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卷 剑断法兰西 第一章 艰局

文 / 烟斗烤玉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十卷 剑断法兰西 第一章 艰局

    “安德里,我不知道你能听见不能,我也只能在没有人的时候对你说这些……”

    刘七感觉到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耳边用十分温柔的语调说着话,但是刘七却并未睁开眼睛,非常龌龊的好奇心促使刘七继续假装着昏迷。

    “安德里,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恨你,恨你为什么会这样突然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其实从我看到你的那一眼时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这并不是因为你的英俊的外表,而是你在我爷爷那样无礼的对待你的时候,你却没有发火,从这一点上我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好人……”

    刘七听到这里时知道在自己耳边呢喃的这个女人是谁了,不过刘七在近乎有些变态的偷听情节的驱使下,还继续保持着安静的状态。

    “多亏了当时你的规劝,我爷爷才恢复了神智。‘人生的意义并不是要去证明什么,跟追求祖先曾经创造出来的荣誉相比,家人才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与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安德里,你知道吗,你这几句话深深的打动了我,让我的心已经无法平静下来。我不明白一个党卫军的军官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完全不像是一个刚从战场上归来的战士说的,我只能说,我被你感动了。同时我惊讶的发现,我竟然会爱上了你。”

    本来刘七只是抱着好奇心偷听两句,但是贝蒂后面的话却让刘七是有点心虚,当时刘七就感觉头足足是大了一圈。

    “后来当我知道你要结婚的消息,我整个人都要疯了,我不明白上帝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会让我爱上一个我不能去爱的人,为此我在无数的夜晚留下了眼泪。”

    听到这里时刘七不光是头大了一圈,连心也纠结到了一起。

    “我知道阿法芙-艾米尔公主是一个好女孩,不论是家世还是相貌我都远远比不上她,我从心里感觉到嫉妒,这很可笑吧!阿法芙-艾米尔公主一直把我当姐妹看,但是我却因为爱上了他的未婚夫而嫉妒她。我们在海水中时我曾想,要是我们一直这样该多好,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一起迎接死亡我都心甘情愿,安德里你知道吗,我当时想的就是和你一起静静的待着,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听到这里刘七是心乱如麻,有道是‘赆别临歧裹泪痕,最难消受美人恩’。刘七真的是有点后悔这么龌龊的偷听贝蒂的话了,但是现在刘七这又不能不听,当时这别扭就不用提了。

    “后来我被带到了英国被关在阴暗的牢房中,我那时想的就是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但是我又不想你来救我,因为我知道这实在太危险了。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我受到任何的伤害。当我在白金汉宫看到你受伤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痛恨我自己为什么还活着,活着让你为了我而受伤。不过更让我心碎的是伊丽莎白公主竟然吻了你,而且还说你们竟然已经订婚了。我当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已经崩塌了,安德里,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你竟然是这样的花心,竟然跟伊丽莎白公主也有一腿……”

    刘七听到‘有一腿’这个词竟然从贝蒂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口中说出,当时刘七的整个世界也崩塌了。

    “当你坐的飞机失事的消息穿到白金汉宫时,当我看到伊丽莎白公主那伤心欲绝的面孔时,我已经明白了,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爱上了你。我能说什么呢,我对伊丽莎白公主只能是同病相怜的人,因为我们都爱上了一个我们不该爱上的同一个男人……”

    刘七感觉到脸上被滴上了一些液体,那些液体带着稍稍高于人体的温度,刘七还能闻到一些咸咸的味道。此时刘七再也伪装不下去了,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映入刘七眼帘的是贝蒂那张憔悴的挂满了泪痕的脸庞。刘七轻轻的说了一句:“贝蒂,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要的不是……”贝蒂顺口说了一句后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看了看刘七那已经睁开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当时就不由是一声尖叫,然后好似见了鬼似的朝后面退了两步:“安德里,你……你……”

    刘七轻轻的点了点头:“贝蒂,我已经没事了。”

    “你……我……”贝蒂没想到刘七竟然会突然的醒过来,这时是惊喜交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猛的贝蒂想起自己刚才说的那些心里话贝蒂是不由一阵的心虚:“安德里,你……你都听到什么了……”

    刘七知道贝蒂问的是什么,可是刘七又能怎么说呢!难道说我刚才一直装昏迷偷听你说心里话来着,这刘七的脸皮虽后,但是还真是说不出来。刘七连忙装出一副正色说道:“那个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真的。”

    刘七的话估计也只有贝蒂会相信,而且也只有贝蒂才会相信。贝蒂一听刘七什么都没有听到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正当贝蒂掏出手帕扭脸擦拭脸上的泪痕时,刘七又说道:“其实呢贝蒂,我并不是一个好人,你完全不比为我伤心。”

    这下贝蒂就算再笨也明白刘七是在装昏迷偷听自己的话了,当时的脸上就绯红一片,不由自主的就给刘七的身上来了一拳,恼羞成怒的说道:“你……安德里你怎么这么坏呢!”

