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6章 盟约四项志气豪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叶畅一手亲擎着自己的战旗,一手握刀,骑在马上,望着眼前的战场。

    他可以看到,铁桥关前五十步内,堆满了尸体。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犬戎人,但是他们此刻一个个失魂落魄,或者弃刃跪着,或者没头苍蝇般往草丛中钻。一个个都是瑟瑟发抖,尚有斗志者,百中无一。

    “某,大唐剑南兵马使叶畅在此,降者免死”叶畅的声音响起,一片寂静中钪锵有力。

    犬戎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破不了铁桥关,就回不到故土,而接二连三的惨败、奔行、血战,已经耗尽了他们最后的体力。

    虽然他们也知道,唐军和他们一样疲惫,唐军的数量未必有他们多,但是他们就是提不出半点气力。

    “跪地免死,投降不杀”叶畅身后,唐军一齐高呼起来。

    论若赞眼睛发直,他看到了叶畅,认出了这个身影。这几日,这个身影就象梦魇一般,缠绕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现在,这个身影又出现在他视线里了,他麻木了,完全失去了逃跑的意思

    “御史,御史”旁边的论绮里余带着哭腔,他同样认出了叶畅身边的那个骑士。

    在洱海畔,那骑士狂追他二十里,只靠着蛮人的接应,他才侥幸逃脱。他现在感到奇怪的是,为何叶畅竟然敢不顾南诏,亲自带人来追他们。

    不过现在却不是细想这个的时候,如何脱身,才是关键。

    论若赞被他唤得回过神来,长叹一声。

    “我奉赞普之命,镇守神川,督率数万将士,逢此大败,赞普能饶过我,我又有何面目去见那些失去了父兄的部族。”论若赞向论绮里余道:“你久在神川,熟悉此地,今日收复铁桥城,复仇雪耻,非你莫属,你自去吧,我在此断后,定然为你争取逃脱之机”

    “桥被夺了,我还能如何逃回去?”论绮里余虽是感动,但却不能不绝望

    “先自此地逃脱,然后绕道……哪怕绕道两千里三千里,你也要回去,回去告诉赞普,这个叶畅,要小心他,必须杀死他”

    论若赞提到叶畅名字时,咬牙切齿,无限憎怨。论绮里余还待再说,论若赞却推了他一把,低喝了一声:“速走”

    论绮里余踉跄了几步,回头再望,只见论若赞举起了刀,对着身边的亲卫道:“谁与我一起去取下唐将的头颅,只要杀了他,唐军就不战自溃了”

    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说完之后,也不管有没有人跟着,便向着叶畅那边冲去

    稀稀拉拉十余个犬戎跟在他身后,陆续还有人跟着他,但到最后,也不足百人。论绮里余呆呆看着,看到唐军举起了那种与此前所见不同的手弩,看到在暴雨骤雨般的箭矢中,论若赞组织起来的最后冲锋,变成飞蛾扑火一般的自寻死路。他终于回过神,转身便要觅路逃走。

    论若赞说的是,若他不走,谁人将这个名为叶畅的唐将之可怕传回赞普王廷去,谁来报仇雪恨收复这神川要害之地

    不过叶畅身边,另一双眼睛却正盯着他。

    王羊儿眼尖,而且论绮里余又站在主帅论若赞身边,故此王羊儿一眼就认出,这厮便是从他手中侥幸逃脱的那个犬戎将领。这条大鱼上回没有捞着,让他心里别扭了好久,如今怎么会再放过

    不仅是他,眼见随着叶畅的到来,犬戎完全失去了抵抗意志,一个个不是逃入深山就是弃械投降,铁桥城中的唐军也精神大振。

    善直直接从城头踏着尸体下来:他们血战这么久,如何能不在受降之时露个脸

    他在高处,看到王羊儿离开叶畅身边,下了马纵上山,看上去是在追什么人。善直便也发觉了论绮里余,想到王羊儿曾摔他一个跟头,善直眼珠一转,便有了个主意。

    这厮曾让他丢了颜面,此次自己要抢在他之前将他的目标俘获,他必然会气得半死。

    一念及此,善直便跟着拐到了山上,他在城头战了许久,附近地势早看清楚了,这一去,正是截论绮里余的前路。

    犬戎兵士纷纷投降,叶畅身后的唐军一**上前,将投降的犬戎士兵缴了械,然后全部赶入一处山沟沟中。叶畅这才踏着血迹,遁山路而上,到了铁桥城之前。

    高适笑吟吟迎出来,向着叶畅拱手:“幸不辱使命”

    “也唯有高兄才能成此伟业”叶畅挑起拇指赞道:“此战能竞全功,高兄勋劳居于次位”

    高适故作不满,吹胡子瞪眼:“我居次席,不知首席者何人?”

