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二三章 世事无绝对

文 / 不开心的橘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人举着火把飞快驰近,徐皓月定睛一看,这人身形瘦小,说话声音稚气未脱,再近些时徐皓月认出此人竟然是秦翰。他不在宫中陪伴柴宗训来这里做什么?

    见他独自一人上前来,徐皓月放松了手上的竹篙,秦翰到了岸边飞身下马上前道:“大将军慢行,在下有太后密信传来。”

    徐皓月奇道:“太后怎么知道我在此处?”

    秦翰躬身道:“大将军离开汴梁的第一天,在下就奉了太后懿旨跟随左近,一直跟到了金陵。太后吩咐在下,若是大将军有什么困厄可差遣就近大周官吏相救。今日在下得知大将军冒险入唐廷,后来英仲高英庄主又收到皇甫继勋的求救信,在下便持太后旨意到驿馆见了曹翰曹大人,让他进宫见唐国主的。”

    徐皓月恍然大悟,他虽然猜到曹翰一定是去见了李煜,但却没猜到是秦翰让曹翰去的,他是周国使臣身份,说话的分量比徐铉等人重,无论是英仲高还是皇甫继勋都不可能请得动曹翰的。符玉清安排秦翰来保护自己而非要将自己灭口,让徐皓月一阵汗颜,自己这次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秦翰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函,上面漆了火漆封口,交到徐皓月手中道:“太后命在下解救了大将军的困厄之后,将此信交给大将军。”

    徐皓月怔怔的接过信函打开来,接着秦翰的火把看了起来。信上字体娟秀。显然是符玉清亲手所书,上面没有文采斐然,到好像平时和自己说话的口气:“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才逃脱了一次大难。如今你已经没有了权势在手,你得罪过的人一定会找你算账。既然你已经退隐,就不要太过招摇,我劝你找个地方安心隐居,不要到处乱跑,否则露了行藏,会教我为难的,我不希望最后还是逼着我杀了你。现在我为了大周江山,为了训儿真的会做得出来的。秦翰只能救你一次,稍后他就会回宫复命,你和徐夫人好好的过日子。自己好自为之。”

    徐皓月看完信函之后,摇头苦笑起来,教了这小娘们着许多事,最后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行事手法颇和自己有些像啊。看完之后徐皓月将信烧了。对秦翰道:“你回去复命吧,给我带个话给太后,就说她的苦心我知道,请她放心。只此一次,绝不会有下次。也请她多多珍重。”

    说完徐皓月和秦翰作别,跳上船去竹篙一撑。小船离了岸边继续顺流东下。

    小船行出十数丈,英若兰笑着问道:“太后写什么了?”

    徐皓月调笑道:“她说她想我了。”

    英若兰笑着拧了徐皓月一下,正说笑间忽觉江上大风骤起,小船开始颠簸起来,天空中浓云密布,徐皓月暗叫不好,沉声道:“看来有大风,我们先靠岸好了,若兰你抓紧!”

    话音才落,天空中一个漏斗形的旋风从天而降,徐皓月大吃一惊,这不是龙卷风么?龙卷风应该在空旷的地方,而且需要有地面和天空的巨大温差才能形成,怎么会在这里形成?

    徐皓月目瞪口呆的看着,只见那龙卷风降到江水中,形成了水龙卷,飞快的朝小船袭来,徐皓月大叫道:“若兰,抓紧了!”手中的竹篙飞快的划动,但却快不过那水龙卷。

    眼看水龙卷快要追至,徐皓月虎吼一声,扑过去紧紧的抱住英若兰,两人没有说什么,能死在一块或许是上天的恩赐了。巨大的水龙卷袭过,将小船卷到半空中,最后四散五裂开来,落到岸边,徐皓月好英若兰却不见了踪影。

