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商机 无处不在

文 / 柳暗话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中年女子自打出场,就是一副谦和多礼的仪态,让人瞧来颇有好感。此时她提出这个请求,方翔与谢玉音也就不假思的同意,只是没让她花钱,而是免费送了她一枚咸蛋。女子连连道谢后,拿着咸蛋离去。

    生了一个小小ha曲后,大伙儿的心情依然不错。约莫九点钟吃喝完毕,这就准备起身离去。

    来到收银台处,谢玉音正要结账,却被服务员告知:“小姐,你们的账已经结了。”

    “结了?不会吧?谁结的?”众人面面相觑。

    “是我们副经理结的。”服务员赶忙解释,又加上一句,“请几位稍事片刻,我们副经理这就下来,有点事情想跟几位商讨一下。”

    众人茫然,也隐约觉得这件事大概跟咸蛋有点关系,此时先前那位女人快步走来,原来她就是服务员口中的副经理秦芳,秦芳一张口就是一副笑模样:“我们老总想跟几位商量点事儿,咱们是否可以上楼一叙?”

    吃人嘴短,何况大家伙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也乐得去瞧瞧秦芳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行人络绎走入富丽堂皇的总经理办公室,服务员茶几旁娴熟的泡茶。而宽大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四十来岁,大大的脑袋像冬瓜、四肢短小瘦削像竹竿,瞧来颇有些滑稽。

    中年男子起身迎上前来,众人这才现,他的个头只有一米五左右,还有一点跛脚,只是那双眼一开一阖间,生意人独有的精明劲却是一点不少。

    男子与方翔等人热情的握手,笑哈哈的道:“欢迎欢迎,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厚,是这家小店的老板。我上面有五个哥哥,可怜都早夭了,我是好不容易长大了,虽然是个半残废,可好歹也应了我的名字——留后了。”

    与他矮小的个头不同,柳厚声若洪钟,嘹亮中带出一股子豪迈开朗的味道,也不乏幽默感。方翔为他的爽朗感染,用力与他握手,和声道:“我叫方翔…”

    “方翔?”柳厚明显吃了一惊,试探着道,“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你是哪个方翔?给老郑供应福寿鸭的方翔?”

    方翔也料不到自己居然已经名声外,闻言怔了一怔,笑着点头,“是我。”

    柳厚适才的热情,多少还有一些生意人的客套,得悉方翔的身份后,却陡然真正的亲切起来,连连给方翔等人让座,唤来服务员重上茶,又唤来秦芳低语几句,秦芳连连点头快步离去。

    服务员利落的重泡茶,由铁观音换成了武夷山大红袍。柳厚一边盛情邀请众人喝茶,一边喜滋滋的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方老弟到柳某人这里用餐,嘿嘿,我是蓬荜生辉哪。”

    柳厚与方翔闲聊几句,诸如家居何处、今年贵庚,他也不只是简单的寒暄,言谈之际,他的副经理已经找到了金胜菜市场的熟人,将方翔的照片摄取下来传了过去。几分钟后,秦芳再次返回,不着痕迹的点点头,确认了方翔的身份。

    柳厚笑容越灿烂,望着方翔,异常诚恳的道:“方老弟,咱们进里屋详谈,如何?”

    办公室的里间布置简单,只有一圈沙跟一张书桌,方翔瞧得清楚,书桌上有一枚吃剩的张记咸蛋。

    柳厚也不再啰嗦,而是直奔主题,拿起办公桌上那半颗张记咸蛋,笑着询问方翔:“方老弟啊,这咸蛋是你自己腌的?”

    方翔点头,柳厚喜上眉梢,嗯啊几句,似乎想着合适的措辞,其实柳厚这一开口,方翔已经大致明了柳厚邀请自己的本意,心中也是砰然一动,又不着痕迹的加了一句:“这咸蛋是我根据秘方自己腌制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柳厚微愣,转而失声大笑,“哈哈,看来老弟也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我此番邀请你上来,就是要跟你谈一下合作的事情。我有意从你手中购买这咸蛋,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大批量供应。”

    柳厚目光灼灼,期待着方翔回答。方翔沉『吟』不语,柳厚微微着急,忙道:“你这咸鸭蛋,味道那叫一绝。可如果想市场上打响口碑,可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毕竟从销售点的铺设、销售团队的组建、广告的投入到市场铺货等等这些综合起来是一笔很庞大的费用,需要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才,而很多时候,有好产品未必代表有好市场,得不偿失的事情屡有生。老弟如果资金雄厚、手下能人无数,老柳我自当是没话说,如若不然,我们的合作可是一件双赢的好事。”

    柳厚其貌不扬,可娓娓而谈却是有理有据是煽动力十足,见方翔摆出一副侧耳聆听的架势,柳厚精神大振,朗声道,“我来解释一下咱俩的双赢。我鸭王记开店也有十三年,掌握了大量的客源。第一步,你我合作,我拿出我这个成熟的平台、销售咸野鸭蛋,一开始只是以菜肴的形势出现,客人们吃的好了,这咸蛋的口碑就会自然而然的建立,这个过程,你我各得利益。第二步,等到了市场的接受度变得比较理想的时候,咱们就合作出售咸蛋,侵占咸蛋市场。”

