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章原是药王点甘泉

文 / 圣者晨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十方寺里已经安静了许多年,象现在这般吵吵嚷嚷的情形,不知多长时间没出现了。

    “十一郎,管管你这家奴!”有人对叶畅叫道。

    “大师,这厮得了失心疯,休要理他,还是告诉我们谁是有福缘之人!”有人对纯信道。

    七嘴八舌间,叶畅明白,此时不能让刘贵胡说,可是急切间,他又找不到别的方法,也只能勉强说“休要胡说八道”。

    刘贵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叶畅越是要阻止他,他就越是要说,这一日来,在叶畅手中受的气,如今全部要发作出来。

    他可不是报仇十年不晚的君子,他是小人,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我真知道谁是星宿下凡,若我说的没有道理,你们再寻我算账不迟……小郎君,你就莫拦我了,这可是干系到大伙性命的事情,你可不能拦我!”

    将大伙性命这顶大帽子都搬了出来,叶畅心念转了一下,看到众人的目光有些不善,他心中一动,事情虽然超出了控制,但刘贵指出的那人是没有本事真正引来水,到那时他出面善后,也是一样的结果,因此,他闭嘴不语。

    “都静一静,且听刘贵说,谁是星宿下凡!”

    有人嚷嚷起来,众人也终于安静下来,既然纯信不肯说是谁,那么让刘贵说一说,只要有道理,众人也都信。

    “其实大伙都知晓,那星宿降世之人,自然是我家十一郎君了。”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刘贵得意洋洋地开口。

    叶畅顿时愣住了,而首座纯信心中却跳了一下:这个少年郎果然也准备有后手,竟然让自己的家仆接了过去!

    老和尚心中不免有些后悔,自己方才说了,落个人情该多好!

    他却不知,刘贵名义上是叶畅的家仆,实际上却是听命于刘氏,叶畅根本得不到他的忠心,更别提让他出面来为自己吹捧。

    “我?”叶畅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自然是十一郎你了,这些时日,还有谁被星辰砸中?”刘贵口沫横飞:“诸位乡邻可都是看到的,这天底下被扫帚星砸着还能不死的,若不是大气运大福缘在身,谁会相信?”

    众人原本听得刘贵说是叶畅,心中都不以为然,可再听到刘贵的理由,便有人情不自禁点起头来:这厮说得有理!

    当然有道理,刘贵心中洋洋得意,刘氏为什么把他打发到叶畅身边,不就是因为他有急智么?

    “现在将这星宿下凡的事情套到小畜牲头上,他哪有本事给村子引来水,到头来少不得一个招摇撞骗的名声。然后再寻机下手,叶氏族中有谁会替一个骗子出头?”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刘贵又大声道:“各位,十一郎一向谦逊,必然是不肯承认的,大伙何不一起求他?”

    众人短暂地摇摆了一下,刘贵见此情形,一不做二不休,当下便跪了下去,拜倒在叶畅身前。

    “郎君便是不欲救乡亲,也要救咱家自己啊!”

    “正是正是,十一郎就行行好,想想办法吧!”

    所谓神棍,便是如此养成,有一个带头的,众人总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加上百姓见神拜神见佛拜佛,也不在乎多拜一个叶畅,一个个当真向叶畅拜请起来。

    叶畅盯着刘贵,好一会儿,才牙痛似地道:“刘贵,你这是将我……架上火烤啊。”

    他这模样看起来是十分不情愿,而刘贵则大义凛然地痛哭流涕:“若能救田里庄稼,回去之后,小人任郎君责罚。”

    旁边的老和尚纯信见他二人神情,心中不由暗叹:影帝水准!

    他却不知,叶畅一脸牙痛的神情,实在是哭笑不得,这刘贵倒是个头脑灵活的,玩这一手便是想将他推到身败名裂的境地,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先是和他叶畅开了个玩笑,紧接着就将捉弄对象转移到了这个刘贵身上。

    “唉……诸位,我确实未曾见过什么韦陀菩萨,也不是什么星宿转世。既然诸位这般说,有件事情……我当告诉诸位。”

    叶畅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众人都看着他,纯信再次暗赞他演技高明的同时,地上的刘贵却觉得不对了。

    为何叶畅不再全力推托,反而有种顺水推舟的感觉?

