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十四章 月夜杀机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峰志得意满,公鸭嗓也是喜形于『色』,是一翘大拇指,连连恭维道:“峰哥,我一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个大富大贵的主儿!我跟着你混准没错。”

    林峰嘿嘿笑着,那公鸭嗓又套着近乎:“峰哥,我瞅你开枪这架势这准头,没个十几年的磨练,绝对练不成这指哪打哪的本事。话说我也当过几年兵,当年打靶次次打出好分数,可我绝对比不上你啊。”

    “你们打的那叫死靶,把人都练傻了!不过也没辙,谁还能逮着活人让你们当兵的练靶。”林峰颇有些不屑一顾,趾高气扬的道,“我练的那叫活靶,从小跟我爹钻山林子,这枪法是几十年下来拿活物练出来的,一出枪就带出血腥劲儿、回回不空!不过,唉。”

    林峰指手划脚,正说的唾沫横飞,却没来由的叹了口气,公鸭嗓疑『惑』的目光注视下,颓然叹道:“可惜啊,我爹一身的好本事,我就学了一半儿。光跟着他学会了打猎跟制『药』,他的那身好武艺我愣是没学齐。妈的,要是我练好功夫,当初也不致于被明月心那丫头片子逮到。”

    方翔听到林峰突然提到了‘明月心’,不由的一愣,赶忙支起耳朵,仔细倾听。

    就见那林峰『摸』『摸』胳膊肘,一脸的心有余悸,恨恨的道:“这婆娘下手真狠,两年前,刚过了两招就废了我一条膀子,一关就关我两年,妈的,两年啊!”

    林峰眉宇间怒意弥漫,突然举起手中的猎枪,对准不远处的树干开了一枪,枪声很小,只是借着月辉与火光的映照却看的清楚,那树干上开了一个小洞,瞧来很深。

    公鸭嗓登时兴高采烈的道:“哈,我还担心这气枪威力不够,遇到狼就麻爪了,现瞅瞅,这威力愣是要得!”

    林峰冷笑着道:“别看你当过几年兵,玩枪你压根上不了台面。你以为这是你见过的那些打麻雀的气枪啊,这可是正宗的美国************,跟突击枪一个档次的。三年前我东北的一个老林子里,就用这枪,一枪就把一个跟我争貂皮的老东西干掉了,脑袋瓜子都给他ian开了。你瞅这枪,这里是个高压气泵,就ka这气泵推动铅弹、『射』高『射』程远,别说打狼,多拿上几把,老虎都能打残了。”

    林峰卖弄一番,继而面『色』沉了下来,瞪着那熊熊篝火,咬牙切齿的道:“姓明的丫头害我关了两年,好老子以前的案子藏的深,没被揪出来,要不还真没命活着出来。妈的,总有一天,我会用这枪她脑壳子上开个洞,一消我心头之恨!”

    摇曳的火光下,林峰满脸的横肉都起了棱子,狰狞的样子活像是一头欲择人而噬的恶狼,从头到脚透着浓浓的凶悍血腥。

    接下来,林峰跟公鸭嗓东扯西拉,谈论着什么大姑娘小媳『妇』。方翔见听下去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就低下头想着对策。

    ‘看样子,这林峰是刑满释放的劳改犯,手上有命案,只不过没有被查到。瞧这个人的口气,应该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老猎手。要对付这种人,就得一击致命,别让他有反抗的余地。那个公鸭嗓,看来倒是不足为惧。’

    方翔打定主意,将手指竖唇上,朝着山坡上那黑压压的一群猴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也不管这群猴头能否看懂,这就悄悄溜下山坡,夜『色』与山风的掩护下,朝着坡下二人『摸』近。

    林峰是个很有经验的猎人,他选的扎营地点位置很好,背ka山壁不至于为野兽四面包围。而他也知道大奇山有狼群,虽说手头有枪,可为了安全起见,他也安营的周围撒上了铁蒺藜、挖了马蹄坑。

    这铁蒺藜,是周莱市一些山里猎户常用的一种装备。婴儿拳头大小,没刺的一半埋地下,有刺的一半1u外面,杂『乱』无章的放营房四周。至于马蹄坑,则是地上掏出一些手腕粗的坑,深约十几二十公分,狼群到了这遍布马蹄坑的地方,奔跑中一不小心把爪子陷进去,轻则摔跤重则骨折。假如狼群夜晚来袭,铁蒺藜与马蹄坑就能让它们大吃苦头,失去了山林间的敏捷,容易成为猎人的靶子。

    常言说得好:得意忘形。林峰自以为自己布置下了天罗地网,管教狼群无法构成威胁,所以也就放松了警惕,跟公鸭嗓侃大山,说起了那些风花雪月之事,是乐得眉飞『色』舞。而趁此当口,方翔已经距离二人越的近了。

    三十米的距离,再加上强劲的山风,不是佳的『射』击距离,只是方翔也无法寸进,这是开阔地,没有树林可以躲藏,林峰面前的篝火熊熊燃烧,将四周照得亮堂一片。如果再ka近几步,必定会被二人现。

