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3章 魑魉浮蚍亦猖狂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宝五载二月十六日下午。

    刘锟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背,慢慢向叶畅的屋子行去。

    前几日叶畅离开旅顺又去往卑沙城,令刘锟又忙了不少。不过这种忙碌让他觉得充实,唯一遗憾的就是忙完之后,回到家中没有贤妻子女等着。

    “快了,快了。”他心中颇为期望地想。

    海面半个月前就开始化冻,叶畅开始命人去探查航道了,前日传回来消息,往南的航道已经可以航行。其实旅顺自己是不冻港,冬日里渤海都被冻住,但船欲进出旅顺港却还无问题。但渤海水道被封住,据说唯有从外海绕到山东之南,才能寻着不冻的港口靠岸,这对于刚刚起步的旅顺水工来说,未免太困难了。

    想到水工,刘锟便看到几个水工的身影。他们都穿着旅顺水工的特殊制服,从身影来看,是水工中颇有声望的吴家兄弟。见到刘锟,他们停住脚步,为首的吴大海还拱手行礼:“刘郎君在此啊。”

    “唔,去寻十一郎说些事情……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哈哈,有些杂事。”那为首的吴大海堆起笑道。

    “听闻探海道的就是你们……倒是辛苦了,海道真可以走了么?”

    “可以,冰已经退得差不多,海面上虽然有些浮冰,块头都很小了,估计就这几天就全会化解掉。”

    得了他的肯定回应,刘锟点点头:“那就好,你们好生做,十一郎亏待不了你们的”

    “那是,那是,咱们可从来没有遇到过叶参军这般的好雇主。”

    简单的对话之后,刘锟自顾自往叶畅住处去,那边吴家兄弟却止住脚步。

    “刘锟去见叶畅,想必一时间叶畅无暇见我们,这样吧,大蛟,你们先回去做准备,我和大河在这里等着。”吴大海吩咐道。

    他们的嘀咕,刘锟是听不到的,刘锟已经慢慢踱到了叶畅门前了。

    叶畅的住所与别人相比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简易的砖房,不过今年旅顺将迎来新的大建设时期,将为所有人建宿舍——不是家宅,而是集体宿舍。刘锟是见过那个规划的,一想到在营地的东北方向,建起来连片成排的房子,刘锟便觉得甚有气魄。

    自然,一般人住的是集体宿舍,而象刘锟这样身份,则是有自己的宅院了。即使是叶畅,也不可能不体现出这种区别来,否则谁人愿意追求更高的身份地位、承担更多的责任?

    “姐夫来了……来得正好,你今日不过来,明天我就要去找你了。”叶畅听得刘锟的声音,笑着迎了出来。

    “哦,十一郎有何事情么?”刘锟问道。

    “准备建冶铁炉。”叶畅向刘锟道。

    听得这个消息,刘锟瞪大了眼睛:“找着铁矿了?”

    叶畅哈哈大笑,点了点头。

    玻璃行业虽然可以获取巨额利润,但论及对旅顺的意义,却远比不上煤铁行业大。

    但是辽南地区,叶畅另一世的记忆中并没有听说什么大矿山,因而他最初的计划,是通过贸易获取辽中、辽北的矿藏。为此,当善直前往渤海时,他还专门令他们一行寻找各地奇异的矿石,制成标本,好判断哪儿有值得利用的矿石。

    让他不曾想到的是,在卑沙城的铁匠丘拓口中得知,就在积利州北,便有铁料出售,也就意味着那边有铁矿。

    十二月到二月,足足三个月时间,叶畅派出了六批人手,向卑沙城东北方进行探索,依靠各地铁匠的指引,终于寻到了矿山所在。位置大约是另一世的普兰店莲山镇,矿石埋藏不深,但是矿石品质较低。不过对于叶畅来说,这可不是问题,无非就是增加筛矿、选矿环节罢了。

    最大的问题还是燃料,没有煤矿,靠着木炭来大规模冶炼,显然是会有些困难的,哪怕为了平整空地,叶畅他们在去年烧了几百窑的炭,都不足以支撑多长时间。更何况,玻璃、砖、水泥,几乎各个地方都缺燃料。

