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8章 东床袒腹无逸少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足足半个时辰,叶畅最初时好奇地四处打量,到无聊地转在锦榻上闭目养神,虽然是无所事事,却谨守本份,未曾伸手动一书一物。

    终于,方才那仆人又走了出来,看到叶畅后拱手陪笑:“让郎君久候了,老相公忙于公务,无暇亲自相送,请郎君自便。”

    这近乎戏耍人了,叶畅眉头微微一皱。

    以李林甫的心术,用不着使这种欺人的手段,难道说是这仆人擅自所为?

    无论如何,都不是生事的时机,先忍下去罢。

    想到这,他颔首道:“便替我禀报李相公,就此告辞了。”

    他扬长而去,自顾自出了门。出来又过一个小院,便是李林甫家正门,他从这小院里出来时,看到院中坐满了候见的官员,想到韩朝宗家门可罗雀的模样,微微摇了摇头。

    权势啊……是多么甘美的东西

    他从内堂偏院出来,那些官员们不由侧目,叶畅无意在这里与这些人认识,正出门间,却看到一个人。

    吉温笑吟吟地起身,拦住了他的去路。

    “咦,原来吉公也在此。”叶畅斜睨他一眼,然后怪声说道。

    “自然要在此聆听相公教诲。”吉温上来把住他的胳膊:“不过,既是见着叶参军,某正有些事情与叶参军商议。”

    他拉着叶畅出了李府大门,直接到了稍远僻静的地方:“李相公如何说?”

    “还如何说,某算是领教了吉公你的手段了,转脸就将某卖了。”叶畅气愤地道:“吉公,畅服矣,你就莫再来坑我了。”

    他气愤的模样,让吉温笑了起来。

    “莫非你以为咱们的手段,瞒得住李相公?”

    吉温一句话,让叶畅陷入深思之中。

    或许是打过元载、卢杞等人之脸后,让叶畅觉得古人智慧不过如此,所以他没有想到,在吉温这个被坑了一回。而且接触到李林甫,他才意识到,这个时代真正的顶尖官僚,根本不象他想得那么简单。

    初见李林甫时,只觉此人平平,言谈既深,便觉此人非凡,相处时久,发现自己心中所想,此人几乎都能揣测出来。在他面前,任何城府都嫌少。

    无怪乎后来安禄山骄横不法,唯畏李林甫。

    他的一些小手段,在李林甫面前施展,几乎是处处受制。吉温的疑问,确实有道理,他们二人便是联手,也不可能完全瞒过李林甫。

    “既是瞒不过,倒不如实说。如今李相公便知道,我们就是要对付霍仙奇……只是要对付霍仙奇。”吉温见叶畅神情,知他心中所想,便又补充道。

    “你的意思?”

    “只要李相公没有说不准对付霍仙奇,那便是允了。”吉温得意地笑了笑:“李相公不可能出面治霍仙奇罪,但只要他不护霍仙奇,那就好办了”

    “原来……如此”

    想起方才李林甫的态度,叶畅这才恍然大悟,同时明白,自己与这些积年官僚相比,还真是嫩得可以。

    “竟然是如此……”

    “所以,你手中的皇甫惟明与韦坚的把柄,该说与我听了吧?”

    “先放翻霍仙奇再说。”叶畅哪里愿意再松口。

    且不提他在吉温纠缠之下离去,当他离开那间堂屋之后不久,李林甫便到了这边。李林甫咳了一声,然后问道:“女儿,今日我带来之少年俊彦,你觉得如何?”

    原来李林甫生有六女,为替女儿择婿,颇动了一番心思。他虽然口蜜腹剑,时人诟之,但在待自己子女上,却比那些书呆文士要开明得多。他在家中侧客厅中,也就是叶畅方才呆的这间屋子,开有横窗,便在那一片古董架之后,饰以纱幔,而每有年轻俊彦到访,便带至此屋,由自己女儿于纱幔后悄悄观看。若是中意,便寻人透露口风,看看能否招为女婿。

    此刻,他便是向那纱幔之后的女儿询问。

    里面传来窃窃私语和低笑声,好一会儿,一个女声道:“倒是个俊俏少年郎,人也稳重,不过他在屋中半个时辰,虽是四处张望,却未动一物,也不知喜好如何……”

    “去去,又不是给你择婿,阿耶是要给小妹择婿,你说那么多做什么,还得小妹拿主意,小妹,你说,你说啊。”

    “父亲召我们回来,不就是替小妹出主意么,我觉得很好”

    “我也觉得不错……只是不知其人姓氏籍贯,如今身为何官?”

