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9章 千般功业一句谗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林甫咳嗽了两声,摆手示意侍女将铜镜移开。

    照镜子是他觉得最不快的事情之一,每每看到镜子里自己日益白发苍苍的脸,他就觉得恼火。

    他想起如今在京城中大红的翰林学士李白的诗句来:白发三千丈,缘愁是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李太白尚另有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李林甫自己写诗水准一般,贺知章致仕时,奉三郎皇帝之命,他也写了送别诗,但那其实是家中幕僚捉笔。他甚至连字都认不正确,把庆贺别人生孩子的“弄璋之喜”写成了“弄獐之喜”。不过欣赏诗的水准,他还是有的,每每读起李太白的诗句,便觉口齿生香。

    所以这个李太白,不能久留于京中。

    如同那个叶畅一般,不为己用,又有才,那么早些将之打发了为好。

    使女悄悄退了下去,李林甫闭着眼,开始养神。直到他的三个儿子一起进入了书房,他才睁开眼,淡淡地扫了三子一圈。

    三个家伙,没有一个成器的,也就是李岫稍好一些,其余二子,坐享富贵罢了。

    “洛阳令杨慎名转来的一个折子,你们看看。”他示意了一下。

    折子乃是东都下属偃师令所上,倒没有什么太多的废话,就是关系黄河漫堤救灾之事的。只不过折子最后,却附了一本小册子,真正有用的东西,便在这数千言的小册子上。

    李林甫一直没有出声,只是任由自己三子轮流翻看小册子。

    名为《灾后救急方略问对》的小册子,乃是模仿本朝《李卫公问对》的兵法书模式写的,不过是二问一答。问者乃是偃师令白铨与县丞蒋清,答者则是叶畅。

    李林甫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们能看懂其中多少,若是能学得上面一半的本领,那么他百年之后,也不必担忧了。

    “叶畅?莫非是修武叶畅,前些时日,与韩朝宗走得非常近的?”

    李儒看到这个名字,讶然而问,他可是知道,自己父亲对韩朝宗没有多少好感。

    因为韩朝宗与李适之走得太近,而李适之与父亲的矛盾日益显现。

    “应当就是他,闹得沸沸扬扬的球市,便也是他弄出来的,一年一二十万贯的收益……啧啧。”李屿眼睛亮闪闪地道。

    因为李林甫的约束,他虽然对球市垂涎,却没有伸出手,不过现在看来,幸好没有伸出手。若是真去抢,必然要与玉真长公主交恶。

    李岫却好一会儿没有出声,李林甫向他示意了一下,让他开口,他慢慢地道:“玉真长公主若见了此册,定然后悔。”

    这是回到那问对本身的价值上来,而不是想着叶畅能赚钱。李林甫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然后打发这三子出去。

    三个儿子有些莫明其妙,出了门之后,李儒道:“大人这是何意?”

    “不知道,让我们学一学?”

    “不会如此简单,而且我们是宰相之子,向来担任清贵之职,学这些东西能有何用?”李岫摇了摇头,他心中隐约有个想法,只不过一时间,拿捏得不是太准。

    或许,大人是想要乘着这个机会,拉拢一下叶畅?

    然后李岫就笑了起来,叶畅虽然有些虚名,不过是个市井之徒,连李太白都比不上,又这么年轻,哪值得他父亲堂堂当朝宰相去拉拢。或许,父亲就只是让他们注意一下吧。

    一个区区的偃师令,还不放在李林甫的眼中,至于洛阳令杨慎名,李林甫也不是太在意。

    杨慎名的兄长杨慎矜,如今是李林甫最重要的盟友之一——自然,有着“口蜜腹剑”之称的他,也不会对杨慎矜绝对放心。

    他留有后手。

    “叶畅……”这个名字,算是正式入了他的脑中,他将之记了下来。

    “送上去,让三郎欢喜欢喜。”犹豫许久之后,李林甫做出了这个决定。

    就算他不送上去,这小册子还是会辗转交到李隆基手中的,与其到时被李隆基责问,倒不如自己来办此事。

    如李林甫所料,李隆基看到这份小册时,确实甚为满意,不过当发现这小册的作者是叶畅时,他神情多少有些复杂。

    “这叶十一,前些时日在市赛上大闹了一场,害得王元宝既丢了颜面又失了重宝,没有想到离开长安才十余日,便又弄出这一套来”

