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20章 从来榜下捉佳婿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高力士咂了咂嘴,有些扫兴。

    原本以为,李林甫、杨慎矜、叶畅,这三人凑到一块,会在御前闹出一番风雨,然后他可以在乱中获取更大利益,但结果雷声大寸点小,不仅仅是杨慎矜未战自溃,而且原本闹得近乎反目翻脸的李林甫与叶畅,竟然又显得和好了

    就在这时,他听得李林甫又开口:“圣人以臣为通情达理,可是臣却有一件不情之请,还望圣人成全。”

    李隆基哈哈一笑,并不太在意,以他对李林甫的了解,这种不情之请,只是在一场风波之后用来凑趣的,当下道:“朕……”

    他原本是想说“朕允了”的,但念头一转,生生将话又扭了过来:“朕刚赞你,你便要给朕好看啊,卿说就是。”

    “臣听闻昔日圣人曾对叶畅有言,他的婚姻大事,须由圣人与娘娘作主。圣人日理万机,这些许之事,只怕已经忘了,但叶畅今载已是二十三岁,早该娶妻生子了。臣请圣人为媒,将臣幼女许配与叶畅。”

    高力士听得这番话,暗中一挑大拇指,原来放过杨慎矜,便是为了这个

    叶畅何许人也,当今长安城中头号金龟婿,无数宗室、权贵都抢着要与之结亲,就是高力士,只恨没有合适的女儿,否则也绝不放过这个女婿区区一个杨慎矜,换这样一个二三十年后甚十余年后就有可能成为大唐中枢重臣的女婿,赚了,而且是大赚特赚

    高力士再看叶畅的神情,却发现叶畅竟然也露出惊愕之色,显然,他对于李林甫弄出这一手,也是没有丝毫准备

    这惊愕绝不是作伪,叶畅心中原来想,在双方近乎摊牌性质地展示实力和试探底线之后,李林甫绝对不会再想招他为婿,却不曾想,李林甫不但没有放弃这个想法,而且还在一个他根本没有选择余地的场合里,将此事给揭出来。

    这可就是近乎逼婚啊……不过叶畅想到李腾空,心中不免一软。

    他嫂嫂方氏曾批评过他,性格之中最弱之处,便在于太软,特别是若别人无条件地对他好,他便难忘旧情。象虫娘、李腾空,她们的身份其实都注定了跟着一堆麻烦,但是因为她们真心待叶畅好,哪怕这里那里有些冒犯叶畅利益之处,叶畅也不会在意。

    李林甫提出此请,李隆基面色有些不豫,看了看叶畅,略一犹豫,然后道:“这个……李卿,你家幼女可是空娘?”

    李隆基也见过李腾空,对于这个女郎还是有些印象。李林甫点头道:“圣人还记得,正是空娘。”

    “朕记得,她是你爱女,你可是片刻都不舍得她外出的,如今怎么舍得她外嫁……这可是要嫁到辽东去啊,那里太远,一年才能见到一回吧。”李隆基说到这,又看了看叶畅,猛然想起,叶畅也是一年才回京一趟,上回返京,还帮自己将杨玉环劝回宫中,此次他回京,自己却有意冷落他,多少有些对不住他,心中不禁生出少许歉疚。

    但转眼间,李隆基就将这歉疚抛开了,身为大唐天子,不需要这样的歉疚。他盯着李林甫,李林甫乃宰相,叶畅乃边将,宰相与边将结成亲缘,其背后隐藏着的巨大政治风险,想来李林甫不会不考虑。故此,李隆基缓缓道:“让空娘远嫁辽东那荒芜之地,李卿舍得?”

