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4章献宝御前庆长安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到叶畅在和无赖小声嘀咕,韩朝宗心中就是不爽。

    他对叶畅当真是寄予厚望,觉得自己入仕数十年间,虽然发掘举荐了不知多少人,但其中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叶畅的。

    可是叶畅却偏偏不争气,最好的就是结交匪类。

    先是与那些游侠无赖弄什么足球戏,韩朝宗还想法子阻止过他,结果还是被他弄得声势浩大,每年甚至给京兆府送来不少钱。

    韩朝宗虽直,却不迂,更不傻,看在那些钱的份上,也看在足球戏背后庞大的支持势力份上,对足球戏从开始的禁绝转为支持。

    但他对叶畅不听他的安排,仍然略有气愤和惋惜。

    看到叶畅结交异邦蛮人,这种气愤与惋惜再度浮了上来,然后遇到叶畅又与无赖在一起,他实在忍不住,咳了一声:“叶十一,你在做什么!”

    叶畅转了回来,拱手道:“京兆有何吩咐?”

    “事情才解决一半,该如何从这厮嘴中掏出口供?”

    “口供?没有必要啊,他已经招了。”叶畅笑道。

    “嗯?”

    “京兆且看,他发髻之下,这里有一圈箍痕。再来看这个蛮人,把他包头的布解了,是不是也有箍痕?”

    叶畅来到娓娘身边,将那个平日里对他最为轻视的蛮人头巾解开,果然,在发髻之下,也显出一圈箍痕。

    “果然如此!”

    “嘶!”

    见此情景,周围那些官吏差役中,便有沉不住气的惊呼出声,就连与叶畅互不顺眼的霍仙奇,此时也倒吸了。冷气。

    “这厮的口音,虽是故意装出剑南那边腔调,实际上他也不得不带这腔调,因此他必是在剑南学的大唐官话。”叶畅又举出第二个证据。

    “另外,既然可以认定,是有人载赃陷害随我而来的蛮人,这人要么与我有仇,要么就是与这些蛮人有怨。”叶畅上前一步,又继续道:“随我来的蛮人,乃是越析诏,与他们有仇怨,此时又在长安城中有势力的,除南诏之外,再无别人了。”

    “不可能,不可能!”

    失声大叫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奄奄一息的家伙,他此时精神不知为伺又振作起来,瞪着叶畅,眼中满是惊恐。

    他确实是死士,而且自觉事情做得甚是缜密,根本没有什么破绽,就算被发觉,他也有以性命守护秘密的决心。

    但是,这个少年郎,就是轻轻松松的几句话,便将他背后的势力完全曝露出来!

    “有何不可能,你们留下的破绽太多了。”叶畅回过头来一笑,笑容甚是和气,可看在那人眼中,却如恶鬼一般。

    “不……你胡说,我不是蛮人,我不是!”那人这个时候,还在矢口否认,只不过他看着叶畅的目光很绝望罢了。

    此时便是再蠢之人,也明白,方才审问娓娘一行,无论是刑讯,还是中途的三次歇息,都是陷阱。

    既是陷阱,要钓的,岂只是他这个接头死士!

    “你也想到了吧,方才在这个蛮人招出案发和藏赃之地时,除了你们的人去了,我也遣人去盯着了。”叶畅没有给他多少时间去侥幸,向那边几个无赖招了招手。

    那几个无赖顿时走了过来,他们站没站形,看上去怎么着也让韩朝宗不快。不过韩朝宗明白,就是这几个家伙,帮他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难题。

    “人在何处,你们说与韩京兆听吧。”

    那无赖为首者笑嘻嘻行礼:“方才得了叶郎君吩咐,我们兄弟几个不敢怠慢……”

    “说重点!”韩朝宗不耐地道。

    “是,禀京兆,我们在那边呆了一会儿,便看着七八个人鬼鬼祟祟过来,先是造了凶杀之像,接着又刨土挖坑,埋下这些财物。我们兄弟跟了上去,他们落脚之处,我们一清二楚!”

    “狗奴,去死吧!”

    不等韩朝宗说什么,伏在地上方才还奄奄一息的那家伙猱身跳起,动作甚为迅猛,直接扑向叶畅!

    但他动作快,有人比他更快!

    和尚善直原本在叶畅身后的,只是两半,拧腰,侧转,倒踢,“砰”的一声,一脚便踹在了他的胸前!

