋舰是整体挂在战列舰两侧的,这样算起来是5道铰链发电。每块浪板平均按10万吨计,0.5米浪幅一次是做功500兆焦,5块是2500兆焦,再被5秒除还是500兆瓦,再乘以0.6的转换效率系数,年平均发电功率是30万千瓦,与原来的主风轮机发电功率相当。公司股票还是能升回去,我们可以交代得过去。我们那15亿发电净收入里扣掉变动成本外的固定费用,靠折旧提留和初始股东权益、2年分红、固定费用税前项里偷手加一起,抠出来小1亿美元,加上“转投资免税”项下税局子退了一点和“绿色能源研发项目补助款”项下国科会给的那1亿,一共2.3亿我们就一点也不动,全用在这3条船改建海浪能发电厂工程上,也就够了。”



    周北岳说:“那还是108,没减。”



    李中岳说:“有的钱在用掉之前的2、3月里,还要让它生一点钱。你刚才提到有位渔民吃了房地产的亏,详细情况你再说说。”



    北岳:“…南信因为旗下房地产泡沫破裂,资金链崩断,请求破产保护。国家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现在积压的100多万平米的高档公寓和别墅还没有实质售出。”



    中岳:“现在什么价位?产权在谁手里?”



    北岳:“南信的房子,和房地产泡沫破裂前别人的情形一样,在正面贷款渠道完全堵塞后,拼凑人头买房信贷链条,每环的首期降低到了20%,上手出20%拿到贷款和名义产权就再空卖给下手,下手付20%拿到名义产权和贷款就再转手卖空,成交房价以每环1.2倍的比率上升满足银行80%的抵押贷款比率,空手道们的人头炒房团不断变换银行、施展贿赂手段层层猎取贷款,最后一环出了问题,层层牵动,一连串空手道被打回原形,可是多家银行的层层贷款一时追不回来了。到前天,二审判决维持,产权还是在银行手里。房价现在回到成本加成评估法拍卖抛售,收款很迫切,从最高时的1万5每平米回落到现在的6000。”



    中岳:“我们在2002年提醒过这个问题。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维持了15年才破,国内的泡泡今年就破了,早了一点。两股力量合起来制造了泡沫。一些地方官员政绩观不大对头,一亩地打粮食也就一两千块1年的产值,变成房地产项目一亩地就几万几十万了,GDP政绩一次性上去许多,城市拆迁还有其它利益。房地产商都是一穷二白空着手来的,因此只能想方设法把银行的钱套出来,要套银行钱一定要有抵押物,白手起家能拿出来的抵押物只有房地产,先画出来押给银行,银行要7成抵押6成抵押,首次房价一定要有3成4成虚高才能押到够用的贷款,一点自有资金的底子也没有,所以房价虚高落不下来,房地产运动风起云涌,运动开始前8万亿人民币的银行存款余额转化成几倍的房地产虚值。我们的泡沫破得早一些,就因为我们穷人底子多,虚得也就多,破得也就早。由此判断,南信一类的事近期还会不断出现。要注意搜集一下。”



    北岳:“我手头抓得住的至少还有一百多万平米。”



    中岳:“那么现在就有200万平米了。马尼拉和雅加达的房地产呢?”



    周北岳已经习惯老大这种跳跃式的思维,略一沉吟答道:“好地段的大都在华裔手里,大概在每平方英尺300-600美元上下吧,不过现在南海局势紧张,华人有前几次排华的经历,现在正抛售固定资产,华裔房地产跌得很快,”



    中岳的语调变得迟缓而沉重,“你说,南海一动手,那几个国家会不会再次排华?”



    周北岳猛然一惊:“一定会!就算政府不动,民间歹徒也会一哄而上抢掠华人财产,政府也不会认真制止,和前几次一样,最后强奸杀人放火都上了!”



    中岳:“面对前几次排华的惨痛经历,现在局势紧绷,东南亚华裔的内心祈求是什么?”



    北岳猛醒:“他们此刻最希望得到一个安全避难的场所!上次东南亚排华,华侨们紧急购买新、港、台的房地产避难,仓惶出逃,许多财产没带出来,都被抢走了!…他们手里握着几百亿美元的房地产身家,我们就用南信等空置房屋为他们提供廉价安全的避难所!”