    “臣自是不舍,故此臣存有私心,请圣人允许叶畅遥领辽东行军总管府长史一职,另委他人为辽东司马,留叶畅于京师之中。”李林甫面不改色地道:“如此一来,臣得爱婿,圣人得良臣,叶畅得美职,臣女得佳偶……四全其美

    他这番话说得李隆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好,占尽便宜,还说朕得良臣……莫非他在边疆,就不是朕的良臣?这些年来,边将耗费越来越多,可象他一般斩首数千俘获过万的战绩,却没有几次他这般乳虎雏鹰,拘在京中,才是浪费”

    李隆基表示反对的意思,但是态度却不是坚决,众人都明白,他还是非常介意李林甫与叶畅的联姻——中枢的宰相与边关的大将联姻,对于皇权是巨大的威胁。

    “是臣疏忽了,不过,微臣觉得,叶畅最大的本领,并不在边关,而在理财,若他在中枢,朝廷理财之上,便多一能手,臣内举不避亲,自觉理财之术,不如叶畅。”

    李隆基顿时大为意动。

    人越老,便越贪财,李隆基便是如此。他倒不是真的要把钱藏在内库里不动,而是喜欢看到内库充盈同时花之如流水的感觉。叶畅赚钱的本领他已经很清楚了,若在中枢,也能如此赚钱的话,那么叶畅对李隆基的意义,就更远胜他在边疆获取一两场胜利了。

    此时大唐,名将云集,就连王忠嗣这般人物,也只能被赶到四川去啃大米,坦率地说,只要朝廷保持进取心,多一个少一个叶畅,根本不重要。

    但赚钱的人,却是永远不嫌多的。

    “此事我看……若无旁人反对,那就……”

    “我反对”

    正当李隆基欲应下此事,突然间听得一人大声说道。

    李隆基在此下决定,竟然还有人敢反对?

    包括叶畅在内,所有人都惊住了,就是李隆基自己,也愣了愣,不悦地侧头看过去,这一看,他的不悦就变成了尴尬。

    “寿安,你怎么……来了?”

    来到众人面前的,正是二十九贵主,虫娘。在准备正式封她为公主之后,她总算有了正式的名字,李寿安。

    “父皇,臣女臣女非叶畅不嫁,若是父皇将别的女子许配给叶郎,那就放臣女去当姑子吧”虫娘看了叶畅一眼,然后跪倒在李隆基面前。

    李隆基虽有心理准备,可仍然被寿安的这话吓得张大嘴巴,半晌合不拢来。李林甫眼中奇光乱闪,心中既是恼怒,又觉无可奈何:谁会想到,堂堂大唐的公主,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非某人不嫁,而且这人还在场

    叶畅同样惊呆住了。

    虫娘有些任性,有点小脾气,不过总起来说,是宗室女子中难得的善良之人。她虽是个假道姑,却没少拿自己原本就不多的私房来抚孤济贫,哪怕后来受叶畅之助,她依然如此。

    她性子上有些缺点,不过大节不亏,而且对叶畅是真心好。当初叶畅提出经营边疆的方略时,别人不是嘲笑便是冷眼,唯有她,利用自己的身份,发动长安城中贵家之女,给叶畅提供了一笔资金,也就是后来的安东商会。甚至可以说,叶畅现在用来自保的政治力量圈,乃是她为叶畅拉起来的。

    她此时如此直接地说,非叶畅不嫁,令叶畅不知所措之余,也倍受感动。一位女郎,当着自己的父亲面,而且她父亲还贵为天子,说出这番话来,若无鱼死网破的勇气和坚定执著的决心,怎么能做得出来

    李隆基沉着脸,果然是大怒。

    虫娘自幼就不受他待见,原因有三,一是她母亲为胡女,身份卑贱;二是她非足月所产,李隆基有些怀疑她并不是自己的血统;三则是非足月产者,传闻中不利父母。故此,虫娘会自幼被当成一个道姑来养,其母也在她懂事之前就不知所踪。

    但怒意刚刚涌上来,李隆基心中就一动。

    对于君王来说,只有利益,没有情谊。叶畅是个难得的人才,军事理财内政,仿佛样样都通,这等人物,若是为边将,无论是宰相的女儿还是天子的女儿,都不宜嫁之。但若留在京城,只是为一理财官,那么娶宰相的女儿,何如娶天子的女儿?

    如此佳婿,奈何便宜旁人?

    想到这里,李隆基咳了两声,笑着道:“寿安,你越发不成体统了,还不先退下”

    寿安却跪着不退,那边杨玉环有眼色,立刻上前,将她扶起,凑到她耳畔轻声说了句:“你父皇会替你作主。”

    若没有这一句,寿安定然不会离开,但听得这句后,她突然又觉得有些害羞起来。自己胆子怎么就这样大,竟然真将藏在心中的话说了出来,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且不说父皇如何看待自己,那叶畅,又会如何看待自己?

