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8章 独自凭栏休上楼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李隆基之前,上阳宫便是大唐东都一座重要的宫殿,高宗、武后,都曾长时间居住于此,便是李隆基自己,东巡之时也会来到这里。

    只不过随着李隆基年迈,渐倦远游,此地便冷清下来。

    梅妃住进来,在上阳宫里引起了不小的哄动,有同病相怜的,也有因为梅妃曾经得宠而觉得痛快的,此人心使然,古往今来,尽皆如是。

    不过因为打发梅妃来此的旨意中明确有让她管理上阳宫事务的字句,故此明面上,无论是太监还是宫女,都不敢太过怠慢。只是这位梅妃娘娘大约是舍不得长安城中兴庆宫里的恩泽,才下车驾,便让人看到她眼睛红肿,显然是哭了一路。

    “从长安哭到洛阳,水倒真是不少呢。”便有怀着恶意的小声议论。

    “嘘,这位娘娘虽是被贬来,却操持着咱们的生杀大权,而且听闻她以往甚为得宠,地方州郡官员,抢着派快马为她送梅花呢”

    “以前再如何,现在也完了,杨妮岂会放虎归山,让她再有亲近天颜之时

    这些议论仿佛都影响不到梅妃,她只是一脸悲戚,对于此地太监给她安排的宿处也拒绝了,却要了上阳宫最西南边的一处院子,那处院子上有楼,倒是可以登临其上,西看谷水,南望洛水。

    梅妃在楼上南望,忽然又是泣下,唤人拿来纸笔,似乎要写什么东西,却终究是一字未动。

    当夜宿下无话,次日梅妃不吃不喝,只是凭栏而望,一天都是悲悲切切,看得身边的宫娥、太监都是为之心酸。只到傍晚时分,她才用了一碗粥,然后早早歇息了。

    见她睡下,宫娥欲熄烛,梅妃却道:“休要熄烛,我怕黑。”

    宫娥自是依言退下,却不知道,当夜深之时,梅妃却悄悄爬了起来。

    她独自登上了小楼,举目四望,到处一片朦胧,半轮月亮挂于天宇,照着这灰沉沉的大地。她向南边的洛水望去,洛水上倒是有几点渔火,依旧未灭。

    一直站到了后半夜,无声无息地叹了一声,梅妃下定了决心。她下了楼,慢慢来到了御沟之旁。

    御沟之外,有夹墙,夹墙里有值守的卫兵,不过因为承平日久的缘故,卫兵数量并不多,夜晚巡视得也少。

    梅妃缓缓走入水中。

    四月已经是进入初夏了,故此水温不算太凉,但她还是哆嗦了一下。

    “御沟有水道可通洛水,娘娘若能自御沟出来,便可避过阻拦,只要娘娘事先做足准备,留下种种痕迹,待发觉娘娘不见时,他们只会以为娘娘跳水自尽了。”叶畅的话又回响在她的耳中,她仿佛再度置身于新安:“娘娘唯一须虑者,乃是御沟之中必有铁栏,不过那铁栏在水中浸泡多年,至今已有七十年,早以锈朽不堪,我会遣人潜入水中,将那铁栏锯穿,做出是年久失修的模样,娘只需穿栏而出就是。”

    一咬牙,梅妃顺着御沟就往外而去。

    这御沟乃是分谷水一支入上阳宫而成,水并不深,才及腰处。梅妃乃闽地之人,自幼生长在多水的乡间,倒是有两分水性,她又极为小心,激起的水声并不大。

    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了铁栏,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

    叶畅会信守承诺么?