    那厮被踢得逆飞回去,一口血狂喷出来,这个时候,周围人才惊呼出声0

    “来人,随这几位去将贼犯同党一并拿获!”韩朝宗见贼人当着他的面,还敢向揭破他们阴谋的叶畅行凶,顿时大怒,恨不得:博这伙贼人立刻绳之以法。这让他甚至压制住自己对那些无赖们的憎恨,而下令官兵差役跟着这些无赖。

    叶畅方才也被吓了一跳,不曾想到这个蛮人生命力竟然如此顽强,分明已经是奄奄一息,却竟然还有一击之力。

    幸好身边还有个善直在。

    “如今真相大白,这些随我来的蛮人,京兆看……”

    “他们亦是当事人一方,不可轻易离开。”韩朝宗没有给叶畅面子。

    “不是离开,是该治伤的治伤,如今天气转暖病害滋长,不及时处置伤口,怕出意外。”

    “便依你。”

    很快有医师过来,替挨了板子的蛮人治伤。他们被解开绳索,娓娘看着叶畅,神情甚为复杂。

    方才叶畅表现出来的绝情无义,让妮娘觉得,这个唐人果然和别的唐人一般不可靠。但转眼问,他便翻云覆雨,将这个几乎无可洗脱的罪名逆转过来。

    而且,妮娘心中明白,她作为被嫁祸的受害者,此事若是到了大唐天子耳中,对于她此行的目的会有多大帮助。

    因此,她对叶畅,既是感激,又是畏惧。

    接下来的事情,便与叶畅没有太多的关系,他支使那些无赖为他做事,贾猫儿自然便知道他来到长安的消息,赶到春明门外来相见,扯着他便要去吃酒。

    焦遂在旁酸溜溜地道:“吃什么酒,论起酒,天下无胜过叶十一家甘露酒的,只是叶十一这厮小气,每次只酿那么几坛。”

    直到此时,焦遂也算喝过不少甘露酒了,但他并不知道,这种酒乃是蒸馏而出,并非普通方法酿制。

    叶畅与贾猫儿等一起回到了自己住宿的旅舍,杜甫性格见着陌生人时有些内向,可一但熟悉之后,他高谈阔论不逊于焦遂。而且因为他伯父杜并的关系,长安城中的游侠无赖对他也都带有一分敬意,这让杜甫在众人间也颇为自得。

    酒宴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虽然有意饮些低度酒,但喝了这半天的酒,叶畅也有些熏熏然。酒足兴尽而散,贾猫儿虽是力邀叶畅入城,叶畅却不能进去,他被赐金放还,进了城被人告发了那就是违旨。

    “嗯……案子已经审完了?”送别了贾猫儿,叶畅便看到娓娘远远站着,仍然是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他笑眯眯地问道。

    娓娘微微抖了一下,觉得这个大唐的少年郎就算是在笑,也带着让人畏惧的气质。

    方才叶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那一幕,实在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犹豫了一会儿,妮娘才行礼道:“方才误会了叶郎君,实在是抱歉,还请叶郎君大人大量,勿与奴等化外蛮夷一般见识。”

    叶畅露出和霭的笑容:“娘子何出此言,我叶某虽然不是宰相肚量陈太冲,却也不会将这点小事挂怀于心中。”

    旁边的焦遂已经喝高了,左眼闭右眼睁,听得叶畅此语,大笑了起来。

    自然不会将这点小事挂怀于心中,但有机会,直接报复就是。比如说方才蛮人挨的板子,岂不就是平时对叶畅最无礼者挨得最重!

    “如此,多谢叶郎君大度,奴心中却是不安……奴是蛮夷之女,不懂唐人清高耿个只能用些俗礼来谢罪,还望叶郎君收下。”

    妮娘说完之后便是招了招手,两个蛮人上来,又是奉上两个盒子。盒子打开,内中既有金铤,亦有珍珠。叶畅微微扬了一下眉,目光没盯着这些珍宝,反而有趣地盯着那两个蛮人。

    那两个蛮人不是随娓娘从修武一直带来的。

    “奴随行不只那六人,只是去修武时,留了些人在长安,前日奴派人打前站,便是通知他们,却不曾想,他们早就被皮罗阁的人盯着了……”

    如同叶畅判断的那样,嫁祸者正是皮罗阁派出来的人。

    妮娘等第一次入长安时,因为没有门路,闹出了不少事端,被他们所注意到。正当他们想要对付妮娘等时,结果妮娘受了焦遂的唆使,跑到修武县去拜访叶畅。于是皮罗阁的手下便耐心盯着留在长安城中的其余越析诏蛮,妮娘一回来,这些越析诏蛮赶来相见,立刻就被这些人发觉。