    “那日我为扫帚星所击,仿佛大梦一场,见着一个背着药篓子的道人……”

    说到“道人”,叶畅特意加重了一下语气,老和尚纯信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突了一下,心里也开始觉得不妙起来。

    “他老人家确实说山里有几处泉眼,还指了一处给我,说是让我将这泉水引来浇灌……只是此事太过怪异,我醒了之后,忘了许多事情,偏偏就记得这位老道人,但我可以肯定,我绝对不曾见到韦陀菩萨。”

    纯信原本庄严的脸上,顿时象是生嚼了一把胡椒般,露出苦瓜模样来。

    这位叶家的十一郎报复来得可真快!

    众人这时注意力就全都到了泉水上,虽然还都是将信将疑,却也愿意跟叶畅去寻一寻泉水。叶畅领着众人又出了十方寺,纯信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到方才叶畅撇开韦陀菩萨的话,心中顿时无比纠结,不知道该祈求叶盛真找到泉水好,还是祈求叶盛找不着好。

    想了想,老和尚还是跟着众人出了寺庙。

    叶畅在山路上转了几圈,花了两柱香的功夫,便到了那日他寻着的地方。那天他将泥土挖开,虽然又填了回去,可是水还是渗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小洼子。众人看到这小洼子已经信了三分,叶畅让他们再往下挖,顿时七手八脚开始动手。

    虽然没有带锄头铲锹,可人多力量大,一会儿功夫,整个水脉就被挖开,挣脱束缚的泉水哗哗而出,不算太大,但也不小,它们分成三股,聚在低处,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水塘,叶畅估计,勉强够灌溉所用了。众人顿时欢呼,看着叶畅的目光也不一般,叶畅只是一指,便找到了水!

    刘贵目瞪口呆地盯着那小潭水,也顾不得众人七腿八脚地踩过,伸手舀了一捧就往自己脸上浇去。

    果然,真的是水,不但是水,而且水味道还略带着丝甜味,分明是上好的山泉!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一定是哪儿弄错了!”刘贵喃喃自语。

    他把叶畅推出来绝对没安好心,原本待叶畅没有找到水露出马脚之后,他便可以宣扬,是叶畅吩咐他吹嘘的,这样叶畅就会成为自吹自擂的骗子,从而走上身败名裂的道路。但是叶畅却找到了水,这岂不就意味着,他原是挖个坑让叶畅摔死,结果叶畅不但没摔着,还在坑里捡着一个金元宝?

    更让刘贵担忧的是,若事情传回到长支刘氏的耳中去……他岂会有好果子吃?

    “该死,这不畜牲定然是在哪儿做了手脚……一定是……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问题出在哪儿?”

    他有几分急智,站在水中便拼命想着如何逆转,但别人却不可能一直等着他,有人便道:“十一郎,你是遇仙了!”

    大唐遇仙之事绝非罕见,如今名满天下的诗人李太白,也在诗中自称“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便是朝廷之中,也有李淳风、袁天纲、张果等“仙人”出没。

    听得那人的话语,叶畅还很谦虚:“我福缘浅薄,哪里能遇到仙人……大约是某位仙家怜悯我们吴泽陂受旱灾,借我之口指点大伙罢了。”

    “十一郎这话说的,为何那位仙长不借我们,不借十方寺里的僧人,却偏偏借你之口?十一郎,你是有仙缘之人,将来必有大富贵!”

    “正是,正是!”

    “正是个屁!”刘贵猛然跳将出来,大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了,十一郎平日里总爱上山采药,他定然是早就知道这里有泉水,他知道这有泉水,却不告诉大伙儿,这是……这是想害得大伙都饿死啊!”

    众人顿时愣了。

    方才吹嘘叶畅星宿下凡的,是刘贵,现在又说叶畅是个骗子而且想要旱死众人的,也是刘贵!