    按说贝蒂无意识的一拳是不可能对刘七造成什么伤害的,但是刘七却让贝蒂这轻轻的一拳给打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而且口中还不断的有鲜血涌出。当时贝蒂就被自己创的祸给惊呆了,连忙上前扶住刘七的身体说道:“安德里,我不是有意的,你……你不要吓我……”紧跟着贝蒂又大叫道:“医生……快来人啊……”

    随着贝蒂的喊叫,从外面风一样的冲进了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两人手脚利落的给刘七带上了氧气面罩,然后又给刘七打了一针,接着用手不断的轻轻敲击刘七的后背。终于刘七的咳嗽被止住了,这时刘七才看清眼前这两个人模样。这两个人刘七都认识,一个是自己的手下‘医生’而另一个是德国第六集团军的总医务官雷诺尔迪中将。

    刘七吸了几口氧气后就拿下了面罩,说道:“这挨枪子的滋味真t娘不好受,看来我下次一定得注意点了。”

    医生见到刘七苏醒当时眼泪就噗噗的往下掉,口中呜咽道:“中校,你真是吓死我们了,你都不知道兄弟们是多么担心你,在你中枪昏迷的这些日子里我们都像是丢了魂一样。”

    刘七看着医生伤心的样子努力使自己露出了微笑:“医生,你现在这么越来越娘们气了,我不是说过吗,能要了我的命的子弹还没有被生产出来呢!你放心,我死不了。”说完后刘七转头对着德国第六集团军的总医务官雷诺尔迪中将说道:“雷诺尔迪博士,你怎么来这里了,第六集团军可是比我更需要你。”

    雷诺尔迪中将摇了摇头:“安德里,是我自愿来的,而且是代表这第六集团军的所有人的意愿。万幸上帝怜悯我们第六集团军,他们知道我们不能缺少一名名叫汉斯-安德里的参谋长,所以把你送了回来。”

    这时医生在一旁解释道:“中校,你的命是雷诺尔迪博士救回来的,当初你的心跳已经停止了二十分钟,就连我也已经认为你走了,但是雷诺尔迪博士却依然坚持着,直到把你救回来为止。”

    刘七一听就有点惊诧,人体一般在心脏停止十五分钟后就会出现脑死,就算是救回来也十有***变成植物人或者由于脑细胞大量死亡而导致严重的大脑功能障碍,而自己竟然心脏停止了大约二十分钟,,这显然是无法解释的。不过就连穿越这种狗血的事情都让刘七给碰上了,刘七身上出现一些小小的奇迹也并不算什么了。

    刘七对着雷诺尔迪中将点了点头说道:“雷诺尔迪博士,谢谢你没有放弃……”

    雷诺尔迪中将轻轻的摇了摇头:“安德里,要不是当初你在斯大林格勒没有放弃的话,我说不定早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所以你不必说什么感谢的话,是你自己拯救了你自己。要是你真的想感谢的话,那你就谢谢党卫军第2装甲军的两万五千名士兵吧,是他们为你抽出了大约20万cc相同血型的鲜血才挽救了你的生命。当时你的伤口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止住,我们只能采取大量输血的办法来保持你的血压,我相信你能活下来也是因为这些血液中含有两万五千名士兵的期望的缘故吧!”

    刘七一听自己的血管中竟然曾经流过二十万cc的血液,当时眼睛就出现了一层雾气。刘七知道按照一个人两百cc的抽血量计算的话,那就是最少一千个人为挽救自己的生命而献血,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啊!

    正当刘七心中感慨之时,刘七的便宜老爸和老妈和老管家菲利普从门外走了进来。当汉娜看到刘七已经醒了过来当时就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搂住刘七就恸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安德里……你怎么这么傻……安德里……你吓死我了……”

    刘七被汉娜的眼泪弄的也是眼泪汪汪,一家人相见自然是说不完的亲情。最后刘七有点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做傻事情,让您为了我跑到这库尔斯克城来……”

    “库尔斯克!?”汉娜旋即说道:“孩子,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现在已经在柏林了,我实在是不能忍受让你在冰天雪地的俄国呆着,五个月前我就已经把你带到了柏林。”

    “柏林!?五个月前……”刘七当时就有些错乱了:“我到底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间。”

    这时雷诺尔迪中将在一旁说道:“安德里,现在是1944年4月20日,你已经昏迷了近九个月了,准确的来说你昏迷了264天。你能醒过来真是一个奇迹,是仁慈的上帝对给我们德意志的恩赐。”

