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顺水推舟

文 / 烟斗烤玉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五十二章 顺水推舟

    身为无神论者的苏联布尔什维克最坚定信仰者,平日里号称是钢铁般意志的斯大林竟然也会遇到鬼,这不能不说是对斯大林的一种极大的讽刺。

    接下来三天的时间,只要一到晚上十二点之后,斯大林就会再也无法安然入睡。一个十分甜美而且温柔的声音总是不断的在斯大林耳边念着诗,唱着歌。而且这些灵异的事件别人根本就感觉不到,哪怕斯大林的床上睡了一个排的警卫,但是能享受特殊待遇的也只有斯大林一人而已。

    这下可是让斯大林受老了罪。本身斯大林疑心病就重,这次算是彻底的让斯大林知道了什么叫做‘做了亏心事,半夜鬼叩门’的道理了。

    三天里斯大林换了八十多个住处,就差没有去跟看门的警犬一道同床共枕了。可是那个声音却总是不离不弃的跟着斯大林,让斯大林是受够了折磨。

    三天下来,斯大林是人也瘦了,胡子也长了,两支眼睛黑的快跟熊猫有一拼。斯大林算是从精神到**上尝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人老是不睡觉,那身体要是能好得了才怪。第四天的时候,斯大林算是垮了,连床都下不来。斯大林这一病可是不得了,可是把斯大林手下的一干大员们是急的不行,现在整个苏联可是斯大林说了算,要是斯大林这时出个什么意外,那苏联的军事和政治非得乱了套不可。于是大家召集来苏联最好的医生来给斯大林治疗,但是医生们来看过斯大林的病之后都是直摇头,因为从各自迹象上看斯大林的身体非常健康,可是怎么就会垮成这样呢。结果到最后谁也没有个好办法。

    不过这也是因为斯大林一直不肯对手下说出实情的缘故。遇鬼这种事情,就是把斯大林打死,斯大林也不会轻易对别人说的,毕竟一个国家领导人,还是布尔什维克的人,居然会说自己遇到鬼了,绝对会成为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虽然斯大林身边的侍卫和贝利亚也都知道斯大林此次病的十分奇怪,但是身为唯物主义者‘闹鬼’这种事情可是不能乱说的。

    白天斯大林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可是一到晚上,特别是十二点之后,斯大林的立刻就精神了起来,因为斯大林很清楚,那只鬼又快来找自己了。就这样还没有到第五天的天亮时,斯大林就在曼妙的歌谣声中昏死了过去。这次斯大林可是再也守不住自己的秘密,昏过去之后嘴里就开始念叨着“鬼……鬼……有鬼……。”

    红军战士可以对付最凶恶的刺客,但是对于虚无缥缈的鬼魂却是毫无用处的。当听到从钢铁斯大林口中说出的有鬼的胡话时,所有的人几乎都懵了。这下可是让众人感到素手无策。可是面对斯大林那逐渐开始迷糊起来的神志,大家又不得不想起了办法。

    苏维埃的四大委员加上华西列夫斯基就凑到了一起商量起了对策。伏罗希洛夫元帅为人比较守旧,而且还是斯大林的忠实的铁杆。伏罗希洛夫元帅首先说道“根据斯大林同志的病情来看,估计这次是遇到了十分严重的问题,我们看来要采取一些强硬的措施来挽救斯大林同志的生命了。”

    其他几个人不由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伏罗希洛夫元帅,纷纷问道“伏罗希洛夫元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的意思是调两个近卫军来克林姆林宫,然后彻彻底底的把克林姆林宫搜查个边,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鬼,说不定这是我们的敌人设下的阴谋。我们一定要用强硬的手段让敌人知道,一切阴谋诡计在我们红军的铁拳面前是不会起作用的。”伏罗希洛夫元帅慷慨激昂的说道。

    其他几个人差点没让伏罗希洛夫元帅给气的翻了白眼,莫洛托夫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斯大林同志都已经命垂一线了,你就是调十个集团军来也对斯大林同志的病情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还是莫洛托夫说的比较实际,众人纷纷都点头称赞。曾暗中策划过大清洗的四大委员之一的马林科夫想了想说道“既然斯大林同志说他遇到了鬼,那么我们能不能利用一些对付鬼魂的方法来试一试。”

    “对付鬼魂的方法……”众人都被马林科夫说的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是号称最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马林科夫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建议。华西列夫斯基却觉得马林科夫这个话说的有些道理“马林科夫同志,听您的口气难道您对怎么对付鬼魂也有研究吗!?”