    ‘拼了!’方翔轻轻取下背后的弓箭,弯弓搭箭。方翔本想解决林峰,毕竟这人威胁大,可公鸭嗓挡外面,方翔也不敢妄自挪动、免得暴1u行踪,这就只好先拿公鸭嗓开荤。

    要说杀人,方翔想都没想过,他的目的很简单,将这二人制伏后交给警察。所以他的箭,瞄准了公鸭嗓的肩胛。而为了加强箭的杀伤力,方翔的箭头上都涂有麻『药』。方翔左手的尾指无名指与中指各扣住一根箭的尾羽,宁远村老辈人传下的这一手叫做‘扣’,扣箭省时省力,但有不小的技巧,你不会玩扣箭光记着从箭囊中抽箭,你就别打猎了,打猎有时候就是提脑袋玩命,生死关头时间就是生命,你不懂得节省时间,离死也就近了。

    “嗖。”箭出如幽魂,破空声中不见了踪影。

    “啊!”公鸭嗓痛不欲生的惨呼起来,他的肩胛被一只利箭贯穿,大蓬的血顺着箭杆标飞而出,溅『射』到空中爆成一团触目惊心的血雾。

    “谁!?”林峰一个高蹦了起来,手中那************平举起来,对准了暗箭飞来的方向就要扣动扳机。

    说时迟那时快,方翔连连弯弓连『射』、箭如连珠炮似的朝着林峰『射』去。而『射』箭的过程中,方翔也开始大步流星的跑向林峰,一步步的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练了这么久的活『射』,生死关头终于派上了用场,趁着弦的反弹以‘扣’法搭箭、箭出入流星,压根不用瞄,玩儿的就是一种感觉。

    林峰被蝗虫似密集的飞箭吓了一跳,方翔虽是仓促中弯弓搭箭,可准头不差,有一支箭紧贴着林峰的面颊掠过,箭羽林峰的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失去先机的林峰惊惧起来,只觉得从无一刻距离死神这么近过,而此处没有树木可供躲闪。林峰仓惶之际,突然恶向胆边生,猛的一把将躺地上打滚惨叫的公鸭嗓揪了起来,挡了自己的面前,狞笑着道:“兄弟,对不住了。”

    “你?”公鸭嗓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林峰会拿自己做挡箭牌。

    ‘飕飕’,两只飞箭『射』入了公鸭嗓的体内,伴随着公鸭嗓的惨呼,有了挡箭牌的林峰一手揪住公鸭嗓,一手将气枪平举公鸭嗓的肩膀上,对准方翔扣动了扳机。

    ‘啪!’,仓促开枪的林峰,没有击中方翔。此时方翔距离林峰只有十几米的距离,突然将弓箭抛了一旁,对准林峰猛的奔跑起来,势头之狂暴就好似下山猛虎,几个起跃就到了林峰面前,双足用力踩地,高高的跳了起来。

    方翔这一跳,就像一只冲天而起的黑鹰,矫健剽悍,遮住了大片的月辉,将下方的林峰罩了黑暗之处。

    林峰想不到方翔会使出这样的怪招,微微一愣后想要将枪举起来,可这秃鹰牌猎枪枪身重枪管沉,单手举起来度不免慢了很多,而他的反应快,方翔快,半空中探手腿部一抹,手里头登时寒芒四『射』,多了一柄锋利的匕。

    夹杂着一片刺骨的寒意,方翔飞的落下,手中匕狠狠的刺入了林峰的手腕。

    血光迸溅,林峰惨呼,因为极度的痛楚,眼泪鼻涕齐齐的流了出来。形势不利,林峰转身想逃,却被躺地上的公鸭嗓抱住了,下一刻,二人扭打一起。

    “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做垫背的!”公鸭嗓面『色』惨白,痛苦的喘息着,手臂却是牢牢的束缚住林峰的腿,死不放手。

    “你想死,老子成全了你!”林峰迫切想要逃命,不想与公鸭嗓纠缠,劈手将自己手腕处的匕拔出来,带着大蓬的血雾狠狠的刺入公鸭嗓的胸膛。

    公鸭嗓捂着胸膛,烂泥似的萎顿地,他的眼神开始涣散,只是嘴角却有一抹古怪的狞笑,笑得林峰心里头『毛』。而林峰蓦的惊醒,自己与公鸭嗓扭打半天,那适才下黑手的小子却始终站旁边没有半点的动作。

    “怎么回事?”林峰心里头『毛』,抬头望了方翔一眼,却见方翔一脸凝重的望着自己的身后。

    “怎么了?”林峰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扭头一望,五官扭曲凄厉若鬼。只见月夜下,一头『毛』皮近乎银灰的硕大灰狼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而它的左右,十几头灰狼蓄势待。

    “哈哈哈…”林峰惨笑起来,望着那獠牙龇出的头狼,眼角剧烈的跳动着,突然怒吼着举起匕冲向了头狼。只是尚未及身,就被狼群扑倒地,短暂的惨呼声后,一切归于静寂。

    对于这些幽灵般现身的灰狼,方翔心头也是暗自戒备。狼群离得方翔远远的不敢ka近,好似他身上有某种令它们惧怕的东西。唯有那只头狼迈步走向方翔,走的近了,方翔瞧得清楚,头狼脊背上的『毛』轻轻的颤抖,幽黄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腰间,眼神中有某种畏惧的成分。

    ‘看来这虎皮对狼群真的有震慑作用。’方翔暗自想着,此时那头狼绕着方翔开始转圈,表现的颇为和善。而两圈过后,头狼嗥叫着率众离去,也一并拖走了那两具血肉模糊的尸身。

    【这一章略加改动了一下,因为有些地方写的不太严谨,这一次改动也加了一些解释『性』的词汇。】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