    结果就是这场载赃陷害,若不是叶畅,妮娘他们少不得送入京兆府大牢中。这伙南诏蛮早就打点过了,他们入牢后,用不了多久就会“水土不服”而瘐毙。

    “故此,叶郎君不唯是助我们脱困,更是救了我们性命,奴手下之人,路上对叶郎君多有不恭,实是奴管教无方,奴愿任郎君处罚……”

    妮娘说到此处时,眼波流动,自然带有一种风韵。

    叶畅心中先是一荡,然后便警觉:这小蛮女用出了美人计。

    论姿色,这小蛮女虽不及大唐丽人,但她目光灵动不施粉黛,有一股山川野性,倒是别有风韵。不过叶畅却不喜欢这种野性,他不是生冷不忌的风流大师,因此小蛮女这套,在他这儿行不通。

    “我已经遣人给玉真长公主送信,你且安心,只要玉真长公主能抽出时间,必然会接见于你。”

    这一点叶畅是很有自信的,玉真长公主是出了名的好客,见一位六诏的蛮女,她也会有兴趣。

    更何况这背后还会有庞大的利益。

    “多谢叶郎君……”见叶畅没有为自己所迷,娓娘略略有些失望,但同时又松了口气。

    如叶畅料想的那样,玉真长公主处次日便有了回信。

    不过这几日玉真长公主抽不出时间,待望春楼外的仪典结束之后,她会去南山的别院,到时叶畅便可带着这些蛮人前往拜会。

    这让叶畅不得不停在旅舍之中,等待仪典日的到来。

    “看来这仪典果然声势浩大,想来观看的人不少。”过了两天,已经是丙寅日(743年五月二十八日),叶畅与杜甫联袂来到望春桉外的运河畔。他们算是来得早的,但见人山人海,运河两岸到处都是闻讯而来的人们。

    杜甫的问话让叶畅眯眼估计了一下,从人数上来看,前来观礼的可能要以十万计,叶畅放眼能见着的,也有上万人。

    这么多人来到运河两侧,自然就少不得小摊贩们来此贩卖。周围人声鼎沸,然后就在叶畅认为不会有更大噪声时,却听得远处一片惊呼声传来。

    人们纷纷向运河边靠近,伸长了头,望着惊呼声传来的地方。

    却见一排排的锦帆排水而来,列成长队,几乎看不到尽头!

    叶畅是见过后世航船云集的,但此时此景,亦让他震惊。他觉得大唐的航运技术甚为落后,却不曾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船只!

    为首的一艘大船上,一个男子赤着半边胳膊,白衣绿锦,红罗系头,远远望着,手舞足蹈,似乎是在歌唱,但因为人声鼎沸,又隔得远,还听不清他在唱什么。

    在头船之后,每船上都竖有一牌,随着船渐近,叶畅视力好,看到船上之牌大书“广陵”二字。

    船上堆着白花花的东西,象是米堆,在米堆之上,又堆锦、镜、铜器、海味。

    数艘广陵船之后,船上牌子书“丹阳”二字,显然是丹阳郡船。除了也堆着大米,还堆着如云的绫缎,叶畅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只听得旁边有个商贾模样的人道:“是京口绫衫缎!”

    紧接着是晋陵郡船,那商人又说出“折造官端绫绣”然后是会稽郡船、南海郡船、豫章郡船、宣城郡船、吴郡船……竟然有数十郡船!

    每艘船上都堆满了米和各地的特产,丰盈至此,让观者咋舌。

    而那高大如墙的船只,也引发一阵阵惊呼,此前长安附近的船,都是小船,却不曾有这样的大船!

    船只聚于望春楼下,足有数百艘之多,周围开始渐静,然后便听得那头船之上的人高唱:“得宝弘农野……”

    在其船周围,数百女子齐声应和:“弘农得宝耶……”

    为首者唱:“潭里船车闹……”

    女子和:“扬州铜器多……”

    为首者唱:“三郎当殿坐……”

    女子和:“看唱得宝歌!”

    这番唱和之中,又是一船排众而出,船上之人,一身官服,正是转运使韦坚。他在船上下拜,陈上诸郡宝货的礼单,又上数百牙盘各色食物点心。

    奢华热闹,大唐盛世风范,绝对是叶畅这一世仅见!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