    当初二人相遇之时,叶畅对她的关怀,绝无男女情爱,寿安很清楚这一点。此后二人虽常有联系,也会见面,她心中对叶畅的感情,从最初终于受人关爱的感动,到了后来情丝暗牵,可是让她难以揣测的是,叶畅对她是否有情。若说无情,可他又关心细致到了甚至让晌儿送来一些女孩儿家专用的物品,让人一想起来就羞人答答;说他深情,可是他又没少与别的女郎牵扯,不说东都中被人视为他之禁孪的那个李冶,也不说晌儿来信中提到的那个江梅,便是李林甫府中的李腾空,两人便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原本她是被杨玉环召来,陪李隆基说话解闷的,可是来听到了李林甫要请父皇为叶畅指婚,当时不知是哪来的勇气,让她说出极大胆的话,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暗中后怕。

    不过怕归怕,虫娘还是不准备离开。她只是随着杨玉环走到稍远的地方,然后杨玉环拉着她要离得更远,她就咬着下唇,用力摇头,示意不要。

    杨玉环不禁苦笑,又有几分黯然。

    虫娘的勇气,让她佩服,也让她嫉妒,当初她就是没有这种勇气,所以才被从寿王李瑁的身边带走,进了道观,然后又被李隆基暗中召去。

    她正是风华茂盛的年纪,岂愿意嫁与一个老头儿

    只是后来,李隆基小心哄着,两人又在歌舞之道上心灵相通,故此日久生情,她才渐渐淡忘了李瑁,而是一心一意跟着李隆基,当这个贵妃娘娘。

    虫娘敢于争取自己的幸福,这一点,实在非一般女子能及。

    见杨玉环与虫娘离得稍远了,李隆基又咳了一声:“爱卿,非是朕不依你,只不过这叶畅,当初朕便有意将二十九娘许配与他,招他尚主……故此上回他见朕时,朕特意有言,让他勿急成亲,便是为了等二十九娘长成。如今二十九娘已经及笄,又将赐封,到了出嫁之时,朕少不得要替他们操办一回……至于空娘,朕亦不让她受委屈,此次不是要天下通六艺者入京供选么,卿可拔选年少才高品质端良者,朕点他为头名,赐予美官,再为空娘作一回冰人,你看如何?”

    李隆基这可是给足了李林甫面子,皇帝亲自为媒,而且让李林甫乘着国家论才大典之际挑中意的女婿,恩不可谓不厚了。

    可是李林甫却有自己的打算。

    他之所以在叶畅毫无准备的情形下,突然提出婚事,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他家族的利益。此次昏绝之事,让他意识到,自己老了,扶植接班人之事不宜再迟。只是如今诸子诸婿都不争气,唯一有可能挑起他身后事情的,就唯有叶畅。

    原本那卢杞或许也还可以,但卢杞一是丑了,二是比叶畅更年轻,三还是叶畅的手下败将,有叶畅这美玉在前,卢杞就不显眼了。

    既然叶畅关系到李林甫身后大计,他如何能让李隆基抢去这个佳婿

    “圣人厚恩,臣原本不当不领情,只是家门不幸,室闱不严,臣又太宠幼女,空娘与这大胆妄为之辈已有私情。谢公怜幼女,臣亦如此,不遂其心意,只怕这幼女就不保了……”李林甫一边说一边流着泪:“请圣人念在臣为陛下鞠躬尽瘁数十载的份上,成全臣女吧”

    李隆基听得“已有私情”,顿时盯着叶畅:“你这厮好大的胆子李卿所言,是真是假?”

    叶畅这个时候,脑子里根本是一团浆糊,李林甫为达目的,也太过无耻些了吧。这所谓“已有私情”,在这场合里,可就是已经做出那事的意思。李林甫就完全不顾及自己女儿的声誉了么,这消息传出去,若是两家亲事不成,可就能逼死李腾空

    就算亲事成了,只怕李腾空在长安权贵圈子里,都会成为笑柄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