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邻里情意 兄友弟恭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旦研究成功’,这个‘一旦’究竟是多久,钟万力语焉不详,方翔也就不得而知。

    不过,钟万力的话始终给了方翔无的希望,所以此次中州之行,方翔觉得收获颇丰。

    方翔也想过先尝试一下『妇』幼保健医院现有的治疗方法,可钟万力的一番话却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方先生,说句掏心窝的话,我不赞成这样。一来就如我先前说过的、疗效甚微;二来是主要的原因——疗法与现的疗法之间有很多相悖的东西,比如说『药』物,比如说训练课程。照我建议啊,孩子还小,你大可以先耐着『性』子等待疗法的出炉。对了,平日里多陪陪孩子,让孩子保持欢快的心情,这样对日后的治疗大有裨益。”

    作为保健医院的主治医生,钟万力这句话算是良心到家。这也就是看郑久的面子上,若是换了旁人,他也早就动员对方交纳不菲的住院费进行治疗了,毕竟这关乎他的奖金收入。

    第二天清晨,与谢玉音依依惜别后,方翔跟铃铛踏上了返乡的归程。半路上,铃铛喜滋滋的摆弄着大家买给她的丰盛礼物,方翔接了一个电话。

    “嗯,辛苦了辛苦了。”电话上,方翔表示着感谢,末了又道,“再有两个小时我就到家了,不如大家一起吃个中午饭。哦,既然这样,那改日我请你们。对了,下午劳烦你们帮忙给搭建起来,好,谢谢。”

    方翔放下电话,见铃铛一脸的好奇,这就铃铛耳畔低声道:“蒜头的房子造好了,玩具公司的人下午到咱们的养殖场,今天傍晚之前,就可以给蒜头搭建好房子了。”

    “哈…”铃铛惊喜的瞪大眼睛,握紧小拳头满心期盼着,想要看看蒜头的房子究竟是如何的漂亮与舒适。

    “咦?说我坏话?”背包里传来蒜头低微而含糊的声音,鸟类的耳力是远人类的灵敏,所以即便是方翔低微的耳语,也被蒜头听见了。

    ‘这个不甘寂寞的小鬼头!’方翔失声轻笑,可也不敢放蒜头出来,生怕怕惊扰了司机,这就隔着背包轻轻拍了几下,就像是慈祥的父亲温柔的安慰哭闹的孩子,蒜头这才安静下来不再多嘴。

    九点左右,方翔到了周莱市,来到银行取出六万块钱,这是给工人的工资。之后片刻也没有耽误,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宁远村。

    临近中午,骄阳悬空,就好似一个刺目的火球,毫不吝啬的将周身热度数的散出来。

    方家祖屋内,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热闹的就像是过年。客厅里坐满了,还有一些人『性』坐到了屋檐底下,烈日炎炎下卖力的挥着蒲扇,一个个虽汗流浃背,却依然是笑容满面。

    方翔给乡亲们着钱,八十八个工人,其中四十个做了两个月,平均工资一千多块。另外四十八个是六月初上岗,一月下来平均也有五百多块。

    “每天干那么点活,却赚了这么多钱,这地里的活还愣是半点没耽误。这钱来的,老鼻子舒坦了!”东根叔乐歪了嘴,将十张小红牛细细的展开抚平,小心翼翼的放进老旧衬衫的口袋里,用力按了一下,确认无误后,又龇牙咧嘴的笑得一脸灿烂。

    东根叔说着话,却见一旁的柱叔正掰着手指头算着,嘴里还叨叨个不停,东根叔好奇起来,拿烟袋锅子推推柱叔,疑『惑』的道:“吆喝,柱子,你嘀咕啥呢?”

    柱叔被打扰了,也不着恼,『摸』『摸』脑袋,嘿嘿笑个不停:“我算这一年能赚多少钱哪。”

    “哈哈哈…”东根叔笑得前俯后仰,不屑的道,“哎呀柱子,你就别显摆你这数学了,上高小的时候天天吃鸭蛋的主儿,你能算计明白个啥呀。”

    东根叔与柱叔的庄稼紧挨着,前些年为了庄稼地界的事儿,吵了几回。理屈东根叔,因为他多占了几步。这事儿老人们都知道,不过他们觉得东根叔过得挺辛苦的,媳『妇』是个『药』罐子、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孩子又要上学。老人们这就安抚着柱叔,说‘算了别较真、你家总比东根好过的多’。柱叔是个要强的人,虽说他不是很心疼那点粮食,可总认为这件事上被东根欺负了,丢了面子,那感觉就像是王八钻进炕洞里——窝火又憋气,所以日后一旦有了机会,总要取笑东根叔几句过过嘴瘾。东根叔起初也是逆来顺受,后来有一次被柱叔说火了,就跟柱叔吵吵起来。一来二去,二人就有些死不对付。一有机会,总要互相笑话几句。

    柱叔不爽别人老揭他短,尤其这人还是东根叔,要是换了平日,早又跟东根叔争个脸红脖子粗。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儿个柱叔遭了取笑,却也半点不恼,反倒是摇头晃脑的道:“哎,你说的对,可没辙,我数学学得没你好,可咋样呢?我两月一千三百块,你东根才一千零六十,没得比喽。”

    柱叔得意洋洋的很,东根叔连连摇头,笑骂道:“你呀,就不能让你比别人强,强一点就摆出这臭德行。”

    东根叔无话可说,柱叔那才叫一个趾高气扬,正要再说上几句过过瘾,却被柱婶拦住了。柱婶望着东根叔,笑眯眯的道:“东根啊,当年俺家盖屋的时候,你前前后后张罗着,帮了那么大的忙,我跟你柱哥心里都念着你的好呢。你说说,就为了点地界的事儿,闹得咱两家连过年都不上门,不值当的。我跟柱子昨晚研究过,这事就别提了,秋耕后再多让你几分,多大点事儿!”