    刘七可不认为这是什么上帝的奇迹。刘七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再过30多天,美军和英军就要在诺曼底动手了,而且会一路的推到莱茵河边,最终将德国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刘七也有些知道那个在未知空间里猥琐的家伙给自己玩的什么游戏了,一定是让自己在西线和强大的英美联军作战了。

    当时刘七就有些着急了。好么,这都已经四月二十号了,还指不定局势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呢,也不知道大西洋壁垒是不是修好了,而德国又让英美忽悠的以为是要在加莱地区登陆,结果让盟军在诺曼底钻了空子。这些事情搅的刘七是心烦意乱,当时一掀身上的毛毯坐了起来紧接着就要穿鞋下地。

    众人一看刘七的举动就吓了一跳,汉娜忙抢过毛毯又盖在了刘七的身上:“安德里,你……你想做什么?”

    刘七一坐起来才发现事情比较严重,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让刘七简直都找不到北在那里,而且浑身都充满了无力的感觉,就连脖子支撑头部的都有些吃力,而且身上出了很多的虚汗,连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刘七不由自己的又躺到了床上,足足缓了五分钟的时间刘七才算是缓过这股劲。刘七明白,这恐怕也是未知空间那个猥琐的家伙给自己搞的鬼,刘七又试了试自己的意识雷达,果然一点没错,刘七什么也感觉不到。刘七心道:“看来这次是没得玩了,我真的变的连普通人都还不如了。”

    汉娜看到刘七一脸呆呆的样子当时就有点不知所出,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掉了下来:“安德里,你不要吓我啊!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你要是出了事情的话,那我会伤心死的……呜……呜呜……”

    汉娜说着说着就放声哭了起来。刘七的思绪被汉娜的哭声打断,刘七一见汉娜竟然又哭上了,连忙劝慰道:“母亲你不要哭,我没有事情的,我刚才只是感觉有点闷想到外面走走,谁知道身上连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刘七当然不能告诉汉娜自己是想去三军司令部了解情况去,那样的话汉娜非发火不成。

    一听刘七的话雷诺尔迪中将在旁边说道:“安德里,你已经七个多月都没有下床,体能严重下降,不过你只要经常性的做恢复运动,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正常了,我想最多三个月的时间你就可以和以前一样的生活了。”

    刘七心道:“还三个月,有一个月美国人就打过来了,到时候和俄国人两下夹击,这就是神仙估计也挽救不了这战局了,除非将美国人从地球上抹去”不过刘七也知道在老妈的眼皮低下自己估计是做不出什么幺蛾子的。所以刘七想了想后说道:“母亲,我昏迷的这么长时间多谢你照顾我……”

    汉娜摇了摇头说道:“安德里,你说的这是什么傻话,你是我儿子,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哦,对了,这几个月来可不是光我一个人照顾你的,还有阿法芙-艾米尔公主和贝蒂,还有你的那些手下……”

    “阿法芙-艾米尔……她来了吗!”刘七问道。

    “什么叫她来了吗,阿法芙-艾米尔一听你受伤就从埃及赶了回来。这几个月没白天没黑夜的和贝蒂守护着你,整个人都瘦了整整一圈,今天早上我实在看阿法芙-艾米尔累的够呛才让她回去休息一会儿,你等着,我马上给她去个电话。”

    “不忙,不忙。”刘七赶忙阻止了汉娜:“让她多休息一下,我现在已经醒了,也该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刘七想了想后说道:“母亲,我有点饿了,你能和贝蒂去给我弄点吃的吗!”

    本来依照汉娜的身份一般是不会轻易下厨的,但是这宝贝儿子有要求,这汉娜当然就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欢天喜地的和贝蒂一起回家给刘七准备好吃的去了。不过贝蒂却一脸不舍的样子,但是在众人面前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着汉娜一起走出了病房。

    刘七的便宜老爸克里伯特等两个女人走了之后才悠悠的说道:“安德里,我不知道你支开你母亲有什么目的,可是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乱跑的好。”

    刘七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父亲,我现在已经饿的前心贴后心了,那里还有乱跑的心思。”

    克里伯特根本就不相信刘七的鬼话,但是克里伯特也知道刘七肯定是有要事要办,所以也是叹了口气,然后扭头出了病房。

    雷诺尔迪中将看到刘七没有大碍后也出了病房,屋内只剩下刘七与医生和老管家三个人。刘七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对着医生说道:“快,趁着老妈没来之前把我弄出去。”

    医生当时就一脸的难色:“中校,您的身体还很虚弱,你还不能下床。”

    刘七的眉头一皱说道:“医生你不要婆婆妈妈好不好,等我不虚弱了黄花菜估计都凉了!我现在必须到三军司令部去一趟。”

    老管家菲利普从床上把刘七扶着下了地,然后附在刘七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少爷,你现在还不能去三军司令部,大师现在正在总理府,他已经准备动手了……”

    </p> ( 二战之救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