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章兄弟挥手自此离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覃勤寿只是一个商人,而且还只是一个县里出售毛竹杂货的商人,却有这般野心!</p>

    叶畅盯着他,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而覃勤寿也不指望只凭着三言两语,便能说服叶畅,他凝神屏息,只等叶畅说出拒绝,便要鼓动如簧之舌来说服他。</p>

    但叶畅开口便让他全部准备都落了空。</p>

    “好啊,覃掌柜有这般志向,在下哪有不应之理。不过在下山野村夫,人微言轻,无财无势,没有办法推而广之,此事就交与覃掌柜吧。”</p>

    覃勤寿瞬间呼吸急促,他愣愣地看着叶畅,好一会儿才道:“叶郎君,若是将此法献与朝廷,必可得朝廷赏赐,莫说赐绢赐铜,就是名爵之赏,也未必可知啊!”</p>

    叶畅笑着道:“我知道。”</p>

    “既然叶郎君知道这个,为何还将这天大的功劳……交与仆?”</p>

    “我乃山野之人,名爵之赏于我何干?若是覃掌柜得了好处,觉得过意不去,要赐些钱财与我,我也甘之若饴。”</p>

    “这……”</p>

    覃勤寿不知该说什么好,若说叶畅是高风亮节,可他又不拒绝钱财,若说他贪心不足,可他对名爵丝毫不动心。</p>

    想了好一会儿,覃勤寿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缘故,他拱手道:“若是叶郎君不弃,仆愿为叶郎君奔走此事。”</p>

    “不必,不必,覃掌柜不必如此,若是覃掌柜担心在下反悔,咱们亦可立下字据。”叶畅哈哈大笑:“在下志向,半亩方塘一座山,足矣。”</p>

    覃勤寿肃然起敬:“叶郎君非浊世之人,是仆俗了。”</p>

    大唐可是流行“终南捷径”的,那些有志于朝廷的人物,往往选一处乡野隐居,然后朝廷派人征辟,于是演一场一步登天的好剧。覃勤寿以为叶畅打的是这个主意,嘴中虽然称赞,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那些隐居邀名来获取朝廷注意的,可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别的不说,就是这两年名声鹊起的山人李泌,少时就有“神童”之称。</p>

    叶畅虽有遇仙之事,与李泌相比,名声还是不显啊。</p>

    “不过覃掌柜来得正好,在下原本也是有事,想要去请教覃掌柜的。覃掌柜的毛竹,不知是何处进来?”</p>

    “叶郎君问此事做甚?”</p>

    “在下无意做毛竹生意,只是想知道贵处的毛竹来源,若是覃掌柜觉得有很必要保密,那在下去问别人就是。”</p>

    覃勤寿脸色稍稍变了一下:“叶郎君误会了,仆只是好奇叶郎君问此有何用处……小店毛竹,尽数来自河内县靳家岭。”</p>

    这些日子,叶畅算是搞明白这修武县所处的位置了。修武本身并不知名,但其边上的河南府河南郡,大约就是后世的焦作一带。而所谓覆釜山,则是后世大名鼎鼎的云台山。总之,这一带位于河南西北,太行山南麓。因此,他对覃勤寿能够大批出售毛竹感到惊讶:难道说唐代气温真的如此高,乃至于这北方都有毛竹大量生长?</p>

    “河内县靳家岭,据此间多远?”叶畅又问。</p>

    “不过三十余里,一日可至。”</p>

    “靳家岭毛竹可多?有多少亩,约有多少株?”</p>

    这一个问题,让覃勤寿神情正肃起来,很明显,叶畅不只是因为好奇而探询,背后亦有深意。</p>

    “河内产竹,自汉时便如此,故此竹林七贤,隐居于此。但是毛竹乃是南方竹种,性喜湿热,北方向来少有。我覃氏先祖,将之引至靳家岭,如今种有毛竹数百亩,竹数十万株。”覃勤寿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答道:“不过,自河内至修武,刚竹等倒是不缺。”</p>

    叶畅眯着眼睛想了会儿,他实在无法确定,被称为刚竹的这种竹子是否有助于他的计划。</p>

    “叶郎君莫非要毛竹大用?”覃勤寿试探着问道。</p>

    “是有用。”</p>

    “哦,不知何用,叶郎君可否说与仆听一听?”</p>

    “造纸。”叶畅很简单地回答。</p>

    他确实准备造纸,在琢磨了许久之后,叶畅觉得,造纸是能最快让自己在这个时代发家的产业了。</p>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已经受够了使用厕筹的感觉——用一块竹片刮屁股,那实在是个技术活儿,叶畅感觉上,就象是医生拿手术刀给自己开刀。</p>

