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卷 剑断法兰西 第二十六章 D日

文 / 烟斗烤玉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十卷 剑断法兰西 第二十六章 d日

    人类军事史上最大的一场登陆作战终于在1944年6月6日在法国诺曼底海滩正式上演了。

    相对于剑走偏锋的空降兵来说,诺曼底海滩才是最吸引人眼球的地方。在盟军的空降兵空降到内陆的同时,盟军的轰炸机编队也开始了行动。

    黑暗的天空传来的盟军重型轰炸机的引擎的轰鸣声似乎从来也没有中断过,各种重型轰炸机引擎发出的声音低沉而又有力,仿佛要把整个天空连同地面一起震碎。这一次盟军的轰炸机再也不需要顾及什么了,如同一群饿狼一般冲向通过空中侦察和特工情报早已标明的德军海岸防御工事进行了数次的饱和式轰炸。从英国的各个机场飞到诺曼底的上空轰炸机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从凌晨两点开始,诺曼底海滩就成为了炸弹的天下。

    这一天,盟军空军的出动架次达到了一个新高,每个德军的军事目标上都会遭到超过100架次的轰炸机进行轰炸,而在目标的附近,上百架重型轰炸机的引擎的声音却完全被炸弹的爆炸声所掩盖,黎明前灰暗的大地上不时被爆炸的闪光所照亮。

    这次轰炸的目的分工明确,皇家空军的1056架兰开斯特重型轰炸机专门负责对付已经探明的德军的岸炮阵地和十五个海岸雷达以及德军的几个通信交换站。而美军第8第9航空队一共2230架b-24、b-17则是专门轰炸德军的海滩防御工事。可谓是分工明确,皇家空军在两个小时内一共扔下了8000吨的航空炸弹,而美国空军则是扔下了12000吨炸弹。这么短的时间,如此高的轰炸强度,可以说在战争史上是绝对的首例。

    前一段盟军为了隐藏自己会在诺曼底登陆的企图,刻意没有对那些已经侦查明确的德军的目标动手,轰炸只是针对以登陆地点为圆心的200公里的四十个德军主要机场、交通枢纽、物资中转站等目标进行轰炸,一共出动了4000架次的轰炸机扔下了超过8000吨的炸弹。而眼下却也不再搞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把戏了,盟军的轰炸是彻底撕破了嘴脸。对着那些早已经盯上的德军的重要目标进行着彻底的轰炸。不给只是因为从海岸线一公里多开始的内陆地区一直是烟雾笼罩,这轰炸的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为了忽悠德国人,让德国人相信发生在诺曼底的盟军登陆只不过是一场佯攻,盟军还是下足了本钱。

    从6月5日深夜时,盟军派出了携带干扰设施的飞机对德国布置在大西洋海岸线上的雷达站进行了不间断的电子干扰。使德军的以雷达为主体的预警系统基本上失去了作用。不过盟军却特意留下了几个雷达站,其目的是未了让德军能侦测到盟军的12艘带有防空气球的摩托艇模拟的假登陆舰。而这些假的登陆舰就是为了让德军相信盟军的登陆部队正在向着加莱地区运到。

    为了让德国人深信不疑,盟军还出动了100架飞机进行支援。这些飞机在加莱与英国之间的海峡上不断的盘旋飞行,每转一圈就从空中仍下一批薄薄的金属片制成的干扰包,然后每飞一圈就调整一次飞行轨迹,使雷达上出现类似于一大批舰队正在一步步靠近海岸的图像。

    盟军的欺骗手段十分高明,运载空降兵的运输机和重型轰炸机没有遇到任何一架德国战斗机的拦截。由此盟军相信,德国空军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了加莱地区,诺曼底的空中大门已经无人看守了。