    叶畅笑吟吟望向他身边的阿诗玛:“娓娘及越析诏,先助我诱犬戎中计,再助高兄夺铁桥城,居功甚伟,当居首席”

    阿诗玛脸上浮浮泛红,她身边的诸蛮人都是脸泛红光,他们亲眼见叶畅威势,人一到犬戎就纷纷跪地求降,故此能得叶畅之赞,个个都是兴奋无比。

    “既居首功,不知大使有何奖励。”阿诗玛笑着问道。

    “自然是有的,还记得我上回与你说的事情么,我欲请开糖榷,请你越析诏广种甘蔗。”

    “记得……”

    “从越析州至褒州,磨些江以南,尽为越析诏种甘蔗之地,此次俘获犬戎,一半分与你们为蔗奴,你觉得如何?”

    阿诗玛闻言顿时大喜,这就让越析诏实际控制的地盘,足足扩大了三倍,而这些犬戎人被充作越析诏之庶奴,也解决了越析诏如今面临的劳力不足这个巨大的问题

    “不过……”叶畅又道。

    听到这个“不过”,阿诗玛顿时冷静下来,她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此次叶畅连番获胜,越析诏确实帮了很大的忙,功不可没,但叶畅给予的报酬也太过丰厚了,远远超过阿诗玛的想象。

    “就知不会如此便宜,你有何话,直说了吧,你这人最不爽利就在此处

    听得阿诗玛这般吐槽自己,叶畅一笑:“不过,当初朝廷待皮罗阁可谓仁至义尽,比起如今给你们越析诏之优渥尚有过之,可是皮罗阁死去不过两年,阁罗凤便起叛心。娓娘,居安思危,我只问你一句,你如何保证你们越析诏子孙,不会背叛大唐?”

    此语他没有压低声,故意让阿诗玛身边的诸蛮都听到,果然,那些蛮人脸色顿时一变。

    他们此次相助大唐,一来是报复南诏,二来也是藏有私心,谁不想如同南诏当初一般,得到大唐的全力支持,成为六诏之主呢

    只是叶畅将话挑明了,谁都不敢说,自己这一部以后就会永远忠于大唐。

    “叶郎君你说当如何?”阿诗玛面对叶畅,也不觉有些气妥。

    这不是当初黄河边被她掳走的那个少年,而是指挥雄兵三万大破敌军七万的名将,他一个眼神一个念头,便可能有千百人死去。

    “会盟。”

    “会盟?”阿诗玛惊讶地重复了一句,然后明白关键所在:“盟约有何规定?”

    “其一,云南为华夏之地,大唐之土。”

    “无异议”

    “其二,诸诏诸蛮,皆为华夏之民,大唐之臣”

    “亦无异议”

    两人一说一听,最初两条,都没有什么新意,但到第三条,阿诗玛的神情便僵住了。

    “其三,为禁蛮人诸兵互攻相侵,诸部都不得擅自拥兵,一应兵力,并入云南团练使麾下。团练正使须为朝廷任命,副使由诸部推举,军中须以汉人为录事参军,教以大唐军制”

    这是收走各部部分兵权,阿诗玛对这一点有些犹豫,若无兵权,他们诸部与汉人何异?他们这些部族首领的权力,又靠什么来保障?

