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9章 山中无虎泼猴闹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时杨家的家人总算反应过来,慌忙要来护住杨氏三姐妹,但他们处于劣势,正被追打之间,哪里能扳得回局面。

    混乱中,叶畅猛然大吼:“京兆尹韩公有令,缉拿横行恶奴”

    “缉拿横行恶奴”

    跟在他身边的随从得了他授意,齐声大喝起来。

    韩朝宗任京兆尹以来,压制豪强,摧折权贵,颇有政绩,因此这些贵戚家里的仆人,都有些畏他。若不是最近韩朝宗待罪在家,如今长安城里也不会乱成这般模样。

    猝然间叶畅大喊,让诸人以为京兆尹真的派人来了,他们脑子里第一个念头不是“韩朝宗这厮待罪在家管不得闲事”,而是“坏了韩朝宗来了”,顿时缩了回去,一个个四处张望,看韩朝宗派来的人在哪儿。

    这一收,杨家的人乘机将车驾护住。

    “我们走,今日之辱,必有后报”

    杨家三姝之中一个人厉声喝道,然后,杨家人缓缓退后,从街的一头离去了。公主府家人此时发觉并无官兵武侯前来,便跟在后边起哄,叶畅见了不免摇头。

    杨家固然有嚣张跋扈不知轻重之处,这公主府的家人,也不是什么好货啊。

    他向司掌柜使了个眼色,司掌柜上前去招待公主府的人,叶畅自己从偏门进了香雪海。

    他的住处就在香雪海的梅园之旁,此时寒风已起,早梅亦开,淡香袭来,让人心怀大畅,便是近来一直不顺心的叶畅,也不禁长长吁出一口憋闷之气。

    “逼急了就拿钱买官”他心里暗道:“边令诚那死鬼看上了我的高度酒,不信李隆基那老不要脸的就不想要,他这般为难于我,也不就是为了让……嗯,可能真是如此啊”

    他正琢磨间,听得外边有女子的声音,隔着窗缝向外张望,只见几个少女巧笑倩兮,正在园子里奔跑追逐。

    园中其余人都被清出去了,因此也只有叶畅能看到这一幕。这几个少女长得娇俏可爱,年纪是十五六岁的模样,正最好的年韶,一个个阳光灿烂。她们跑着跑着,便跑到了叶畅这边来,猛然撞在了叶畅的窗下。

    那窗子原本就没有关紧,这一撞被弹开,露出叶畅的脸来。

    撞着的女郎吃惊地看着叶畅,叶畅笑着问道:“没撞疼吧?”

    他随口一句,原是大人看着小孩儿疯颠玩耍摔着的话语,却不曾想将那女郎吓着了,直接尖叫了

    原本她是躲避同伴追逐跑到此处来的,这一尖叫,同伴们顿时被引了来,然后五六个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起对着叶畅尖叫起来。

    叶畅满脸都是沮丧之色。

    “你们不必如此吧,我觉得……我长得还没有到能将人吓叫的地步啊。”他牢骚道。

    “这里不是没有人么,怎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住在此处。”叶畅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一大群丫环婆子匆匆而来,只能苦笑:“看,你们给我惹麻烦来了。”

    “你躲在这,谁知道是不是不怀好意”

    “就是,就是,送他见官”

    “没准就是那杨家的人,送他见什么官,打断两条腿扔出去……”

    “唉呀你们莫这么狠啦,打断两条腿也太残忍了,我看打断一条就可以了。”

    叶畅只觉得自己头上冷汗直冒,这些阳光明媚的女郎,为啥一个个开起口来都极是吓人呢?

    那群冲来的丫环婆子到了,有长得足有此时审美三倍美人份量的一叉腰,指着叶畅就喝骂:“哪儿来的臭小子,竟然敢私窥宗室女眷,抓走,抓走”

    “打杀来”

    “送进宫里”

    这些三姑六婆可比起方才的明媚少女们更狠,叶畅一时间无语,不过他也有错,隔着窗户偷窥旁人女眷嬉戏,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他苦着脸,正待赔个不是,方才口口声声要打断他腿的少女们这个时候开口了。

    “无妨,他不是有心的。”

    “算啦,他住在此处,想必是香雪海里负责养梅的小厮,这片梅林如此动人,他也有几分功劳。

    “正是,不看在香雪海掌柜的份上,总得看在这梅林的份上。”