    “我倒是没有研究过,不过我想我们总是能找出些在这方面有些研究的人,比如教堂的神父之类的,我想他们会办法的。”马林科夫说道。

    马林科夫的话还没有说完,所有人不由得唉声叹气了起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自从列宁时代开始,布尔什维克领导下的苏联政权就没少对俄罗斯的宗教下手。‘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的标语充斥了公共场所,孩子们在学校集体焚毁圣像,废弃的教堂和修道院变成了仓库,圣像下是一堆堆土豆或其他东西,腐烂气味溢满了空旷的教堂,常年不散。

    而1938年,斯大林向全国宣布要实施‘无神论五年计划’。号称当完成这个计划的1943年到来之时,最后一座教堂将被关闭,最后一位神父将被消灭,苏联大地将变成**无神论的沃土,再也找不到一丝宗教痕迹,‘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好家伙,现在在莫斯科找个神父恐怕比找个处女还难呢!最近的神父估计都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正蹲着苦窑呢!所有人心里不由得都嘀咕起马林科夫的这个建议起来。不过贝利亚却被马林科夫说的心中一动,因为当初刘七跟贝利亚提出的条件,其中第一条就是让东正教在苏联恢复正常的社会地位。

    贝利亚虽然是心狠手辣杀人从来也不见血的家伙,但是偏偏贝利亚在政治上却有着相当敏锐和超前的头脑。贝利亚很清楚如果只凭借大清洗等严酷的打压手段是无法巩固执政的基础的,所以贝利亚在上台之后就采取了一些怀柔的手段,特别是对那些军队的军官和一些政治上犯错不是很严重的人,当然贝利亚本人也是十分希望东正教能恢复正常的社会地位。因为贝利亚发现根深蒂固的宗教有时比政府的法令在某些时候更能让人屈从和更加的对现实加以忍受。可是贝利亚多次试图向斯大林建议改变苏维埃对于东正教的赶尽杀绝的做法,但是最后都被斯大林顽固的给拒绝了。

    眼前可是个非常好的时机,贝利亚立刻就说道“马林科夫同志说的很对,我们是该换个思路想问题了。我们可以去找一下克林姆林宫的神父,看他会不会有什么办法。”

    贝利亚这一开口,大家也就没人再提出反对的意见。很快工作人员就把克林姆林宫里圣瓦西里大教堂中的苏联官方指定的主教谢尔盖给带了过来。

    谢尔盖以前只是一个教会普通工作人员,后来由于坚定的支持了布尔什维克的宗教路线,所有才被政府奉为了钦定的俄罗斯主教,而且还搬到了克林姆林宫里来。这个谢尔盖平时那里研究过什么宗教啊,就连圣经也从来都没有读全过,平日里光是研究怎么跟在媒体面前配合政府的形象了,那里会抓什么鬼啊。

    这是这位谢尔盖主教一听让自己来执行驱鬼的任务,当时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见到平日里十面威风的政府钦定的主教竟然在关键时刻软的跟个面条似地,一干大员们的气都不打一处来。贝利亚最后无意之间想到了刘七,贝利亚心道“既然安德里这个家伙提出改变东正教的地位,说不定这个家伙会跟东正教的神父有些联系,我不如去找一下安德里,让这个家伙来想想办法。”

    刘七这几天可是过的悠哉游哉,每天吃饱了没事就是在克林姆林宫跟那些看着他的苏军士兵们斗地主。这几天可是让刘七把看管他的那些苏军警卫给赢惨了,一个一个不但输掉了所有的津贴,就连底裤都差点当掉输给刘七。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几乎都是一个样子,除了喝酒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赌了。所以刘七很快就跟看管他的那些苏军士兵们打成了一片。

    没有办法啊,刘七出手阔绰,每次总是拿出一些昂贵的伏特加和一些美国产的骆驼烟分给大家,刘七当然就博得了所有苏军士兵的好感。而且自从上一次十几个红军官兵被刘七一个人空手给干趴下之后,大家也都从心底对刘七产生了敬重,再加上贝利亚也给所有的守卫下达了要伺候好刘七的命令,所以刘七这几天的日子过的相当的舒服。而一到晚上,刘七就开始悉心和风水研究怎么变着花样吓唬斯大林,这样的日子要是刘七能闷着了才怪。

    当贝利亚匆匆赶到刘七的住处时,刘七正跟十几个守卫斗地主斗的高兴呢。看守刘七的苏军官兵被刘七赢的已经倾家荡产,眼看就只剩下了赌窄肉偿一条道路了。贝利亚一见到刘七面前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卢布,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贝利亚心道“怎么最近身边的人一遇到安德里就变成了饭桶呢,喝酒一桌人都被这家伙给灌的人事不省,打架十几个人都被安德里一个人给打的满地找牙,今天这赌博看样子这小子也没少赢钱啊。安德里这小子怎么这么能耐,怎么就没有人能弄的过他呢……”

    贝利亚正在犯思想时,刘七一眼看到了正在门口站着的贝利亚。其实刘七这时那里有什么心思赢这些连擦屁股都嫌硬的卢布啊,刘七现在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早日从这危险之地脱身呢。刘七一边用炸弹炸了地主的一张卡当,一面笑着对贝利亚说道“贝利亚同志,您终于把我给想起来了。我还以为嫂夫人最近管的严,不让您出门了呢。”

    贝利亚知道刘七是牙尖嘴利惯了,也就无心跟刘七计较,却对着屋里的苏军守卫说道“你们都先出去,我跟安德里中校有话要说。”