    就在盟军空军的轰炸机完成第一次空袭,正在返航装弹时,盟军的火力支援舰队紧跟着就开火了。13艘战列舰、47艘巡洋舰、134艘驱逐舰,3艘浅水炮舰分成三个波次八个火力支援大队,向预订的滩头目标进行了不间断的饱和式火力覆盖。战列舰在这次打击中绝对是出于独领风骚的状态,最小的战列舰主炮口径也有356毫米,光是炮弹的重量就超过了一吨,虽然跟多拉巨炮相比还是属于娃娃级的选手,但如果要是拿k-5多拉和战列舰硬扛的话,依然架不住人家管子多。更何况人家战列舰射速多少,再看看k-5那可怜的射速,光是淹都能把k-5淹死……

    其实要是刘七的意识雷达还在的话,那这些战列舰根本就是小儿科。多拉在刘七意识雷达的指挥下,会躲在几十公里以外,一炮接一炮的削的这些战列舰鬼哭狼嚎,别说登陆诺曼底了,估计就连英吉利海峡这些战列舰都不敢乱进。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不说那些没用的了。眼下这战列舰可谓是真正的主角,主炮也是屁股大身子沉,这炮弹打出来时让整个战列舰都跟着不停的摇晃。主炮发射所带出的火焰足足喷出上百米的距离,瞬间突破音障的炮弹在空中飞速旋转着向目的地飞去。舰炮发射时产生的巨大冲击在一艘艘战列舰四周形成了环形波浪,快速地散开。尽管波浪不大,但是所有人都清楚,能够造成波浪的气流强度该有多大。

    重型炮弹在空中所带来尖啸声更是使人心中感觉到恐惧,所有听到这些声音的舰船上的盟军士兵都对这些炮弹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而感觉到无比的庆幸。

    随着炮弹逐渐达到了抛物线的顶点,在地球自身引力的作用下,以9.8m/s2加速着,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当这些大大小小的战列舰的主炮炮弹在海滩上爆炸时,场面才是尤为壮观,爆炸的火光裹着烟雾让海滩看上去犹如地狱一般。在这种打击下人能活下来那就是一个奇迹,即使不被重型炮弹炸死,也会被爆炸时产生的巨大震动震死。

    虽然战列舰的主炮威力巨大,但是却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按照理论上说,这主炮应该能做到2分钟一发射击频率,但是盟军的战列舰却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过于高的射击频率会使主炮炮管的膛线磨损加剧,用不了几炮下去这炮管就得换新的。所以除非在迫不得已时,一般的射击频率都在4分钟以上。

    不过盟军的火力并不会因为战列舰主炮的射击频率慢而显的稀疏,那些巡洋舰,驱逐舰上的火炮也是打的毫不逊色。口径小了,这频率自然也就要高些,这些300毫米口径以下的火炮在塞纳湾中打的是此起彼伏,除了在战列舰主炮开火时会被掩盖住锋芒,其他的时间也在顽强的证明自己的名字也是叫大炮。

    这些炮弹像是情人的手指一样,仔细的梳理着诺曼底的海滩,火焰和爆炸成为了这里绝对的主题。任何想在这时在海滩上逞英雄的家伙肯定下场都不会很理想,爆炸的炮弹会毫不留情的撕碎灵长类动物躯壳,甚至连灵魂也会在这爆炸的高热中化为乌有。

    当然盟军火力打击并不仅仅于此,美军军舰上的火箭炮也成为了十分抢眼的打击工具。跟苏军的喀秋莎火箭炮一次只能打十二枚不同,美军的舰载火箭炮一个齐射就是六十枚。连续不断在同一地区落下的火箭弹足以让这个区域变成一片火的海洋,在这片区域之中不会有任何的生物幸存下来,而在落点中心甚至连细菌也会被从这个世界上抹杀。

    可以说盟军对滩头的打击是极其细致的,显得周密而且协调,火力密度也是人类历史上所从未出现过的。

    就在海面上舰炮对诺曼底的滩头进行彻底的毁灭性打击时,盟军的登陆作战部队已经陆续乘坐运兵舰到达了指定海域,开始了换乘登陆艇的工作。盟军的运输舰载浪头高达6米的海峡波涛之中纷纷抛锚。快速下降的铁锚锚链在链管中发出震耳的嘎嘎声。