    将小册子丢到了案几之上,李隆基小声地嘟囔了两句。

    一听得他这样说,李林甫便知道,这位天子并没生叶畅的气,相反,对叶畅很满意。

    可旁边却还有别人。

    张培在揣摩上意上,与李林甫还有差距,他自觉一向得李隆基信重,而且又是翁婿之亲,既然李隆基批评叶畅,那么这个难得的机会,他当然要递小话。

    “圣人说的是,叶畅此人,惯会哗众取宠,圣人令他还乡,他却视圣旨如不在,竟然混入京城之中,也不知怀藏何等祸心。如今天下太平,他却弄出这个什么《灾后救急方略问对》来,分明是怨望”

    这一番帽子扣下来,让旁边的李林甫都讶然望了一眼,心道旁人说老夫“口蜜腹剑”,却不曾想你张培也不逊色,这背后的恶状告得。

    这可不仅仅是要让叶畅倒楣,简直就是要叶畅性命

    李林甫心中暗暗回忆,他把执朝政时间不短,在朝野当中自有耳目,但耳目传来的消息中,张培虽然与叶畅有些矛盾,却并没有要斩尽杀绝的仇恨啊。

    这让李林甫心生警惕,这个张培,是典型的翻脸不认人者,他又是三郎爱婿,不可不慎之。

    “李卿如何说?”李隆基看了张培一眼,也不知道自己女婿为何会对叶畅如此不满,他瞧着李林甫。

    “臣以为,有备无患。”

    李林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句话,李隆基点了点头:“说得是,有备无患,大唐疆域广大,难免有地方受灾……令人抄录分发下去,天下知县以上,人手须有一册。”

    张培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他为翰林学士,故此才在此时随侍于侧,听得要让叶畅大出风头,他心中歪腻,虽然明知是李隆基的意思,却还是忍不住又多了一句嘴。

    “圣人,怕是纸上谈兵……”

    “贤婿,你这几日未看朝报?东都豪雨,孟津、偃师、巩县,尽数受灾。前段时日连旱一月,故此堤防颇有不整之处。”李隆基有些不满地道:“此问对,乃是偃师令在灾后与叶十一的问对”

    张培自然是知道此事的,他叩首道:“臣知此事,但颁发全国,何等大事,岂可不慎重?万一其应对有误,害的可不是一人二人”

    这话说出来之后,李林甫冷笑起来。

    他低着头,将自己冷笑藏住,没有给李隆基与张培看到。莫看张培说得冠冕堂皇,但他的私怨,李隆基岂有看不出来之理

    李隆基眉头先是一皱,但旋即松开。

    叶畅是外人,张培是女婿,叶畅是庶民,张培是学士。

    而且随着年纪增长,李隆基如今沉湎于色犬声马之中,已经倦于政事,为了一个此前惹过他不快的臭小子,和自己的女婿又是大学士的张培争执,李隆基觉得没有必要。

    他挥了挥手:“贤婿所言,也有道理……那么,便看看偃师之效吧。”

    李林甫垂着的头突然抬起,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但仿佛知道他的反应一样,李隆基恰恰这时回过脸,看了他一眼

    李林甫身体几乎颤了一下,又垂下头去。

    这位天子虽然已经露出昏聩之象,可是……当年英姿勃发,除韦后与太平公主,先后两次宫庭大变,都是他一手谋划掌控。

    李林甫从来不觉得,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能够瞒得住李隆基。只不过他对李隆基有用,故此才能位居相位罢了。

    还要再等,等李隆基更老一些,更昏聩一些。

    张培成功劝止了李隆基,心中甚为得意,却没有注意到,李隆基与李林甫看着他多少有些轻蔑的眼神。李隆基虽然未将《灾后应急方略问对》抄发天下,但是还是有不少有心人,将这份数千言的小册子抄写下来。

