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8章欲造神舟访仙山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玉真长公主凤眼微微眯了起来。

    如果叶畅是让她向李隆基提议推广此物,玉真长公主会立刻拒绝。

    她虽然深得李隆基恩宠,但她自己有自知之明,向李隆基举荐人才没有问题,但干涉到具体政务,必然会被视为太平公主第二,那时恩宠就会变成忌惮。

    但叶畅提出,在她的一二田庄中试种,其谨慎如此,则让玉真长公主改了主意。她又看了叶畅一眼。这个少年郎风度翩翩,自己拿王维当初与他相比,确实是不对。

    他比王维多了许多东西,比如说,自信。

    不是对自己才华的自信——王维也有这种自信,而是在叶畅身上,玉真长公主感觉到一种似乎能看到未来的自信。

    这种自信,似乎只在那位强悍无比的女子身上才看到过,而这种回忆,绝对让玉真长公主不舒服。

    武则天,极盛之年的武则天身上,便有这种自信。

    玉真长公主的风目突然瞪圆,带着凌厉的怒气,看着叶畅。不过旋即,她哑然失笑。

    与祖母身上的自信还是不同啊,没有那种凌厉的霸气。

    叶畅并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里,玉真长公主心中竟然转过这么多复杂的念头。他静静等着,然后听得玉真长公主道:“这与那蛮女何干?”

    “令那蛮人献出种子,同时遣人来中原教授种植之术。"

    大唐对于接受外来先进技术并无多少抵触,相反,朝廷还积极促成这些事情,乐观其成。唐太宗李世民便曾于贞观二十一年遣使去摩揭它国,学习熬糖之法,令大唐的制糖工艺得以突破。

    玉真长公主微微点头:“然后呢,那些蛮人岂肯轻易献出其族中之宝?”

    “此越析诏,存亡只在旦夕之间,若无大唐庇佑,必为南诏所并。只需略略约束南诏,便可使其感恩戴德。况且,南诏独大,似乎亦不利于我大唐在南方之利益……”

    “利益?”听得叶畅直接将利益挂在口上,玉真长公主有些讶然。

    叶畅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这虽不是腐儒横行的时代,但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直接将利益说出来,还是会被人鄙视。

    只不过说出的话,想要咽回去就困难,叶畅也无意掩饰,只是平静地继续道:“正是我大唐利益,人与人之间当讲义,国与国之间当讲利。”

    “此事由得你与那些儒生去打嘴仗去,如同你那标点句逗一般。”玉真长公主没有听他继续解释:“只是如今何种隋形对大唐有利,你却是欠考虑了。”

    “嗯?”

    “土蕃连番侵拢,大唐正准备与之进行一场决战。”玉真长公主道:“大唐需要南诏自东南方向牵制土蕃,而一个威胁不到土蕃析诏,对大唐并无用处。至于白叠布,令南诏献上,料南诏不敢不献。”

    叶畅默然,过了会儿才道:“怕养虎贻患。”

    “癣疥之患罢了,剑南一路,便足以压制南诏了。”玉真长公主有些讶然:“你不为那南蛮小娘进言?”

    “某方才已经说了,国与国之间当讲利。”

    “如此便将那位小娘抛弃了,始乱终弃,叶郎之谓也……”玉真长公主调笑道。

    她阅人广矣,其实看得出来,叶畅与那蛮女并没有什么,不过看着这翩翩少年郎,总忍不住要调侃几句。

    “这么说,法师是允了此事?”

    “我尚未答应吧?”玉真长公主目光流转,看着叶畅,然后笑道:“叶郎如此迫切……须知我一介出家女道,用不着许多钱,便是再有重利,与我又何干?”

    这就是矫情了,但偏偏这种矫情的话让叶畅无法反驳。

    叶畅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足够的土地,修武县毕竟是中原腹地,人口茂殖,就算叶畅攒足了劲去开荒收购,能凑个百十亩地就到了极限。可是百十亩地种棉花,有什么意义?