    秦翰手持火把站在岸边目送小船离开,不想却看到了这一幕,大惊之下急忙呼喊后面的护卫到来,小船落到秦翰身畔不远处,秦翰等人疾奔过去查看,却不见两人踪影。

    等到水龙卷退去后,秦翰一边命人飞报对岸大周水军加派人手来救人,一边亲自带人下水去寻找。

    对岸的大周水军大将王环得了秦翰送来的太后懿旨,不敢怠慢,急命水军出动南下搜寻,弄得南唐水军大为紧张。秦翰也没说救什么人,只说是重要人物,因为符玉清给了他严旨,让他守口如瓶。秦翰、王环等人顺流而下搜寻了百余里,一直也没有找到两人踪影,就连尸首也没有找到。七日之后秦翰只得收兵,快马回京复命去了。

    当符玉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哭了一天,最后只吩咐秦翰不可再提及此事。秦翰聪明也知道此事不能再提及,便一直守口如瓶下去。

    秦翰后来获得符玉清和柴宗训信任,多次领兵出征,官至镇军上将军,成为历史上太监做大将,而又战功赫赫的第一人。后来符玉清特旨赐婚,将汉国小公主赐婚于他,秦翰一直守护小公主直到终老,而两人柏拉图式的爱情也被千古传颂,更被编成戏剧流芳百世。

    却说英仲高送走徐皓月两人后,并不知道两人遇上了水龙卷,还道两人游山玩水去了,在金陵逗留数日后,孙庭运离开宫中回到船上。

    原来徐皓月和英若兰走后,周宪更加闷闷不乐,这天又和李煜争吵了几句,急怒攻心之下,吐血不止,孙庭运把脉急救后,依旧不能救得回来,一代贤后就此香消玉殒,令人扼腕叹息。

    周宪死后,李煜这才良心发现,大哭数日,一直郁郁寡欢,但一年之后又故态复萌,依旧过着纸醉金迷的后宫生活,虽然他写下了许多悼念周宪的诗词,但在知情人看来却更觉得李煜的凉薄。

    一年后李煜便想将周宪的妹妹周敏嘉娶进宫中为后,但因周敏嘉尚未及笄。只得先养在宫中。

    又过了数月,大周名将曹彬、潘美已然平定了南汉,吴国、闽地皆归顺大周。

    后周武定五年六月,大周分四面兵进南唐。开始了统一天下的最后一战,韩令坤主持北路,刘逸轩负责西路,平定南汉的曹彬、潘美在南,新近归顺大周的吴国、闽地大军在东。

    四面楚歌之下,李煜只得遣徐铉为使北上求和。符玉清倒是见了徐铉,当徐铉问起讨伐的理由时,符玉清只答了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徐铉回去禀报后,李煜知道大势难以挽回,在大周兵马围住金陵之后,在战火中他居然还强行和周敏嘉举行了封后之礼。仪式完成之后他便肉坦出降,南唐自此灭亡。

    而皇甫继勋和徐铉等唐臣早就对李煜失望,归顺大周后亦不失王侯之位。皇甫继勋更是娶了李芳仪,最后在征伐倭国一役中死于台风,追赠安定公。得到皇甫继勋阵亡的消息后。李芳仪同日殉情,符玉清怜其情节,恢复李芳仪公主身份,二人以公主、驸马之礼厚葬。

    却说英仲高和孙庭运回到英山之后。不久童银姑也到来,听闻徐皓月和英若兰云游去了。便愀然不乐起来。

    一年后王子襄和刘小惠会英山完婚,众人倒是热闹了一番。还是没有徐皓月和英若兰的消息。童银姑矢志不嫁,便和孙庭运一道云游天下,一边跟着孙庭运悬壶济世,一边寻找两人下落。十余年后孙庭运寿终正寝,童银姑便出家做了道姑,继承了孙庭运的衣钵,终身行医行善,因道法医术高超,她自立了月兰道观,便是纪念徐皓月和英若兰的。童银姑一直到了一百余岁才仙逝,后世尊崇她为银姑娘娘。