    因此,必须造纸,造出卫生纸!</p>

    既然要造纸,那么用麦草造卫生纸只是其一,要赚钱,还得用竹子造竹纸。恰好叶畅对这一套工艺并不陌生——他几乎可以将明末宋应星所著《天工开物》中竹纸制造的方法全部背下来。但他只知道用毛竹造,其余竹子能否制造,则没有把握了。</p>

    不过既提及此事,迟早是要试验一下的。</p>

    “造纸……叶郎君竟然要造纸?”覃勤寿惊讶地道:“用竹?”</p>

    “正是,成与不成,尚不可知,不过若是能成的话,或许还得烦劳覃掌柜代销。”</p>

    “此事易耳,若得好纸,不愁销路。”覃勤寿琢磨了一会儿:“不过,仆一向听闻,造纸多用麻、桑、楮,或用稻麦,用竹造纸,并不多闻啊。”</p>

    覃勤寿对于纸价还是相当熟悉的,百张白纸,价格要到四十到五十文,也就是说相当于三斗米,这个价格,比起此前算是便宜,但仍然嫌贵,至使许多读书人无钱买纸,于是到处涂鸦,在人家墙上提笔写诗,往往冠以“题壁”之名。</p>

    “应该会比如今的纸便宜。”叶畅道:“不过这些都要过半年才见分解,在这之前,覃掌柜替我保密。”</p>

    “哦?为何要保密?”</p>

    “若是不成,徒惹人笑。”叶畅微笑道。</p>

    他们二人的对话,刘贵听到耳中,心里便冷笑起来。</p>

    这个十一郎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只不过受了仙人指点侥幸引来了水,现在却又去想造纸——纸若那么好造,还轮得到他?</p>

    还有,他竟然也会怕惹人笑话……他还知道,他根本没有等到半年后惹人笑话的机会了。不过,此事还得回禀刘氏!</p>

    此宴虽然无酒,然则亦是宾主尽欢,覃勤寿得知叶曙将赴京城番役之后,还特意修书一封,让叶曙带到长安城中去,说是送与他的一个近亲,也在长安西市里主持一家店铺。这其实是让他的那位亲戚照顾叶曙,这样的示好,叶曙都明白,何况叶畅。</p>

    兴尽而散,响儿总算抢去了收拾碗筷的活儿,叶畅去厨房里帮了忙,两人喁喁细语,响儿一心就是想学那些菜肴的做法,叶畅当然也不会自珍,还教了响儿别的几种炒菜做法。响儿学得越好,他以后就越可以偷懒兼享口福,何乐而不为。</p>

    “十一郎,油给你用了一半啊,还有,那大肥肉竟然不曾炼油!”收拾完碗筷之后,响儿就发觉问题了:“便是长支,也不可能天天这般吃法吧?”</p>

    以叶畅的家当,天天这样吃肯定是要破产的,叶畅哈哈笑道:“既是如此,咱们自己想法子养猪养鸡!”</p>

    “家里只靠十一郎与奴奴,可是养不成,刘贵做事不上心。”响儿在背后说了一句刘贵的坏话,叶畅伸头到院子里看了看,刘贵果然不在,也不知躲到哪儿去偷懒了。</p>

    “嗯,请乡邻帮帮忙,养猪太麻烦,养鸡倒是简单。”叶畅琢磨了一下:“不过也不好办,住在村子里,能养几只鸡,而且味道可不好,除非我们搬到山脚去,有更多的田地。”</p>

    “十一郎君方才就该听那位覃掌柜的,虹渠引水献与朝廷,朝廷赐十一郎君一个大大的官爵,那样咱们家就能有好多田好多屋,十一郎君再买些丫头小厮来,奴奴便可以当管事了!”响儿一脸向往:“到那时,奴奴也可以使唤别人!”</p>

    小姑娘的心思,让叶畅哑然,揉了揉她的头发,又将她的发髻弄乱之后,叶畅道:“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如今我声望尚不显,就算是得了朝廷的好处,也守不住它啊。”</p>

