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7章 欲破此祟须放曹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两个小道姑连声哀求,叶畅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最终决定,还是去看看。

    只要把此前二位女冠接出来就是,不揭穿这个误会,想来不会有什么嫉恨。

    “去看看,唉。”他无奈地对贾猫儿道:“某必胖矣。”

    “十一郎为何如此说?”

    “食言而肥啊,方才还说你别抢人家和尚道士的活儿,如今自己就跑去……”

    “那是十一郎心善,旁人求你,少有不应者。”

    “某自觉倒是甚为自私……”叶畅嘟哝了声。

    在他们嘟哝中,二人跨过方才洛阳贵公子们刚才冲出的门。

    门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几个僧人也停在那儿探头探脑,神色古怪。

    再穿过这道门,便见着那两位女冠,人倒是无事,只是一个个脸色惨白,相互扶着,似乎手足发软,走都走不动

    再往后看,不过是一间普通的佛堂,并没有什么异样。

    叶畅眉头皱了皱:“哪有什么鬼怪妖魔,光天化日,又是在寺庙之中,若有鬼怪,也早就被除了”

    他这般说,那些神情诡异的僧人表情更奇怪了,一个个原本跟着他的,现在全掉头退了出去。

    倒是那两个女冠,仿佛生出了几分气力,相互扶持着从他身边走过。其中被称为“李娘子”的那位,还没有忘记回过头来对叶畅说了一声“当心”。

    叶畅却跟在她们身后就退了出来,既然这两女冠安然无恙,他犯不着去出那风头。

    但才出来,便听得里面怒吼了一声。

    这声音耳熟,乃是善直在喝斥,叶畅心中一跳:麻烦找上门来,避都没有办法避。

    那边贾猫儿虽然心里有些慌慌,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十一郎,看来咱们是脱不了身啊。”

    “去看看吧……”叶畅有些有气无力:“唉,一个个都是惹事生非的货色。”

    不过他还没有转进去,便见善直扶着一个僧人跌跌撞撞从里面出来,善直这胆大包天的莽和尚,这个时候也神情惊慌,满眼恐惧。

    叶畅眉头忍不住又跳了跳。

    连和尚都吓得退了出来……真有鬼怪?

    “啊哟,十一郎,叶施主,你在,太好了,太好了,有你,定然能压制住那妖邪”

    见着叶畅,善直不由分说,便将叶畅顶了上去。

    “等一下,我无拳无勇,就这般去与妖邪作战?”叶畅既好气又好笑:“和尚,你这是坑队友吧?”

    旁边的贾猫儿这个时候也有些慌了,他可是亲眼见过善直勇力的,在和尚武力面前,七八个兵士都不见得能奈何得了他,可现在和尚都这么狼狈……那妖邪的实力,深不可测

    “十一郎,你乃神仙护佑,自可降妖除魔,贫僧学的本领里,却没有应对妖魔……”和尚嚷嚷道。

    “你这胆小如鼠的和尚,放开我,放开我”

    和尚推着叶畅往前,叶畅真不想管这闲事,因此拼命挣扎,但是和尚力气大,他怎么也挣不脱,只能手舞足蹈地嚷嚷起来。

    那两位女冠见人多了,她们方才吓得筋酥骨软,原本就迈不大动腿,此时便于脆停下来回望。恰好见着这一幕,那李姓女冠有些讶然看着自己的同伴:“这是怎么回事,那恶僧为何……还要推人送死?”

    “方才那少年郎神态……你记得么?”她同伴,那位蔡娘子低声道。

    李娘子蓦然回忆起,方才双方交错的时候,自己提醒对方当心,可对方的神情极为镇定,似乎根本不把寺庙里的妖魔放在眼中

    “确实不对,莫非这位少年郎乃是位异人?可是在那恶僧面前,他为何拿不出半点本领来?”

    李姓女冠心中大奇,一时之间,惊畏之心淡了些。虽然还是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却终于能站稳,不一心只想着逃走了。

    叶畅被和尚推得进了那间佛堂,一进去之后,只见佛堂中布幔拂动,烛火明灭不定,阴暗的角落之中,那些诸界罗汉、神将、飞天,齐齐垂首俯视着他。一时之间,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住了他,让他也不禁心生敬畏。

    不过这种敬畏没有让他恐惧,他转目四顾,佛堂里蒲团、神橱都是乱七八糟的。原本供在神橱上的果子,如今滚在了地上,一件瓷器,还打碎在地。

    “没有什么啊。”叶畅回望善直:“你们究竟在怕什么?”