    而王子襄、周群两人不久后都辞官,卸甲归田,在英山定居,不少白甲军将士跟着两人归田。英仲高和孙芜玉则一直掌管武王山庄,奉养英铁毅终老。而徐皓月和英若兰在武王山庄留下不少手书,在英仲高主持下开办了武王书院,书院内百科都有传授,后来还出了毕升这样的发明家。

    童虎头则一直担任白甲军的领军将军,负责训练禁卫军中这支特殊的军队。虽然后来曹云、高超等老将从征倭国遇台风殉难,老一代的白甲军大多牺牲于此役,但正因为童虎头将白甲军的精气神溶入了练兵之中,是以十年后,又有一批白甲军才能重上战场,征服了倭国。自此白甲军成为大周的军魂所在,一直留存下去。

    ……

    却说徐皓月和英若兰被水龙卷卷起,两人紧紧相拥着,被一阵巨大的吸力吸了进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皓月缓缓睁开眼睛,去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青葱翠绿的山林之内,英若兰在自己怀中兀自未醒。徐皓月轻轻摇醒英若兰,两人喜极而泣,看来两人又逃过了一劫。

    休息片刻之后,两人起身来走出山林,首先徐皓月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看到雄峻的山间一座巨大的缆车缓缓开过,山道上满是穿着现代服装的游客!自己和英若兰回到了现代!

    英若兰从未见过缆车,很是新奇的看着,急问道:“我们这是在哪里?那又是什么?”

    徐皓月惊喜道:“若兰,我们回到现代了,那是缆车,可以做人的。”

    英若兰啊了一声,有些害怕的拉着徐皓月道:“我们怎么办?我有些担心,而且以后都见不到阿爹了。”

    徐皓月握着她的手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在呢,我们能回到现代,一定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别人大隐隐于市,我们这是超隐隐于时空,哈哈。”

    徐皓月兴奋的拉着英若兰走到山道上,只见路边蹲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身上都是名牌服装,短碎发油光水滑的模样,口中叼了根烟。

    见到徐皓月和英若兰还穿着古代服饰,那青年吃了一惊,跟着上前嬉皮笑脸的道:“啊哟喂,你们是汉服倡导者啊,啧啧,真是难得一见。”又见英若兰貌美,那青年色迷迷的眼睛直在她身上转悠。

    徐皓月踏上一步遮住英若兰的身躯,冷喝道:“你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英若兰初来乍到。不愿惹事,急忙拉着徐皓月便走,口中急道:“我们先走吧,别理这登徒浪子。”

    徐皓月被英若兰拉着走了。那青年兀自在后面吹着口哨叫道:“这位御姐,我叫萧云贵,我也喜欢汉服,要不改天你踹了这乡巴佬,跟我出来研究研究,我的电话号码是……”

    话才说到这里,只见徐皓月和英若兰几个纵跃便飞身下山去了,那萧云贵瞪大了眼睛。嘴巴惊得合不拢,直到烟屁股烫到手才急忙扔了,跟着揉了揉眼睛喃喃说道:“他娘的,拍电影吗?还是我眼花了?”跟着山道上头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萧云贵。你这个混蛋,还不快点跟上!”萧云贵没好气的骂道:“来了,催命啊,你这个四眼妹!”

    徐皓月和英若兰下了山来,到了停车场。只见停车场写着鸡足山几个大字,徐皓月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和英若兰穿越到了云南另一处名山鸡足山了。

    英若兰第一次见到许多汽车,又觉得新奇。又有些害怕,徐皓月安慰了一会儿。皱眉道:“我们现在没钱,怕是要走路下山了。”

    英若兰从怀中掏出徐皓月的钱包来。吃吃一笑道:“你的钱包我一直带在身上的。”跟着又将自己的发钗、耳环等物取下道:“这些手势也都是金器,还有宝石镶制,应该能换些钱吧。”

