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27章 前怨就此梁上悬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咸宜公主府。

    原本咸宜公主极得李隆基宠爱,故此她的府邸甚是弘阔,非一般府邸可以比拟。

    杨则笑嘻嘻地向管家点头,赶紧将背着的柴禾向柴房扛去,才到公主府上,他可得勤快一些,争取早日出人头地。

    不过当柴禾放下之时,他听得“轰”的一声响,他讶然回头,便看得一队兵士破门而入。

    柴房在公主府的外围,有个侧门通往院子外,这些兵士闯进来,让杨则吓得一大跳。

    他缩在柴禾之后,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身在长安城中,看到这样兵士如狼似虎,怎么会不知道出了大问题?

    然后他就看到士兵之后,几个官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他认识,曾经远远望见过,乃是侍御史杨钊。

    杨钊回过脸来,看着叶畅,皱眉问道:“当真要如此?”

    “自然要如此,你也知道,圣人曾经非常宠爱咸宜公主,若是给咸宜公主去哭求一番,圣人念起武惠妃,不仅我们此行不得全功,便是宫里的贵妃娘娘,少不得也要埋怨我们办事不力。”叶畅道。

    在杨玉环之前,能长时间得专宠的就是武惠妃了,哪怕此女已经死去多年,也仍然是杨玉环的大威胁。

    因此杨钊一点头:“那便如此”

    说完之后,他带着兵士就往里走,叶畅却留了下来。

    叶畅身边,自然少不得善直,和尚眼尖,觉得似乎有些不对,转了半圈,便将杨则拎了过来。杨则脸色惨白,跪在地上。

    “你是何人?因何在此?”见这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叶畅和霭地问道。

    “小人……小人……”杨则将自己身份说了,乃是刚投入驸马府的,与杨洄可以算是一族远房。叶畅摇了摇头,看模样也能判断出来,这只是一个苦哈哈的小子。

    他摆手让杨则起来:“这杨驸马,眼见就要倒了,你还是速速离去,千万勿停留……哦,把这个拿去吧。”

    他将一块金饼交在了杨则的手中,杨则愣愣地望着他,叶畅又催促了一句,他才如梦初醒,揣着那块金饼飞奔而走。

    出了驸马府,他又有些迷糊:按理说,方才那人应该是来害驸马的奸臣,他为何要给自己金子,还放自己逃走?

    屋里善直也在想这个问题,他想到就问:“十一郎,你为何放那小厮走?

    “无辜之人,何必连累,留他在此,碍手碍脚。”

    善直却是不信,总觉得叶畅如此,心中另有打算。他思忖了一会儿,然后道:“你心中不安?”

    叶畅默然。

    他确实心中不安,此次行事,虽然都是报复,可是手段,却太过阴毒了。杨洄是他死仇,为了坑此人,就必须将杨慎矜拉下,虽然此前他自我开导,说杨慎矜也在谋算他,可是叶畅心中明白,那只是自我开导。

    这种情形下,能少连累一人,便少一人吧。

    没有等他感慨太久,便听得一人唔唔叫着,却发不出完整的声音,越来越近前。

    叶畅立刻将心中的柔软收起,目光冷厉,静静地等着。不一会儿,便见杨钊匆匆回来,在他身后,两个士兵挟着杨洄。

    杨洄的嘴已经被堵住了,看到叶畅时,他的瞳孔剧烈收缩,露出恐惧之色

    叶畅背着手,冷冷地站在他面前。

    原本是有很多话要问他的,但此时,叶畅觉得又没有什么必要了。

    他正待转身离开,那杨洄却疯狂挣扎起来,他究竟是驸马,那两兵士没控制住,给他挣脱,他将口里塞着的布团摘开,扑向了叶畅

    叶畅抬脚,重重踹在杨洄胸前,将他踢飞了回来。

    “奸贼,你是三庶人遗党,你害我,是为三庶人复仇”杨洄嘴角流血,却指着叶畅叫道。

    他这话不是叫给叶畅听,而是叫给杨钊听的。

    杨钊脸色也是一变,三庶人乃是大唐的禁忌,若叶畅真是三庶人遗党,就算是李隆基再爱他的才能,只怕也容不下他

    他狐疑地盯着叶畅,叶畅却是哂然一笑,摇了摇头:“三庶人之时,我才几岁,怎么可能是他们的遗党?杨驸马,你当初便是因为这个理由,害死了我的兄长,如今还想用这个理由来害我?”