    善直缩在他身后,似乎要将自己庞大的身体都藏起来一般。此时他竟然有些说不出话,只是拿着手指头胡乱指。叶畅想起两人初遇之时,他将满脸苔藓、泥污的自己视为山魈,几乎吓得从山上摔下去,顿时明白,这和尚胆子虽大,可是对那妖魔鬼怪却十分害怕。

    想必打小在寺庙里长大,没少被师傅拿妖魔鬼怪吓唬。

    “什么事情都没有,何必吓成这模样,你灵神台上的佛祖菩萨都敢请挪位置的人,却怕不知哪儿来的孤魂野鬼?

    “啊?”和尚在他身后探头探脑。

    “在哪,你倒是说说,究竟在哪呢?”叶畅既好气又好笑:“我可没有见着任何妖魔”

    “壁上,壁上”

    顺着和尚所指,叶畅往那边墙上看去。

    那边墙并没有什么异样,就是挂着一些乐器。僧人办佛事,少不得奏乐,什么铙钹锣罄之类的,样样皆有,还有一个巨大的木鱼。

    “没有什么啊。”叶畅奇道。

    善直从他身后再次探出头来,往墙上望去,当真是小心翼翼。看到确实没有任何动静,他一喜:“果然如此,十一郎你有仙人护佑,自然压制住妖邪……”

    他话说得一半,就听得寺里远处撞钟声再度响起,把他的声音掩住。钟声未歇,挂在墙上的那铜罄突然也嗡嗡响了起来。

    叶畅不以为意,那边善直却是脸色巨变:“啊,又来了,又来了”

    叶畅目光移到了那铜罄之上,突然间很想笑。

    原来如此,原来所谓的妖魔鬼怪,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十一人,捉住它,除了它”和尚催促道。

    和尚惊慌之中,连“郎”字都叫成了“人”,叶畅瞪了他一眼,笑了笑,拉着他便退出了这间佛堂。

    原来是这么回事……

    叶畅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事情的前因后果,他都已经清楚了,但他插不插手呢?

    插手解决这所谓的妖魔鬼怪,非常容易,但若是他解决了,岂不抢了别人的活儿?

    “十一郎,你能对付那秽物,对不对?”出了佛堂,和尚的勇气顿时恢复了不少,他问道。

    “这间佛堂,是哪位师父在主事?”叶畅没有回应。

    “是我师兄善晦。”善直望了望,看到远处的一个僧人,便招呼道:“善晦师兄,善晦师兄,这位叶施主能治此秽”

    “唉”那僧人年纪不小,看上去有五十余岁,他望了叶畅一眼,合什念了声佛:“阿弥陀佛,善直,你休要胡说,这位小郎君不成的。”

    “为何信不过我?”善直顿时怒了。

    “贫僧曾以十万钱请方士,想尽办法欲禁之,皆不能也。”善晦略带歉意地对叶畅道:“非是信不过小郎君,实是此祟太强,那方士未能禁之,反倒自己暴卒……”

    叶畅见这僧人形容憔悴,显然,这罄对他影响甚大,都威胁到他的健康了。不过这僧人心地倒还善良,没有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意思,推他上去对付这“邪祟”。

    既然如此,自己就推他一把吧。

    “师傅却是小瞧某了。”叶畅向那善晦行礼道:“某倒是有方法能禁此祟……”

    “果真?”那善晦闻言惊喜交加:“小郎君莫怪,贫僧当真是怕了它……”

    “方法是有,就是麻烦了些,此术某动手不行,须得一人,也不知师傅能否将其请来。”

    “何人?”

    “此人姓曹,名绍夔……精通乐理。欲除此祟,只须请其人来便可。”

    “啊?”善晦闻言怔了怔:“竟然是他……可是不曾听说他有方术,可禁邪祟啊。”

    “师兄你认得此人?”