    每艘运输舰都悬挂有20艘悬挂与吊架的小型登陆冲击艇,此刻这些登陆艇的上面坐满了等待登陆的盟军士兵。小艇离水面很高,由于风浪的缘故,这些小艇在空中都不停的摇晃着,活像是一只只巨型的钢铁秋千。

    6月6日清晨5点30分,从运输舰的扬声器中传来了放艇的命令,负责控制吊车的士兵开始控制着吊车将一只只登陆艇慢慢的朝海中放去,此时不论是运输舰和登陆艇上的盟军士兵都紧张的要命,大家都紧紧的相互依靠在一起。登陆艇上的士兵都不约而同的用眼睛紧紧的盯着正在操控吊车的盟军士兵,幽怨而又带有恐惧的眼神仿佛这些操控吊车的士兵要将自己送到地狱中一般。

    终于小艇算是平安的到底了海面,但是起伏的波涛却把这些登陆艇像是玩具一样随意的把玩,每一支登陆艇在水面上都飘忽不定,看上去随时都有沉没的危险。这时在登陆艇上的盟军士兵都紧张的浑身发抖,而且好多人还都被吓的痛哭流涕。但是哭泣并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反而让周围的人也都更加的恐惧。

    那些在小艇上负责的军官此时也是面露土色,但是他们还是竭尽全力的松开了挂在登陆艇上的吊钩,然后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登陆艇的螺旋桨开始旋转,在黎明中,4000多艘登陆艇装载着10万盟军的士兵向着自己的目标驶去。小艇在海浪中不断的上下起伏,不断涌入的海水让所有人都里外湿了一个透。尽管此时的天气并不冷,但是恐惧外加湿漉漉的感觉让所有在小艇中的盟军士兵都感觉到冰冷一片,每个人都在心里对上帝进行着祈祷,祈祷上帝能让自己活下去。

    在盟军的登陆艇出发之后,盟军的舰炮也都逐渐停止了射击,海面显的极其的平静。平静的就像眼下并不是去与德国人进行殊死的战斗,而是坐着自家的渔船出航钓鱼一般。这些登陆艇中的盟军士兵在这种紧张的平静中不禁是浮想联翩,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德国人的飞机,也没有见到德国人的炮弹,兴许德国人都已经被军舰的炮弹给炸死了。要不然就是全都被盟军的大炮给吓傻了,全都躲在地下的工事中正瑟瑟发抖呢。最理想的结果就是德国人昨天晚上打牌打了通宵,眼下都正在呼呼的大睡。不过仔细想想这种可能性又不是很大,能在这么大的动静下还能坚持打牌通宵的家伙,那得是多没心没肺的家伙啊!

    正当形式一片大好,登陆艇中的盟军正yy的欲仙欲死之时,一艘冲在前面的登陆艇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冲天的火焰裹着水柱将这艘登陆艇直接就送到了十几米的半空中,爆炸产生的冲击甚至差点将一艘过于接近他的登陆艇掀翻。当人们望向空中时已经彻底不见登陆艇的踪影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碎片夹杂着混合着血腥的气味飘散出去数百米的距离。

    这种恐怖的事情立刻让周围的登陆艇上的盟军官兵吓的是魂飞魄散,刚才还活生生的一个步兵排就这样让一颗水雷给炸到了天上,而且明显在这种剧烈的爆炸的情况下生存的几率是毫无疑问无限接近于零,就是侥幸没有受伤,这距离海岸最少还有好几公里呢,水性再好的人穿着一身沉甸甸的军服也休想游到岸上去。大海会毫不留情的让人知道什么叫做水的。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爆炸当时就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再也没有人去想什么钓鱼了,剩下的只有在心里祷告死神不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了。当然大家在心里也对盟军的海军的扫雷艇是破口大骂,明明那些家伙已经说的清清楚楚,这里的水雷都已经扫干净。可是这水雷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正当登陆艇上的人对负责扫雷工作的家伙的工作粗心大意而不满呢,正在前进的登陆艇竟然接二连三的撞上了水雷。这下可算是把大家魂都给炸的飞了出来。眼看着这一艘一艘的登陆艇被炸成了碎片,就是傻子也看出这其中有问题了。这肯定是已经开进德国人的水雷的雷区了。