    东根叔愣了一愣,望着柱婶那诚挚的神『色』,再望望柱叔那讪讪的笑容,东根叔的眼圈突然微有些红润,忙掩饰似的用力抽了一口旱烟,急急的开口:“别…别介啊嫂子,这事儿我不对,该我让给你们才是。唉,是我贼『迷』了心窍,就想多占那几垄地多收点粮食,就为这事,你弟妹没少骂我,我也三番五次想张张嘴给你们赔个不是,可你也知道我这人死要面子,张不开那嘴啊。”

    东根唉声叹气,柱婶忙扯开嗓门嚷着:“你别让,你让嫂子跟你急。秋花的身子骨不好,铁蛋上学要存钱,你拉扯着这个家,不易哪。”

    “以前是难。”东根叔满脸的皱纹写满了岁月的沧桑,想起以前的日子,唏嘘不已,可一拍衬衫的口袋,整个人却又精神焕起来,“柱哥,嫂子,这地我得让给你们。现我跟着玉娃沾光赚钱了,往后的日子就过得有奔头啦。兄弟得堂堂正正的做人哪,不能再搞那些丢三下四的鬼把戏,日后啊,咱得让后生们念起他东根叔的时候,都挑一下大拇哥。”

    东根叔与柱叔两口子你推我让,方翔将这情景瞧眼中,只觉得满眼的温馨与融洽。魏老头笑哈哈的话了:“行了,都别推让了。以前的事儿啊,就让过去吧。别说什么谁对谁不对的,其实都是‘穷’闹的。听我的,这地界也就别动了,柱子家的杠子年底不是要回家结婚吗?东根,你养殖场里多卖卖力气,多赚点钱,杠子结婚的时候,你包个大点的红包,这不就什么都齐了嘛。”

    “中!魏大叔说的理儿,我听您的。”东根叔用力点头。

    柱叔也乐了,望着东根叔,手指搓捻着,一脸的财『迷』样,拿腔拿调的道:“东根啊,老侄子结婚,你这做叔叔的,钱给的少了,可拿不出手啊。”

    柱叔这一开口,大伙儿哄堂大笑,东根叔与柱叔心里头的芥蒂彻底抛开,这就笑骂着道:“你整个一地主老财。我包大礼,是看魏大叔跟嫂子的面子,要冲着你啊,嘿,我还就拿稳架儿了,我就带一张嘴去。”

    大人们喜气洋洋,孩子们也是欢声笑语。铃铛里屋里分着礼物,礼物是方翔采买的,经由铃铛的手出去,目的是要铃铛跟小朋友们搞好关系。

    中午时分,大家一一散去,柱叔与东根叔和好如初,就吆喝着喝酒庆祝,是拉着方翔作陪。

    ……

    红砖青瓦房,窗前院落里数丛不知名的野花粗犷的怒放。

    客厅里,方翔几人笑意开怀觥筹交错;厨房里,柱婶咧嘴笑着,锅铲交撞不停、菜入油锅滋滋响;当然也少不了躲厨房偷吃的铃铛跟蒜头因为分赃不均而出的笑闹声。种种声响糅杂一起,成了一曲美妙的乡村交响乐,听耳中喜上心头。

    方翔被柱叔与东根叔强行让到了座位置,柱叔举起杯子敬着方翔,是一脸的感慨:“玉娃,柱叔知道你不爱喝酒,不过今天这酒,无论如何你得喝一点。说一千道一万,要不是你和这养殖场,我跟你东根叔这点别扭,指不定要拧巴到猴年马月哪。”

    “柱哥这话太对啦,这就得谢谢玉娃。”东根叔也用力点头,却又颓然叹道,“唉,都说人穷志不穷,可说的容易啊。我东根穷,这腰杆子就是硬不起来,人活得憋屈、心里头总有块云彩烦的慌,瞅谁都不顺眼,往日我见谁都爱吵吵几句。可自打前段时间养殖场里干上活,我这活得就顺心了,脾气也好了,大家伙都说我像变了个人。其实没别的,我就觉得生活有奔头了,老婆的『药』钱也有了、孩子的学费也有望了,我还有啥烦的呢?”

    柱婶端上一盘凉拌西红柿,听了东根叔的话,咧开嘴笑得欢,嚷嚷着道:“东根这话中听。咱村里,家家户户的关系那是都不错,不过也总少不了些磕磕碰碰。可自打玉娃这养殖场开了,邻里这关系就越来越好,没别的,手里头渐渐的有钱了、大家伙这心也就大了,往日里装不下的一些东西,今儿个也就装得下喽。”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