    方翔虽经商不久,可细细琢磨也想的明白,柳厚说的第一步易于实现,第二步却仅仅是纸上谈兵罢了。

    能借助柳厚的平台,利用咸蛋多赚一份钱,方翔自然是喜闻乐见,只是他心中有难处,所以没有急着开口,柳厚只以为他琢磨价格的问题,豪爽的道:“价格方面好商量,这野鸭蛋虽然比高邮鸭蛋份量小,可味道却强的多,老柳我开出的价格,绝对不会比高邮名牌咸鸭蛋低。”

    方翔没有松口,柳厚自然也就不方便把价格说的太死。方翔微一思忖,正『色』道:“柳总,我做的咸蛋,目前工艺上还有一点小小的缺点,不适合大批量生产,这样吧,我回去研究一下,等攻克这个难关后,我们再来谈合作的事情。”

    方翔说的是实话,要想批量生产,必须有足够的黑疙瘩,此之前,说什么都是白饶。

    “这样啊?”柳厚颇有些遗憾,察言观『色』之下,觉得方翔不似是推拖之语,稍稍有些放心,笑哈哈的道,“行!那我就静候方老弟佳音了。”

    双方交换名片后,柳厚异常客气的将方翔一行人送出了鸭王记,热情的挥手作别。

    ‘哈,商机真是无处不。’能将张记咸蛋扬光大,是张家祖祖辈辈的心愿,眼下机会摆眼前,方翔很有些兴奋,‘看来有必要进一趟大奇山,去寻找一下那神秘的黑疙瘩,如果能『摸』清它的来历就好不过了。’

    ……

    第二天上午,谢玉音陪着方翔与铃铛四处游玩,下午,三人一起到了中州市『妇』幼保健医院给铃铛做检查。方翔本打算到人民医院,只是郑久得知后,推荐到『妇』幼保健院,说神经内科的主治医师钟万力是自己的朋友,可以给予照顾。

    医院内,孩童哭声震天。望着一个个哭天抹泪的小朋友,铃铛紧张起来,蜷缩方翔的怀中,不敢下地,方翔赶忙鼓励她:“铃铛一向很勇敢,那天被大灰狼追都不害怕,对不对?”

    “嗯。”铃铛用力点头,小脸上的紧张情绪开始略略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小小的自鸣得意。

    方翔循序渐进:“那这一次体检,铃铛是不是要给这些哭哭闹闹的小朋友做个好榜样呢?也好让他们跟着我们勇敢的铃铛多学习一下。”

    铃铛歪着小脑袋想了好半晌,心里的畏惧终于被那小小的虚荣心冲淡,绷起小脸嘟起小嘴,做出一副正义凛然的大无畏气概,就连给铃铛做检查的神经内科专家钟万力见了她这样子,也是忍俊不禁,打趣说这小孩子活拖拖就是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革命义士。

    有铃铛的配合,检查进行的很顺利,检查结果出来:铃铛患的是运行『性』失语症。大脑左半球额叶受到损伤,导致患者虽然音器官并没有『毛』病,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而患者仍保留听懂别人说话,以及写字和阅读的能力。

    “那该怎么治疗?”谢玉音外面陪铃铛玩,方翔里屋与专家就谈,满怀希冀的询问。

    方翔提供给钟万力一份病历,是铃铛几年前患疟疾时的档案,钟万力认真看了半天,又找来几个医生研究了一下,窃窃私语一番后,医生们个个是皱眉摇头。

    方翔一颗心急剧下坠,整个人惶惶不安起来,此时钟万力缓缓的开口了:“运行『性』失语症,诱因有很多,比如外伤,比如肿瘤压迫。随之而生的治疗方法也不相同。不过统而言之,目前还没有一种真正行之有效的治疗手段。我们医院的神经内科失语症的研究上,暂时还走国内前列,有效率达到85。”

    “有效率的意思是…”方翔欲言又止。

    “就是有点作用。”钟万力倒是不加隐瞒:“真正痊愈的不多,而且多是轻度患者。你是老郑的朋友,所以我直接跟你说实话,免得你花些冤枉钱:以这孩子的病情,目前的治疗手段,治愈的希望微乎其微。”

    “花钱不要紧,只要能治好铃铛,再多的钱我也不乎。”方翔只觉得这心头有如火烧火燎的烦躁难过,急急的道,“钟医生,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国外对这症状,有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钟万力安慰一句,又道,“我院一直研究一种的疗法:采取语言训练、『药』物治疗和针灸相结合的方式,也邀请了国内外数位顶级专家的加盟。眼下还实验阶段,一旦研究成功,就是全天下失语症患者的福音,这位小姑娘的病,也是迎刃而解。”

    【提一个小问题:“张记咸蛋,定价为多少钱一枚为合适?”欢迎大家畅所欲言,可以比对一下各地的名牌咸鸭蛋的价格。只要回答都有奖励,^_^。

    铃铛所患的‘运动『性』失语症’,这点要感谢书友‘磊蛋子’,是他书友‘『迷』糊猪仔’的回复评论提醒了我。也感谢书友‘『迷』糊猪仔’。】

    </p>

    </p> ( 十亩薄田闯天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8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