    “此人与贫僧倒是有几分交情,曾任太乐令,如今正赋闲居于洛阳。若真是此人,倒是很快就能请来。”

    他们这边对话,那边李、蔡二位女冠侧耳倾听,听得叶畅说出一人可解此祟,对望一眼后,目光里既是兴奋,又是好奇。

    她们二人的年纪都不算大,好奇心重,不唯他们,那些来看风色的洛阳贵公子们,也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被那邪祟之物吓走,可是他们的奇耻大辱,他们当中有两人甚至吓得屁滚尿流,如今灰溜溜回去换衣裳了。

    若真有人能禁此邪祟,也算是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因此便有人插嘴道:“善晦师,此乃佛门宝地,岂容邪祟久居?快去请那位曹太乐来,我等都在此,只盼着他的手段”

    善晦有些犹豫,善直已经忍不住了:“师兄,你知道师弟我从不打诳语,你可知道这位是谁,这位便是修武叶畅叶十一郎,在他们家乡,他可是曾请菩萨断案过”

    “啊呀,原来就是十方寺住持所说的叶十一郎,失敬,失敬”

    十方寺复兴以来,首座纯信与一些佛门旧友都恢复了书信往来,将韦陀显圣之事大吹特吹了一番,其中菩萨断案之事,更被他吹得神乎其神。善晦在这大福先寺中也颇有地位,虽然与纯信不熟,却也耳闻此事。因此,他再无犹豫,便唤了个沙弥,令他快些去请曹绍夔来。

    这等候时间里,他不敢失礼,便招呼众人坐下用茶。不仅叶畅,那些洛阳贵公子们,还有那两位女冠,都让人搬来了蒲团坐下。

    对于那种要放油盐调料的茶,叶畅实在是饮不惯,因此,他笑着对乌骨力道:“去将我行李中的茶拿来。”

    “贫僧这边的茶,乃出自蜀中,算得是名茶,岂敢教叶郎君用自己的茶?”

    “师傅有所不知,我不惯吃外边的茶,自己制了一些,仅须用贵寺的泉水与茶具即可。”

    “正是,师兄你就不必客气,我与叶郎君关系不同一般,用不着和他客气。”善直叫道:“叶郎君别的倒罢了,这口腹之欲,却是当今第一”

    “当今第一?”那群洛阳贵公子中,有人看了叶畅一眼,然后猛然击掌道:“叶十一……修武叶十一,当初在风陵渡写了但爱鲤鱼美,因之被天子赐金还乡的叶十一?”

    他们乃是洛阳权贵子侄,长安城有些消息,别人不知道,他们却一清二楚。

    叶畅拱了拱手:“贱名有辱尊耳。”

    这些洛阳贵公子纷纷还礼,叶畅名声此时已经甚大,众人不敢以普通布衣视之。不过叶畅也发觉,这些贵公子看他的目光多少有些忌惮,某些人眼中,还有些许庆幸。

    大约是庆幸没有想着在李、蔡二位女冠面前表现,急着来踩叶畅吧。毕竟叶畅除了“诗名”、“智名”之外,还有“恶名”。甚至有些人以为他有才无德睚眦必报,绝非易相与之人。

    叶畅此来洛阳,不是为了打人脸踩人肩的,相反,他若真想在洛阳城中建立一座综合性的商娱之所,还非常需要仰赖这些贵公子们。待茶来之后,他便亲自冲泡,与众人分享自己的茶叶与饮法。

    与繁琐的旧式饮法相比,叶畅这种饮法,实在简单,只是比牛饮略文雅些罢了。不过产自覆釜山温泉谷的茶叶,却是他指点药王观道士精心制成,比起旧式茶砖、茶沫,那是要好得多。

    一口茶入口,原本受了惊吓的诸贵公子,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便是惊飞了的魂魄,似乎又回到了身体之上。他们都甚为吃惊,纷纷称赞此茶,而那边两位女冠,原是不愿意用寺里的茶器的,此时也为茶香所诱,洗净了杯子,请叶畅为她们二人也泡了一杯。

    她二人端茶正饮,那边洛阳贵公子中已经有人忍不住问道:“叶十一郎,你这茶叶,不知产自何处,如此妙物,今日饮后,教我等如何再吃得下旧茶?”

    众人纷纷应和,倒不真是人人都喜欢这茶,可是年轻人在一起,附庸风雅凑热闹,总是难免。

    听得此问,正合自己心意,叶畅便笑了。

    </p>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