    方才喊要打断他腿的少女们,这个时候又纷纷为叶畅说情,弄得叶畅哭笑不得,但同时心里有些暖暖的。

    她们也只是嘴巴凶吓唬人罢了,心里倒不恶。

    “关上窗子,来个人守在这,莫让这厮出来。”那胖大妇人喝道。

    叶畅关上窗子,摇了摇头,今日当真是诸事不顺。

    外边少女们笑声又响了起来,让叶畅的心变得宁静了,他定神想着如何解决目前的问题,想来想去,仍然不得其解。

    心中郁闷之下,便出了后门,到了外边,却又见店门口发生了争执。叶畅往那边看,原本守在门口的小厮如今被驱到了一边,乃是公主府家人在看着。叶畅向那小厮招手,小手跑了过来:“叶郎君

    “那边又怎么了?”

    “是来人寻方才的杨家姐妹,被公主府上擒住了,正要打呢。”

    原来杨家的人虽然退走,但别人不知道,她们邀请的客人中有没有接到通知仍然来此的。一般都是长安城中的权贵,到此问明情形自然就走了,偏偏这边来的一人,还没弄明情形,就与公主府的人发生了冲突。

    “当真是不省心……”

    叶畅头大如斗,香雪海是他在长安城中的据点,此前他重视不够,但以后却要将其作用充分发挥出来的,公主府与杨家这样闹下去,最后倒楣的只怕会是香雪海。

    而且他很清楚,杨家在长安城中的气焰会越来越高炽,得罪了杨家不会有什么好处,此时伸一伸援手,反倒能结个善缘。他心中琢磨了一瞬,便对那小厮道:“你……”

    那小厮见叶畅似乎想叫自己名字,立刻恭声道:“小人唤作陆羽。”

    “陆羽……茶圣?”

    叶畅本来是想着帮杨家的,此时顿时嘴巴张得老大,后世茶圣,如今竟然在自己的茶楼里当小厮

    他却不知,陆羽打小便是孤儿,为僧人收养,却不好佛经,喜欢儒学,就在去年逃出了寺庙,四处流浪中到了长安,因为喜好茶香之味,在香雪海门前乞讨,为司掌柜所收留。这等细节,也不是此刻他问的,因此,他在愣过之后,拍了拍陆羽的肩膀:“有空我们细聊,陆羽,你请司掌柜找公主府管事说情。”

    他一边说,一边走向前。到得人群当中,便见公主府的仆役将一人死死摁倒在地,还有人抽冷子踢上一脚。

    “诸位且住,且住。”叶畅见这样打下去怕要出事,便上前劝住道:“莫真打出了性命……”

    “你这小子,少管闲事”

    “正是,打出性命又如何,一个外地的无赖,还敢在我们公主府面前摆威风”

    “各位,话虽如此,但国有国法,各位都是忠心为主的,总不希望自己擅动给主人惹来麻烦吧?

    “什么麻烦我们主人都兜得住…等一等,你这厮声音好熟,对了,先前冒充京兆尹的,是不是你这厮?”

    顿时众人都冲着叶畅来了,叶畅一惊,他只准备在这附近,因此善直并未在身边,南霁云又去玉真长公主府处送信,不知为何至今尚未回来。好在他身边叶英叶挺还在,顿时就上前,将叶畅护住。

    “就是他们,冒充京兆府的差员”有人认出来后叫道。

    “大胆”这个时候,叶畅明白,若是示弱,只怕这些奴仆们更要欺上头来,他喝了一声:“某方才从晋国公、尚书左仆射、右相李公讳林甫府中归来,如何会冒充京兆尹之人刁奴狗胆,莫非以为除京兆尹之外无刀可诛尔等乎”

    这一口气将李林甫的官职报出来,加上身边的随从也有边关经历,杀气凛然,一时间,便将众人吓住。

    “此人有罪,当由官府缉问,尔等擅自为此,欲替公主府招祸乎?太平公主今何在耶?”叶畅又厉声问道。

    他本不想得罪这几位公主,可是被人欺到头上,若不扯起大旗,只怕要吃眼前亏了。而且这一番话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相劝,若是几位公主府上稍有明事之人,此时就应该出面了。