    响儿年纪小,是不明白叶畅这话背后的无奈的。</p>

    从厨房出来,叶畅看到刘贵脸上带着奸笑走进院子,心中不由一动:“又去长支了?”</p>

    刘贵脸上原本是笑的,被叶畅一问,顿时大惊失色,跪拜在地:“没有,没有,小人怎敢?”</p>

    不敢才怪,看这模样,不仅仅是去了长支,而且还得了长支什么许诺,所以才如此高兴。叶畅心中也有些不快,这几日先是得知兄长要去上番役,又听闻姐夫被打发到山里守窑,而身边还跟着刘贵这样一个家伙。</p>

    “若是你想回去,我把你身契还与长支就是,也免得你总是跑来跑去,你看如何?”叶畅道。</p>

    “不,小人不回去,小人……小人愿意呆在十一郎身边。”刘贵顿时慌了。</p>

    事反常必妖,这厮竟然不愿意回长支去,只证明一件事情,长支还没有死心!</p>

    因为没有死心,所以才将刘贵留在此处,一来是为了侦察他这边的动静,二来则是伺机下手吧。</p>

    叶畅绝非善男信女,他已经给了刘贵机会,刘贵却没有要。叶畅微微点头,平静地道:“我明日要进城给兄长送行,顺便去拜见覃掌柜,你随我一起去吧。”</p>

    刘贵也不知叶畅是不是真心信任了自己,应了一声,琢磨着过会儿还要去长支那边通禀一声。</p>

    次日一早,叶畅便起了床,在村口时,看到此次被征番役的五人已经尽皆在列。五人中倒有四人都是外姓,为吴泽第一大姓的叶家,却只有他兄长叶曙一人。这个发现,让叶畅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可是不等他细说,队正就已经在不耐烦地催促众人启程了。</p>

    方氏虽是一向镇静机智,这个时候也不禁以袖掩面,而小赐奴终于知道父亲要出远门,哇哇大哭起来,连带着被牵着的小妹也开始哭泣。车声辚辚,驽马长嘶,队正又不停地催促,让整个场面都乱成一团。</p>

    叶畅忙上前,先是拉住小赐奴道:“你阿耶要去长安,回来时给你买好吃的好玩的,你若是再哭,那好吃的好玩的便没有了!”</p>

    小赐奴年纪小不谙世事,被叶畅用好吃好玩的一诱惑,顿时就破啼为笑,而小妹完全是随哥哥的,赐奴不哭,她也不哭,不但不哭,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还眨巴眨巴地,奶声奶气地重复:“好七,好王,好七,好王!”</p>

    “嫂子勿伤心,兄长此去,少则两月,多则三月,必然回来。”叶畅接着安慰方氏:“赐奴与小娘在,嫂子还要照顾好他们,休让兄长远行担忧。”</p>

    方氏闻言拭泪,拉住一双儿女,叶畅见兄长临别悲戚,连劝解宽慰之语都说不出来,便又上前道:“阿兄不必担忧,两月之行,见识一下都城景致风情,回来说与赐奴与小娘听。”</p>

    他说得轻松,众人为他所感染,离别之情渐淡。他们先要在县城中会集,因此叶畅跟着一路前行,途中屡屡出言试探队正,还塞了几文钱托他照顾好叶曙。那队正一时口快,无意中便透露,叶曙此次被征,其实是刘氏使的力气,这让叶畅恍然大悟。</p>

    果然,长支是不怀好心,兄长是被自己牵连了!</p>

    想到这,叶畅便下定了决心,长支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若不报复一下,岂不显得软弱可欺?</p>

    “兄长,此去长安,那是天子脚下,万事谨慎莫出头就是。”到了城中,叶曙要与众府兵会聚,分别之时,叶畅说道。</p>

    “呵呵,十一郎放心,我自会省得,倒是十一郎你……千万当心,长支怕还会有别的手段。”叶曙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道:“我此次番役,十之**,是长支伯母的手段,他们能用这手段支开我,最终怕还是要对付你。十一郎,我已经托人给三叔带信,请他回来主持家务,最好能将你带走。”</p>

    叶畅讶然。</p>

    他心里一直认为自己的兄长是个庸人,无论是见识还是智谋都无甚可取之处,现在才发觉,原来这位兄长不是蠢,只是不愿意表露出来罢了!</p>

    什么事情……他都心里明白啊。</p>

    “是,兄长。”</p>

    “你如今和以前不同了,但切莫自恃过高,长支伯父贪而狡,伯母悍而厉,我身为晚辈,原不该如此评述,可是若不说明,又怕你吃亏,你记住就是,忍一忍,等三叔回来就好了。”</p>

    </p>

    </p>

    </p>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