    所以仅仅是二日之后,玉真长公主在自己的别业当中,便看到了这一份小册子。

    为他带来小册子的是王维。

    原本随着王维成家生女,两人间的来往渐少,王维还曾经外任为官,但后来他吃不得外任的清苦,双方又年纪大了,都顾念旧情,往来又开始多了起来。

    也是靠着玉真长公主的帮助,他才从外任又调回京城。

    “是被张培压制,未曾抄发天下?”放下小册,玉真长公主又问道。

    “听闻确实如此。”王维脸上是苦笑:“某行事不慎,误了法师。这等奇才,原为法师所用……”

    “呵呵,摩诘,你太见外了,再天下奇才,与我有何用?他便是有孔明之才,张良之智,也比不得摩诘你啊。”玉真长公主笑着道。

    两人目光相对,玉真长公主眼波似水。

    王维心中叹了一声,然后长拜:“话是如此,但如此人才,原是能成为法师左膀右臂的,只因维私心……”

    “与你何于,你兄弟情深,不过是引夏卿来见我,是夏卿说服了我,压了叶十一的球市。”玉真长公主说到这,昂然举首:“夺了便夺了,莫非还要我,堂堂大唐长公主,去向那少年郎赔小心说不是?”

    顿了顿,她笑道:“夏卿看了此册?”

    “看了。”

    “有何表现?”

    “大惭愧,说是不敢出门了。”

    玉真点了点头,王缙知道惭愧,那倒就好。原先以为叶畅只会些奇计,故此对他下手毫不留情,现在才知道,此人有应急处急之能。自己等虽然已经高看了他一眼,没有想到,还是远远不够啊。

    见王维还有些郁郁,玉真笑道:“何至于此,说起叶十一,他明大势识进退,倒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物。球市上虽然我占了他便宜,但却也不是没有代价。且不说替他要的那八万贯,便是许他造船之事,少不得要到天子哥哥身边去讨人情。而且,我与他还有新的合作……说来也奇了,他明知我吞了球市的好处,为何还敢与我合作?”

    原本玉真长公主以为叶畅别无选择,但现在仔细想,有关棉布的合作,叶畅仍然是找她,其间只怕还有更深远的考虑。

    她没有细想,只要她这个长公主身份在,就不怕叶畅玩出什么花样来,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叶畅这小册子,未能发行天下。

    可惜了。

    叶畅并不知道,自己险些就名扬天下了,若真如此,他虽然面上不在意,心中还是会挺得意的。

    这个时代,声望也是一种实力,若真名扬天下,真正成为名士,莫说元载,就是王缙,再想动手夺他的利益,也要三思而后行。

    因为得了玉真长公主的承诺,所以在武陟他建的船坊也可以大张旗鼓地招募人手。造船工匠目前是以新罗人崔秀景为首,但管理上,却是叶畅的族叔叶柽——这位不成功的木匠,实在没有什么天赋,但管理十几个人却是问题不大

    为此,叶畅留在了武陟足有十天,待得一切都按他的设想步入正轨,他才回到修武。

    吴泽陂与他离开时比,多了一家逆旅,那是往来的客人多了,总寻民家投宿,结果便有头脑灵活的,在路旁搭起了家逆旅。此时主人正在门口迎客,见着叶畅,顿时欢喜地迎上来:“十一郎,你可回来了”

    “原来是槭叔,槭叔这逆旅开张了啊?”

    如今在吴泽陂,人们要做什么,都会征询叶畅的意见,包括叶槭开这家逆旅。当初他问叶畅时,叶畅说只管开,生意定然不会差,有了这判断,他才敢将自家宅子腾出半边院子来。

    “原是想请十一郎来吃酒的,可是十一郎你回来晚了……啊哟,瞧我,忘了正事,十一郎,你家姐姐已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他们老刘家,可是老早就来报喜了”

    听得此语,叶畅大喜。

    </p>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