    她用来要挟叶畅的那张纸,已经还给了叶畅,若是叶畅背信,她如今完全是无可奈何了。

    黑漆漆的水门中,什么都看不见,梅妃有些绝望地再度想:他会信守承诺

    她却不知,白日时,叶畅在洛阳城大观园里与众人交待事宜时,心里也在想同样的问题:要不要信守承诺。

    如今梅妃已没有什么可以要挟他的,不去助梅妃,对叶畅完全没有任何损失,梅妃便是将两人之约说出来,也得有人相信才行。

    叶畅的脾气,向来是不喜欢别人要挟,当初边令诚要挟他,叶畅便怀恨在心,后来设计杀了边令诚,还嫁祸于皇甫惟明。此次梅妃要挟他更甚,依着他的脾气,少不得要报复梅妃一回。

    但梅妃还他纸时那眼神,却总是在他眼前闪动。

    倒不是他对梅妃有什么情愫,只是这个深宫中的不幸女子,对于自由的渴望和不惜代价,又对于自己尊严的坚持,让他刮目相看。

    他自问,若是自己换作她的位置,能做到她这个地步么,能做得比她更好

    “叶司马今日有些魂不守舍啊,莫非是担忧辽东局势?”他的心不在焉,落到了张镐眼中,张镐笑道:“方才贾兄不是说了,辽东传来了消息么?”

    积利州那边传来的消息没有安禄山传得快,但这时也到了洛阳,贾猫儿在洛阳主持事务,消息便到了他的手中,叶畅来到洛阳,也就得到了这个消息。情形并没有安禄山上奏的那么恶劣,契丹真正进入安东的只有一部,乃是迭剌部约二万余人,如今离积利州还远。

    “我并未为此事而忧……”叶畅摇了摇头。

    “那还有何事可忧?”

    众人相询,叶畅一笑置之,并没有说出来。梅妃之事,太过离奇,说出来之后,徒乱人心耳。

    他心中有所思,起身更衣,出来之时却见到了骆守一。这老道人从药王观出来到洛阳,乃是应叶畅之所邀,叶畅请他去辽东传播医术。想到这老道人颇有几分道行,叶畅便问道:“师兄,我心中有一惑,请师兄指点。”

    “难得师弟你也有疑惑啊。”骆守一微微一笑:“只管说吧。”

    “有人托我办一事,但此人曾算计过我,我不知当不当替其人办。”

    骆守一听到叶畅这样问,脸上的笑容收住,变得肃穆起来。

    他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个名义上的小师弟,如同善直希望大兴释家一样,骆守一也希望大兴道门,在他看来,叶畅便是今后四十年道门大兴的关键。

    只是叶畅性格当中有些东西,骆守一觉得有些偏激,比如说,对待得罪他的人,一有机会便穷追猛打,丝毫不顾忌伤及旁人。

    虽然有些时候叶畅这样做乃是迫于无奈,但骆守一觉得,在无奈之外,还是多保有一分仁恕之心为好。

    “师弟何须问我?”想了一会儿之后,骆守一道:“当初在洛阳城外,你安置灾民不也是为人算计不得不为之?若此事是对的,便是有人算计,你也去做,若此事是错的,便是无人算计,你也不为之。师弟你向来行事,不都是如此么?”

    “只问是非对错,不问是何人……我明白了。”叶畅向骆守一长揖:“多谢师兄”

    “何必谢我,是你本心。”骆守一捋须一笑:“久闻你这大观园之名,师弟也不安排人手引领为兄一观?”

    叶畅笑着召来人陪他闲逛,自己又琢磨了一会儿,然后召来一人:“卞平,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去做”

    卞平是少数跟在叶畅身边的随从之一,旁人都觉得很奇怪,此人既无文采又无勇略,打架都打不过叶畅身边的最普通侍卫,可是叶畅却仿佛对他甚为看重。

    “主公只管吩咐”卞平应道。

    “你水性极佳,我要你助我……”

    交给卞平的任务,就是在夜幕降临之后,自谷水潜入上阳宫水门,将水门之上的栅栏锯开一根。

    “栅栏有可能有两道,你记住,是最西南的那座水门,只要锯断一根,可供你进出即可。”叶畅看着卞平:“此事你可愿做?”