    “我倒认识,曾于青龙寺外玉真长公主的宴游上见过,他便是叶畅。”

    “夕阳无限好的叶畅?那倒是一个识情识趣的人儿……”

    纱幔之后,莺莺燕燕,一时之间闹成一团。李林甫面带笑容,但迟迟未得幼女的声音,他咳了一声:“女儿,你自己意思呢,姐姐们可说了不少……”

    “女儿……志在求道,不欲出嫁。”

    良久之后,屋里传来清澈的声音,其余姐妹们一时都语塞。

    然后便有人道:“也是,这少年郎虽是长得俊俏,只不过看上去过于文弱,莫要和那个谁谁一样,会被人看杀了。”

    “我觉得他也不合适,坐在那发半天呆,同傻瓜一般。”

    “就是就是,会做诗有什么了不起,咱们大唐,三只脚到处流浪的蛤蟆没有,藏在树下的野狐狸没有,但能写几曲歪诗的所谓才子,拿个兜儿去街上,随随便便也捞三两个来。”

    “姐姐们别说了。”那清澈的声音又道:“是妹妹无意嫁人,倒不是那位叶郎君人不好……”

    “你们先走,为父与空娘有话说。”李林甫开口了。

    虽然李林甫甚为宠爱这些女儿,但她们也知道,这是有正经事,一个个笑着或咬耳朵或使眼色,与妹妹空娘招呼毕,便离去了。

    李林甫咳了一声,推开门,进了这间隔间。

    他的小女儿李腾空有些怯怯地坐在那里,用一双微微惧怕的眼看着李林甫。

    “如今知道怕了?”李林甫问道。

    李腾空点了点头,神情中除了怕,还有些羞愧。李林甫很少在自己一向淡然的女儿面上看到这种神情,一时间不禁心中一软。

    “也不知你是何时认识那小子的……是上回在洛阳?”

    “与蔡侍郎家的女郎,一起遇上的?”

    李腾空,正是当初叶畅在洛阳城时见到的那位李娘女冠,也是叶畅前几日在香雪海见到的那位李姓女郎。若没有看到她,吉温或许不会将叶畅的事情告诉李林甫,正是因为在香雪海中看到了她与叶畅很亲密地交谈,吉温意识到,叶畅或许有另一渠道与李林甫相通。

    “后来还以为父之名,私自与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写信?”

    提到这件事情,李腾空顿时垂下头去。

    “空娘,你可知你此举,险些害了叶畅性命?”李林甫道:“他此次来,便是兴师问罪……虽然此前我与皇甫惟明亦有交往,但其人心傲性狭,一向瞧不起为父,你这封信,让皇甫惟明很是为难了叶畅。”

    “女儿后来知晓了……只是信已经送出去了。”李腾空轻声道。

    “诸子女中,论心思细密,你数第一,不该犯这等错,只能说是关心则乱。”李林甫微微笑了起来:“往常为父总是担心你性子清冷,常有出尘之志,恐非凡俗之人……如今看来,倒还是有拴得住你心的人啊。”

    这话说得就有些为老不尊,李腾空面色绯红,头垂到了胸前:“阿耶,女儿与这位叶郎君,当真并无私情,只是见他有功德于百姓,不忍……”

    “是,是,我家空娘只是不忍一德才兼备之人在军前枉死。”李林甫笑着接过口。

    女儿的托辞他如何看不出来,若只是惜才,李腾空肯定会向他举荐此人,而不是这般,遮遮掩掩,结果好心办了坏事。自己这个女儿一向聪明,只是不愿意与人勾心斗角罢了,实际上她可懂事得紧,将一件事情办得这么蠢,那还是她懂事后绝无仅有的

    若非如此,岂会轻易放过叶十一那小子

    “不过,女儿,此子确实有才,今日为父召他来,原本是想训丨斥一番,但听得他于理财民生上,颇有独到之处,不是那种华而不实的诗人词客……你当真不考虑?”