    在后方数公里处,负责提供西区掩护的舰队指挥官美国的海军少将柯克一见到这种情景,当时一把就把负责扫雷工作的皇家海军的维安少将的衣领子给抓住了,然后一脸狰狞的神色说道:“维安,你不是对我保证过水雷都已经弄干净了吗!可是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的登陆艇现在遇到的是什么。”

    维安少将身材比较瘦小,被膀大腰圆的柯克少将这一抓险些没给憋死。“柯克将军,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先放手,我们有话好好说。”

    柯克少将此时的眼睛都是红的,那里肯松开维安的衣领子,怒吼道:“你这个狗娘养的家伙,你要是现在不给我说清楚这些水雷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鱼!”

    “疯子……疯子,你是个疯子……”维安也是奋力的挣扎着。

    这时傍边的军官也赶忙上前解劝,强拉硬拽算是吧维安少将从柯克的手中解救了出来。维安少将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我们已经将航道上的水雷都给清除干净了,那些浅海地区到处都是暗礁,那个位置根本就不会有很多的水雷,就算有也只是被海浪冲过去的漂雷,只要小心一些,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紧张的。既然是打仗那里会有不死人的道理……”

    维安少将说的也很有道理,那些漂浮在水面的地雷在海浪的涌动下被冲上海滩的事情出现过很多次。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会遇到裹挟在海浪中的水雷。再说眼下这大战中谁也不可能会保证就那么的幸运。

    柯克少将奋力的挣开了把自己拉开的几名军官,然后用手指着维安少将的鼻子说道:“你别给我用什么漂雷这一套来糊弄我,这明明都是德国人在浅海布下的锚雷,要是我的人都完了,你也甭想好过。”

    “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锚雷只有用水面船只或者潜艇才可以铺设,德国人的船根本就不可能在那样浅而且到处都是暗礁的地方布雷。我也从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情报。”维安少将倔强的说道。

    但是随着登陆艇被水雷击中的不断增多,维安少将也逐渐感觉出不对来,这要是漂雷的话,就算开登陆艇的家伙再不长眼也不可能会被炸翻这么多。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最少已经有上百条登陆艇被炸上了天,爆炸的登陆艇简直就是此起彼伏。而且从爆炸的水雷的炸点来看,这些水雷无疑是经过精心的布置。

    看到这里维安少将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口中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柯克少将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屠杀……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快!暂停登陆行动,让所有的登陆艇都回来!”

    不过柯克少将的命令并未得到执行,作为登陆行动的指挥官的蒙哥马利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柯克少将让登陆艇撤回的想法,在蒙哥马利看来登陆艇装上几枚水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并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而且蒙哥马利已经做好了死上五万人登上海滩的准备。在蒙哥马利的心中这美军都是一些没有战斗力的老爷兵,在战场上被死亡吓的胆战心惊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

    而且蒙哥马利的这个命令得到了盟军总指挥部包括艾森豪威尔在内所有人的一致同意,眼下开弓是没有回头的箭了。就算是代价再大这登陆行动也必须进行到底。

    随着被水雷炸飞的登陆艇越来越多,那些还在登陆艇上活着的盟军士兵终于都在恐惧中变的不再恐惧了。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一颗值不了多少钱的水雷给炸的粉身碎骨,眼看着还在数公里之外的海岸线,似乎成了永远也到不了的彼岸。

    </p> ( 二战之救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