    中岳:“操作要点:第一, 中岳岛集团担保,由香港**股份有限公司出面买下南信和你掌握的全部200万平米压住的房地产,就按6000一平米,首付50%,60亿人民币用我们准备在2个月后付出的8亿美元货款作短期担保,其余半年内付清;



    第二, 组织房屋契约置换。东南亚华裔可以用手里的房屋权证置换国内积压房地产,以屋易屋,业主不



    必动现金,一手把契约交给香港公司安排,一手拿回置换的国内房地产契约。我们组织一个海内外的银行团和律师团,会计师事务所可以请著名的**和***,有政府背景担保,就可以了。今天中国已经强大,华侨们不会只选新港台了,大陆本土更安全,更有发展升值的空间。我们以平均500美元1英方尺置换折算价从华裔手里收契约,给他们现阶段的最高买价和6000人民币1平米的低谷国内房地产置换价,拿到的33万平米东南亚房地产契约就按400美元一英方尺平均向银行团做70%附加6个月加20%回购条款贷款,贷出8.3亿美元来把那8亿美元的军购货款填上,”



    第三, 这一仗打过以后,他们那边也抢完了,半年内东南亚华裔房地产价格还是会回升到600到1000



    美元1英方尺的应有水平,我们手里的33万平米升值到23亿多美元,还掉60亿人民币,还多出16亿美元,这个帐你去算给国内银行听,他们应该听得懂,听懂了就给他们2成好处,用手里33万平米契约先拿出12亿美元来。”



    周北岳犹如醍醐灌顶:“明白了!…那么还剩96!”



    李中岳摇头:“不是96了。”



    444



    “让华裔华侨们回去视察,就本次被抢掠损失加上上次的损失,一并提出损害评估,我们手里持有权证,作为东南亚受害华人的集体诉讼代理人,华裔把房地产转给我们,本集团在当地持有的房地产也就受到了侵害,本集团是绝不吃亏的,我们代理的和我们直接遭受的所有损害都按抢一赔二,向所在地政府提起国家赔偿,从他们侵占的南海油田份额里,把损失连本带利找回来!他们侵占的南海油田,总市值大约有900多亿美元,我们要求他们从油田份额里赔给本地华裔100亿,再赔给我们100亿,作为本集团这次行动买卖的赚头,嗯?过不过份?”李中岳转过脸问周北岳。



    周北岳脸色有点变化,小心翼翼地说:“老、老大,南海油田赔偿份额里我们要100有点――多,是不是,只要50亿?”



    中岳笑笑点头,“多吗?好,那就50亿。不过这块钱我们也不真要,还是给国家,条件是——”,再次看看北岳,说:“现在给我们50亿贷款。”



    周北岳想想,局长说过有抵押就行。银行什么钱都贷了,这钱还不应该贷吗。所以只要有形式抵押就行。其实只要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就行。事在人为,要好好跟上面蘑菇一下。“行!这事兄弟担下了!”



    看到北岳一口答应,李中岳替他说出数字:“还剩46。”接着,一丝深沉的冷笑爬上面颊。停下了脚步,直视周北岳的双眼,说:“还剩46,从日本人那里拿。”



    周北岳精神陡然振奋起来,问道:“怎么拿?老大”,



    李中岳声音低沉地缓缓说道:“你知道日本一直在秘密发展核武器。他是对着中国和美国的。有来无往非礼也,我们就先还个礼,也帮美国人还个礼。”



    回头看了后面那两个“陪同”人员一眼,李中岳俯近周北岳的耳朵声音低近不可闻:



    “…美方的事…按这个办法联络西岳…其它的事你们系统都能办了…氡60人的寿命减…屋子就跌2/3…这样的核泄露风声骤起就跌到…给S议员B议员这个好处…他们在国会放话调查属实不排除核打击…跌到1/10…从这里把东京、横滨、大阪最好地段的房地产收起来…事后他们发现原来没有怎么泄露…升回到原价8成就出手…”



    李中岳的声音大了起来:“2个月,至少赚100亿。并且让浑浑噩噩的美国人打起点精神来,做一点思想准备。”



    周北岳不语,双目中猛然放出明亮的神采。



    监护人员第三次提醒探监时间已到,事不过三。



    周北岳最后想劝慰老大几句,“大哥,你就放宽心在这里休息几天,…其实,上面这些措施也都是为你好”,



    说到后面这句,自己也觉得落了思想政治工作的俗套话了,就此打住没有说出来。



    李中岳却犯了孩子气,气哼哼地说:“回去告诉你们上边,一天不放我回岛,我就一天不刮胡子不理发!”



    夕阳下周北岳看去,可不是,大哥的胡子已经着实不短了。



    

( 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