    “你是公报私仇,我要面圣,我要求圣人……”

    “我是公报私仇,但你若不是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又如何能公报私仇?”叶畅却是冷笑:“你与杨慎矜勾搭的事情已经犯了,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明白

    杨洄顿时变了脸色:“李……李相?”

    他心中与杨慎矜勾搭之事,无非就是想借着李林甫重病之机,将杨慎矜推上宰相的宝座。若真是因此事情被追查,那么叶畅站在这里,其实代表的是背后的李林甫。

    叶畅乃至杨钊,杨洄都不畏惧,可是李林甫,他是打心眼里畏惧。

    正是双方有过联手暗害三庶人之举,所以他才更清楚李林甫的手段。

    “你明白就好,我来此,只是想看着你这杀兄仇人死在面前。”叶畅冷冷地道:“你有什么遗言,自己写出来,我替你转呈陛下,至于你的性命,就到此为止了。”

    杨洄初时并不认为自己有性命之忧,此时闻言,却再无任何希望。是李林甫要他死,而不是叶畅要他死,他哪里还能有活路?

    “我……我……”

    “莫非你欲入狱中受那非人之辱?”叶畅又道:“那也行,反正都是一死,在狱中折磨,我虽亲眼见不着,却也更能出这口气”

    杨洄一颤,天牢之中倒还罢了,可若是象三庶人一般,被流放边郡,然后由狱卒驱赶离开,那所受罪之大,绝非他这样娇惯了的身子能承受的。

    “哪有那般便宜,他身上的事情,可是于系重大,杨慎矜意图谋反,已经招了,他也必须招”杨钊在旁阴森森地道。

    “杨慎矜谋反?”杨洄顿时恍然,当初给三庶人栽上的罪名就是谋逆,如今这个罪名回到他身上来,也算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他长叹了一声,既是李林甫栽下了这般罪名,他就休要想脱身了,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不连累自己族人。

    “杨御史……请赐白绫一根与我。”

    他开口讨要白绫,杨钊却板着脸:“你无遗表上奏,如何敢要白绫?我与你可没有这般交情,能替你背起这般大责”

    死了犯人,他这个办事的御史自然有责任,若杨洄有遗表,责任就轻了。杨洄明白这个道理,又是一叹,当下讨要纸笔,写了一份遗表。

    遗表内容无非就是认罪伏法,他心中暗恨李林甫、叶畅,自然也少不得咬上李林甫与叶畅,不过也就是攻击二人进谗诬陷,为奸诈小人——这等不痛不痒没有真凭实据的攻击,李林甫与叶畅,都不会将之放在心上。

    “这样可否?”杨钊却有些担心,看了叶畅一眼。

    叶畅嘿然一笑:“无妨,这样最好……来白绫来,送杨驸马一程”

    不一会儿,便有人拿白绫过来,在柴房的横梁上系好,叶畅还亲手去拉了一下,确认它很牢,回头似笑非笑地对杨洄道:“杨驸马,体面些”

    杨洄缓缓行过去,贪婪地吸着气,他知道,每多呼吸一次,自己就离死亡更近一分。

    见他拖拖拉拉,叶畅向善直使了个眼色,善直立刻上前,便要将杨洄报起,杨洄摆了摆手,苦笑道:“终难逃一死,我何必留连。叶十一,你这奸贼,今日便让你见我死吧……我在泉下等着你,想来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看到你了

    他咬牙切齿吐出怨毒之语,叶畅却只当未曾听见。

    踏上垫脚的小凳,他将自己挂了上去,还没落实,就听得喀一声响,然后脚下一空,那凳子被叶畅一脚踢开。他蹬了几下脚,这时叶畅却凑在他身边,低声道:“哦,忘了说一声,圣人是有意饶你性命的。”

    此时杨洄神智尚清,听得这句,顿时大怒,同时又大恐。若李隆基想饶他性命,他完全可以不死,现在一匹白绫挂上去,岂不冤枉?