    刘七一听当时就不乐意了“别介啊,我这把可是出了两个炸弹,这里里外外可是好几番呢。”那名不幸被刘七炸弹给伤着的苏军此时脸都快白了,因为他也知道这局要是结束了的话,那估计最少两个月的津贴都得打了水漂。

    “好了安德里,你不要再玩了,我可是有正经事要找你。”贝利亚可是没有功夫跟刘七在这里搞什么聚众赌博。

    刘七手中的扑克朝桌子上一扔“那算了,今天算我倒霉。”刘七边说边从口袋中掏出了厚厚一沓卢布仍在了桌子上面“这些都是我最近从弟兄们手里赢的,现在既然贝利亚同志不让我们玩了,那你们也没有了翻本的机会。这些钱呢,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干脆还分给大家得了。另外呢……”刘七用从床下拿出了几条骆驼烟“这几条烟也给送给大家,也算是大家没有白相识一场。”

    苏军的警卫们一听简直都快乐坏了,这几天大家可是被刘七赢的都快哭了,这时听到刘七竟然要把钱还给大家,而且还有几条只有在外汇商店里才有卖的高级外国烟,这众人哪里还能不高兴呢。可是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贝利亚,没有一个人敢接刘七的钱和香烟。

    刘七看到这种情况不由笑了“我的贝利亚同志,你是不是该说句话啊,你要是不点头的话,大家恐怕要失望了都。”

    贝利亚心里这个气啊,心道“你安德里还真是个会收买人心的主,可是还偏偏让我来做这个恶人,这小子还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不过此时贝利亚却不能用什么大道理来训这些警卫。贝利亚只能捏着鼻子说道“既然安德里中校已经发话了,那你们就拿着吧。”

    “乌拉……”一干警卫叫的简直比打了胜仗还要兴奋,抓过刘七桌子上的钱就朝门外跑去,一个个生怕跑的慢了钱都会被贝利亚扣住一样。

    等所有的警卫都出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刘七才对着贝利亚说道“说说吧,我的贝利亚同志,您找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我们那里已经准备好要交换我了。”

    贝利亚这几天光是忙着处理斯大林遇鬼这件事了,走马换将的事情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呢。贝利亚想了下便说道“你的手下我已经通过秘密途径送出去了,估计再停两天就会有消息,我想按照安德里你的能量,你们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过来的。今天我来找你可不是这件事,而是另有一件事要找你商量一下。”

    “噢?你一个内务部的第一人民委员竟然也有事要找我这个党卫军商量,贝利亚同志,你是不是高看了我。”刘七知道贝利亚此时来是肯定与斯大林有莫大的关系,不过刘七却不能承认半夜闹鬼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刘七只能是装的一派无知的样子。

    “这个……哎,该怎么对安德里你说呢。那个什么,安德里你是不是跟教派的人很熟啊。”贝利亚问道。

    刘七被贝利亚问的一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个贝利亚到底是想说什么,不过刘七却点点头说道“你要说基督教的人我到是还认识几个,天主教教皇跟我的关系也算是马马虎虎,你要是想入天主教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这个忙。”

    刘七虽然说的全部都是实话,但是在贝利亚耳朵里面却变成了一副吹破牛皮的味道。“你不要胡说,我哪里有加入天主教的打算。我只是问你教派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熟人。”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有没有熟人跟你有很大的关系吗!”刘七一副好奇宝宝的口气问道。

    “安德里你就不能不问这么多吗,我要是能告诉你的话我不早就告诉你了。”贝利亚一副为难的神色。

    “这样啊……”刘七眼睛一转“那恕我帮不上你的忙,谁知道贝利亚同志是不是有要搞什么风雨,我可是跟你掺乎不起。再说了,你就算不告诉我为什么要找那些宗教人士。你总该告诉我找这些人干什么吧。”

    贝利亚看出今天要是不告诉刘七点内容的话,恐怕还真是有点困难“那个安德里,我让你找宗教人士其实是想找些神父之类的搞一次驱魔仪式。”

    刘七一听这话心道“感情还真是为了斯大林的事情来的。”刘七心中不由得一动,然后说道“啊,怎么你们布尔什维克也搞这一套啊,你们不都是无神论的吗。不过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这次是谁着了魔啊。”

    贝利亚差点没有被刘七的话给气趴下“我怎么听安德里你的话老是一副带刺儿的口气啊!什么叫‘这次’啊,说的好像我们曾遇到过很多次的样子似的,要不是前几天你在我办公室里跟我谈什么放宽东正教的待遇的条件,我那里会来找你啊。”

    刘七心道“没有想到这几天跟风水玩吓唬人还真是挺有收获的,这斯大林竟然想找宗教人士来驱鬼了。也好,我正好借这个机会让东正教来翻下身,也好不枉兑现我曾经许下的诺言。”

    想到这里,刘七不禁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贝利亚同志,跟恶魔战斗可不是我们凡人能做到的事情。这件事恐怕还得请专业人士来做,不过我正好知道你们俄罗斯民间就有这样的人。好像你们莫斯科城就有这样一间已经没落的修道院,那里面住着一群神秘而又苦行的修士……”

    </p> ( 二战之救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