    好在现在旅顺这些产业的规模还不大,水泥窑才建了两座,砖窑是六座,玻璃窑一座,若是再建一座冶铁炉,目前的炭产量还可以支撑。只是从长远来看,必须要解决煤的问题。

    “有铁矿就好,我现在已经安排好了冶铁炉的事宜,最多两个月,第一个炉子便能制成。”刘锟兴奋地搓着手:“若是有了足够的铁矿,咱们自己可制造工具,还可以……”

    “甲兵。”叶畅低声说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刘锟嘿然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我准备几日之后便动身回中原,第一批的玻璃器可曾准备好?”

    “已经准备好了,一共是四十件,还有你说的玻璃镜十件。”刘锟道:“那金刚石果然可以划开玻璃,若非有此,还没有办法切割。”

    “一共五十件……少了些,这几日还能造出新的么?”

    “能是能,不过数量也不会多,毕竟残次品太多了。”

    虽然掌握了将炉温增加到烧玻璃程度的技术,但是这技术并不是十分成熟,所以如今玻璃的成品率还很低,特别是玻璃器皿,一批数十件里,成品率还不到五分之一。听他这般说,叶畅心里又盘算了一下:“若是如此,没准就要动用一下那些老本了……这样吧,下一批主产镜子,而且不需要太大,只要人脸大小的即可,边角残料,也可以做成巴掌大小的,这东西定然受欢迎。”

    刘锟听了直点头,当初镀银镜子初出现时,他也为这纤毫毕现的玩意儿吓了一跳。他心知冶铁炉的重要性,因此有些迫不及待:“我现在就去办此事,然后到铁炉那边去”

    叶畅送他离开,长长吁了口气。

    从旧年初到旅顺,到十二月建好玻璃窑,再到现在,近十个月过去了,在辽东,他算是站稳了脚跟,但是现在还缺一个名份。若没有占据卑沙城,他的积利州录事参军兼襄平守捉的名头是够了,但是占据了卑沙城,特别是发现卑沙城东北一百多里外还有铁矿,这个名头就不足,需要有更大的官职与授权。

    有些事情,可以背着大唐朝廷去做,但不能不做好被人发觉的准备。

    “此次要去长安,还要回修武,看看能不能说服嫂嫂,将全家都迁来辽东,若能如此,我再无后顾之忧,长安甚至回不回都没有问题了。”

    心中琢磨着这个念头,叶畅却看到一个亲名满脸惊讶地过来:“参军,外边水工吴大海、吴大河求见”

    “哦?”

    叶畅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吴氏兄弟的形象,对吴氏兄弟,他颇有些另眼相看,若没有这五兄弟精于海上航行,去年渡海之举也不会如此顺利。不过他二人求见有什么事,他们的直属上司应该是苏粗腿,有什么问题,自有苏粗腿来禀报才对。

    “他们有何事。”

    “不肯说,只道必须见参军,干系到旅顺生死存亡”那卫兵神情有些窘迫。

    “好大的口气……正好我暂时无事,召他们进来吧。”叶畅道。

    不一会儿,吴大海与吴大河便来到了叶畅面前,这二人略略有些局促不安,见着叶畅,行了大礼。

    “你二人说是有于系到旅顺生死存亡的大事要禀报?”

    “正是,叶参军还请恕我等之罪……”吴大海一脸懊恼之色:“我等误结匪类,险些上了贼船”

    “你说吧,若事情属实,我必不吝重赏。”

    “是这样的,这几日大河神思不属,我们兄弟情深,我看出来后便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忧心之处,却不曾想,他竟然无意中得知了一个惊天消息”

    “哦?”