    徐皓月呵呵笑着接过钱包道:“我原来里面有些钱的,应该够用了,你的手势都留着,我身上也有不少饰物,说来都是文物吧。”两人相视一笑便搭上下山的巴士下山去了。

    车上听了广播,徐皓月才发现这时候的时间距离自己穿越已经过了三年,现在是2012年了。

    两人奇装异服,难免惹来异样的眼光,但徐皓月自称是汉服倡导者,现在也流行这个,大家就都释怀,还有不少人上前来要求合影,弄得英若兰第一次照相就这样没了。

    一个月后,徐皓月花钱给英若兰办了身份证,户口自然是跟着自己落下,办完之后,他带着英若兰到柳静如的坟前给柳静如扫墓。

    不想到了坟前正好遇上柳静如的父母,乍一见到英若兰,柳父和柳母都是大吃一惊,英若兰和柳静如长得太像了。

    上前打过招呼之后,柳父和柳母都是老泪纵横,拉着英若兰就是不放手。

    徐皓月安慰了一阵,柳父哽咽着说道:“阿月,你是好小伙子,有件事应该告诉你了,其实静如她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的。”

    徐皓月和英若兰都是吃了已经,柳母点头泣道:“那时候穷,静如的妹妹才生下来就送给亲戚家抚养去了,后来那亲戚说静如的妹妹被一阵怪风吹走了,我们不信还和那家亲戚闹翻了。因为伤心这件事我们俩谁也没告诉,就连静如都不知道这件事,现在看到这个小妹……”

    徐皓月接口道:“你们怀疑若兰是静如的双胞胎妹妹?”英若兰瞪大了眼睛,更是不敢相信。

    柳氏夫妇老泪纵横的点点头,徐皓月摇头道:“这不可能的吧。”这也太过荒诞了,英若兰明明是五代的人啊。

    柳父忽然想起什么急道:“我记得静如妹妹的右边胳肢窝里有颗黑痣的。”

    徐皓月呃了一声,英若兰全身上下他都看过的,唯独这胳肢窝自己却是没注意过,一时间也不敢肯定起来,他询问的眼光望着英若兰,英若兰脸上一红道:“我自己也没注意过的。”

    柳母心急便拉着英若兰到车上,让英若兰脱衣验看,英若兰拗不过柳母,只得跟着去了。

    过了片刻后,车那边发出柳母凄凉的哭嚎声来,徐皓月和柳父急忙过去,只见柳母抱着英若兰大哭起来:“我苦命的女儿啊,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徐皓月瞪圆了眼睛:“你胳肢窝里真有颗痣?”

    英若兰茫然的点点头道:“要用镜子才看得到,是有颗痣的。”

    柳父噗通一声坐到地上,大哭起来:“老天爷,你总算开眼了,让我有生之年还能找回女儿来。”

    英若兰有些手足无措,徐皓月拉着她下了车,安慰了柳父、柳母几句后,又回到柳静如的坟前。

    徐皓月呆呆的望着柳静如的坟墓长叹一声道:“那晚我穿越的时候,是看到静如的灵魂,原来是她引导着我,让我回去帮她把你这个妹妹找回来。柳家那个亲戚没有撒谎,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怪风吹走穿越了,后来被英家收养,我这时候才明白,我穿越一千多年就是静如让我回去找你的。”

    英若兰怔怔的落下泪来,紧紧的握住徐皓月的手道:“原来是姐姐的安排,她深爱着你,也深爱着爹娘,不忍你们伤心,所以才让你去找我,静如姐姐真是用心良苦啊……”

    徐皓月跪下低声祝祷道:“静如你安心吧,若兰我已经找回来了,我和她会侍奉你父母直到终老的。”

    英若兰也跪下道:“姐姐,谢谢你让皓月在我身边,我会一直替你照顾他,照顾爹娘的。”

    晚风吹起,桑树林的黄叶片片飘落,柳静如墓碑上的照片之中,柳静如的笑容依旧,这个时候似乎那笑容更加的温暖起来,徐皓月和英若兰站在墓前久久没有离开……

    (未完待续。。)

    </p>

    </p> ( 白甲军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9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