    叶畅是铁了心,不令各诏蛮中有常备兵力,至于私下的一些半农半军的兵力,这是在所难免的,倒不急着一下子解决。他更看中的是须以汉人为录事参军这一项,也就是往蛮人组成的军队中派遣军事顾问,借助这些军事顾问,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掌控这支蛮军。

    “其四,蛮人穷困,乃因不知如何生产,故此朝廷委派劝勤官,协助各部,编制户籍,开垦田地,种植劳作。”

    叶畅在这第四点又玩了陷阱,名义上是派劝勤官协助各部,实际上乃是派出生产顾问,插手蛮部民政,介入蛮部事务。这分明是为今后直接统治蛮部做准备,却打出解决蛮人穷困问题的幌子,阿诗玛算是蛮人中有眼光且聪明的,也不禁被此迷惑住。

    要知道便是朝廷不委派,他们各诏当中,也没有少聘用汉人担任官职,便是南诏叛逆,手中还不是重用了姜如芝等汉人

    将引与前方军政之项比了又比,阿诗玛一咬牙:“我部愿从这第三第四项

    “娓娘,你很聪明,越析诏有你,至少三五十年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用不着三五十年,只需要五年乃至三年,你就知道,答应这第三第四项,其实对你们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阿诗玛苦笑了一下。

    她能不答应这些么,叶畅携新胜之威,只怕整个云南,再无一个部族胆敢不奉其诏令。

    “中原富庶,你们是亲眼所见,可中原富庶亦非平空而来,乃是汉家百姓辛勤操劳所至。云南物华天宝,山珍林宝有之,矿产渔盐有之,甚至连茶叶、绢绸,云南亦可生产,为何蛮人却穷困不堪,无他,不能以自然之利自给罢了。我这第三第四条,便是助蛮人如此,娓娘,百年之后,汉蛮一体,蛮人再回思此时,你便是蛮人中圣人”

    对于汉化,蛮人并没有太大的抗拒心理,此时华夏原本就拥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她的文化她的富庶乃至她的生活方式,都对周边诸族具有极强大的影响力。更何况这些蛮人还有乌蛮白蛮之分,其中白蛮大多数都原是汉人。听得叶畅这般补充,阿诗玛却是苦笑:“我只求百年之后,子孙后世莫要骂我引狼入室即可。”

    “岂会如此善直师呢?”叶畅与她说完,目光一转,发觉始终没有看到善直和尚,神情顿时肃然,向高适问道。

    “方才还在,现在不知哪去了……”高适也有些惊讶。

    此时王羊儿正在狂追论绮里余,论绮里余对这一带地形虽是比王羊儿熟悉,可是他连番大战,饥疲交加,哪怕都将甲兵尽弃,体力仍有些跟不上。王羊儿紧紧盯着他的背影,一步步拉近距离,但眼见双方相距不足三十步时,论绮里余却不见了

    王羊儿以为追丢了,便爬向高处,希望能从高点的地方看到论绮里余行踪,他攀上一处岩石,伸出头去时,却大叫了一声,慌忙偏头。

    原来论绮里余并非逃走,而是潜至此处,料到他会来高处观察,故此早就搬了块石头在手。

    王羊儿一伸出头,论绮里余便一声不吭,将石头砸向王羊儿的脑袋,王羊儿偏头松手,人向岩石下滑去,却仍然被这石头插着脸砸在肩上,痛得他嗷叫了一声。

    他失手滚下岩石,兵刃也不知抛到哪儿去了,人更是摔得七昏八素。他正待爬起,论绮里余却从岩上跳下,一屁股便坐在他身上,挥拳便给了他一击。

    “唐狗,让你狂追,如今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论绮里余一边痛揍,一边大骂。王羊儿伸手想要格挡,可是一边胳膊方才被砸中,怎么也举不起来,另一只手也使不足气力,被论绮里余雨点般的拳头捶在头上,头脑间更是昏昏沉沉。

    他心中大惊:今日要糟,要被这蛮将害了

    就在这时,却见那蛮将身体猛然震了一下,目光也发直,高举的拳头轻飘飘落下,他乘机推开蛮将想要起来,却看到一个头溜溜的脑袋在他面前,还贼溜溜地冲着他笑。

    “啊哟”王羊儿吓了一大跳,然后认出,这张丑脸,正是善直。

    “小子,当初可是挺厉害的,连和尚爷爷我都被你摔了一个跟头,如今怎么这般惨,连一个蛮子都打不过”善直哈哈大笑,一边将论绮里余按住绑起,一边对他冷嘲热讽。

    王羊儿鼻子都气歪了,起身狠狠踹了论绮里余一脚:“蛮狗,敢阴爷爷我,还害得爷爷被这丑和尚笑话”

    论绮里余被这一脚踹得气都喘不过来,王羊儿还想再踢,却被善直拦住:“他是我的俘虏,你想踢,自己去抓一个来踢”

    </p>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