    “女儿一心向道,不愿嫁人。”

    “呵呵……如此啊。”李林甫捋须笑了两声,心中大不以为然。

    不过他倒不急着劝女儿,反正女儿的心意他是懂的,而叶畅也还需要经过更长时间的考验。

    叶畅并不知自己竟然成了李林甫心目中的女婿候选人,他好不容易摆脱了吉温的纠缠,终于回到了香雪海。

    不过香雪海这边也不太平。

    原本清静的茶楼门口,如今拥着不少人,叶畅到的时候,只看得双方都是气势极盛,各自有数十人的随从。

    “不过是仗着杨娘娘身份的外戚,便敢欺到我们宗室头上,今日香雪海定我们已经定下,你们还不速速退下”

    “分明是我们先到的,你们以为乃是宗室,便想要抢先”

    这边吵成一团,那边香雪海的司掌柜当真是左右为难。叶畅见这模样,便知道香雪海这边也不得清静了,向司掌柜示意了一下,司掌柜悄然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是某的错,今日惹了麻烦。”司掌柜满头大汗,当真不知如何是好:“香雪海如今名满长安,京中贵人,多有于此待客者……”

    原来随着香雪海的新茶道闻名于天下,京中贵胄,便也流行起茶道来。特别是那些女眷,都喜欢以这茶道来显示自己的清雅不凡。许多人便提前订下香雪海的楼上静室,用以招待各自女眷,也算是长安城中仕女们中新近流行的社交方式。

    今日香雪海的雅室,已经被信成公主与建平公主订下,俩位公主都是李隆基女儿,同于开元二十五年被封为公主,一嫁与秘书大监独孤明,一嫁与太仆卿豆卢建——这个豆卢建死得早,因此建平公主又改嫁与杨说。她们二人在香雪海待客,其实是因为二家都有女初长成,准备将这俩位方才及笄的少女推向大唐的贵妇社交界。

    但是,偏偏杨家的人也来了。

    说起杨家来的人,司掌柜满脸都是苦涩,生意太好,也招惹烦恼。这杨家乃是杨玉环母家,她的三位姐姐,因为杨玉环得李隆基专宠的缘故,这三位家里的气焰也迅速高涨起来,成为长安城中新贵。她们并未订下静室,只是到香雪海后便非要静室不可,司掌柜百般解释都没有用,偏偏这时两位公主府的人也赶到了。

    然后便争了起来。

    叶畅闻言眉头便皱起,没有想到一座茶楼竟然会惹来这样的麻烦。

    这其实是他想多了,即使没有香雪海,公主与杨家的冲突也是在所难免。杨家新贵的暴发户嘴脸,让许多长安城中的老牌权贵都看不顺眼,都在寻找机会挫一挫杨家的威风。

    “这般下去,只怕要有麻烦。”叶畅听得双方争得越发激烈,低声道:“我过去,看看能否化解……真是是非之地”

    可是他想差了,正当他要想法子出面相劝时,发觉公主府那边突然静了下来。

    “看来没事了,原本都是贵胄,何必……”司掌柜庆幸地说道。

    叶畅却眉头紧皱:“不好”

    他赶了两步想上前,却听得一声“打”,然后,公主府的仆役们蜂拥而上,猛然冲向杨家的家人

    公主府在长安城中久了,对于这种贵胄相争可是有经验得多,这猝然发动之下,杨家家人哪里抵挡得住,顿时给打倒一片,待他们反应过来,公主府家人已经冲到了他们护拥的车驾之旁。

    紧接着,乱中杨家车驾的帘幕也给掀开,露出里面三张惊骇欲绝的脸来。

    虽然都是惊怖之色,可是叶畅远远望去,也不禁觉得眼前一亮。这三张脸长得绝象,又都是绝美,分明就是三个姐妹花。而且从外表来看,她们的年纪仿佛都只有二十左右,都为珠圆玉润的少妇。

    这大约就是杨玉环那非常著名的三位姐姐了。

    叶畅可不敢惊艳,这三位将在很长时间内权倾朝野,她们若在这香雪海出了事情,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