    叶畅的回应还是有些平淡,丝毫没有听得大消息的激动,吴大海偷眼望了他一下,心中惴惴不安,也不知道这位叶参军,究竟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大河,你说与叶参军听,要说清楚些”吴大海对吴大河吩咐道。

    在吴氏兄弟中,吴大河长得最老实,看上去就与一个农夫没有什么两样。他抬起头,偷看了叶畅一眼,有些木讷地道:“小人与那个卞平交好,前些时日,卞平突然问小人,想不想要一场大富贵……”

    叶畅眼睛亮了起来,炯炯有神地盯着吴大河,吴大河似乎是被他吓住了,讷讷不敢再说。

    “你直管说,若真是大事,我少不得重赏。”叶畅道。

    吴大河咽了口口水,看了看吴大海,见吴大海点头,这才继续说道:“小人穷惯了,当然想要大富贵,便应承下来,结果才知道……那个卞平,竟然包藏祸心,受了高句丽人的蛊动,想要谋逆叛乱”

    “谋逆叛乱?”叶畅猛然起身,背着手转了两圈:“他不过是一个水工,能做何事,还能谋逆叛乱?”

    “他结交各方水工,据说有数十人听从他的,另外,他准备在今夜就举事,先到粮仓纵火,待护军前去救火时,他们便与高句丽人、新罗人、扶余人等一起,要杀……要杀参军”

    听得这里,叶畅吸了口气:“好大的狗胆”

    粮食对于旅顺来说极为重要,至少到七月之前,旅顺不会有大规模的粮食补给到来,故此叶畅甚至准备遣人去新罗,看看能否自新罗买粮,这件事情,几乎是众所周知。

    若是粮仓真的起了火,毫无疑问,旅顺的主要力量都会用来救火,叶畅自身的护卫就会出现漏洞。

    “唔,你可知道,是哪些蕃胡买通了卞平,又有哪些水工与他勾结?”在又转了两圈之后,叶畅压制住自己的怒火,低声问道。

    “这个小人当时露出害怕之色,卞平就不肯告诉小人了。”吴大河道

    “大河老实,那卞平惯会花言巧语,哄得大河上他当。大河得知此事之后,几日都不敢开口,到今日才告诉我,我立刻拉他来禀报。”吴大海这时又道:“参军,不能让卞平这等千古逆贼坏了参军军政大计,还是将他抓起来吧

    叶畅看了他一眼:“抓起来……那些同党呢,同党不除,终是隐患”

    “审卞平就是,严刑拷打,不怕他不招,那厮胆敢拉着大河去犯这死罪,参军,千万不可饶他啊”

    叶畅点了点头:“这等包藏祸心之辈,自然是不会轻饶……此事我知晓了,你们万勿声张,另外,奖赏我也会给你们备下,只是现在暂时不能给你们,免得被那逆贼知道了打草惊蛇”

    “是,是,我们都信得过参军”吴大海与吴大河都露出喜色。

    他们告退出去,才到门口,便听得叶畅在下令召人。吴大海与吴大河对视了一眼,走是远了之后,吴大海面露喜色:“成了”

    “方才我可吓坏了,大哥,若是叶畅要抓卞平对质,你说当如何是好?”

    “放心,我可是费了不少气力琢磨这位叶参军行事,他绝不会抓卞平对质,因为他性子多疑,会担忧抓不出卞平身后的主使,必然不会打草惊蛇。我料想,他调动人马后,便是暗中监视蕃胡、卞平,不过在这之前,他还会派人去打探一下卞平近来的活动。”

    “难怪大哥让那厮去打探粮仓,叶畅知晓此事,必然会信我们”吴大河喜道。

    “那是自然,他再多智,也绝对想不到来告密的我们便是真正的主使。”吴大海道。

    他二人回到自己住处,另外三兄弟早就在那等着了,待得知果然如同计划那般,众人都是欢喜。

    “卞平那厮,想来还在等着兄长的命令,兄长当真要拨人手与他?”

    “舍不得孩儿打不着狼,那些不是很忠于我等的人手,自然是要拨给他的。”吴大海深沉一笑:“我要的是可靠的兄弟,而不是那些混吃混喝的酒肉朋友。除了咱们兄弟几人,说实话,谁我都信不过”

    他们计议已定,只等着夜幕降临。到得傍晚时分,卞平果然来到了吴大海处,吴大海很清楚,这个时候卞平肯定被叶畅派人盯着,故此也不多留他,只是告诉他几个人的名单,让他前去寻人。卞平不疑有他,一一去寻,没多久,吴大河便来回报:“大哥,卞平已经动身了”

    “好,咱们也出去”吴大海霍然而起。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