    至少要一两个田庄,有个千亩之地,才能算是小规模种值,也才足够为进一步扩大积攒人才与经验。

    莫说中原很难弄到千亩耕地,就是开发得较晚的江淮、江东,此时也难弄得成片之地。

    或许江南还有,但那是生地,真正变成可耕作的熟田,也得几年的功夫。

    “法师之意如何?”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叶畅问道。

    玉真长公主并不是真正拒绝,而是在和他谈条件,叶畅很清楚这一点。

    “我在都畿道有两处庄子,离修武倒不是太远,大约共有庄田一千五百余亩。”玉真长公主道:“庄中出息,我原是有意在山上建道观,以供晚年之用——若是将庄子借与你,我这道观之费,从何而来?”

    虽然后世有炒作者称玉真晚年隐于敬亭山,李白还为其写下“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之句,但实际上玉真长公主在进入天宝年间后就开始规划自己的晚年,她看中的地方,并不是僻远在江南的敬亭山,而是就位于东都洛阳之北的王屋山。

    “哦,那某要如何,方能借得法师这两座庄子?”

    “倒也不难……我要京中球市。”玉真长公主缓缓地说道。

    叶畅愕然。

    前些日子与贾猫儿等相会时,贾猫儿等说起今年球市收益,当真是眉飞色舞。同样是半年联赛,在去年三万余贯的基础之上,已猛增至六万贯,翻了一倍不说,其增势还不减。

    按着贾猫儿的估算,今年破十万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甚至有可能逼近十五万贯!

    这样的收入,着实烫手,便是贾猫儿这般胆大者,也向叶畅提出自己的担忧:现在从球市获益的利益集团,会不会发生分化?南衙等京中势力,目前并未介入球市,他们若也要分一杯羹,当如何是好?

    果然,贾猫儿的担忧不是没有根据的,玉真长公主便瞧中了这一块。

    “法师明鉴,球市之事,虽然某出谋划策不少,但某却非决定之人。”想了一会儿,叶畅委婉地道:“况且球市方兴,联赛至今也才一年,此时介入……咦,是王夏卿之意?"他正说间,突然灵机一动,霍然抬头,直视玉真长公主玉真本人对球市的兴趣应该不大,否则她不会等到现在才提出来。肯定是近期有人对她施加了影响,而最有可能的人物,就是王缙。

    这样的话,王缙对他的敌视也就可以解释了:这厮想要夺取球市的控制权。

    在叶畅灼灼的目光之下,玉真长公主微有些赧然,王维兄弟情深不得不帮王缙说项,而她则是旧情难忘,也不得不做这巧取豪夺之事。

    “此事确实为王夏卿所提议,不过,亦是我的意思。”她缓缓说道:“当初先皇在时,为我与金仙姊姊造宫观,颇惹群臣非议,如今我欲于王屋造宫观,三郎必是要倾国库而为之,只怕群臣又免不了进谏攻讦。若我能自筹钱粮,建成宫观,不动国库而成其美事,也算是功德。”叶畅笑了起来。一是为王缙的贪婪,二则是为玉真的胡扯。还有第三重含义,则是因为这些人的短视与愚蠢。玉真便是建宫观,有两三年便可完工,球赛两三年的收益用于宫观,之后的时间便全是白得——这个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

    但是王缙何许人也,太原王氏支裔,文才是有,头脑也不缺,但这是指他当官钻营的头脑,他真有能力主持好球赛这等新生事物?

    叶畅几乎可以想得到,王缙在开源上没有什么本领,他能做的,无非是节流,也就是减少球赛发展的支出,比如说孩童球技培养、正规球场兴建,再挪动这部分去奉迎玉真。

    短时间内这是可以见效的,但长远下去,则是在挖联赛的根基。

    “王夏卿倒是打得好主意。”叶畅慢慢说道:“某并无意见,他王夏卿不知,但是法师却是知道的,某在球市之上,并无半点获利。”

    玉真心中有些歉然,她确实知道此事。略一沉吟之后,她觉得还是必须透露一点细节给叶畅,也好安叶畅之心。

    “贾猫儿之流,终究是十一郎你找来的人,虽然十一郎无利益在其问,但他们的利益,看在十一郎的面子上,我也要照顾一二。”玉真略一沉吟:“你莫要以为只有王缙盯着这一块,靠着贾猫儿,终究是守不住的。”

    “法师话中有话,还请为某解惑。”

    “王夏卿只是出面的说客,其实另有其人……十一郎在长安呆的时间少,不知王元宝此人,十一郎听说过否?”