    他伸手想去抓脖子上的白绫,只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渐渐力竭,无论怎么努力,却也没有力气将自己从白绫上解脱开。叶畅笑着看他痛苦的模样,心中满是快意。

    杨钊在一边看到这个,心里不由跳了跳:叶十一待朋友是无话可说,当真义气,但待敌人,也是杀伐果决,什么手段最狠就上什么手段

    幸好,自己与叶畅是朋友而非敌人

    没有一会儿,杨洄不再挣扎,身体也发出屎臭尿骚,那是气绝之后大小便失禁。叶畅仰头看着他,想到自己那位有些懦弱但确实暗藏兄弟情谊的兄长,想到已经有一年未曾见到的侄儿侄女,长长出了口气。

    “可以奏明圣人了,杨洄谎称写供状,却畏罪自尽,留下遗表。”叶畅向杨钊道。

    这边事情办好,叶畅与杨钊带着兵士离开了公主府,还未走远,便听得身后传来了哭声。叶畅与杨钊对望一眼,两人都是一笑。

    “恭喜恭喜。”叶畅道。

    “同喜同喜。”杨钊回。

    两人上了同一辆马车,好一会儿都没说话,良久,杨钊叹道:“果然,只有人踩人,方能人上人。”

    “呵呵。”叶畅于笑了声。他的本意却不是靠着踩别人往上爬,他只是要报仇兼自保罢了。

    杨洄的死,意味着这一次叶畅掀起的政治风暴暂告一段落,他二人都没有掀大狱的心思,故此也就是杨洄、杨慎矜,最多再加上杨慎矜的兄弟杨慎馀、杨慎名。这样空出的位置就已经足够多了,他们所想得到的好处也已经够多了

    回到兴庆宫,却见宫前有宰相仪仗,叶畅与杨钊又对望一眼,神情有些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杨钊低声问道。

    他胆敢如此行事,有一个原因便是从叶畅那得到消息,李林甫的身体不好,可现在,李林甫的仪仗却出现在兴庆宫前,这证明李林甫便在其中

    “我也不知,今早出来时,李相还在卧床休养之中”叶畅也是一惊。

    杨钊有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问。杨钊心里,却暗暗在琢磨,叶畅所说,是真还是假。

    他二人得宣入内,便看到李林甫坐在一锦凳上,正笑吟吟看着歌舞。见二人过来,李林甫没有起身,只是颔首,那眼中的欢喜神情,让二人觉得毛骨悚然。

    他们背着李林甫做下这样的大事,让李林甫背着这黑锅,虽然不怕李林甫知晓,可是多少总有些尴尬。

    再看一旁的李隆基,却是心情甚好,脸带笑意,全然不是方才令他二人去审问杨洄时的怒焰飞腾。也不知李林甫对他说了什么,哄得他回心转意过来。

    “事情办好了?”见他们回来,李隆基让歌舞且退下,然后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臣有罪,杨洄畏罪自尽,这是他的遗书。”杨钊上前道。

    李隆基眉头稍稍一挑,没有丝毫戚容,反是露出丝怒色:“好大的胆子……罢了,罢了,将遗书呈上来,让朕看看。”

    遗书到他手中,他只是略略抄了两眼,然后冷笑道:“死也不安分守己……李卿,夺了杨洄官职,以庶人礼葬之,另外,咸宜那边,你务色年轻才俊,让她改嫁了吧”

    “臣遵旨。”李林甫应承下来。

    只不过他起身时,面色稍稍有点不愉。

    他没有想到,叶畅下手会如此果决,竟然直接将杨洄逼死。他原本还想留着杨洄,好将案子牵连到宫中的太子身上。

    “十一郎,方才李卿来奏,说是辽东行军总管府已经将第一批俘虏送至长安了,问朕是否要朝门献俘,朕觉得非如此不足以酬功,便允了此事。”李隆基处置了杨洄的身后事,立刻又高兴直来,转向叶畅:“倒不曾想你真有如此本领,朕前些时日还有些担心,你在辽东的战功,乃是被部下欺瞒,现在看来,真吾婿也”

    “咳咳,陛下,是臣婿”李林甫顿时不于了。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