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蒜头的甜果酱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渐渐带走了白日里的燥热。

    暮霭如烟,残阳似血。

    村庄、田野、小河、树林,数被落日镀上了一抹金『色』。白日里不见踪影的蝈蝈开始活跃起来,田间地头院落里,兴奋的叫个不停。

    坐街旁大树下纳凉的村民也提着小板凳三三两两的回家,不一会儿,炊烟袅袅自一户户农家小院的烟囱中升起。

    城市里很多人都被煤烟熏怕了,而望着这白灰『色』的炊烟却毫不讨厌。轻灵的炊烟迥异于沉重的让人窒息的煤烟,闻的久了,能切实体会到一种只属于家的温馨感觉。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村头传来一片稚嫩的歌声,而伴着天边美丽的晚霞,方翔抱着铃铛走来,屁股后面跟着一串小萝卜头。

    铃铛怀里头抱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是满满的知了,‘吱吱’的叫着,听来嘈杂喧嚣,可铃铛一点也不觉得厌烦,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挂着花一般灿烂的笑容。小脑袋用力的扬起来,得意洋洋的架势,就像是一个凯旋而归的大元帅。

    树根『毛』蛋这群野孩子扛着竹竿跟方翔后面,扯开嗓子唱起了歌,小胸脯个个挺得比山高,雄赳赳气昂昂的,一个个咧着嘴巴笑得欢。今天虽说被蒜头好一通搅合,不过收成依然不错,每个人的腰间都系着一个塑料袋,里面盛满了‘俘虏’——知了。

    老乡风情大排档也开始了紧张的忙碌,老远就听见柱婶那嘹亮的大嗓门分派着活计,方翔领着孩子来到了大排档门前,树根大声嚷着:“『奶』『奶』,知了送来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柱婶领着几个老娘们走出来,瞧见方翔就乐开了:“哎呀,玉娃,你这是领着孩子们去玩啦。”

    “是他们领着我玩。难得又过了一把小时候的瘾头。”方翔笑呵呵的道。

    大人们说话间,铃铛抱着怀中那一大包塑料袋,献宝似的递向柱婶。

    “哈,这是铃铛捉的,啧啧,铃铛真厉害。”柱婶忙不迭的接过来,左瞅瞅右望望,仿佛手中拿着的不是知了,而是一个美丽的金罐子。

    “嘻嘻…”铃铛乐坏了,抿着小嘴笑得欢,一边一个小酒窝,『荡』漾着开心的笑意。却也没忘了『摸』『摸』蒜头的小脑袋以示嘉许。

    柱婶跟方翔早早就定下了收购知了的价格,每只八分钱。孩子们齐齐将自己的知了送上来,柱婶她们忙着清点记数算账。到后,树根他们都得到了或多或少的一叠零钞,铃铛的知了多,总计一百五十个,得到了十二块钱。树根『毛』蛋他们或是八块,或是五块,以劳动换取报酬,个个是喜气洋洋。

    一旁的陪护家长看到了孩子们交易的情形,不由的大感慨,一个家长拍着自家孩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瞧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看人家这群孩子,顶着这么毒的太阳去捕知了、赚钱贴补家用。再看看你自己,农场里种一小时地都累得直哭,唉,跟人家多学习学习吧。”

    ……

    回到养殖场,铃铛郑重其事的把十二块钱递给方翔,又取出自己的小猪储蓄罐,拧开屁股后的旋钮,从里面倒出了一堆零钱,数一数,总计是三块六『毛』八分钱,同样认认真真的递给了方翔。

    方翔被铃铛这罕见的郑重神情闹得一头雾水,茫然无措的道:“怎么了,铃铛?”

    蒜头也一旁瞪着小眼睛,困『惑』不解。铃铛指指蒜头,拿出随身携带的写字板,上面歪歪扭扭的写道:“我想给蒜头买甜果酱。”

    “给蒜头买甜果酱?”方翔讶然,半晌后失声大笑。蒜头特喜欢吃甜果酱,可方翔总是控制它吃甜果酱的份量,说‘甜果酱太贵,要很多很多钱才能买到’。为此,蒜头一天到晚绞脑汁的‘敲诈’方翔,就为了能多买一些甜果酱。

    其实方翔对蒜头是一样的疼爱,蒜头爱吃的‘吉南’草莓果酱虽说要八十块一小瓶,可方翔早早就替蒜头准备了半冰箱的储量。方翔之所以不想蒜头吃的太多,是因为他网上看过一些相关报道,说鹦鹉太过偏食会导致营养摄入不均衡,严重影响身体健康。其实这跟人是一个道理。所以方翔才会欺骗蒜头说‘甜果酱太贵’,每餐只给它一勺,配搭着其他食物一起吃。

    铃铛向来维护蒜头,就像是大姐姐总是维护自己调皮而馋嘴的弟弟一样。小孩子不懂营养均衡与健康之间的关系,他们只知道吃不到可口食物那种抓心挠肺的难过与可怜。同情蒜头的铃铛,一直偷偷攒钱、想替蒜头买甜果酱,她攒钱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每天打扫卫生的时候,收集起方翔不慎掉落地上的钢镚与零钞。

    方翔突然觉察到,自己有时候还真是琢磨不透小孩子的心理,如果铃铛问自己要钱,无论多少自己都会满足她,这一点铃铛也知道。可铃铛偏偏要自己攒钱,要说小孩子执拗起来,也是蛮有趣的。