    这样翻来覆去的变化,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更何况,刘贵名义上如今是叶畅的家仆,以仆诬主,可是大罪!

    刘贵也是一时激愤,故为此举,说来说去,还是这两天被叶畅气坏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是骑虎难下,就算他此时撤回诬指,叶畅也明显不会放过他。

    因此他只能把心一横:“我虽为十一郎之仆,但也看不惯这等行径,诸位休要被他瞒了,他这等人,当真……”

    “呵呵!”

    叶畅仰头大笑起来,刘贵原以为他会暴怒,却没有想到他反笑,刘贵顿时就结巴了。

    大笑打断了刘贵,叶畅扫视众人一眼,心中微微有些紧张。

    此前和刘氏起冲突的那一次,只是在院子里,身边也没有别人,这一次不同,这是他第一次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起了冲突。叶畅心中明白,此事关系到他能否在这个时代立足,能否真正让关心他的和他珍惜的人过上喜乐的生活,他只能胜而不能败!

    “昨日你才从我们叶家三房长支被送到了我这三支来,今日就诬我包藏祸心。我早知晓长支伯母瞧着我不顺眼,想要将赶出家门,好让三支的产业落到长支手中……却不曾想,你奉命而来,心却这样急!”

    叶畅将叶家的家丑摊出来,一时之间,众人都是瞠目结舌。刘贵更是脸色大变,虽然刘氏一向针对叶畅,可是她心中的算盘也只在少数亲信面前透露过,叶畅是怎么知道的?

    却不知刘氏这点心思,瞒瞒过去的叶畅还可以,对现在的叶畅来说,早就洞若观火。

    抛出这件家丑,叶畅森然看着刘贵:“刘贵,你随我才一日,就这样诬我,依大唐律,家仆诬主,当受重罚,你可知罪?”

    “我……我没有诬你,我说的,句句是实!”刘贵咬牙硬挺。

    叶畅目光在众人脸上打了个转儿,还在老和尚纯信脸上微微一停。纯信心中一动,此时若他出面为叶畅说上一声,认定他就是韦陀菩萨口中的“星宿”,那么叶畅就能摆脱嫌疑。

    只是老和尚也略略知道叶家的情形,叶家族长出自长房,三房各支,唯有长支在宗族里有些力量,若是帮叶畅说话,就要得罪叶家长支,而长支的那位刘氏夫人又是小刘村刘家的小姐,父亲正是刘氏宗族的族长,地位甚高。

    也就是说,他一开口,就要得罪叶刘两家有力人物,而只是帮了一个少年罢了。

    想到这,纯信只是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就避开了叶畅的目光。

    叶畅抿着嘴笑了一下,这老和尚缺乏勇气,难怪将座十方寺经营成如今模样,不过自己原本就不把希望寄予他身上。他又看向诸人:“族中分我十余亩田,如今也旱得快绝收了,各位,若是早有办法,我会坐视自家田里的苗儿枯死?”

    这一句话,众人便纷纷点头:“正是,我们岂会如此糊涂,冤枉十一郎这样的好人!”

    刘贵愣了,他虽有急智,思虑终究不全面,忘了这一茬。他心中也不禁犹豫起来,难道说叶畅真是前些日子遇了仙,才知道这里有泉,而不是早就明白?

    “也不知是哪位仙人指点于我,既然寻着了泉水,我等原该为他塑金身才是。”叶畅又说道。

    “是,十一郎说的对!”

    他轻轻巧巧地一句话,将众人的注意力从刘贵的指控又转到那位指点他的“仙人”身上,这话说出来之后,老和尚纯信心里咯登一下,忍不住再次后悔:方才自己怎么就没有出面给这少年撑腰!

    “我知道那位仙人是谁,定然是药王!”有人道。

    叶畅心中一喜,眼睛里也闪闪发光,他一拍自己的脑袋:“正是,正是,我真糊涂了,那位仙人与药王观里的孙仙人确实有几分相象!”

    



    

( 盛唐夜唱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8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