    “愿。”卞平的回答甚为简洁。

    他知道叶畅对他的期待,也有很明确的自我定位。跟在叶畅身边,有些别人无法做的事情,他可以去做,就象当初隐伏在吴大海兄弟身边长达大半年之久一样。

    “曝露了可是抄家杀头的罪呢。”

    “曝露不了。”卞平咧嘴笑了笑,神情中倒是有些兴奋,就象当初叶畅让他埋伏在吴大海身边一般。

    “嗯。”

    叶畅没有多说其余,便打发卞平去做此事。为了防备万一,他还必须加快行程,因此便交待下去,令早就在洛阳等着的船准备好来,次日凌晨便要离开

    夜深时分,他只带着寥寥数人到了洛阳城西。让诸人在旁边守着,他自己悄然顺着御沟向上,来到了上阳宫外。

    此事于系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到了这儿,跟在他身边的唯有卞平一

    “我去做事了。”卞平道。

    “去吧。”叶畅点头应了一声。

    若从理智的角度来思考,他根本不该来,梅妃的事情与他何于,现在梅妃也没有了可以威胁他的把柄。但人一生哪里能永远理智的,另一世中,他几乎没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这一生……便做上这一次试试。

    如他料想的一般,水门里的铁栅栏朽烂不堪,只用了半个时辰,卞平又出现在叶畅的面前,叶畅摆了摆手之后,他便无声无息地借着夜色离开了。

    叶畅还在那儿等。

    他会为梅妃出逃创造条件,但不会去上阳宫中带梅妃出来,那不是疯狂而是愚蠢。离开不离开,自由飞翔或者继续当这笼中鸟儿,要由梅妃自己来选择

    上阳宫内,无声无息,叶畅坐在御沟之边,静静地等着。

    渐渐有些瞌睡了,也不曾听到水中有任何声息,叶畅皱了皱眉,事前约好了,就是这西南角的水门,难道说梅妃走错了地方,亦或是她改变了主意?

    无论是与否,男子汉大丈夫,答应了的事情,做到就是。在这里等她等到黎明,总不能对着一个女子背信。

    在叶畅半梦半醒之时,上阳宫里,梅妃摸着水门的铁栅栏,心中满是绝望

    叶畅对她说过,这铁栅栏乃是隔绝水门的唯一阻碍,他会想法子在铁栅栏上留下出入的口子,只要寻着口子,她就能离开这座巨大的囚笼。但是无论她在铁栅栏上如何摸索,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供她进出的口子。

    那个男人,果然……还是食言了。自己没有东西可以威胁他的时候,他果然还是背弃了许诺

    自己这一世,相信了两个男人的许诺,一个现在在长安,或许正揽着他的新欢酣卧,当年花枝之前大殿之中的海誓山盟,早就烟消云散了。

    现在,自己信的第二个男人,又是如此,他或许已经泛舟河上,顺流直下,去往绝无囚笼的所在,还在船上嘲笑自己这个女人,既然做出了不要脸面的事情,却在半途又缩了回去。

    泪水滚滚而下,滴落在水中。御沟里的水味道并不好臭,虽然已是初夏,梅妃还是觉得冰冷。她咬了咬牙:自己瞎眼了看错人,怪不得被别人骗,只能怨自己蠢。既是此生再无自由之望,不如就死在这里吧

    她放弃挣扎,开始缩入水中。

    水流带着她,轻轻撞在了铁栏之上,然后梅妃猛然想起,这铁栏水最下部位,她并没有检查过

    她屏住呼吸,伸手在底下摸索,然后,狂喜浮现在她的脸上:果然,有一处缺口

    缺口不大,不小心的话根本发现不了,而且就在最贴近地面之处

    梅妃浮出水面,先是深吸了口气,然后再度潜入水中,穿过那道栅栏,到了水门之中。

    就在这时,她听得隐约有脚步声传来,那是夜间巡逻的士兵,正行向这边。她不敢耽搁,悄然顺水而下,到了第二道栅栏。

    如同第一道水门一般,同样也有一个缺口。梅妃此时已经镇定下来,她再度潜入水中,这第二道栅栏很快便也甩在她身后了。

    从水中探出头来,她虽然想要让自己镇定,却还是忍不住剧烈地喘气,然后便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从水中用力拉起。

    “我答应你的,现在做到一半了。”叶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一件于的衣裳披在了她的身上,她努力睁着眼,想要看清楚这个把自己拉起的人,但不知是泪还是水,糊住了她的眼睛,让她什么也看不见。

    自由的幸福象海浪般拍打在她身上,她在压力尽失之后,双膝一软,便昏了过去。在倒地之前,她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将她托住,然后是隐约的“麻烦”声,再然后,就是被那双手抱了起来。

    </p>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