    叶畅愣了愣,然后动容:“竟然是他?”

    他在长安城呆的时间不长,但这王元宝的大名,却如雷贯耳,几乎每天都有人在他耳畔提起。称赞一人富足,便说“家财如王元宝一般”,说一人奇遇,便说“如元宝遇财神”。这王元宝,乃是长安城首富,富可敌国这个词,几乎就是为他而设。

    民间传闻,便是三郎李隆基,也闻其富庶,专门问过他家产几何,他颇为自矜地称自己家财换成缣,可以将终南山昕有的树都系上还有余。

    “不意王元宝竟然也看上了这点小生意。”叶畅哑然失笑道。

    “他原是有意自己另组联赛,不过忌惮我与二十九娘,便请王夏卿为说客。”玉真长公主又透露出一点信息。

    只忌惮玉真与虫娘,却不忌惮球市另外的利益方,这只证明一个问题,象京兆和京城中的寺庙道观那边,王元宝已经打通了关节。

    想到玉真方才说的话,叶畅忍不住又问道:“那猫儿手下呢?”

    “贾猫儿虽是主持,底下兄弟亦忠诚,但再往下的二十四位管事当中,有十六位,已经愿意另谋高就。”

    也就是说,王元宝已经在不动声色之中,将长安城的足球联赛管理人才挖去了大半,贾猫儿恐怕也是听得些许风声,所以才会问叶畅应对之策吧。

    尽管不是很看重足球联赛,叶畅心中还是觉得有些沉重。

    这便是此时的特点,开剑者胼手胝足,好不容易辟出一条财路,然后虎狼便蜂拥而来,将开剑者赶开,他们来独占利益。

    这虎狼官商勾结,甚至会将开剑者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故此叶畅才不得不结交权贵,否则,他就没有丝毫自保之力。

    若不是与玉真长公主等人的关系,他的纸坊、印坊,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他之所以要借用玉真长公主的田庄试种棉花,同样也是如此——不是长公主的地,单官府就不会允许他去种植新的作物。

    “我愿去劝说贾猫儿等,不唯让出联赛经营之权,而且还会离开长安。”沉思了许久,叶畅举出三根手指:“不过,他王元宝想得这联赛经营之权,不付出些代价亦不行。”

    “你说,我必为你取之。”听得叶畅答应下来,玉真长公主也是欢喜,当下慨然应诺。

    反正付出代价的是王元宝,又不是她。

    “第一,贾猫儿等完全退出联赛经营,其所执股权,算为五万贯,王元宝须得一次付清。”

    五万贯换取一个每年收益十余万贯的行业,当真是便宜至极,玉真长公主毫不犹豫地摇头:“太少,八万贯,贾猫儿等五万贯,十一郎你有三万贯!”

    “我有万贯足矣,剩余两万贯,算是为法师营建道观贺。”叶畅当然不会拒绝这个,他正需要钱呢。

    “便如此,第二呢?”

    “我欲造船,以求蓬莱,请法师为我寻方便。”

    大唐制度,私人造船有诸多禁忌,故此叶畅现在只是在武陟办了间修船坊,由崔秀景主持,今年几个月间便投了千余贯进去,好培养造船人才。若得玉真出面,官府开方便之门,那么他就可以扩大规模,广募工匠了。

    “此事易耳,十一郎当真是去寻蓬莱仙山?”

    “确有此心。”叶畅不动声色地道。

    欧洲的大航海时代来临的动机,乃是诸国王侯富商对金钱财富的追求。大唐王公贵族们对于海外求财并不动心,但对海外求仙却是极为热衷,叶畅此时埋下这个伏笔,便是为了日后能掀起属于华夏自己的大航海时代。

    “还有其余否?”

    “二条足矣。”叶畅道。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