    果然,一个管事匆匆走出来,将诸仆从喝开,然后来对着叶畅拱手:“郎君何人,今日多承教训,不敢不问姓名。”

    若是不露真实身份,想要脱身难了,毕竟面对的可不是韦坚儿子韦谅,现在对方人多啊。叶畅沉着脸:“某姓叶,名畅,随皇甫公讳惟明自陇右而来,微末小官,不敢劳烦挂念。”

    “叶畅……”那管事的觉得这名字耳熟,然后就去惦记着另一个名字“皇甫惟明”了,这厮既然是皇甫惟明的部下,那么这笔账自然就算在皇甫惟明身上。

    叶畅一本正经之间,便给皇甫惟明埋了个钉子,至于皇甫惟明会不会因此找他麻烦——反正两人基本上是撕破脸了,就算对方来找麻烦也不过是那么回事。

    “看在李相公与皇甫大夫份上,饶过这厮一回。”那管事一摆手,众仆从松开人,被摁在地上的那人终于爬了起来。

    此人倒是硬气,爬起来之后冷笑:“今日之事,杨某记着了,信成公主与建平公主是吧,了不起,了不起”

    叶畅有些无语,见公主府的仆从又蠢蠢欲动,便向左右示意,叶英叶挺上前将此人夹着便走,转眼之间,众人便离开了。

    过了两条横街,又拐入一条直巷,看到后边没有了人,叶畅舒了口气,回头望向那姓杨的:“京城之中,权贵人家极众,难免有御下不严者,兄台口音,不类此间,难免会有人欺生,兄台不必太在意。”

    “哪里是欺生,无非就是仗势罢了,仗势,嘿嘿,仗势”那人倒是相貌堂堂,只不过此时被揍得鼻青脸肿,模样甚是难看。

    “兄台身上的伤没事吧?”叶畅见他这样子便又问了一句。

    “无妨,在剑南时,与人相斗成这般模样可没少。”那人随口答了一句,然后又向叶畅拱手:“方才听得郎君名讳,才知道郎君竟然是某最钦佩之人”

    叶畅有些发愣,自己是有些微名,但这人竟然说是他最钦佩之人——这不免有些过了吧,就算方才帮了他一把,也不至于这样。

    “兄台怕是认错人了吧?”

    “郎君是创足球戏的叶畅否?”

    “那就没有认错人,某生性好博戏,以往只道自己精通博戏,却不曾想还有足球——叶郎君可知,如今剑南亦是遍地球社,乐此不彼者极众,就连六诏南蛮之地,也有为此者。”

    叶畅有些无语,没有想到足球的影响力竟然会如此之大。

    “啊呀,说了这么久,尚不曾自我介绍,某失礼了。”那人又行礼道:“某姓杨,单名钊。”

    叶畅顿时又愣住,方才他没有往这方面想,此时才知道,自己从公主仆役手里带出来的,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杨钊杨国忠

    好吧,大唐这个朝代,随便一个人都是大名鼎鼎的,一个小厮是茶圣陆羽,一个挨打的倒楣鬼是杨国忠……

    “原来是杨兄……杨兄是从剑南来的京城?”

    “奉剑南节度使章仇大夫之令,来贡蜀锦,因为有些亲戚在京城中,原是要去拜见的,不意遇到此事。若不是叶郎君,今日怕是难脱身了。”杨钊虽然对自己挨打之事泰然自若,可这毕竟有些丢脸,他也没有细说。

    叶畅心念一转,他要拜见的,必然就是那杨家三姊妹。想必他是先到了杨家,而那是三姊妹来香雪海,因此错过了。

    “唔……这倒是一个机会”

    想着杨家在接下来的荣华富贵,叶畅眼前一亮,别人不好向李隆基进言,可是杨玉环不同。此前叶畅便靠着送球市分红,与杨玉环结有善缘,如今似乎又可以助这杨钊一臂之力……

    想到此处,叶畅笑道:“区区误会,便是没有我,杨兄自己也能脱身……若杨兄真觉得我叶畅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此事以后都休要再提了”

    杨钊深深望了叶畅一眼:“大恩不言谢,叶郎君今后有用得着杨某之处,只管说就是”

    叶畅微笑道:“杨兄爽气,也就莫唤我什么叶郎君,若是不弃,便称我叶十一吧。”

    </p>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