    蒜头明白过来,感动坏了,扑棱着翅膀飞到铃铛的肩膀上,用小脑袋亲昵的摩挲着铃铛的脸蛋,叽叽喳喳的道:“铃铛,你真好。”

    方翔不知道鹦鹉有没有泪腺,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因为感情的波动而哭泣,可方翔却感受的清清楚楚,蒜头的声音中饱含着莫大的情感,站人的立场来分析,这应该就是哭鼻子了。

    方翔心头百感交集,将铃铛轻轻抱起,她那挺翘的小鼻子上宠溺的捏了一下,柔声道:“铃铛,你真是个好孩子。”

    “嘻嘻…”得到夸奖的铃铛不好意思起来,红着小脸,缩方翔怀中羞怯怯的轻声笑着。

    “其实,我之所以不想蒜头吃太多的甜果酱,是因为偏食会导致营养摄入不均衡,人体需要的是综合营养,鸟类的身体也一样…”

    方翔开始苦口婆心的给铃铛与蒜头解释自己的良苦用心,说明这营养均衡的重要『性』。可好半晌后,却现铃铛张口瞪眼,一脸的茫然,蒜头也摇晃着小脑袋,傻兮兮的嚷嚷着:“方翔,你是跟我们说话吗?我一句都听不懂。”

    方翔登时一阵头大,感觉自己适才这番口舌,纯粹是对着两头小笨牛弹琴,不过以蒜头的智慧跟铃铛的年纪,要听懂这营养学的知识,的确是困难了一点。

    方翔想了半天,脑海中灵光一现,忙道:“举个例子吧,铃铛前些日子喜欢吃雪糕,饭都不吃,结果吃的肚子疼,还吃了一大堆苦巴巴的『药』。如果蒜头吃多了甜果酱,就会跟铃铛一样。”

    铃铛喜欢吃雪糕,方翔就到市区给她批了一大堆林林总总的雪糕冰激凌,回来塞满了半冰箱。那些天的铃铛就像是一只快乐的小狗狗,是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根雪糕棍,塞进雪糕里不出来。总是垫着小板凳打开冰箱门偷吃雪糕。方翔疼爱铃铛,也不以为意,总觉得小孩子喜欢吃就让她吃个够好了。结果铃铛连吃几天雪糕,吃坏了肚子,床上躺了好几天,连吃了几天的『药』。

    回忆起躺病床上的滋味,铃铛就是一阵后怕,蒜头也见识过铃铛的难过,吓得一缩脖子,噤若寒蝉,哆哆嗦嗦的问着方翔:“果酱吃多了,也会生病吗?”

    瞧蒜头那紧张兮兮的架势,方翔笑得肚子疼,却也忙正『色』道:“少吃一些没问题,可不能餐餐吃果酱,而不吃别的食物。”

    “哦,那我以后少吃一点。”蒜头乖巧的点头,对病痛的恐惧,轻易的击溃了甜果酱的诱『惑』。

    孩子的教育,需要糖果与大棒并施。方翔祭出病痛的大棒吓住了馋嘴的蒜头,又领着蒜头来到冰箱处,拉开冷藏室的门,ian开一块厚厚的塑料板,蒜头登时愣住了,塑料板后,是五六十瓶甜果酱,密密麻麻的晃花了蒜头的小眼睛。

    方翔轻轻抚『摸』着蒜头的小脑袋,和声道:“看到了吗?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你现可以放心了吧。”

    “方翔万岁!”蒜头乐不可支的空中翻起了跟头,这一刻,它一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快乐的鹦鹉。

    ……

    吃过晚饭后,树根『毛』蛋又领着小伙伴来到了养殖场,他们晚上去『摸』知了猴,想问问方翔跟铃铛去不去。

    方翔闲来无事,见铃铛喜欢去,也就乐得奉陪。拿着电瓶灯出门而去。

    村外头,手电筒光束交错闪耀,处处都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宁远村别的不多,树多,不管是村头巷尾还是村东河畔,即便是荒地上也有大片的柳树林,处处都有孩子们的踪影。大奇山山脚的护林队也忙碌起来,沿着荒地到处巡逻、保证大家的安全。

    傍晚知了猴开始出洞,沿着树干拼命的往上爬,有的运气好,一口气爬到树顶开始蜕壳变蝉,有的爬到半中腰就被孩子们逮到。『摸』知了猴,那种现的惊喜,即便是大人也热衷其中。方翔领着铃铛一路走来,经常见到那些城里来的家长拿着手电筒『摸』知了猴,夏令营的孩子们是三五成群,加入了『摸』知了猴的大军。这段时间,村中小卖部的手电筒成了热销货,供不应求。

    经过几个小时的鏖战,树根『毛』蛋满载而归,急匆匆的赶到大排档,用清水洗净知了猴身上的泥土,然后用盐水泡起来,免得知了猴完成蜕变。这种野生知了猴,三『毛』一个,树根今晚『摸』了四十五个,那嘴巴就乐得没合上过。

    夜『色』深了,『摸』知了猴的大军一一散去。铃铛开心的一遍遍的数着赚来的钢镚,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悭吝鬼。方翔今天可谓是重温童年的乐趣,此刻抱着铃铛,感受着脸庞处温顺而凉爽的微风,心头『荡』漾着久违的幸福感,那种陪同孩子一起玩乐带来的从容舒适欢快写意,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方翔嘴角不知不觉的1u出一丝满足的笑意,望着天际朗月,喜滋滋的念叨着:“今晚的月『色』,真美。”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